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2卷 A面

日常法師


是自己啊!實際上,在觀察這個力量,當我們真正的體驗到了,這個有支的力量以後,我們就發現下一生,固然是這個力量啊,引導你去。就是我們眼前的任何一件事情啊,下一個步驟怎麼個作法?都是這個力量推動你,所以叫引生後有啊,有大勢力。這個後有就是從現在向後去你的行為,它主要的,就是這力量在推動你。主要的就是這力量在推動你。那麼,所以我們曉得苦要避免苦,那麼找到苦因,那現在推向你苦的是這個。你要快樂,推向你樂的是這個。然後你觀察到這個力量的存在以後,你進一步說,嗯!對,現在我找到了。那毛病在這地方。啊!問題在這地方。問題在這地方所以你捉到以後,你在這上面說,如果它為什麼?為什麼會轉向這個方向,或者向那個方向。這個方向是流轉生死,這個方向是還滅生死。那麼,那時候你啊!了解這因由。所以順著無明相應的愛取的話,就流轉。然後呢?順著正知見相應的,這精進、善法欲的話,就還滅。就這樣。所以當你觀察到了這以後的話,你起心動念等等的話,那就是非常明白,非常清楚的。就是在因地上面防它。所以對於整個的,我們的這概念啊,很清楚,很清楚了。否則的話,我們任何一人,事情到了那時候啊,你就沒有力量,也沒有辦法擋得住。昨天我們這裡有一位同修離開這地方。嗯!他就跟我說,來了以後啊,他非常歡喜非常好。那麼這個走的時候,他也跟我說,唉!聽了這廣論實在好啊。但是既然實在好,為什麼要走呢?,也就說,因為他沒來之前,那時候已經接觸那個什麼?他就非常羨慕這地方,一直心心念念覺得啊!這是很好的因緣。但是呢?後來其他的因緣就把他叉開了。人家說,喂,這地方很好,他就來,來了以後他固然覺得這地方好。所以他前面那一段時候啊,他一直是覺得既然眼前的狀態那麼好,因此也就算了。耶!偏偏他父親生了病,而且非常嚴重。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就說他的父親絕對也是非常好的人。他去看了一次,看兩次。他家裡的人啊!總覺得,我們曉得的,一般在家人,那兒子出了家,絕對一不以的。何況,他家裡的人,其他人,不信佛。哎喲!就很擔心啊。就這樣。他父親又這樣,他因為了孝心所使,他那時候,雖然這裡有這麼好的,一個因緣,他未嘗不歡喜。有的人不懂不歡喜,那是無法可想的,他不能契入嗎。最後啊!他正徘徊兩可之間啊,耶!後面這力量就來了,啊這就是有,很簡單。很明白是他本來就是有這種力量,非常強盛的力量,他一直要想到那地方去,結果被其他的因緣叉到這裡來了,等到有其他的因緣一使他那樣的話,他又去了。所以我們啊!你能夠平常的時候,了解這一點啊,所以為什麼說,我們談到了那樸窮瓦大善知該十二有支當中,修心這特別提出來的原因之一。就是在我們來說,現在我們非常幸運的能夠遇見這圓滿的教法,了解成佛的中心在什麼地方?那麼那時候,我們自然而然會全部精神灌注在這裡頭去。僅管如此,但是因為以前造的很多業,這是有的力量,它會來影響我們的,影響我們的。所以啊!如果你從這上面能夠注意到了以後,你就會怎麼樣的想辨法在這重心上面,換句話說佛法叫作這個是重心問題上面,你把它加強,這是集聚資糧。然後呢?以前跟它不相應的這力量,想辦法把它消除,這叫做懺悔業障。所以懺悔業障的方法,它前面告訴我們,那二種啊?就是悔所損,對治所損,對不對?這就是我們現在為什麼一定要懺悔,乃至於世間法,上次我們談到了凡四訓的時候,他也說:「沒有談在談積善之前,先要談改過,為什麼?」它這原因都在這裡。原因都在這裡。否則的話,一因緣,一打閒叉的話,你又去了,又去了。所以現在在這地方啊,我們第一件特別的把這個菩提心教授的重點,要特別的加強,現在這地方我在講完了以後呢?你們應該多思惟,觀察。多思惟,觀察。如果有時間啊,更應該去看看那種大經,大論,譬如像華嚴啊……等等啊。這地方就是讓我們心裡邊那把這力量,這就是是業,這就是有。啟發我們的正知見,然後呢?由正知見帶著頭,然後呢?正精進,所謂的善法欲,把這力量提得很強,同時對以前沒有正確認識之間的,這種錯誤習性等等啊,盡量把它拿掉它。盡量把它改掉它。這習慣啊,很不容易改,很不容易改這習慣實際上是什麼呢?就是有啊前面一再說的,這什麼啊?就是這行薰習識,這行為?不斷薰習在識田當中留下的影響,這就是習慣。這習性之難改啊。剛才雖然是小地方,處處地方告訴我們,我們真正修行的,應該從那些地方去注意起。所以我們在這地方啊!這看看,說像阿底峽尊者這樣的人,他遇見這麼多教授以後,他心裡面啊,還是,說到底什麼方法?才是能夠最快的達到這圓滿成佛呢?那麼阿底峽尊者,這麼了不起的人,他在這關鍵上頭,還是有模稜兩可的這種,告訴我們,現在我們何況是我們更應該在這地方不要讓這種模稜兩可的這種情況,消耗了,空費了我們的歲月。我們往往在不知取捨當中,就不曉得怎麼辨?那就無可奈何的就停在這裡,一停啊?短者幾天,幾年,長者,多生多劫。就這樣,就這樣浪費掉了。哪這第一個,第二呢?所以啊,他去問各式各樣的人,乃至於在這地方,祈求佛菩薩。嗯!不管在任何一地方,他都告訴他,中心在那裡啊?中心在這上頭。實際上呢?經論上面也都在這地方。所以這地方我們要了解,把這概念弄的很清楚。說對於這道理啊!你要認識,認識了以後呢?照著它,努力的如理思惟,內心上面產生決定不疑的見解。決定不疑的見解。那麼?如果我們以前有了這種強有力的習性,那是有二種可能,有一種可能,對不起,這個習性的力量很強,你就被它牽著走了。還有一種,雖然眼前沒有被它牽著走,萬一碰見其他的因緣的話,你又跟著這因緣跑掉了。所以我剛才舉我們走掉的那同學,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其他的因緣一來的話他就跑掉了,雖然難得的得到了這非常殊勝的東西,所以我們在這地方,要特別的想辨法,把這一點上面啊,要把它把握的住。所以我們看那這倒數第四行。

