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4卷 A面

日常法師


這個,四黑法已經說過,現在反過來,四個白法;反之,卻卻相反的,犯了四個黑法現生呢,就削弱這個菩提心,下一世會不現行。這個菩提心,他生生增上的,結果犯了以後現生削弱,將來沒有,所以這是他最大的一個障礙。 反過來,白法,他不但克服這個障礙,而且增長他。現在看:

p. 241 (13)

【◎ 四白法中初白法中,境者,謂凡諸有情。說對象是一切有情。事者,謂於彼所以命因緣下至戲笑,斷除故知而 說妄語。】

那麼,這些有情前面做什麼事情呢?就是在任何情況之下不說虛誑的語,乃至開玩笑,乃至開玩笑,也不要隨便說,我們往往覺得是開玩笑,無所謂的。要曉得,我們做任何一件事情,起一個念頭,然後呢,一舉一動,識田當中就落下來一個影子,現在我們既然了解了要走無上圓滿這條路子,這條路非常遙遠,意義非常偉大,所以我們一切時處一定要防範,那麼尤其是現在呢!我們真正能夠防範的還非是從小地方做起不可,這個習慣啊,往往很難斷,所以啊,沒有的最好,如果有的話,那千萬這個要注意,千萬注意。

【若能如是,則於親教及軌範等殊勝境前,不以虛妄而行欺誑。】

說你普通一切有情之前都不欺誑的話,自然在尊長前面當然也不欺誑,尊長前面也絕不欺誑。

【第二白法,】

那麼第二境者是對象,

【謂一切有情。】

還是以前。

【事者,謂於彼所不行諂誑住增上心,謂心正直住。此能對治第四黑法。】

這個我們了解了,上面黑法當中第四個了解了,那麼反過來這地方就很清楚,就是一切有情在他跟前啊,你心裡面要正直住,直心。關於這個直心啊,並不是像我們想像當中的,大寶積經上面有詳細的說明,喔!那麼如果大寶積經不太清楚的話,這個了凡四訓上面另外有,平常我們就直心的話,實際上呢?這種人啊,有很多人剛愎自用自以為直心,啊,什麼事情衝口而出,也不是這個樣,也不是這樣,心裡面並沒有這種啊,彎彎曲曲的心裡邊,這是第一個根本。第二個呢?也不是逞強好勝,啊,你處處地方你能夠啊,護人家的意,然後呢?而對自己心裡面,是正直的,這種狀態才算,這個我們啊,簡單的說明他。

【第三白法,境者,謂一切菩薩,】

第三個白法,前面是說毀謗菩薩,現在呢?這地方呢,讚歎,稱揚,所以對象就是一切菩薩。那麼做什麼事情呢?謂起大師想,對這菩薩起覺得他就是佛,

【於四方所,宣揚菩薩真實功德。】

在任何情況之下,處處地方啊,要稱揚讚歎菩薩的真實功德。實際上,我們說,好像菩薩還沒到佛的地位,在經論上面處處告訴我們,這個,佛的因是什麼?菩薩!他先發因地心,然後呢,証果地覺,所以經上面有比喻,譬如說,種一個最寶貴的藥樹,最開始細心努力護持的,是那個幼苗,樹苗;佛菩薩尚且這樣,那我們凡夫要學佛菩薩,當然更應該這樣。所以對於一個初發菩提心的人,你能夠稱揚讚歎那個功德,絕對不亞於佛;反過來,如果是你啊,毀謗他的話,就很糟糕,這毀謗,有的時候我們是有意,有的時候是無意。有意的,不大容易犯;無意的,是習慣,而且往往由於自己的驕慢或者什麼等等啊,總之,不知不覺這樣呢?輕視別人,很容易看見別人的過失,看不見別人的長處,這本來自己已經是煩惱,本來已經是非常嚴重的過失,這種情況之下,如對象是菩薩,你再加上任意輕毀,我們永無翻身之地,這地方啊,千萬注意。下面告訴我們,

