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3卷 B面

日常法師


  因為大乘特質是就我們自己內心的心跡來說,但是呢既然大乘是利益有情,而結果你使得人家因為你而更是糟糕,這一點我們都應該分辨得很仔細。第三,下面一個:

p. 240 (8)

【◎ 說正趣大乘諸有情之惡名等。】

  第三點,對於這個正趣大乘的有情,說他的壞話。我們的寶積經上面講,求大乘者,訶罵、毀謗、誑欺、惡名、正趣大乘者,就是趣大乘的行者,你說他的壞話、毀謗他。那麼這個境,這個對象呢?

【境者,有說已由儀軌正受發心而具足者,有說先曾發心現雖不具為境亦同,此與經違不應道理。】

  這個對象是指大乘行者。那麼有的人說這個大乘行者已經受了儀軌,發了心的這個;有的人說先已經發了心,現在雖然不具,換句話說這個宿生是發了心的,這一生雖然沒有,這也算。但是第二點,本論上面說,不算。

【其釋論中僅說菩薩餘未說明,然餘處多說具菩薩律學所學處者,謂正趣大乘似當具足發心。】

  下面就解釋,為什麼第二種不算的道理。這個,所以因為在這個釋論當中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別的地方都說得很清楚。這個大乘行者一定是什麼,具足菩薩戒,正在學的。所以應該說是具足發心,像照前面這個儀軌,這樣才算是所對的對象,你毀謗的對象,要是這樣的人。

【於此作何事者,謂說惡名等。】.


  那麼做了什麼事情呢?他說他壞話。

【由瞋恚心發起而說,與釋論同。對於何境而宣說者,釋論說云:「如彼菩薩欲求法者,信解大乘或欲修學,為遮彼故對彼而說。」】

  因為你心裡面討厭他,不歡喜他,瞋恨他。那麼說些什麼呢?這個菩薩為了求法,信解大乘,要想修學,但是你不歡喜他,然後呢你妨害他,這種情況之下,或者是毀謗,或者遮止,或者等等。

【然了義者即可。】

  他聽見了,那麼,就是。

【其惡稱者如云本性暴惡,未明過類。】

  那麼說他的是什麼壞話呢?他並沒有明說那一些。只是說譬如這個人哪!什麼不好啊!任何一個。

【惡名者如云行非梵行,分別而說。】

  這是解釋這個。

【惡譽者如云以如是如是行相,行非梵行廣分別說。】

  這是容易了解。

【惡讚者通於前三之後,是釋論解。此於我等最易現行,過失深重前已略說。】

  這個的的確確非常容易現行。我們動不動就批評別人,動不動就說別人的壞話,或者是於見解上的差別,或者由於情緒上頭的問題,動不動說別人,而這個犯是容易犯。這個過害是非常厲害!所以說菩薩戒上面就告訴我們,說四眾過,自讚毀他。這一點啊!真是。前面告訴我們說你毀什麼諸佛的塔廟等等這個罪,比起瞋毀菩薩那罪還要小。瞋毀菩薩的罪遠來的大!所以這一點是非常糟糕。

p. 241

【又如菩薩起毀訾心,則此菩薩須經爾劫恆住地獄。】

  我們對一個像上面所說,發了菩提心、修菩薩行的行者,你起一個瞋恨、毀謗的心,那個時候,這個則此菩薩,他自己也是個菩薩,而普通人更是不得了,你看!就要經爾劫恆住地獄,你這個心有多久,那麼就要經過多少長的劫數住在些地獄裡邊。自己已經是菩薩尚且如此,何況我們凡夫!所以這事情實在是千萬注意啊!

