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2卷 B面

日常法師


這是關於這地方啊,像跟我們日常相關的幾個典型的例子啊,來告訴我們策勵一下。我們今天難得有這個機會,得到了這樣的完美殊勝的教授,我們務必想辦法,採種種的方法,怎樣使得這圓滿的教授啊,能夠真正運用,改善我們自已的人生。下面說:諸佛菩薩唯見此是,沒有一例外的、佛菩薩這都是這樣,這才是真正最快速成佛的殊勝方便故。下面引這論上面這句話,引論上面的這句話,前面曾經說過,阿底峽尊者到西藏去的時候啊,人家問他說最好的找一快速的方法,能夠成佛,阿底峽尊者怎麼說啊,哎呀我也希望有這個,我也在求這個,啊我也大不急不得不要這樣地修啊,但是據我所知啊,說啊不修菩提心不修菩提心啊然後呢不根據菩提心去學,修行圓滿兩種資糧的佛法啊,不知道,我可不知道,佛經上面也沒有,啊這是非常清楚非常明白,而阿底峽尊者是代表的是什麼呢。就是當年印度小乘、大乘、性宗、相宗、乃至於各派的傳承的重心,說得這麼清楚這麼明白,這麼清楚這麼明白,不但我們世間的經典他都看見,大家看他那個傳記當中,他到後來或者定中或者夢中看見很多空心世界,他從來沒有看見過的他都看見過,而過目不忘,但是他卻沒有看見說,啊居然有不要菩提心,居然不要積聚兩種資糧能成佛的方便,他沒看見,就這樣,所以前面啊,我重新把這一點啊,用很通俗的話來大家策勵一下,鼓勵一下,我們翻過去,發了這心了,下面啊還要讓他增長啊,增長啊。

p. 238

【正令增長所發心故修學六次發心這分二,① 不捨所發心願,② 學令增長。】

第一不要捨棄它,第二學令增長。平常的時候呢?我們造的世間染污之業還要造增長、現在我們呀,反過來啦,不但淨除而且徹底的圓滿的要達到佛的成果,所以學會了不可以再捨棄,實際上呢我們倒不是有意的捨棄,而是說,你不作意對治,不精進努力的時候,他那無始以來的習染啊,一下又來了,一下又來了,一下又來了,來的時候你又不知不覺跟著去了,這是我們眼前最應該注意的地方。然後呢?這個對治了,把已經學會的東西啊,再怎麼增長他。而不是增長以往流轉生死的那些染污之業,今初,現在第一個。

【◎ 如是以佛菩薩知識為證,立彼等前立大誓願,未度有情令度脫等。】

先是說前面的,就是啊,受這願心發那心,啊在佛菩薩前面立那大誓願。

【次見有情數類繁多行為暴惡,或見長久須經多劫勵力修行,或見二種資糧無邊難行皆須修學,為怯弱緣,若更捨置發心重擔,較別解脫他勝之罪,尤為重大。】

那麼你發了這心以後啊,緊跟著並不是停在這裡哦,要去做啦,做的時候啊,你看啦哎呀要度的這有情啊,是不但人數多啊,而且種類是千差萬別啊,這種類的千差萬別當中啊這行為是非常的糟糕啊,哎這麼多的人啊,已經是看的頭痛,還有那些人當中啊,有這麼惡劣啊,啊這樣,不但人多惡劣,而且時間要這麼長啊,哎看看啊,發心是容易啊,做起來就難了.啊做起來就難了,哪而且進一步,說從另外一方面算,你要成佛的話,要結佛之二種資糧,而積每一種資糧真是難做極了,都要去做啊,那時候心裡面啊,就覺得哎呀這不行啊,這是…….心裡面啊就會啊退卻了,啊於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啊,更捨置發心重擔,那時候啊,發了心以後啊又退了,這個發了心又退,這個罪啊非常大非常大,比這別解脫的他勝之罪還要大,所以這他勝什麼呢?這就是啊重戒,重戒啊,那麼別解脫就是比丘戒,比丘戒的重戒只有四條,犯了這四條重戒的話呢?那一定墮落,最嚴重最可怕的罪,你發了心以後,如果捨棄的話,這罪還要大。

