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3卷 A面

日常法師


【則應明想福田,供諸供養修慈悲等六返攝受。其儀軌者,謂:】

就是說我們坐下來,然後細細的思惟,使得發心的這個對象,前面就是三寶等等在前面,那麼供種種的供養,這個是上面。然後呢下面的濟度一切眾生,對眾生修慈悲,就這樣,所以平常我們從懺悔開始,觀想就是這個道理,我們自己的父母開始推到盡法界一切有情,這是我們緣他啟發慈悲的。上面是我們本師釋迦世尊、諸大菩薩聲聞緣覺、龍天護法、一切法藏等等,這是我們的尊重福田要效法的,就這樣,然後修六趟,其儀軌修的時候是怎麼呢?

p. 239

【「諸佛正法眾中尊,乃至菩提我歸依,以我所修布施等,為利有情願成佛。」每次三返。】

每趟唸三遍,早三遍,晚三遍,那麼有的地方還加上這個:「願一切眾生具足樂及樂因,願一切眾生永離苦及苦因,願一切眾生不離無苦之樂,願一切眾生住平等捨。」實際上這個也是修學時侯的內容,這個是悲心來啟發跟它相應的菩提心,這個所以是六返這樣的修法,在現在藏傳一系當中每天必定要唸這個要六趟,必定要唸的,早晨,然後呢晚上,如果說你非常忙,特別的話,他曉得今天一天忙不過來,早晨起來就把這個唸六遍就唸過了,到了中間有時間他還要唸,萬一沒有時間的話,今天至少這個六遍一定唸,而在任何情況之下絕不可以斷截的。怎麼去增長它?

【◎ 學心不捨有情者。】

那麼怎麼學呢?這個要學的是。

【道炬論及發心儀軌中說學處時,雖未說及,道炬釋云:『如是攝受不捨有情,於菩提心所緣及其勝利,發心軌則,共同增長及不忘故,應當守護。』爾時數之與根本文,意無乖違,故於此事,亦應修學。】

那麼學不捨有情,它在那個發心儀軌當中沒有講到,這個講是沒講,那麼在道炬論的解釋當中它這麼說:要攝受利益有情而不捨有情,以及對菩提心這個勝利以及緣菩提心了解它特別的、殊勝的利益,以及怎麼發心的方法?如何去增長?不忘照著這種次第,這是我們應該去保護增長的。前面不是告訴我們說要每天晝三夜三六趟嗎?這個跟它根本的意趣並沒有乖違,所以這個事情是我們應該照著去做的。換句話說這個儀軌在他們正軌的傳承當中都非常重視,一定要把那個來源追得清清楚楚。可是現在既然這個發心的儀軌是阿底峽尊者傳進來的,但是阿底峽尊者的道炬論當中雖然沒有明顯說明,但是這個方式跟它並不違背,他特別說明這一點,這一點我們要了解的。

【心棄捨之量者,依彼造作非理等事而為因緣,便生是念,於今終不作此義利。】

那麼我們真的要學的是不捨,那麼什麼是棄捨呢?這我們先要了解,了解了棄捨,那麼我們才曉得不捨是怎麼樣。所以說棄捨,就是由於做了不合理的這種事情的因緣,於種種的因緣跟非理相應的因緣,那個時候使得我們心裡想說:唉!這件事情不做也罷,我不想去做,我不要去做了,那個時候就是捨棄的時候,換句話說所以不捨的話,在任何情況之下不要生起這個念頭。而它前面又告訴我們依非理作意等事,或者是我們自己的非理作意,或者是外面的因緣,或者是這個外面的因緣當中包括那幾樣呢?包括人、法,法者就是普通世間上面講的很多道理,人就是外面那些酒肉朋友等等,由於這種因緣會使得我們產生這個棄捨的,關於這件事情我們決定應該避免。

