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4卷 B面

日常法師


這算是啊犯了,犯了之後這樣東西,

p. 243 (3)

【若越一時則捨願心,若一時內而起追悔,僅是失因。】

假定說你犯了這個毛病,而超過一時,這個一時啊,他沒明確的說明,啊那通常嘛我們就可以說,我們通常說一時就是四小時,晝三夜三,啊所以早晨是啊三小時、夜三個時,所以廿四個小時分成六等,那麼六等當中,所以這個地方的一時,相當於我們現在四小時,啊他們是一個可謂一時是這樣算的,如果你犯了這個超過了這個,就啊,啊,捨掉了!如果說這個時候之內,你又覺得,唉呀!怎麼我錯了,那麼算失去的因,並沒有正失去,他很多地方啊,這樣說的,

【若犯六次發心及學二資糧,亦唯退失之因。】

還有,說這個六次發心,是前面告訴我們,發了菩提心也好,我們晝三夜三哪要發,發的就是啊!諸佛正法眾中尊、直至菩提我歸依,這樣的,要六次,還有呢,同時要學兩種資糧,福智兩種資糧,如果說這兩個東西沒做的話,這是退失的原因,啊這是退失的原因,不是真退失,這個是有很多地方這麼說,這個究竟是與不是,他這個後面會詳細的辨明,特別是,這個大師造的菩薩戒論上面,這一個道理非常深細、非常深細,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只要了解一個大綱,了解一個大綱,啊將來等到我們學了這個戒的時候,然後呢深細的去學它,因為整個的來說,我們現在還談不到,真正的如法相應的跟它去做到,所以我們了解一個原則的大綱,那麼將來進一步細學的時候,我們自己曉得,噢前面所說的這個綱要,現在它的真實的內涵是些什麼,我們哪,就能夠非常具體完整的一步一步深入的學習,而做到它,嗯,

【若已失者應以儀軌重受願心,若唯退失因者則不須重受,悔除即可。】

假定說,你失壞了、退掉了,那麼要照著這個儀軌啊重受,假定是,沒有失掉,只是退失的一個原因,那麼你只要懺悔啊去淨除就可以了,不過下面就來說明的

【其中若念,我不能成佛,故捨發心,即彼無間棄捨,無待一時,故一切種畢竟非理。」

面說的六樣當中啊,說捨有情,假定我們心裡這樣想,唉呀!這個成佛太難啦!這個不行啊!那個時你心裡面哪,就放棄掉了,這樣的放棄,當下本身哪,你就破壞掉了,因為你的願心,無非是要幫助別人,所以你一旦說放掉了那個,那個就不行了,不要等到說,噫,這麼長的時候,所以,這個一點啊,在任何情況之下,畢竟不合理的,畢竟不合理的。這個下面是畢竟啊,不是畢究,這個字錯,

【四黑法者,非是現法失發心因,是於他生令所發心不現起因,故於現法而正遮止。】

上面說:犯了四個黑法,實際上這個四個黑法,不是現在現生失掉,並不是現生退失的原因,是說你犯了這四樣東西啊,他生這個不會再現起了,因為避免他生失去不現起,我們正需要的是生生增上,現在你他生不現起來,當然啊我們不願意的,所以為了這個理由啊,現在就遮止它,避免它。

【道炬論云:「此為餘生憶念故,如說學處應盡護。」】

啊道炬論很明顯的告訴我們,這個是為了你以後生生哪,繼續記起來增長它,啊而不是就現生,所以啊,就像我們學菩薩的學處也一樣,雖然這個四點,沒有在這個菩薩學處、或者說,沒有在這個菩薩戒當中,但是我們哪應該完全保護,不要去犯。