【我等雖作相似微善,然無增相,盡相極多,】

喔,我們啊!雖然平常也好像做一點好事,它那個好事啊,下面四個這四個仔細看,第一個,這個善叫微善,而且這個微善還相似,看起來好像是,看起來好像是,我們啊!的的確確,如果你仔細檢查的話,你會發現啊,簡直是一無是處,本來就已經非常少,而且這個又是相似的,相似的好像,本來就不真實的,這個是所以為什麼,我們雖然學佛,雖然學是要學大士,實際上我們卻是要從像俞淨意公,那種地方學起,這麼現實的例子擺在這地方,假定說我們連像俞先生那樣做不到,而我們說學大士的話,那不是完全顛倒,完全自欺欺人嗎?這個起心動念之間最重要,起心動念當中如果說這個慢心,驕心還是照樣的話,那一點用場都沒有,而這個慢心驕相,慢心驕心最糟糕的地方,你自己不感覺到,自己總覺得還樣樣對,看看別人是樣樣不對,在這情況之下,儘管你稍微做一點好事,這種好事都是相似的,所以說到這裡順便一提,一開頭我們學的時候為什麼他還沒有講,先告訴我們啊,要我們斷三過,然後呢?說我們具六想,第一個想就是呢,我們在病當中,喔!那麼,這個想呢經過前面共下共中已經告訴我們,我們確確實實在病,理論上了解了,可是現在怎麼要想辦法把這個理論啊,在實際上的心相上面要認得他,這是我們現在修行第一重要的事情,第一重要的事情。為什麼說這個,啊!就算是一點小善啊,無增相,連他這個小善啊,增加增長都很少,而反過來,盡相啊!處處損減啊倒是很多,為什麼呀?下面這個,

【謂由瞋恚毀訾破壞菩薩,伴友,而致窮盡。】

心裡面啊有一念瞋心,乃至於啊平常的說毀謗,啊破壞菩薩,以及同伴的同修同行者,這的的確確是,我們很容易犯,尤其現在這種情況,大家住在同樣一個環境當中,難免的,我們有無始以來的習氣啊,總覺得,唉呀,這個不大對,那個不大對,那麼這種情況之下各人有各人的意見,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就很容易啊,批評啊,輕輕的這樣的隨便說一點的話,這往往會產生很大的流弊,很大的流弊啊,這個,因為這樣的關係啊!就算結一點啊,自己啊,也造了這樣的惡業,破壞無餘。

【故能斷此及破壞菩薩者,則集學論說,依補特伽羅所生諸過悉不得生。】

假定這個毛病你能夠斷絕,啊!能夠斷絕,能夠不去破壞菩薩,那麼就像這論上面說,依普通人所生的過患啊,他都能夠消除掉,都能夠消除掉。下面緊跟著又說:

【然於何處有菩薩住,非所能知,】

但,究竟那一個菩薩?那我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啊,他心裡怎麼想?他心裡發些什麼心?的的確確我們不知道。所以啊應該像迦葉問經,就是大寶積經上說的,