【◎ 修學積集二種資糧者。從以儀軌受願心已,當日日中供三寶等勤積資糧,是能增上菩提心因。此除先覺傳說而外,雖未見有清淨根據,然有大利。】

那麼發了心以後,積集兩種資糧怎麼學呢?就是說從受了這個願心以後,當然你受了行心的話,受了菩薩戒,那馬上都是積集兩種資糧,現在你今受願心還沒有受行心之前,那個時候就應該這樣做,應該日日中供養三寶等等,這個是增長菩提心的因。那麼像前面皈依,皈依完了以後就告訴我們,皈依完了以後你應該學這些事情,結果現在呢說發大菩提心以後它倒沒有詳細的說明,所以如果說要找清淨的根據是經論上面,它的確經論上面好像沒有這個根據,但是這前面祖師們都是這樣說的,實際上這個裡邊有大的利益。換句話說:它雖然並沒有完整的這個傳承根據,但是的的確確做的時候應該這樣做的,他告訴我們這一點。就實說來,他所謂的先覺像阿底峽尊者、宗喀巴大師就是那些人的話,他已經足夠分量,絕對足夠分量作為我們的依據了。為什麼要這樣說呢?眼前我們大部份的依據不一定是根據佛經的,往往是說那一個法師講的,那一個法師講的就是好像領薦一樣了。如果說那一個祖師講的,說是虛雲老和尚講的、印光大師講的、太虛大師講的,覺得是啊就是他的了,乃至於佛經怎麼講的跟佛經違背都不管了,對不對?我們常常有這個現象。所以從這地方我們也看得出來,當年印度這種真正了不起的菩薩祖師們以他這樣高的這種位次,他明明在實際的這個理路上面,有這樣的正確的、完整的義利擺在這個地方,他還是要說明我這個傳承,我這個依據一點都不會亂來。所以對我們真正想要修學佛法、弘揚佛法的人,以後這是我們的一個最好的警策,我們千萬不要說,啊!那一個人怎麼做的,那一個廟怎麼弄的,那一個人怎麼說的,對不起!看看哪!這一個地方所以說雖然一個小地方,我們應該有正確的認識去體會,那個是今生怎麼樣能夠增長不捨。

【第二修學餘生不離發心之因分二。】

因為菩提心從現在開始乃至於證得菩提,所以不但現生而且將來一直向後,一直要增長而不可以讓它失壞的。下面說緊跟著以後怎麼辦?怎麼樣使得這個心能夠不捨棄?

【① 斷除能失四種黑法,② 受行不失四種白法。】

由四個惡法如果造了以後餘生就會失去,反過來由四個善法、白法造了以後自然能夠增長,這個就出在大寶積經。現在我們上的那個大寶積經主要的就是講這個,那個大寶積經我想大家都聽過了,一開頭世尊跟迦葉菩薩提起的就是這件事情,不過這個文稍微有一點點差別,這沒關係,這是因為兩個翻譯,經過了不同的翻譯的文字上面有一點差別,意義上面並沒有出入,現在我們看:

【◎ 大寶積經迦葉問品說成就四法,於餘生中忘失發心,或不現行。】

如果說你做了這四樣事情,那麼將來你會忘失,失掉了,或者那個菩提心不再現行。說到這個忘失或者不再現行,也許我們會說前生的事情我們這一生好像都記不得嘛?也沒有現行嘛?實際上我們現在的很多習慣什麼等等,都是前生的習慣這一生帶來的。有的人聰明一點,有的人是笨一點,有的人他寫文章或者什麼碰見一點飛花落葉,這個情緒,這個潮思是潮湧而來,寫出來文筆很美,可是你要碰到算術的話,他就頭痛得要命,表示他腦筋不好,但是他一加一加出來就叫他困難。有很多人對那個數理,他非常清楚,可是你叫他寫文章,他覺得這個非常困擾,為什麼?前面說的這種情況,並不是他腦筋不好,但是有的人偏向那個,有的人偏向這裡,為什麼呀?現在這個現行也就是說前一生這麼帶來了,所以前面告訴我們,如果你這一生造了這種業了,他世現行猶如夢,還記得這句話吧?到下一生、他生起現行的時候像夢一樣,你自己不曉得為什麼來,它就這麼來了!就是這樣。所以這個地方告訴我們,我們這一生難得的獲得這樣殊勝的寶貝,你這一生雖然努力了,但是如果說你繼續做對的話,下一次自然它也現起來了,就像我們剛才一樣,這一生有很多人就是這個天才,現在你這個天才就是跟菩提心相應,那何等的好啊!反過來說你如果做的不對的話,這一生辛辛苦苦學會了話,對不起下一生就沒有了,何況這個菩提心一直從現在開始要憑著它作為根本,圓滿佛道,這麼珍貴,這麼可貴的東西!所以這個兩點黑法,我們眼前就要斷除,白法要努力,結果你能夠努力了白法,到下一世不要努力它自然現起了,這個多省力啊!就像我們常常說的一個比喻一樣,現在如果你要做一個老板的話,然後呢做一個小販,大街上背了個箱子賣枝仔冰賣起,要賣成功一個大老板的話那不曉得要做到那一天!但是如果說你從小生在一個大老板、董事長家裡的話,那什麼都不要,對吧?你什麼都不懂的時候你就是一個小老板,就是這樣。現在我們就是這樣,這一生你能夠稍花一點氣力的話,下一生你生生世世就是那個什麼?佛的佛子,連他世間的國王的王子我都不要幹,有這麼大的好處!所以下面這兩點不要輕視它,現在我們學一下。看下去:

【又成就四法乃至未證菩提中間不忘菩提之心,】

這是好的。

【或能現行,此即願心學處。】

真正我們學了願心,該學的,那個是有憑有據的,這個就出在大寶積經上面。

【四黑法中,】

先說四個黑法,總是先要避免的那一個。

【欺誑親教及阿闍黎尊重福田者。】

這第一條。在大寶積經上是這樣的:欺誑師長,已受經法而不恭敬。不曉得你們記得不記得?這個大寶積經這樣說,最主要的人、法它都擺在這個地方,現在這個地方只講人,他所以欺誑師長的原因還是不敬重法,你如果真的敬重法的話他不會欺誑師長的,這我們要了解的。我們下面解釋一下,這個概念就很清楚了。

【當以二事了知,】

關於這個問題分兩方面:

【一境二師易知,】

第一個呢,我們分兩方面來說,第一個你所欺誑的對象就是這個境,欺誑的對象是什麼?二師,就是欺誑親教及阿闍黎尊重。

【言尊重者謂欲為饒益,言福田者謂非師數,然具功德,此是迦葉問品釋論所說。】

這個二師它前面就說親教或者阿闍黎。這個親教,平常我們說和尚,譬如說我們現在出家了,剃度了,有一個是叫親教師,一個是軌範師,換句話這個地方就兩個,親教及阿闍黎。那麼尊重呢?卻不一定是你的和尚,不一定你的阿闍黎,而是什麼?為欲饒益,他的的確確對你有好處的那些善知識,言福田者謂非師數。除了上面這一些,還有講福田的,這不一定是老師,但是這個地方是具有功德的那些,哪一些?譬如自己的父母,他不一定是自己的老師,但是絕對是一個大功德田!那麼這個就是在這個境,釋論上面,這第一件事情。二、第二件事呢?

【二即於此境由作何事而成黑法,】

對於這個對象,你做了什麼事情就是算惡法,算最惡呢?