【如攝頌云。】

這上面告訴我們。

【雖經億劫修十善,欲得獨勝及羅漢,爾時戒過戒失壞,發心重過他勝罪。】

說你這麼長時候,修十善和世間的,或者呢?進一步的要求啊解脫生死的二乘果,羅漢也好緣覺也好,啊而受持這戒,啊這戒的過失、戒的失壞,過是普通的一般戒,失壞就是犯了這重戒,完全失去了,但是啊你這發這菩提心這個力量啊,比他還要來的大,換句話說,如果你棄捨的話,這罪也比較大。

【此說菩薩毀犯尸羅,以能防護二乘作意,即是菩薩最勝尸羅,故若失此即是破戒。】

這菩薩啊,就算毀犯了尸羅,但是呢毀犯尸羅,包括上面的這重戒喔!,乃至於啊但是啊他就把他菩薩的願心啊保護的很好,所以防護二乘作意,什麼是二乘作意啊,只管解決自己的問題,別人不去管他,所以啊!棄捨這利他之心,你雖然犯了戒,那犯戒是不得了的罪,但是啊他能夠防護這個而把他那菩提心要救一切眾生的這個願力的這願心,還保持著,哪這就是啊菩薩最殊勝的戒。最殊勝的戒。故若失此即是破戒,但這一失去的話那就害了那就破了戒了,啊所以在這表面看起來我們就是相矛盾的,實際上我們前面說過的,深一層去說不矛盾,因為聲聞界的真正的目的幹什麼,就是要求解脫,你要求解脫,非這樣做不可,然後呢?犯了這四個的話你絕對沒有解脫可能,所以叫他勝,也就完了,他現在菩薩戒是幹什麼,要幫一切人解脫,幫一切人解脫,他在這種狀態之下啊,他對自己啊相對的就看了最低最低,所以,你腦筋只有啊幫一切人,為了這目的制這個戒,這是菩菩薩戒,祗要幫一切人心還在的話,當然他的最重要的根本沒有失去,所以實際上,制戒的原則來說,兩者之間沒有一點矛盾,這順便一提,將來從這上面我們會瞭解這大小二乘戒、開合差別在什麼地方,這對我們將來非常重要的,所以這裡順便一提。

【若未捨此縱於五欲無忌受用,猶非破壞菩薩不共防護心故。】

是說,假定說,這大菩提心你沒捨棄掉,縱然啊你對這五欲受用而且無忌的受用,啊還沒有破壞,菩薩不共這是特別的防護的地方,不過這點注意哦,不是說叫你去啊,亂攪一通哦,不是這意思,這地方是強調一個什麼,強調說這菩提心的珍貴珍重,所以說算如此,尚且都不破,實際上呢?真正一學菩薩戒要學菩薩的人要救濟一切的人,他會不會真的毫無忌憚的做這莫名其妙的事情啊,當然不會,前面發心的時候已經說過了,說他修學佛法當然是一了不起的人,啊看見世間的苦,然後呢?說求解脫,如果說只管自己的話,這人連他一個世間標準都不夠,何況是修學佛法,所以他要儘求幫忙一切人解決,所以這標準必然是一很高的標準,啊才能夠依這標準啊,做為他內心的目標,策發他步步上進而發的菩提心,有了這種高的標準的人,他會不會亂攪說對世間這種五欲亂攪、可能不可能啊?當然不可能、所以我們要從這地方啊,仔細的辨別,所以這地方之所以說,縱然如此的話是特別說明,這一發菩提心何等的珍貴,何等的重要,以及他的功德力量的大小,指這比較這點而來說,這我們要瞭解。