【由聞是已,於菩提心,心極決定。】

啊,那是阿底尊者的。現在呢?我們應該從這一地方學習起。我們一生的生命啊,非常的短促。說了阿底峽尊者,我就記得尊者的傳記上,有這麼一段公案。他在西藏的時侯,的確的整個西藏的教法靠了他才能夠振興,才能夠恢復。所以他跑到那裡都把地方的錯誤,流弊,一一都改正。就這樣。那麼,有一次他在一個地方也是當地一個很有名的一善個知讓,就是可以說頂尖的善知識當中的一個,跑得來就問他關於宗派之間的很多特別的意義。阿底峽尊者,怎麼回答,啊!你的生命有限啊!很短啊!是,你儘管可以在這個問題上面啊!探討的很清楚,很明白,可是對你整個修行過程當中,眼前這個條件來說,有好處嗎?想了半天,對啊!對啊!你必定先要根本因把握住了,根本因把握住了。始終注意哦!然後呢?你再進一步去圓滿因,那時候,你作什麼自然而然都跟它相應的。譬如說方向,你先有,你出去幹什麼?你說我到那裡去,然後你做那種事情的話,自然每走一步都跟它相應。否則的話呢?你自己越廣博,唉呀你這也懂,那也懂,那也懂,你始終是一盤散沙。就像茫無頭緒的到處去,一下這樣,一下那樣,一下那樣,一下那樣,忙了半天。啊!你說他不懂嗎?是樣樣懂。說他懂嗎?是一樣都不懂。就這個狀態。所以他就問他了。那麼這樣的話,應該怎麼辦呢?說你應該趁這機會啊,中心教授在什麼地方?你要把握住啊。他就問他,那麼什是中心教授呢?非常簡單,就是現在我們這裡說的這個,怎麼樣你了解世間真象當中,然後把這個深入推廣,必然會走到大菩提心這條路上面去的。這條路上面去的。然後呢?要想達到這裡邊,他有指出幾個根本原因。廣論上面,我們都說過了。啊!要想徹底圓滿解決,就對自己來說,非成佛不可。是不退小乘的最大的因,最大的因。而要想策發這大菩提心的因,最強有力的就是慈悲。這樣。然後呢?以這概念,先把大菩提心建立起來。那麼,大菩提心建立起來,進一步的話,圓滿大菩提心。那時候,你再學這什麼東西。就這樣。才是真正最重要的,這所以同樣的在這地方啊,現在我們在這地方特別的重點,要注意。根本因始終是厭離心,菩提心,然後呢?你有了菩提心,要圓滿這菩提願,再緊跟著下面學的那個。如果拿我們修行來說的話,兩件事情。懺除業障,集聚資糧。拿那修學的層次來說,戒、定、慧,那東西都繞著這中心,慢慢,……這樣。所以他下面說。