【於一切有情起大師想,修清淨相稱揚讚歎。】

這樣,所以應該學這大寶積經上面,迦葉尊者所說的,啊!從此以後啊,他對任何一個人啊,起佛想,啊,那麼儘量的修清淨相,就是啊,看見他們每一個人啊,都是值得稱揚讚歎清淨的,這樣,實際上呢,的的確確,就算他不是菩薩,你能夠修清淨相,稱揚讚歎,結果好處是你的不是他的,反過來,就算他不是菩薩,你呀批評他,對不起,對他沒有什麼用場,真正的過失還是你的,還是你的。這點啊,我們修學佛法的人要了解,平常我們講講道理,空口說說白話,那反正本來就是這樣無所謂,弄完了以後下地獄就下地獄,現在我們真正想認真學修行的話,這個地方很重要,很重要!所以不是一個道理,處處地方你要了解,怎麼樣把這個道理運用在身心上面,淨自己的過失,增自己 的功德,這個才是真正重要的。所以我特別常常強調當你看見外面的境界不理想的時候,你會感覺的嗯這麼不好,那個時候啊千萬注意,立刻反省一下,立刻反省一下你自己的內心,那個時候你就發現,你看見外面在說他是非的時候,那時內心的煩惱相,這個我們第一應該了解的,不要說上士,連共中士剛開始第一步我們都不認識,啊,或者退一步說,就是要學共中士,你真正的目的幹什麼─淨除煩惱。現在煩惱相已經現起來了你都不認識他,你談什麼修行,這一點我們千萬要注意;但這地方並不是說喔他們都是對的,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那麼詳細一點說,就是當外面的情況,一個境相現起的時候,你感覺他對或者不對,或者說現在我們特別說不對啦,因為這個時候會引起我們對他批評,然後不滿意,或者什麼,那個時候內心上面啊,的的確確我們要曉得這是煩惱相,所以我們真正修學的人,第一件事情啊,就把內心上面認得了怎麼把他,唉,拿掉他。持戒,持戒,戒指什麼,就這個,所以六祖大師有一句話─心平何勞持戒。哪,很簡單,你心裡面啊保持到這樣的平穩,當看見了那個境界,你心裡面已經是起伏不平了,你還談什麼,當然這是講的戒的特質,戒法戒體來說。那麼這個時候我們就要想辦法,唉對,用這個如理的教法來淨除調伏自己的內心相,調伏自己內心相,以前我們沒有聽說過教法不懂得,拿世間的標準去衡量,那覺得對,自己很對,他人錯,那都是啊,流轉生死的源源不絕的惑業當中,現在了解了,從這地方停止起,啊,停止了以後呢,你心裡面啊,能夠把穩了,如果說你只求自己解決的話,不管外面天塌下來,你只是一心一意的淨化你的內心,當然從這上面進一步說,我是要學大乘的,那個時候啊你才心平氣和的想,唉,他這是不對,你用什麼方式幫忙他解決,那個時候你的心裡住在什麼─住在憐憫善心相上頭,那時候就可以談的上幫人家解決這個問題,否則,千萬不要開口,單單這個意念本身已經錯了,一開口,那更是錯上加錯,這是我們必須要了解的,所以,不是叫你說什麼都不辨別的不管,你必定要了解你的目的何在?如果你是講世間的道理,對!如果你想真正淨化自已,那從根就錯!然後呢,要想自己淨化的有二條路子,求小乘的,你只管把他內心啊淨除乾淨了,好了,你就停在那裡,其他的什麼不管。如果你要進大乘的話,自己淨化了,你更進一步說,是的,我現在內心已經平伏了,然後呢,依你的憐憫心悲心利他心,這樣善淨之心啊進一步方便善巧的幫忙他,而不是拿一個標準說他不對,他要這樣,他要這樣。不!不是這樣的,啊,這一點我們啊,在這個地方特別說明一下。那麼下面有一個,

【謂有聽者時至,非說不往四方宣說便成過錯,此能對治第三黑法。】

這一條是告訴我們啊,稱揚讚歎菩薩的真實功德,這個稱揚讚歎是指什麼?所以有人來的時候,當我們啊,碰見大家聊,談話的時候,不是說你不到別的地方去到處,現在我們修行不必,我們就在這地方,可是外面有一種境界來的時候,那個時候啊,啊,把持前面這個原則,把持前面這個原則,這一點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第四白法,境者,謂自所成熟之有情。】

那麼最後一個,對象是什麼呢?就是啊自己已經成熟的有情,啊這個成熟就是善根成熟的。

【事者,】

那麼對他做什麼事情呢?