【寂靜決定神變經說,唯除毀謗諸菩薩外,餘業不能令諸菩薩墮於惡趣。】

  所以另外一個經上面就告訴我們這個修學菩薩行的人,其他的造的業他不會,也不容易墮落。但是有一個例外,如果說毀謗其他的菩薩的話,他就墮落。所以這個毀謗菩薩的這個罪過之大,同樣的道理,毀謗大乘經典也是這樣。以前我曾經告訴過你們這個典型的公案,那個事情的的確確。所以,以後當這個大乘跟小乘,大家彼此見面的時候,這一點要千萬注意。說到這裡,我最近遇見這麼一件事情,我聽見了非常讚嘆,這個泰國派來的,是一個非常精彩的,一共三個人。他對泰國的這個教法等等有很深切的了解,到台灣來。我最近沒碰見他,我有一個同修碰見他了,他說:他遇見一個泰國的出家人,一談之下,他對他非常佩服。三個人當中,有一個人中國話說得很通。他來了以後,他就穿我們中國的衣服,中國的僧服。他來的之前,他們上座就給他說,這個中國就是這樣,你到他那就是這樣,一點都沒差。它這個叫做什麼?隨方毘尼,他絕對不會說,那個泰國的戒來得高明!他跑到這個地方,他不,就這樣。然後他談起了教法的時候,他就這麼說,論這個,大家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談,論現在真正持戒的戒相的話,他覺得泰國是比較來得認真一點。這個話就這麼平直,但是內容確確實實,就算聽了以後,我們也不會覺得刺耳。然後他就說,論這個教理的完整的話,現在在西藏藏密。然後呢中國的特質是什麼?對於禪,真正見到空性的方便善巧的話,也是獨一善巧。我聽了真是讚嘆!你看!我們平常總覺得他好像條件很不夠,實際上我們從這個地方,我們處處地方真正要看看人家的樣!學啊!我們還沒有學通之前,隨便亂開口,隨便從行相上面去加以批評,那真是個絕大的錯誤。我們這地方隨便談一下。我為什麼這地方引證這一點呢?就是我們真正的內涵不大容易學到,但是那個外表的的確確一看,看見了以後,然後根據我們個人的喜好,再加上了我們的無明所使,就任意輕加是非,不知不覺當中給自己帶來無窮的禍害。下面我們繼續看經。

【攝頌亦云:「若未得記諸菩薩,忿心諍毀得記者,盡其惡心剎那數,盡爾許劫更擐甲。」】

  啊!好可怕。沒有得記,沒有得授記的菩薩,如果以瞋恚心毀謗得授記的,那麼他這種情況之下,他這個毀謗的惡心有多久,這個剎那的數目,不是時間喔!這個剎那非常短!一剎那就有這麼長的劫,多少剎那,就要多少劫,重新來過。他為什麼說得記則說未得記呢?因為真正得記的,他一定得到了淨信相應的,他就不會犯這個毛病。而實際上,下面就是我們現在要學的那些人。我們很容易犯這個毛病。

【謂隨生如是忿心之數,即須經爾許劫。更修其道,則與菩提極為遙遠,故於一切種當滅忿心,設有現起,無間勵力悔除防護。】

  所以你看看,在這起這麼一點,剎那一起,要經這麼長劫的重來。我們現在已經修學得不要說長劫,叫我們跑到這裡佛學院裡面念書,念它三年,覺得好辛苦!就這樣,那一生已經很辛苦了。叫你長劫的話,可是你這樣積累的努力,你只要起這樣的一個惡念的話,你就會有受這麼嚴重的果報!所以這們地方我們要特別注意!所以在任何情況之下,這個心裡面,一定想辦法把它防制,如果起來的話,馬上努力的懺除掉。

【即前經云:「應念此心非善妙,悔前防後莫愛樂,彼當學習諸佛法。」】

  這個前面的經上面又緊跟著告訴我們,要曉得這種心裡邊不好啊!前面的懺悔,懺悔了呢防@後面,千萬不要再讓它生起。要努力的、真正如法的去修學。

【若有瞋恚則其慈悲先有薄弱,若先無者雖久修習亦難新生,是斷菩提心之根本。】

  如果你有瞋,那麼這個慈悲心,先如果有的話就薄弱,因為慈悲跟瞋恚兩樣東西,恰恰是兩個,一體相反的對治。既然真正的大菩提心,最重要的強盛有力的是慈悲,所以你生瞋心的時候,損害了那個慈悲。已經有的使它減弱,如果已經沒有的話,你長時修習也難生起,這個是斷菩提心的根本!