【即前經云:「菩薩受用五欲塵,歸依佛法聖僧,作意偏智願成佛,智者應知住戒度。」】

哪,就算他菩薩照樣的受用的世間啊五欲,這都是塵勞,啊這都是雜染,哪,但是啊他怎麼啊,他歸依三寶而他目的是幹什麼啊,作意偏智他一心一意要求一切智,要度一切眾生成就無上佛道,要曉得,這他是在安住在戒當中,他並沒有啊犯戒,並沒有啊犯戒,說到這裡,今天我們桌上,昨天晚上就有了有一本啊邇勒上升經,以及下生經,啊這上頭就有這麼一段話,啊這彌勒菩薩佛懸記說:「當來下生,我走了以後下面來一位證佛果的是誰,他彌勒菩薩。」大家就懷疑了,尤其是優波離尊者;這奇怪呢?他也不住禪定,不求解脫,哪確實是當來成佛?就這樣,這個大家想不通,啊實際上呢?這境界我們不要輕輕異議。現在有太多人,說我是大乘行者,所以啊我也是不求禪定不求解脫,錯了錯了錯了,你不要誤解啊現在我們不必說到等覺以後的菩薩這樣,平常我們說,像禪宗的祖師當中,他們怎麼說啊,挪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到了這境界,任何情況之下,一切都在定當中,儘管你穿衣吃飯作天塌下來,他還在定當中,可是外面你就看不見,所以這境界是非常高明的境界,那裡像我們現在凡夫當中,反正你這是亂攪啊,你說耶彌勒菩薩他也不住禪定,他也不求解脫,我也不求解脫,我也這樣就學彌勒菩薩,那你學錯了,啊這次第步驟啊,我們一定要弄得很清楚,弄得很清楚,菩薩之所以受用五欲塵,他心裡上面跟他意志相應的,他並沒有離開這一點,啊總有他特別的方便,啊所以前面已經告訴我們了,這大智度論上面,真正說起來,他之所以安住在這個上面,他不是為了他自已的貪染,而是說正見到這個塵世利益有情的殊勝的功德,啊這樣的安住在這個五欲當中,目的是救度別人,就事實說起來,菩薩對於這三有的厭離心啊,不曉得超過這二乘的多少倍,所以我們不要從那行相上面去看,啊乃至於像維摩結大師也是如此,那聲聞乘的人,哪看看就是看不出來耶但是他就是他也是這樣耶,不住禪定啊,然後呢的的確確嘛,這道理啊我們後面才去詳細的辨它,那麼我之所以在這地方說的原因呢?啊是因為世間有很多太多人誤解,啊太多人誤解,這主要的原因在這裡,我們把這誤解一定要辨別的清楚,那麼這第一,更進一步的話呢?特別是對那個,小乘心特別重的人來說的、啊因為修小乘的行者他為了急求解脫起見,那急急忙忙的把眼前的那些所有的這啊,的的確確的一刀斬得乾乾淨淨,那麼現在大乘行者告訴我們說是的,這東西你絕對不能沾上,前面下士道已經說過了,殊勝的下士道,換句話說真實修行的人,就像開始基礎的時候啊,他決對不貪圖眼前的,如果對眼前世俗的事情放不下,整的佛法沒有建立的地方,不要說佛法啊,連他世間求增上生都不可能,連他世間求增上生都不可能耶你還談什麼佛法,當然決不可能,但他的重點啊,決不是啊切斷這東西,重點是說一步一步引導上去啊要策發那個大菩提心,就這樣所以,他非常重視你內心當中的重點,把握住這心要,所以這裡有幾重關鍵,所以在這地方的話,尤其是對我們眼前這樣的一個複雜的環境啊!我們要辨別的很清楚,要不然的話,那我們弄不清楚會走錯路子的。