【謂不樂小乘令其受取正等菩提,此就自己須令所化受行大乘。】

啊,前面是說,他本來做的對的啊,然後呢,你呀讓他生憂悔,現在情況是說,不要讓他生起憂悔,這指什麼?他自己呀,不願意做這小乘,而正要趣向大乘的這種人,啊,那正是學菩薩,我們不是學了菩薩發了願心然後談這個嗎?正是我們自己要幫忙他,濟度他的這種人,這個,

【若彼所化不能發生大乘意樂,則無過錯非所能故,】

假定說對方是一個小乘根性的人,他不是一個大乘根性的人,勸他沒用,那麼這種情況,那,沒問題,沒問題,啊,換句話說,這個黑法跟白法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呢?他是一個大乘行者,他正是在這個上頭路上做,而你現在是一個學菩薩的行者,你正應該幫助人家.他現在自己學,學對了,你反而令他使他自己做對的事情生起啊,疑悔的心情,你不是害了他嗎?不可以,啊,所以這個白法的話呢,就是哪,現在你正要度化的有情,他在走在這條路上面去,你不要讓他生悔,然後你稱揚讚歎幫助他,稱揚讚歎幫助他。那麼,反過來說呢,他如果小乘的行者,那個雖然你要去幫助他;但是啊,他不行,不行,那沒辦法,因為他根性如此,啊!這一點我們要了解的。

【由此能斷第二黑法。】

這,前面的黑法跟這裡的白法相一對比就了解了。

【若由至心欲安立他於究竟樂,定不為令他憂惱故,而行令他憂惱加行。】

就是,就是,剛才已經解釋了。

【師子請問經云:「由何一切生,不失菩提心,夢中尚不捨,何況於醒時。」】

經上面告訴我們,總的告訴我們,現在我們啊,真幸運啊,得到了這個無上無比的大寶啊,那怎麼樣想辦法從生生死死,在任何生死當中啊,不再失去這個─菩提心大寶。這個,不要說醒著的時候,乃至於做夢的時候啊,尚且啊 ,也是這樣,啊這樣,那麼,

【答云:「於村或城市,或隨住境中,令正趣菩提,此心則不捨。」】

是說,不管在任何情況之下,熱鬧的地方也好,清淨冷僻的地方也好,隨便你在任何情況當中,使得這個心啊!內心啊,一直正現在前啊,欣欣趣向菩提,你能夠這樣,現在已經發了,繼續不斷的,當然在增長,既然增長那就不 會捨棄。

【又曼殊室利莊嚴國土經說,另外一個經上面:「若具四法不捨大願,】

你能夠具足了這四樣東西,那麼這個願就不會棄捨,那四樣?