【由是能攝大乘教授一切扼要。】

嗯!為什麼原因是這樣呢?因為這個東西啊,是整個大乘綱要,最重要的關鍵是一切成就的寶庫,你要成什麼東西,它真正的重點在這上,要超出二乘、大乘的特法,都是這菩提心。所以眼前我們真的重要的,怎麼樣去修它,去增長,勇悍、歡喜,一直到什麼呢?心裡面啊!

【如渴聞水。】

哎!渴的不得了,一心一意啊只求這個。那現在我們也是這樣的,一心一意我只想什麼?要求成無上正等正覺。而心這個,等到你一旦策發了以後啊,自然而然以後你多生多劫一直有這種力量在,這樣同時當你現在策發了以後,單單策發還不夠,我們的行持本身,也是在這上頭繞著轉,所以當你因地上頭,這樣子,繞著這轉,然後呢?自然將來感果的時候那我們現在己經了解了有幾樣東西,主要的,異熟、等流、增上。既然你跟菩提心相應了,當然你的行持也跟它相應,所以這異熟漸漸的增上,然後呢?因為你的當時的時候心裡邊是這樣的,所以那時候,心裡面也繼續的來,同時,由於你修持的環境是這樣,所以外面這增上果也是這樣,你會啊不一執著在這個好的自它相應的環境當中,慢慢,慢慢,慢慢的,越跑越上,眼前這情況已經不錯了,那麼越來越上的話,當然會越來越好,而這當下本身就在這地方,所以我們第一要把握住這中心。那麼這道理我們已經了解了,所以這把握住中心的話,始終記住,不是嘴巴上講的道理,而是說我們內心當中對這形相有所認識的。以最近來說,大家真正的進步在什麼地方呢?就是以前講一些道理,現在那道理,你肯在今生上面,心裡上面下功夫,你就體驗到了,真正的業就是從這地方開始的。所以你現在處處地方,在增長善淨之業,那就對了。所以啊。