【若能滅除違緣瞋恚,如前正修則漸漸增長以至無量。】

  所以它告訴我們這個是相違背的,一體相違的,如果能夠滅除的話,那麼你能修的時候,就很容易的增長,乃至於增長到無量。

【釋量論云:「若無違品害心成彼本性。」又云:「由前等流種,漸次增長故。此諸悲心等,若修何能住。」】

  假定說沒有違害品,這個是違害的話,跟它相反的,沒有的話,這個心就自然而然了。沒有違害的話,它就增長了,就成功了。現在慈悲跟那個瞋恚卻卻是相反的,沒有這個瞋恚去違害的話,那個慈悲的心就成長了,就是這樣。就像我們房子裡邊,燈亮了,黑暗就沒有了,然後呢黑暗來了,燈一定沒有。就是這個又云:「由前等流種,漸次增長故。」假定說你任那個違害的這個心情,瞋恚心在這個地方的話,因為這個心念之流啊!在我們現在了解那個等流,眼前你雖然好像沒有強烈的現起,但是心念之流一直在這個狀態當中。前面我們已經學過這個業的增長、造作的增長。你讓它繼續的漸次這樣的話,那麼這個時候,如果沒有違害的話,那麼慈悲就長起來了。反過來,你如果在瞋心發了以後,完了以後這個瞋心的等流一直下去的話,那個悲心你就生不起來。所以他前面告訴我們,如果你有了瞋恚的話,就算你長久學習也難得生起。懂得了這個道理以後,所以現在我們正學的時候,在任何情況之下,那個瞋恚之心是萬萬不要發,不要說你有道理,你有道理已經是錯到不知道那裡去了。在這個地方特別說,尤其在見解特別強的人,不要動不動講道理。講了道理真正害的還是害你,還是害你自己。我們學很多見解,主要的目標就是要淨化自己的。不幸的是我們學錯了,結果學完了,都是在害自己,這一點我們要特別了解的。最後一個。

【◎ 於他人所現行諂誑,非增上心。】

  寶積經上面講:以諂曲心,與人從事。這個文字雖然不同,內心卻一樣。什麼諂曲心呢?不正直,非增上心。增上心就是說你正直的,自己本心就是這個樣的。這個要解釋一下。

【境者,謂他隨一有情。】

  這個上面說的,或者菩薩,或者尊長。現在這個地方不是,任何一個對象,任何一個人,那麼對這個人做什麼事情呢?

【謂行諂誑。】

  行這個不正直的心裡面,他先把那個正直兩個字。

【增上心者釋論說為自性意樂,】

  就是說,你本來心裡面是這樣的。換句話說,你心裡想這樣想了,這樣想就這樣想了,比如說,我隨便舉一個例子。假定說我不歡喜這個東西,比如說廚房裡,我看見這個東西不歡喜,平常我不會說不歡喜,啊!這東西不好!沒有營養!你哪什麼說了半天,實際上呢它有沒有營養,不知道,只因為我不歡喜。就是這種心情。好多這種地方,跟你不相應了以後,他就轉彎抹角說了半天。說出你不歡喜的這個道理來,不好。然後讓人家聽信你,也跟著你走,這個就是這種心情。我們心裡面,一天到晚這麼彎彎曲曲的做這種事情。真正修學佛法的人,這種都是什麼?都是垃圾。而所以這樣就是保護東西,保護的東西不是見煩惱、就是思煩惱。無明塵沙更不談,所以塵沙無明都是這種事情,這個是隨境。那麼下面有解釋。