【若棄如是所受之心,則須長夜馳騁惡趣。】

啊你發了這個心以後。你把他棄捨掉的話,那可怕的那可怕,啊長夜的啊在惡趣當中。

【入行經論云:「於少惡劣物,由意思布施,若人後不施,說為餓鬼因,若於無上樂,至心請喚已,欺一切眾生,豈能生善趣。」】

像普通一般人來說,一點小小的東西、你啊要送給別人啊,你想送給別人,以後不送的話,這是餓鬼之因。為什麼?你捨不得嘛!捨不得是慳貪,慳貪就是餓鬼因啊,現在你要給人家的什麼,給他無上的快樂,而且不是說給一個兩個人,要給一切人,而且不是普通人家告訴你,你自心要想給一切人無上的快樂,最後啊你捨棄了說唉啊,我不管了,那豈不是等於欺誑一切眾生,在這種情況之下,能生善趣嗎?當然不能,而這個道理我們要瞭解,耶,前面說他殊勝的利益,現在呢?說他如果說發了心以後,捨棄的過患,這個我們要辨別的很清楚,我們一定要把前面那個殊勝的利益跟捨棄的過患,兩個啊相對比,要不然的話,前面那個殊勝的利益啊,你沒弄懂,而聽見那個過患心理想哎唷害怕,算了算了那我不要發這個心了,那你學這個東西完全學錯了啊,所以他那個次第的必然性,我們要弄清楚,我們要弄清楚,其實不但是大菩提心,前面的戒等等,沒有一個例外的啊,我們必定要認得他,這樣的一個題目擺在這個地方,為什麼原因怎麼樣幫助我們步步增上,是現在我們瞭解這個地方,說發了心以後當然這個你心心念念想著,發心的殊勝的利益,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當然你一直前面是增長發的心,所以他不是急的叫我們啊,發了心馬上就受戒,馬上就行。不是的啊,在後面啊講到六度時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們凡夫絕對不要,你也不可以說,哎呀佛啊跑得去把頭目腦髓一捨,我就捨啊錯了錯了,佛絕對沒這樣的教法啊,佛絕對沒有這樣的教法,他後面很清楚的,剛才開始布施的時候你有十塊錢,好了你也送他五毛錢吧,等到你有一百塊錢的時候啊那你就送他五塊錢嘛,等到你有一百萬的時候啊,你送他個什麼十萬八萬那個可以了,絕對不是教我們現在啊一開頭就這樣做的啊他這個道理啊會說的很清楚。

【是故此論又云:「如盲於糞聚獲得妙珍寶,如是今偶爾,我發善提心。」謂當思念我得此者極為希有,於一切種不應棄捨,更當特緣此心,多立誓願剎那不捨。】

論上面又說:就像一個瞎子,然後在糞堆裡邊,瞎子本身啊已經啊是非莫辨,要想找到好東西啊,絕無可能,就偏偏又碰到在糞堆當中,你想那有可能,哪結果妙呢,找到了妙珍寶了,就像如意寶一樣,啊這個東西的珍貴啊,你可想而知啊,現在我們居然得到了啊,這怎麼可以捨得啊,這個就是啊,我們從正面一定要來策發我們自己內心的發那個菩提心,這麼難得,啊所以儘管我們現在懂得了道理以後啊,即使這個真實的願,發不起來,心裡邊一定這樣,我一定要做到他,我一定要做到他,那怕你不懂得,就是你心裡面這樣的念,嘴巴上面這樣的說,所以前面告訴我們啊,乃至語言啊也須修行,記得吧!乃至於講話,就這樣,反過來前面又說下至戲笑亦不棄捨,乃至於說開玩笑,你千萬不要說,為什麼原因,不管你開玩笑也好,在任何情況也好,你只要動這個念頭,這個念頭一動,對不起,這個就造下來了這樣的一個業,啊然後你嘴巴一開口,這個業又跟著它慢慢的相應了,所以如果不相應的念頭起一念,對不起,將來一念就有這個漏洞在這裡,啊所以說壞的地方那怕開玩笑,這個事注意,平常我們啊世間來講啊,啊尤其是現在,這個做人啊,好像要幽默一點開開玩笑,不可以啊,在這個地方不妨幽默一點,而你怎麼幽默法呢,你要用反過來,從正面的地方去說,就算你要開玩笑,那怕我開玩笑我也要學佛,就這樣那就對了,就是換句話你在任何情況之下,啊那怕開玩笑,那怕睡覺,是那怕說話,就算心裡面並不是真實相應的,你在任何情況之下,都在這個上面把他增長,因為你的所有的身語意三業,不管是強有力的,正確的、旁邊的、輔助的,處處地方都是這個,當然到最後的結果,必然是這個,這是我們眼前應該瞭解的,啊同時從這個地方我們要瞭解,為什麼說這個僧團的真正殊勝的地方在那裡,就是這樣,別的環境在世俗的環境,大家本來就忙什那麼就,忙賺錢嘛,所以你跑到這個地方不談賺錢的話,人家說你這人真顛倒,這個地方大家見了面呀,哎拿根煙抽一抽,喝一杯酒,跑到我們這裡沒這件事情對不對,你若跑到世間去有很多人說,哎呀這個受戒啊,很想受戒可是到那個時候應酬你怎麼辦,對啊,以我們這個團體當中啊,因為有這個團體啊,你又不能不應酬,因為你要應酬啊,大家見了面以後啊要合合掌,跑到那個大殿上面你非去拜他不可的,哪就是有這樣的力量,所以說我們要曉得,前面告訴我們說這個善知識的真正的重要啊,所以眼前啊大家別小看啊,我們幾十個人維持這個團體,所以我一直說,在這個團體當中你每個人向前跨半步,不得了將來這個功德就不得了,你每個人跨了半步,就集合起來就成功了嘛呢!然後呢你每個人向後退半步,這個地方就被你踩掉了,所以你別看哪,問題就這麼一點點,那個跨退之間動機在那裡啊,就在你平常的心裡面,啊所以你心裡邊平常坐在那邊沒什麼事情,一定要這樣做,這個平常你心裡面心心念念這樣的話你站起來的自然,那怕動體頭挺得這麼直直的就這樣,啊自然這種情況啊就現起來了。

