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1卷 A面

日常法師


第二呢境,什麼叫境啊?就是說,你前面的一生臨終的時候啊,什麼這個先讓你這個識田當中,心識當中先現起來,哎,那個時候啊起先引發你,還有呢如果這個都沒有的話,就看你的習慣性,你的習慣愈強的,這個東西先起來,如果這個沒有的,先造的業來先感發,對不對?一生固然是如此,一件事情也是如此,我們體會到這一點,那就很清楚的,雖然我們還沒有死,對現在來說,同時我們要忘記掉了,前一生怎麼到這裡來,但是眼前的事情,也同樣的這個道理,完全同樣這個道理,所以說,他真正的感得我們的那是什麼呢?就是這個力量,這個力量,這個力量就是種業的力量。那麼這第一個了解了,第一個了解了以後呢,進一步我們說,嗯為什麼是三生?他上面告訴我們的,當前面一個因位識,是的,你感受到了以後,然後呢?這個因位識,譬如說我們現在,啊,呃做得很多事情,下崀溦?妦?惁了課以後,你也許忙這個,也許忙那個,也許忙這個,可以做各式各樣不同的事情,做的事情只有做一樣,對不對?只有做一樣事情,那麼這一樣事情,是什麼啊?就是你在前面啊,在前面啊因位識當中,就是你這個我們這個之前,或者就是上課這件事情本身,或者在上課以前,啊,如果上完了課以後,你對這個課的印象力很深的話,上完了課以後你繼續的在想著這一個上課的事情,所以課雖然完了,哎這個東西在繼續,所以前面落下去的這個識,是你上課的時候落下去的,下面馬上又繼續下去,這個第二生,就結了果了。還有一種呢,是前下面做一件事情,不是我們上課當中聽的或者講的那些事情,而是上課以前哪,已經落在那個識田當中了,那個是因位識,可是擺在那個地方,你沒有緊跟著去做,沒有緊跟著去做,那麼,這在前面啊,他有一種特別的力量,啊,使得他在這個地方啊,這個落下去的因位識,總有其他的因素,使得你慢慢慢慢慢慢的,就像前面說的,你覺得很重要,很重要,然後呢?留在這個地方,所以這一堂課一完了,馬上就做這一件事情,所以其他的次要的這一種事情啊,他並沒有東西去引發他,啊,並沒有東西引發他,所以他前面告訴我們啊,雖然中間有無量世的間隔,雖然有無量世的間隔,但是呢?是餘重因果,什麼叫餘重因果啊?哪,你原來這個因位識啊,他並沒有薰發落在那裡,他沒有動,這一個因位識要感果的時候,一定還要什麼啊?要愛取滋潤,他並沒有動,這個因位識之感果的話,是一定有一樣東西薰發,薰發了以後他現起,你一旦那個所生能生這一個關係當中,能生之薰發了以後,他下一期一定要感果的,啊這次,這一次所以沒有感果之原因是,被其他的東西佔有了,所以對這個原來因位識的所以感果來說,來說他這個並沒有動他,其他的這一個啊,呃因位識被其他的愛取來滋潤,他感得果,所以真正說起來的話,這個不算,在這個理由當中說三世圓滿,我這麼簡單的說明一下,如果說你們對這個概念很清楚的話,就可以了就可以了解了,如果概念不清楚的話,就算我這麼解釋了,你們還不一定清楚,那麼就把今天現在的話,聽了很清楚了以後,仔細的看一下,這麼兩次三次啊,就很清楚,啊就很清楚。而這個剛才說,雖然前一生到後一生,我們不一定啊把握得住,但是從前一剎那到後一剎那,但是前面一件事情到後面一件事情啊,我們就很明白了,很明白了。那麼這個明白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呢?呃平常我們啊,就是要想努力去做的事情,就是一直繼續下去,或者我們下面要做什麼事情,這個力量從那裡來的?就是從這前面怎麼樣使得這個因,使得他感果,這完全是同樣一個道理,呃完全同樣一個道理,那麼下面的是書本上面看哦,這個:

【如是已生諸果支時,然而全無實作業者,及受果者,補特伽羅之我。】

不管他是兩生也好,三生也好,在整個的生死流轉過程當中,他只是什麼?前面這個如是因,然後呢感得如是果,他整個的從因到果的話,分十二支,三世兩重因果這樣輾轉,而這個三世兩重因果的話,快者兩世圓滿,慢者三世,但是呢時間分段來說,他一定是從那個能引、所引、能生、所生這樣,所以三個時段兩重因果,就是這樣的,有這樣的因支,有這樣的原因,然後呢?必然感得這樣的果,必然感得這樣的果,這個裡邊啊,他並沒有實際上誰來做他,沒有,你當你你無明沒有消滅之前,換句話說有無明的時候,你一定會啊無明相應了,就會有行,無明就是惑,有了惑的話,自然而然你不懂得道理啊,你就得會啊造作種種的身口意的業,你要嘛不造,造了業以後啊,那個識田當中就把那個薰染在那個地方,有了這個識以後啊,下面就一支一支來了,就這樣,那麼譬如說我們現在說,啊我們啊感受到痛苦,啊然後呢?感受痛苦之前先一定有個觸,什麼觸呢?就是根、境、識三識和合生觸,我們眼睛看見顏色,然後呢有一個認識作用,耳朵聽見也是如此,身體碰到也是如此,那麼當感果的時候,啊我們要曉得,這個感果啊有兩種,有一個呢內因果叫異熟,有一個叫外因果就是增上,平常內因果就是純粹我們自己內身上面來說,外因果呢就是器世間,造業的時候也是一定這樣去造的,啊,外當然包括了這個器世間跟跟我相應的其他的外面的你們這些,啊有情器世間都是這樣,那麼內因果的話純粹是我,所以感果的時候,這一定是這個因緣啊又重新配合起來了。那麼這個時候如果我們順著這個無明流轉生死這個次第,這樣過來的話,那麼當受先觸現起的時候,第一個觸,就是你又是這樣,內外的因緣又碰起來了,因為無明緣生的觸,下面一定就是感受,然後呢?如果你造的是善業的話,感受是樂受你歡喜的,那個時候生貪愛,如果說你造的惡業的話,感受是痛苦的,感受是痛苦的,那麼你生的這個貪愛,還是愛支當中的叫乖離,你不願意的,啊如果說,不是善不是惡的中庸性質的話,叫捨受,那個時候說不上來快樂不快樂,那麼你這個愛也是一樣的,啊不是強烈的貪或者強烈的瞋,而是痴相應的這種,這樣的情況,所以大家會說,是啊,這個事情要我們不懂得這個道理之前的話,我們必然啊什麼啊,這些事情啊碰在你身上啊就是痛苦嘛,你覺得受不了啊,崀溦?妦?惁啊受不了的話那怎麼辦呢?你就發脾氣啊,你就不能忍耐啊,而然後呢看見好的東西嘛你就歡喜啊,自然貪著,我們好的人人歡喜啊,對啊沒有錯啊,這樣,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啊,是這個是一點都沒有錯,這個感受就是感受,但是對不起這個感受誰在感受啊?這是說由於這樣的無明行識而來的名色六入觸受,而受完了以後呢,他一定啊愛、取、有,繼續的流轉生死,他所以有這個受的話,不是說你啊是受者,他是來給你,受就是這個受,所以他叫,下面告訴我們啊。