【諂誑者謂於秤斗行矯詐等。又如勝智生,實欲遣人往惹瑪,而云遣往垛,後彼自願往惹瑪。】

就是這樣。你故意說帶你到這個地方去,這樣然後他自己願意了,那就去了。

【集論中說,此二俱因貪著利養增上而起,貪癡一分,誑謂詐現不實功德,諂謂矯隱真實過惡,言矯隱者謂於自過矯設方便令不顯露。】

這種情形,就像我們剛才說的,你實際上心想的是這件事情,但是你嘴巴說的,故意兜一個圈子轉彎抹角,然後讓它最後在你的暗示當中,走上你所希望要說的這件事情上面,就是這種心理狀態。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下面就告訴我們,貪著利養增上。一個是貪,一個是癡,兩樣東西都在這個裡頭。他又解釋一下,說誑,詐現不實功德。欺詐是不實在的,單單這個文字我們不一定很清楚,所以譬如我剛才說的,雖然你不歡喜這個東西,你不明說不歡喜。然後你說這個東西有什麼不好,什麼營養,或者什麼,其實到底營養不營養?不一定。就實說來,尤其是我們修學佛法的人,修學佛法的人什麼最營養?跟法相應,最簡單不過,你最好把那種東西放得乾乾淨淨。這個是最營養的東西。實際上你現在把世法上,就算真的世法上去營養都不對,何況世法上面不一定有真的營養,你還說那些東西,這是我們要真實了解的。那麼諂者謂矯詐,就是隱真實過惡。你把你真實的罪過掩蓋起來。就像剛才說,其實是你心裡面貪者這樣東西。然後呢你掩蓋起來,假說另外的一樣東西。然後讓他改變過來,就是這種心理,這個叫諂誑。那麼這個是四黑法。現在我們仔細看一下,這四個黑法的內容。我們重新再看一下。實際上呢尤其是這個裡面,我們把一點一點不妨來仔細的談一下它那個原則,不一定講文字。我們學菩提心,菩提心的直譯叫什麼?覺。而且這個覺是最圓滿、最大的覺。那說明了我們現在什麼?我們現在不覺,或者叫無明。所以在這種狀態當中,你必須依靠自己的尊長。這個尊長當中,或者是親教師,或者是阿闍黎,或者是其餘的尊長。你所以能夠得到的,能夠改善的一切一切,無非都是靠這個力量。在這種情況之下,唯一的辦法就是處處地方,要從這個地方學習了解自己的過錯,然後內心改過來。再反過來說,對換來說,所以作為我們的尊長,不管是親教、阿闍黎,乃至於其餘的尊長,他們對我們唯一的功效,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指出我們這個,結果在這種情況之下你隱瞞欺誑。請問這個什麼狀態?眼前騙過了容易,但是這個心裡邊,既然你在這樣的話,很明白的表示我們的心理的什麼狀態。這個心種留在這個地方的話,對不起,慢慢的發酵,像毒一樣。你別看那個毒蛇咬一口,讓它去的話,對不起,流到心臟你就完了。現在我們要靠著這樣的這種指導,慢慢慢慢的改善,必須要剷除罪障,集聚資糧。所以要剷除罪障,一定要懂得正知見,正知見從這地方來了,你把它一下齊腰斬斷,當然這個不行。然後呢集聚資糧。所以他除了這個以外,其它的尊重等等,都是這個樣。凡是福田,比如父母什麼等等,那個是增長你功德最好的,在這種情況之下,你一瞋起欺誑心的話,完了。你集聚功德,然後淨除罪障那個路,就被你一下完全去掉了。世間小小的都不可以,何況是這樣。所以這一點的的確確,這個妄語這個事情,實在是說它小嘛很小,說它嚴重是嚴重得不得了。因為它很容易犯,很容易犯,小小的地方。那麼第二個呢?這個我們不認真的去說它。