【謂於此等隨一之境,故知欺誑則成黑法。】

換句話說你欺騙他,心裡面是這樣的,明明這樣的,而你欺騙他,那個不可以。

【欺誑道理者,】

它還很詳細的說明,什麼是欺誑?】

【釋論解云:「謂彼諸境以悲愍心舉發所犯,以虛妄語而蒙迷之。」】

真正的老師,我們現在曉得尤其是大乘的老師,他隨時隨地只有一個目的,無非是希望你向上,你有不對了,他就指出來告訴你,然後告訴你怎麼策勵你,這樣。所以看見你不對了,告訴你某人你不對了,碰見這種情況我們為過失而遮蓋,乃至於找一個藉口,這種東西是非常嚴重、非常糟糕!老師之所以為老師在什麼地方?就告訴你,你錯了,你改過來。我們前面已經說過了,修學佛法最重要的∣正知見,最難得的∣正知見,而且最根本的原因在什麼地方呢?我們在無明當中,並不知道我們錯誤!那麼這個時候一定要靠什麼?靠一個明眼人,這個明眼人告訴你某人你錯誤了,你不但不接受還要欺騙,還要這樣的話,你為你自己的黑暗保護,換句話說當下你增長的什麼?增長了惡業,既然你增長了惡業,下一世現行的就是惡業,而這個惡業偏偏又是善業的正對治。這個很清楚,如果這個地方要想把它弄明亮的話,那點燈,點燈黑暗就沒有了,你把那個燈拿掉了以後,自然只有剩下黑暗,這很清楚、很明白。所以我們中文譯本當中還有一個受了經法而不恭敬,經法上面告訴我們的什麼?就是這些道理,而這個善知識告訴我們的就是經法。假定你真正尊重經法,恭敬經法的話,自己不曉得,師長告訴你,高興得不得了,感激得不得了,馬上改,你會欺誑他嗎?當然不會!對吧?所以這個內涵非常重要,就這一個事說到這裡我就想起一件事情來,我以前就是在,那時候還是小的時候,這先父有的時候告訴我一件事情,我們那時候的情況遠比現在好,我們那時候家裡面的家長說,很少敢對這個尊長去回嘴的,有的時候不小心,如果說了你什麼自己也講一點道理辯論,我父親就呵斥我,說古人很重要的就是要造什麼呢?真正重要的聖賢都是靠什麼?努力改過而來,現在別人告訴你過錯,你求之不得,歡喜都來不及,何況是尊長?所以就算人家說錯了,要曉得,那個時候你如果說否定或者辯的話,下次缺少一個再提醒的機會,你懂嗎?那個時候我不大懂,現在我了解了,我們常常有這種情況,我自己也是一樣。剛出家的時候看見周圍的那些不但是自己的尊長、同修常常告訴他,我現在混身缺點,希望你告訴我,但是就很少有人告訴我。我當時也不懂得什麼道理,後來慢慢的了解了,人家不是不告訴,有的時候偶然告訴你了以後,告訴你這個不對,你總是覺得耶對的對的,我沒有錯!人家第一次講的時候蠻好心的告訴你,你既然對的,誰願意第二次再告訴你?我們平常都是犯這個毛病。所以不知不覺之間,叫人家來勸告你幫助你的路,自己已把它砍得乾乾淨淨,下次人家看見你就算了,好了,還有什麼話好跟他講?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說就算人家說錯了,你還是很歡喜的感激他,至少他吃飽了飯能夠來管你的事情,不是對你的幫助嗎?所以古人有千金市骨這一個典故。他要求千里馬,買不到,結果有人說,以前倒有過一匹千里馬,可惜死掉了,沒關係!死掉了他也去買,出多少?一千兩金子,這個千金也許不是一千兩金子,一千塊錢。現在一千塊錢不值錢,以前是不得了的!那個錢真是不得了的!小的時候我聽說這個雞蛋一個銅錢一個,所以一塊錢可以買雞蛋買三百個。你想想看那一千塊錢要值多少錢啊?那個馬已經死掉了,根本沒有用的骨頭,他花了一千塊錢去買,拿我們現在來說,花了一千萬買一個死馬骨頭,結果真正有馬的人一聽見說這個人倒是真是愛馬的,就馬上賣給他了。換句話說你有沒有這個誠心,所以這一點我們的的確確懂得這個道理,普通的人來規勸你,我們也都應該感謝他,所以叫子路聞過則喜,子路之所以為聖人的原因,人家告訴他錯了,他歡喜、感激!我們現在人家告訴你錯了,心裡面找了半天的藉口,我總歸是對的,那你還有什麼希望改過?所以這個地方千萬注意,這個地方非常重要!我們修學佛法特別重要的第一點,何況你還是欺誑的心裡面。你不曉得,那個時候你就應該進一步找,老師,這個尊長告訴我他總有原因在。所以前面一開始學的時候特別說∣我們在長夜無明當中,不是貪、就是瞋、就是癡!有人提醒我,我總要想辦法先去找到他那個話,你先不要還沒有講或一講的時候,你把你一大堆理由講的他說了一句話,你已經說了一百句還要停不住,那還談什麼?就算說一句你不懂,你還追問說:「對不起,我沒弄