【言如說者】

就是括弧裡面如說學處,

【謂如迦葉問品所說也,即此經意亦是如此。】

這個很明白,上面說的哪,就是指啊,如說是指什麼,像這經上面,經上面也明白的說明這一點,

【四白法時顯然說云:「迦葉,若諸菩薩成就四法,一切生中生已無間,菩提之心即能現起,乃至菩提中無忘失」】

下面就把經文引出來,啊那個經文上面怎麼說,說啊,迦葉呀,假定那些發了菩提心的菩薩們啊,成就了這個四法,那麼一切生當中啊,生已無間,這只要生起來了以後啊,他的菩提心自然就現起來,乃至於証得無上大菩提,他一直不會忘失,

【四黑法時,雖無現後明文,故亦當知是約後世,】

這一段話呀,在白法當中有,黑法當中,他倒並沒有說,然於現,所以你根據這個前後的經文的話,你就了解了,雖然是說黑法的時候,沒有講這個意思,但是一定也包含在裡頭,譬如我們隨便講一句話啦,啊這樣今天大家出去啦,啊說啊,某人啦,某人啦,某人啦,某人啦,今天要出去,前面不會說,某人要出去,某人要出去,某人要出去,某人要出去,不會這樣講的,總結起來說,然後最後那個加上去這個文字很明白,所以說他前面講四黑法,雖然並沒有說餘生當中,但是呢,講到最後說白法當中,講完了以後說,那個嘛,你犯了白法嘛,餘生當中,很快現起,反過來說,假定你犯了黑法的話,餘生當中就失去,所以這個經上面哪,這個意思很明白,說到了這個現起以及失去啊,我們眼前有很多例子,啊這種例子啊,我們不必看佛經,不必看佛經,因為菩薩行者的確不是像聲聞乘,聲聞乘行者一定是佛出世,教法住世的時候,現那個僧相,菩薩生生世世在三界之內,啊譬如說我們看看我們中國古代的那些聖賢,西方也是如此,就我們來說,當然我們看哪中國人,歷史上有好多這種了不起的人,他就從小或者是大孝啊友愛,我們無法想像的這種情形,你絕對無法想像,這種深深的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這種很多人都是菩薩行者,耶他這一生哪,儘管沒有啊佛陀來教誡他,但是哪他自然而然哪他這個心裡面啊會現起,他繼續這一生的繼續下去,繼續下去,這個魏晉南北朝的時候,有非常有名的幾個世家,啊,王、謝、有一句話叫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不曉得你們唸過這個沒有,就是說,那個時候,這個門閥世家非常講究,平常啊,我們總講門當戶對,這個王家啊及謝家,那兩家,生生世世都是啊名這個啊有名的人物,這個他王家有兩個了不起的人物,王祥、王覽、那譬如說後面王導、王敦、啊一大堆,啊那都是那些人,那個王祥臥冰的故事,你們聽說過沒有,啊這個地方說一下,在廿四孝史當中,廿四孝當中,有這麼一段公案,實際上,不單是王祥,還有他弟弟王覽,這個王祥他母親死了,所以他父親哪,就又續娶,換句話說,她是後母,那麼這個後母啊,非常虐待他,虐待得非常厲害,但是啊,不管你怎麼虐待,他這個兒子的孝順是無比的孝順,要我們現在啊,不要說後母,這親生子啊,要談得到對父母好的,已經找不到了,嗯,到了冬天了啊,然後呢?要吃魚,當然到了冬天吃不到,那是北方哦!冰天雪地,他怎麼都沒辦法,啊看見那湖裡結了冰,結得很深哪,就把衣服脫掉了,睡在那個冰上面,把那個冰融掉了,然後去捉魚,你可以想像得到嗎?可以想像得到嗎?但是這個母親還是想盡辦法去虐待他,真正精彩的,所以這個啊真是聖賢人啊,就會生生世世繞在一起,他那個弟弟啊很小啊,一直就袒護那個哥哥,但是他不是違背他母親哦!他的這個弟弟叫王覽,照樣地非常孝順,一方面去孝順那母親哪,他並不覺得他母親虐待他弟弟,而跟他母親,他對待他母親絕對仍舊像母親一樣,但另外一方面啊,就處處地方保護那個哥哥,有的時候啊,他母親打他了,他就抱住他那個母親身上,嗯,她那邊打他,他那邊抱著,嗯,他母親疼愛自己的兒子,就不打了,就這樣,她使用種種方法,乃至於有的時候啊,看看,實在心裡面非常嫉妒,氣憤不過,拿這個毒藥給他吃,結果啊,那個王覽看見了啊,就那個母親啊用那個毒的東西給他,就搶過來吃,那母親馬上給他潑掉了,所以這個弟弟啊是寸步不離那個哥哥,那個母親看看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樣啊,然後等到他娶了媳婦了,娶了媳婦以後,那長媳婦就是王祥的,她也是虐待她,耶,那個王覽處處地方,你要叫她事情,他自己就親自去做。弄得這個母親也沒辦法,最後終於感化了,所以這種廿四孝等等。你們有機會,平常我們與其看閒書,倒不如看這個,看這種書自有一股啊激勵你向上的心,不管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種事絕非常人,那麼為什麼這些人做得到呢?哪,就這裡,就這裡,他宿生已經發了這種了不起的大菩提心,然後他在世俗上面任何行為,在家裡面啊孝,所以啊我們中國有一句話,要想找忠臣啊,孝子之門,在家孝,那麼到外面的話一定盡忠,朋友之間一定有信,啊他那個德行一定是多方面的,所以反過來啊,你看如果在一個地方,他不對的話,其他地方大概不,當然我說那個不對啊,就是說?你可以從小地方啊,觀察一個人的各方面,那麼這個地方,我特別順便說一下,如果我們了解了這種道理了以後,觀察旁人是如此,了解了這個觀察的方式,然後呢用來回過頭來反照自己,做為我們借鏡,啊淨除罪障,生生增上啊所以這個是失去,不失去,