第二個文上沒有講,可是平常我們有幾種可能性。有一種可能性,就是說也許我們自己不了解,這是他的作法跟我們不太一樣,所以申述我的意見。也許由於自己的特別的理由,然後使它追悔。總之像這種事情的話,我們現在修學佛法的人,只有一個目的,尤其是大乘佛法的人,無非是要利益別人,要幫助別人去增長善法,他現在明明在增長善法當中,你讓他疑悔,斷人向善,跟你的目標如何?當然完全違背。如果把這個心裡的行相以及這個業增長的話,自然你造的業慢慢的慢慢的越來越增長,這一世容或現在這個心相續蠻強烈的繼續下去,到了下一世,完了。所以第三個毀謗,那個東西是最可怕,前面後面在太多太多地方說這件事情。所以那個三藏大師的大唐西域記上面,有這麼一段公案。有一個叫無垢友,我想是不是叫無垢友?如果名字記錯的話,我下一堂要告訴你們的,上次曾經好像跟你們說過的。我們的奘大師到印度去,還親眼看見無垢友尊者下無鼻地獄的那個坑,現在還在那裡。無垢友是當年印度的一個小乘的大論師,非常了不起的,博通三藏,有的地方大、小乘互相融的,有的地方小乘跟大乘之間,彼此之間鬧得很厲害。那個時候,這個世親菩薩已經涅槃了。世親菩薩在世的時候,他早年本來學小乘的,後來改學大乘。改學大乘以後,曾經有人批評他,但是世親菩薩並沒有跟他兩個人談。當初那個世親菩薩的弟子就說,有人某人批評你,你假如說不跟他兩個人談的話,你顯出來好像我們不如他,世親菩薩怎麼說?這是非曲直昭然如日月!何必跟他辯,不要跟他辯,讓他去好了。弟子在心裡頭覺得他明明錯了,世親菩薩也不管他,所以他也沒有機會能夠跟世親菩薩辯,這個事情是一個很有名的公案。後來他們也都走了,走了以後,後來就是無垢友尊者,無垢友尊者他學小乘的,經過那個跟世親菩薩辯那個不曉得那個什麼,宗賢論師,還不曉得什麼,我名字也記不住了。他有一個塔在那裡,他看見了以後就對這個宗賢論師非常推崇,非常讚嘆!說你真是在我們這個教下是了不起的大德,當年你能夠宏揚我們本宗的宗旨,可惜的是你沒有機會跟那個某人,某人就是指世親菩薩!我現在雖然位忝末學,他很客氣,換句話說我是末學,總算能夠跟上你!今天也學了了解了這個,我一心一意的志願要把輕視那個世親菩薩大乘的,要滅其名,把他所有講的論說,要徹底的把他毀除。就這樣在那個塔前面讚嘆,然後呢說這樣的話。他話沒有說完,他那個舌頭就伸出來,一直伸出來就縮不進去。然後七孔流血,他那時候就感覺得恐怖了,因為凡是這種人,他未嘗沒有接觸過,只是他的偏見所在,所以他那個時候懊悔,自己覺得不對了。然後地就裂開,陷入地中,就這樣完了。後來有一個羅漢經過那地方,看見了洞,一看那個人,以他的神通看見進入阿鼻地獄,那個地方就立了一個這個塔,玄奘大師到印度去時這個塔還在。所以大唐的西域記上面,還記載這段公案。這一點是我們平常要注意的。不管是大乘的法也好,大乘的行者也好,在這地方我們正在學這個大乘的行者,這一點千萬注意。平常因為我們慢心驕心,看別人總是覺得不對,這也是事實,要找別人的缺點很容易的,就這樣我們不知不覺當中,就是犯了這個毛病。所以最好的話,你能夠隨時反省自己,當你自己看見自己缺點的話,你的眼睛一天到晚,眼睛生到這裡,誰都不敢看,那事情就好辦了。關於那個諂曲的事情,我們就不必細談。


前一頁(103a) [103b] 下一頁 (10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