p. 240

【總其凡以欺誑之心,作蒙蔽師長等方便,一切皆是。】

就是這個。

【然諂誑非妄者,如下當說,】

欺誑跟諂誑不一樣,下面另外一個諂誑。

【此須虛妄,以集學論說斷除黑法即是白法。】

反過來就是白法了。

【能治此者,即四白法中第一法故。】

它的正對治是什麼呢?就是剛才那個,反正黑白兩樣東西就是這樣,有了它就沒有我,有了我就沒有它,二者當中。

【若於尊重啟白餘事,而於屏處另議餘事,說善知識已正聽許,亦是弟子欺蒙師長。】

這地方是另外一種,說當面在這個善知識上面這樣講,跑到另外地方說另外的,說這個善知識已經聽許了,這也是欺誑,這種事情我們有的時候容易犯,就是對這個善知識上面先避重就輕說一點點,然後跑到別的地方去強調這件事情,這個不可以。總之下面還有個叫直心。必定要了解我們這個心裡面無始以來積累那個髒垢,你要盡最大的力量,不允許它一點點有這個東西在,一點點有這個都是損害自己的,第一是上面說過的。下面第二:

【◎ 於他無悔令生追悔。】

那麼:

【其中亦二,境者,謂他補特伽羅修諸善事,不具追悔。】

這個境就是對象,這個對象就是別人,那些人做的好事,他對的、正確的,不應該追悔的。

【於境作何事者,謂以令起憂悔意樂,於非悔處令生憂悔。】

那麼對這個境界、對這個對象,你造了什麼事情算犯了呢?就說他本來做對的,現在你以不正確的方法或者以不正確的觀點,讓他產生疑悔,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就害了;他本來做對的,然後經過你這麼一說他心裡面動搖起來了,這個第二個。

【釋論中說,同梵行者正住學處,以諂誑心令於學處而生蒙昧。此上二法能不能欺,生不生悔皆同犯罪,釋論亦同,然釋論中於第二罪作已蒙昧。】

這個特別解釋一下。就是說在這個追悔他不是別的,而特別是善法,惡法就怕他不追悔,追悔了以後可以改善,而善法明明是正確的,你讓他懷疑了的話,他那個善法就打了折扣,乃至於不做,所以說這同梵行,大家一起修學的人,他正在認真的如理去學,那個時候你以諂誑心,這個諂誑心下面會告訴我們的,實際上這一個地方我們很容易犯,非常糟糕。那麼以這種情況令他對於所學的那個內容生蒙昧,往往由於我們自己的自利或者為了我們自己的好處,這件事情我們哪、就用一種好像說起來蠻甜的蠻好的話解說、曲解了這個概念,其實他那個心裡上面就產生了一些問題了。這個地方我想等到我們以後溫習的時候,我再提一些實際上的例子,我們隨時都可以找得到這種例子。那麼這兩樣東西他說能不能悔呀?有一個地方說皆同犯,還有一個地方呢要作了蒙昧以後才算,實際上呢?總之就是說若從你的心跡來說,只要你的心跡有這樣的話,那就是已經出了毛病了,如果因為你的心跡透過你的語言來產生的話是更糟糕!因為大乘特質是就我們自己內心的心跡來說。


前一頁(102b) [103a] 下一頁 (10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