【四黑法時,雖無現後明文,故亦當知是約後世,然於現法若行黑法,則所發心勢力微弱。】

雖然它正防止是防止後世的,但是如果你做的話,現在這個發心的力量也慢慢的減弱,慢慢的減弱,因為這個心本身啊,發了以後,你要不斷的增長,現在你做的這一件事情恰恰是相反的,當然把原來這個力量在減退當中,所以說明這個。若非爾者,下面這個話就是變了喔,變了,因為前面哪有很多人說,犯了這四樣東西啊,說就算哪失去了,實際上呢,大師說不失去,這一生不失去,只是下一生不生起,下面就是辨明,假定說,不是這樣的話,不是什麼,不是指下一生,而指這一生就要失去的話,犯了這四種黑法,就要失去的話,那麼這個罪啊就變成什麼,犯了以後啊就把我們的菩薩戒就應該毀壞,啊應該這樣,可是菩薩戒當中並沒有把這幾條東西加進去,所以他根據這一點來証成,証明說,這一個,不像前面很多人說囉,犯了這個四黑法,就算破壞了,只是下一生不現起的,我先把那個道理說一下,那麼你們一看那個文哪,就很容易懂了,我們現在來看那個文,

【若非爾者,則具菩提心律儀者,為戲笑故,略說妄語,】

啊這是這個黑法當中第一個,

【於有情所略起諂誑】

這是四黑法當中第四個,

【瞋恚菩薩略說惡名】

這是四黑法當中第三個,

【於他善根略令生悔,自無追悔,】

這個是啊,四黑法中第二個,

【過一時竟,皆當棄捨菩薩律儀,】

他犯了這個,只要超過一個時,這一個時剛才說過了,哪就應該棄捨菩薩律儀了,因為前面說,犯了這個,要棄捨律儀啊,

【以由此等棄捨願心,若捨願心即捨律儀,菩薩地中及集學論俱宣說故。】

因為這個菩提心菩薩戒的根本哪,是菩提願,現在你犯了前面這個,那麼你的願心就捨棄,願心既捨棄的話,當然那個菩薩戒、律儀就是菩薩戒,菩薩戒也就捨棄了,這個道理在菩薩地集學論當中說得很明白,假定這樣的話,