【乃至多劫以希有智,最極深細觀察諸道,諸佛菩薩唯見此是速能成佛勝方便故。如入行論云,一能仁多劫善觀察唯見此能制世間。】

啊!我們啊!是要這樣去修,乃至於多劫,時間是這麼長,這是表長時間的,而且呢?還要什麼希有智。對於這一點,是一般普普通通愚痴的人哪,的的確確不容易了解,不容易了解。然後呢?我們要真正深入的話呢?的的確確要用那智慧,這智慧不是普普通通的。然後呢?要想進入這樣的智慧,注意,關鍵在那裡?關鍵就在親近善知識。然後呢?聽聞正法,得正知見,如理思惟,這太重要,太重要了。太重要,太重要的。所以這前面告訴我們的,如果說你得到了,固然好。如果得不到,或者還不穩固的話,應該怎辦?第一,依止善知識。依止善知識有兩類哦!有兩類哦!第一增長善知識,第二同行善知識,就這樣。所以哦!在那大乘的戒當中,有一條,這大乘的菩薩行者啊,他跟那聲聞乘的行者,不能同住七天,超過七天犯了戒。為什麼原因?因為人與人之間共處啊,他不知不覺當中,他互相會影響的。這識的本質就是如此,我們凡夫之所以凡夫,就是識,識本身一定是個能識,識那所識。所以根境相應產生識。所以我們這心是離不開境的,當你所對的那境是這樣的話,你不知不覺受了影響了。所以這善知識,這樣的重。所以啊,為什麼?這個僧團的重要,而這僧團不是說,啊!我今天剃了頭啊,然後穿了這件衣服了。這僧團一定是什麼呢?嗯!不管形狀也好,內心也好,這完全要相應。完全要相應。我們所以分形狀跟內心的話,因為就行相來看,卻是如此,而產生的這力量的話,那時候,心境是互相影響的。你看見了這境,你就對這個境有一反應,所以你的反應是使你心裡的事情,但是卻有這個境界啊,引發你的,所以你的心,不離開那境。反過來,那個境之所以如此的話,還是因為你的心而影響到的。譬如說你個心裡上這樣想,那時候,或者你說這地方不對,我換一地方。或者這地方你要這樣去弄它,眼前是如此,實際上,將來我們感得的就是我們現在的心裡面所感得的。唯識上更說,一切都是我們的唯識所現的相分。這不是很明白嗎。所以這地方,特別告訴我們,嗯!我們真正要這個的就是什麼呢?要依靠這樣的一個善知識。善知識之所以善知識,一定要了解。不是說跟你好朋友。哎呀兩人,親親熱熱的,沒什麼事情,你安慰安慰我,我安慰安慰你,聊聊天,專門幫忙我們啊,做壞事啊!那是最大的大惡知識,這做壞事不是去殺人放火的善知識哦。他就是看你,哎呀!某人啊!你辛苦了!你休息啊。哎呀!這好,好,好,覺得這跟我的好朋友。啊!絕對不是這樣啊,這你們千萬注意哦。這一定是策勵我們,告訴我們這世間的苦啊,苦的因是什麼呀?像這樣的策發我們精進的,這才是。就這樣啊。像今天早晨,還有一個同修在那地方,我們隨便談起,最近情況如何?他說比較好一點。平常他因為身體比較不大好,所以心力比較弱啊,所以我就給他說,你現在懂不懂,為什麼?世間講心理建設,我們講正知見,平常的時候,就是這個因為一向宿生的習慣,所以這一生養成身體比較差,心情自然萎縮,那坐在這地方,就是這樣。實際上,這相是什麼?這相就是他的心,這相就是他的心,他慢慢的,越來越縮,越來越縮,縮到最後啊,像一蚌,或者像螺獅一樣。啊!那今天一曬太陽,啊,上課了曬曬太陽,啊那一下,關在裡頭,一關關在那裡頭,他覺得天下無事,真的嗎?不是的呀。那螺獅也是這樣的。哎呀,肚子餓了找東西吃去了,跑的去。不曉得你們看見過螺獅沒有?我就看見,很好玩。你一碰,它就一縮,哎呀!縮在裡邊,好像人家碰不到,根本不曉得,掉到地面去了。所以佛說螺獅,蚌殼類啊!一睡一千年啊。這種安慰是萬萬不能啊。這樣所以你心裡面哪打起來,這很明白,所以我們所以感的一這生的不理想的什麼?宿生的因果。即然你感覺怕,那你了解了,這個如此因,感如此果。這現在身體的弱,現在的很多環境的不理想,莫可奈何?正因為現在不理想,是苦。所以你曉得,眼前因地當中,一定要把它做對。做對的第一的件事情,正知見。所以說,你就算事情做不到,你心裡說我一定要做到它。我一定要做到它,這心哪先要建立起來。你有這心建立起來的話呢?然後呢?自己內在的因,外面互相的策勵,那這是說我們所以說重視什麼?重視前面善知識的這道理。而不是在剛才說的那個。第一個。第二呢?你要如理的要多看,啊多讀這個大經大論,那大經大論是什麼?無垢的經論。這概念很重要,那時候才給我們正確的認識,而且這時間很長,勇猛,只有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才有機會。因為我們無始以來的習氣,這力量非常強。非常強。這力量非常強,非常強。如果說你不認識,固然絕對談不到,你認識了,不努力注意對治的話,它還是一樣,沒有用。所以它需要兩個條件。第一個,一定要正確的認識。第二個,認識了還要注意對治,否則你不知不覺當中,我想我們都有這習慣,你並不曉得,在不曉得的行為當中,都是照著老習慣。對不對?我想這人人體會得的到的。所以你要想把它扭過來,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作意對治。這是所以,為什麼?大家,我跟你們說要看了凡四訓,了凡四訓當中有兩點對我們特別有用。一是前面的袁先生,他自從見了雲谷法會禪師後,決心要改過了以後。那時候他內心當中,有兩句話,從前就是悠悠放任,這是以前的。現在呢?以後自有一番戰兢惕勵現象。那就是說,他正確的了解了以後真正要想改過來,必定要的作意對治,他一直在作意對治它。噯!不要讓那老毛病,不要讓那老毛病,不要讓那老毛病,就這個。否則的話,你就算認識了以後啊!沒有用。所以它那上面告訴我們啊,天下的英雄豪傑俊彥不少,但是他為什麼改不過來呢?只有兩個字,因循。就是照著老樣子,苟且就這樣。他未嚐不知道,但是他就沒有作意對治。啊!這是一很重要的概念,不是我們現在懂得了。往往有的時候,懂得了以後,反而還增長很多毛病。開起口來啊!比誰都懂,但是自己的行為是老毛病。啊!這種東西那是很可惜,很可惜的。這種人,將來變成什麼?三世怨的時候啊。就是那種世間很聰明的人,腦筋非常好,也很多人,你看他腦筋很好。但是呢?噯呀


前一頁(101b) [102a] 下一頁 (10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