【謂當思念我得此耆極為希有,於一切種不應棄捨,更當特緣此心,多立誓願剎那不捨。】

嗯,就這樣啊要思念他,一再的重復,一再的強調,而這件事情真正的啊,他是善知識策勵我們,那麼我們要怎麼辦,我們要擺在我們自己心裡想,哎呀這個東西這麼個好啊!這個稀有啊!這個難得啊,所以在任何情況之下,別的樣樣可以不要,啊這個絕不棄捨,尤其是特別是緣這個心的種種誓願,剎那也不棄捨,剎那也不棄捨,這件事情啊是我們平常啊,應該自己經常擺在心裡的,所以在這個地方,再提一下,隨喜功德品這段故事,大家想啊這個功德啊,我們大家現在總覺得哎呀,現在很難啊,我這個資糧沒有啊,我這個罪障啊,很重啊!沒錯嘛,既然你曉得了啊資糧不夠,那你趕快積嘛,而積聚資糧又這麼容易啊,就這個剛才你起一個心念,這個就積聚資糧,你隨喜就是積資糧,所以如果這一段公案大家不認識的話,我願意啊,或者晚上溫習,乃至於課堂上面你可翻開法華經看,我倒想起願意下一堂就翻這個法華經啊,好好的唸一下,啊親自讀給你們聽一聽這樣,這個的的確確有他非常殊勝的利益,你能夠處處地方這樣去做的話,這個資糧哪有集不起來的,剛才我說的那個啊繼續下去。

【◎ 第二者如是不捨尚非滿足,須晝三次及夜三次勵令增長。】

第一個呢前面說不捨,換句話說,我們以前一直在無明當中,現在啊,經過了這一番的努力,以後啊,千萬不要動搖,儘管外面的客觀環境這麼惡劣,用什麼方式來把他堅固起來,啊那麼這個說,不但是堅固而且增長,為了這樣啊,晝三次,夜三次努力的做這個增長。

【此復如前所說儀軌,若能廣作即如是行,若不能者,則應明想福田,供諸供養修慈悲等六返攝受。】

那個增長是什麼呢?就是照前面那個儀軌就像平常我們啊說三歸依,這三歸依不是說歸依完了,算完了,平常我們一直在心裡面啊,要這樣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啊那怕單單唸一下,廣作的時候實際上就是呢?你不但嘴巴上面唸,心裡面緣唸,這個勝利這樣的心情,一直使他現前,如果不能這樣的話,那麼怎麼辦呢?那個時候啊,應明想福田,就是說我們啊坐下來,然後呢細細的思惟。


前一頁(102a) [102b] 下一頁 (103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