【若許爾者,亦應立彼為根本罪,】

它一定這是根本罪,啊,就是我們在菩薩戒當中,那幾個根本罪,說這個什麼叫根本罪,你犯了它,菩薩戒就破壞掉了,這樣,所以假定像他前面所說的,犯了這個四個黑法,超過一時就捨願心的話,這個應該是根本罪,實際上呢?不是,說

【然任何中悉無立者,不應理故。】

所以,實際上呢,在這個菩薩戒的戒條當中沒有這一條,所以說,啊,犯了這個四個黑法,過一時就捨願心哪,不對,這個辨得很清楚,喔,關於這地方的這一種辨啊,大家再記一次,啊大家再記一次,就是我們將來正學的時候,本論的真正殊勝的地方,它乃至於很小的地方啊,它一定辨別得非常清楚,了無一點遺漏,了無一點錯誤,啊儘管我們現在啊說,還是瞎子摸象,但是它絕對不會說,一個毛固然是提都不提,啊絕對不是說,摸到一個鼻子,摸到一個肚皮,摸到一個什麼,一定把你那個象的全貌通通讓你摸到,嗯?就是這個樣,啊,在這種情況之下,到那個時候,你啊,自然而然哪走上去的話,你就不會有錯,這個就是啊,有別於我們現在平常修學佛法,我們才碰到一點邊,乃至於邊都沒碰到,碰到點影子啊,就自己就覺得對了,然後啊,執著這個東西啊,還不肯改,啊,那個是,實實在在我們修學佛法當中,一個最可惜也最可笑的事情。

【又算時者,當是依於鄔波離請問經,然彼全非經義,我於戒品釋中,已廣決擇故,】

他上面說那個是,說其一時,這個時啊,他那個根據,應該是根據這個鄔波離請問經,但是這個經不有問題的,這裡並沒有說,在這個菩提正道菩薩戒論當中啊,他有詳細的說明,啊這個地方不談,啊剛才說過了,正式我們啊要來研究這個戒的時候,到那個地方會詳細說明的,

p. 244

【心捨有情者,若緣總有情,謂我不能作此許有情之事,心棄捨者即捨願心,極為明顯。】

那麼心捨有情是怎麼樣呢,

【緣總有情,】

因為發心的時候啊,是緣一切有情的,所以說你說,啊不管哪一個有情,我總是啊,不再想去救他們了,那時很明白,跟你的願心完全相反,當然捨棄掉了,

【若緣別有情,】

那麼進一步說,你不是緣一切有情,緣一部份,那怎麼呢?

【謂我終不作此義利,若起是心,如壞一分即壞整聚,便壞為利一切有情所發之心。】

有的時候說,我並不是啊棄捨所有的人,只棄捨某一些人,別有情,個別的對這一些人啊,我不願意,要曉得這種情況怎麼辦呢?雖然你並不是啊整個棄捨掉了,就像你壞掉一分,對不起,你壞掉一分的話,要整個的壞掉了的一樣,就像一部汽車一樣,你不能說這部汽車沒有整個的爛掉,只是那個引擎壞掉了對不起,引擎壞掉了,這汽車不動等於全部壞掉一樣,啊就是這樣,啊這個道理是這樣的,

【若不爾者,反過來,若不爾者,若棄二三四等多有情已,為餘有情而發心者,亦當能發圓滿菩提之心。】

他反辨,說:是的,你,棄捨,棄捨少數的幾個人,啊假定少數棄捨有,棄捨了少數幾個人,仍舊算是圓滿菩提心的話,那仍舊沒有發菩提心的話,那就等於這個你啊這個只緣別的人,只緣別的人上面發那個菩提心的話,不圓滿的,菩提心的特質是什麼,緣一切有情,現在哪,那些要發,那些不發,這個怎麼可以算圓滿菩提心呢?啊這個道理就辨別在這裡,所以總之,捨棄有情,這個絕