【摧伏我慢,斷嫉,除慳,見他富樂心生歡喜。】

這個四點,你能夠做到的話,那就不會捨棄。前面我們已經了解了,尤其在自他換當中特別說明,現在我們了解啊,我們生死當中第一大冤家大仇人,什麼?就是我愛執,一有這個我愛執這個慢相就生起來了,自然而然我總歸是最重要,我總歸是最高,,不要你去想的,他任運的在一切時處自然而然這東西,現在你能夠把他摧伏,他不是斷除喔,把他降伏他,處處地方尊重別人,處處地方把那我拿掉,我們剛才說,所以動不動啊,看見人家不好或者什麼等等,主要還是這個,還是這個─我慢。我們譬如說,隨便說一件小事情吧!我們譬如談論眼前事情的時候,總是看見這個不理想,那個不理想,這個不理想啊,結果呢?我們不妨想一想看,以其我們現在的來說,譬如常常講的這個,啊,說我們現在啊,這個這個,很多地方啊,到處,不但是我們這裡啊啦!別的很多地方你看見,落伍的國家固然如此,前進的國家還是如此,說很多啊,這政治上的官吏等等啊!他都在這地方的所謂尋利,唉呀,都是啊,只要好像抱穩啦,不敢做事情,實際上呢?這個情況啊,為什麼?因為你要想努力去做事情啊,你辛苦了半天,真正現出來的好處啊,人家都覺得當然的,他不會來讚歎你,他不會感激你,但是呢?你要嘛不做,做了以後他一定有所啊改變,一定有他不方便人的地方,結果各人有各人的意見,大家只是看見這一點。大的是國家,小的我們眼前很多地方,啊,這個人辛辛苦苦在廚房裡忙了半天,你不看見他,倒是你只會看見他,唉這口味不配你味口,今天太鹹了,明天太淡了,就這樣,我想我們人人都有這個感覺,啊,所以啊,我們真正修學佛法的時候啊,必定要從那裡開始?要從這個地方自己注意,那我們任何情況之下一起念,只看見人家的不是,所以在這個地方啊,我們也可以說很值得我們學的,我們首先為什麼一再提,提醒自己說,我到這裡來幹什麼的?我到這裡來,不要說你來修學佛法,那至少你說,唉呀,這很痛苦要改善他,現在我們已經了解了這痛苦的根本是什麼?就是你的業,而業前面的上首引導他是惑無明,這種情況就是無明相,如果你把握住這一點的話,你一定了解的很清楚,不是忙別人,忙自己。他任何起心動念的時候啊,你覺得,唉,又不對了,要改善他。這種情況之下,就算你不懂得多少經論等等,你對了!反之,儘管啊,你三藏十二部樣樣都通,寫多少文章,講多少大法,對不起,你在門外,根本完全不相應,根本完全不相應,再聰明 ,再什麼,那是世智聰辯,一點用場都沒有,這個,我們要了解的,而根本在那裡呢?就是這個─我慢,我慢。前面已經說過了,將來後面呢,他還特別提這件事情。所以啊,我們現在啊,常常提醒自己,我們真正的生死當中第一大冤家,就是這個「我」字,這個我字,然後當你境界現起的時候你就隨時會感覺,唉,這個我在背後,有的時候很明顯的在前頭;有的時候啊在背後,你只看見這個人不對,那個人不對。誰在看見這個人不對啊?好,那個時候你才回過頭來一照,原來啊背後有個東西,那就是這個─我,這樣。人家對不對,無關緊要,就是你起了這個心的話,那是把你就困在生死當中已經。然後呢,嫉慳這個容易,人家好你嫉妒他,然後呢,你自己有的東西捨不得,看見他的富樂的話,那麼,這麼,喔,見他富樂心生歡喜,這應該是說斷除了這些東西啊,那麼看見別人好心裡面啊,這個,這一點啊,要是見他富樂,這個,羨慕他仰慕他這種心裡我們不要,再不然的話就是見他富樂嫉妒他不歡喜心,這個不要,這個,我們要了解的,前面這個文字,就是把那個東西,總是拿掉他。

【寶雲經說:「若於一切威儀路中修菩提心,隨作何善以菩提心而為前導,於餘生中亦不捨離如此寶心,如如若人 多觀察。」】

等明顯宣說。下面另外一個經,說,不但是我們啊,起心動念,除此以外啊,行住坐臥在任何情況之下都要修這個,啊,那麼這個是心裡面呢提示他,更進一步,做任何事情呢都以這個菩提心為前導。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呢?目的是為了他。這樣。所以在這個地方我們就可以記得華嚴經上的一句話: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你發起了以後,一旦忘失的時候,你做的那個善法,對不起,魔業。為什麼是魔業啊?因為如果說你這個行為跟菩提心,或者跟覺心不相應的話,不管什麼都是集諦所攝,啊,所謂集諦所攝的就是設使你做了善法,升了天,完了以後啊,又啊,三世怨。這個是我們要了解的。所以現法是如此,你能夠這樣努力的話,自然而然一直增長,增長的話,將後來啊,他當然也不會離開,像這樣啊,那我們是應該啊,多多觀察,啊,觀察內心使他步步增長。

p. 243

【◎ 第三犯已還出道理者。】

萬一犯了,怎麼辦呢?

【多作是說,犯四黑法及心捨有情之五,或加念云我不能成佛棄捨發心共為六種。】

先說那個犯相,什麼是犯了,是很多地方這麼說,說前面這四種黑法,犯了,加上呢,心裡面啊棄捨有情。菩提心的特質是幫助一切有情,現在你棄捨他了,啊,這個五樣。還有呢,就是修了菩提心以後,他一個特別的策勵他增長啊,是早,日三、夜三的話,繼續增長那個發心,如果說這個不做的話,那麼這第六個,這個算是啊,犯了。


前一頁(103b) [104a] 下一頁 (10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