【如前所說從唯法因支,起唯法果支。】

話就主要的就在這個上頭,只是啊,前面啊有這樣的一個法,啊這個法是因,因地當中你造了這個無明行識等等,然後呢?感得的這個名色、六入、觸、受,現在呢?這個因啊感得這個果,這個果也是個法,呃就是這樣,所以這個地方實際上並沒有你,痛,痛就是痛,然後呢就是如此而已,這個地方並沒有你這個東西,有沒有你他都是痛,所以你不必想唉碰他痛了,你不必想是不是我在痛啊,你不要想他,痛就是痛嘛,快樂就是快樂,啊所以在這個地方,平常我們真正造業的有一個特別的原因,什麼原因呢?就是當你感受到以後,如果你了解到了這個道理以後,是的,你不願意痛,那怎麼辦呢?不願意痛嘛就把這個因哪痛的因啊現在是果,已經結了果是你無可奈何的,你只要把因上面哪,能夠把他淨除的話,那個果自然消除掉,所以你了解了一切只是唯有法的因而必然感得法的果,你要不受這個果的話,那一個辦法,唯一的而且是,只要因地當中能夠淨除,自然沒有,所以當這個樂受現起的時候,你曉得噢,這是前面有他的因,感這樣的果,然後呢?當這個樂受眼前,你對他的時候,這又是一個因,感得將來的果,苦受亦復如是,苦受亦復如是,所以他從前面的情況來告訴我們呢!說所有的這個一切的受,都是苦,這個樂受眼前雖然是樂的,但他究竟來說是什麼啊?還是苦的,啊苦的當然是苦的,所以當你認識了這一點以後的話,呃苦受你就不會引發瞋,樂受是不會引發貪,捨受就不再像以前痴當中,從這個時候啊,你就看得清清楚楚,你就不會啊為了這個我啊而去忙,否則你碰到這種情況的話,而人家打你一下,你這個傢伙為什麼打我啊?你發脾氣了,處處地方啊繞著這個我在轉,對不對?所以我們造一切業的真正問題,都在這個我上轉,現在你了解了所有的這些東西,無非是這樣的前面的法,沒有你這個東西,沒有我這個東西,而這個法之所以必然產生眼前這個情況,是這樣的因感這樣的果,當對這個法本身,現在的你如理的聽聞以後,然後呢如理的思惟,如理的作意,還是照著這個法,然後呢?找到他根源的話,正知見啊就生起來了,正知見生起來進一步照著他去修持的話,那個正智啊,那時候智慧啊生起來了,智慧生起來這個無明就破了,無明一破的話,結果呢?無明既然滅了,行滅,行滅即識滅,識滅下面整個的一套東西統統滅掉了,好了,沒有了,這個生死的流轉就切斷了。上一次那個考題,就是這個意思,今天說明了大家了解不了解?啊,這個時候我可以很詳細的說明,啊,但是呢我希望大家還用心的體驗一下,今天晚上的這個話,非常重要的,你能夠在這個上面深入的觀察一下的話呢,你就了解了,啊原來這樣,但是呢假定我們不了解,這個生死流轉的必然現象,那麼在這種狀態當中,我們就

【有者,謂昔行於識,薰業氣習,次由愛取之所潤發,引生後有有大勢力,是於因上,假立果名。】

首先我們要確定認識有是什麼,有是業,主要的哦,記住,有就是業,就是這個。啊,實際上呢這個十二支當中啊,有兩支是業,無明行識的行是業,然後呢?愛取有的有是業,凡是你任何一個行為,任何一個業,當有了這個業以後的話,這個識田當中啊一定會落下一個影子,所以他就說行於識薰業習氣,這個行了以後啊,然後呢?由於這個業的薰發,在識田當中啊就產生了這樣的影響力量。可是最早的這個影響力量啊,是薰在這地方,影響雖然影響啊,他不一定感果,啊所以前面這個無明行,這是產生一個因,啊,擺在這個地方了,那麼這個因是不是要感果呢?還要看你啊,下面有沒有繼續不斷的去薰,薰習他,這個薰習就相當於滋潤一樣,啊那麼所以下面由愛取啊不斷的去滋潤,然後呢去滋潤的話,於是這個業的力量是愈來愈強愈來愈強,力量愈來愈大愈來愈大愈來愈大,到那時候啊,他會感那個果,而這個果換句話說下面就要來了,所以叫後有,他為什麼這一個同樣的行哪,不叫行而叫有呢?是因為由於眼前的以愛取相應的這個業,同樣的也是業啊,他這樣的不斷的去造了這種業的話,將來必然會感得後面緊跟著來的,前面我們講過,業的感果不感果啊,要怎麼樣啊,要增長廣大,什麼是增長啊?造作已增長業,這種業啊叫會....將來一定要,定要會受的,一定會感果的,這樣,所以當開始造作的時候,唉,那是因位不一定感果,那麼什麼情況才感果呢?你再增長,增長什麼啊?同樣的業,不斷的就把他啊再做再做再做再做再做,就是把他擴大啊。就是這個意思。什麼東西擴大呢?就是愛取兩樣東西,這個如果我們這個地方不崀溦?妦?惁明白的話,你們只要把前面哪,業增長決定這個道理啊,再溫習一下你就了解了,所以他告訴我們啊,譬如說有幾樣東西啊,他不會感果的,夢裡邊做的啦,然後你做的時候無心所做的啦,然後呢不利不數所做啦,這一類事情,乃至於雖然你增長啦,假定說你經過悔,啊,或者對治損壞了以後,他不會感果的,大家還記得不記得啊,除了這個十種以外,那麼這個十種不增長,其他的都增長,反過來說,前面這個所以感果的是什麼啊,增長了,那麼這個增長在這個地方啊,不叫增長,他用另外一個名詞,次由愛取之所潤發,潤是滋潤他,啊讓他再發作起來,這個就是增長了,現在清楚不清楚?


前一頁(100b) [101a] 下一頁 (10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