【◎ 如是於此發心學處,道炬論釋別說,因陀羅補底,龍猛、無著、勇識、寂天、大德月、靜命等派各有差別。】

這個上面說的發心學處,啊是行心的學處是共同的,那就是我們瑜伽戒,我們這裡盛行的是梵網戒,啊不管那一 個,這個是行心的學處,那麼這個現在上面講的,是願心的學處,這個願心的學處啊,有各同各派不同的說明,下面 這幾個,就是不同的傳承,因陀羅補底、龍猛、無著、勇識、寂天、這些各派他有不同的,有不同的,有的嘛!

【許為盡初發心及行諸行所有學處,又有許為經說一切皆應守護,復有許為盡資糧道所有學處。餘者有謂不許如此如此定相,有餘更許於其歸依學處之上,應護八法謂不忘心法及忘失心法,說此諸軌,皆是經說,應隨自師所傳受持。】

下面這個地方就是大師告訴我們怎麼辦,這個各派啊,各派有各派的說法,有的說謂盡初發心及行諸行所有學處,說初發心的

【說云:「我師所說。」許彼一切皆是經義。】

啊,就是這樣,那個道炬論上面,就是阿底峽尊者說得很清楚,哪說那這個是我師長的傳承,換句話說,阿底峽尊者承認,接受,這個都是啊經論上面的意義,這一段話,宗咯巴大師並沒有特別的明辨,換句話說,這兩位啊,所以堪為後世定量的大菩薩大祖師都這麼說明,是的,我現在所了解的啊,我所接受的,凡是有完整傳承的,都這樣說,有的時候是,這個人那樣說,這個人這樣說,那麼你就這樣說,只要你這個圓滿師承正確地告訴你這樣,你就照著去做,就對了,就對了,這最重要的。

【總此釋論從善知識敦巴所傳,諸大善知識皆不說是覺窩自造,拏錯所傳,則說是覺窩造是拏錯之秘法。】

那麼上面這個解釋是那來的呢?他又說那個傳承,這個是敦巴尊者所傳的,敦巴尊者是什麼呢?是阿底峽尊者, 但是啊,大家說這個不是阿底峽尊者自己造的,他們把那個傳承啊,說得清清楚楚,這個裡邊為什麼要這樣子呢?因為啊,這一個概念哪,有兩個不同的說法,有一部分說這是善知識種敦巴尊者所傳下來的,當然他還是引那個阿底峽尊者的說,另外那個拏錯、拏錯也是阿底峽尊者的一個弟子,就是迎請阿底峽尊者入藏的那個拏錯大譯師,他們都是最主要的,阿底峽尊者的主要的弟子,他是說這個是阿底峽尊者造的,造了以後,只是秘傳給拏錯,

【然諸先覺傳說覺窩,於補讓時做一略釋,次在桑耶譯師請其更為增釋,覺窩教令增廣即可。是以覺窩所作略解, 更引眾談說之事而為增補,故亦略有數處錯謬,】

那麼關於拏錯大譯師說這個是覺窩造的,很多前輩們怎麼說呀,說是這樣地,在那個地方的時候啊,那個阿底峽尊者,曾經做過一次綱要原則性的解釋,後來在桑耶,那是一個地方,那個地方的譯師請他更把這個前面這一次的綱要解釋啊,再增廣詳細的說明,那麼那個時候,阿底峽尊者就說那就把這個道理啊,你們啊依著這個道理啊,把它增廣就可以了,所以這個是啊,阿底峽尊者是大綱的解釋,那麼其他的人呢再來增加它,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這裡邊是有一些小小的啊錯誤是有的,但是注意噢!

【然於正義亦多善說。】

它真正重要的地方,那是說的對的,說的對的,啊!我看到這地方啊,我真是覺得啊,他們前輩的這個學法,那實在是一點地方都不遺漏,一點地方都不馬虎,像我們現在都是學的所謂差不多先生,差得十萬八千里,也是差不多,隨便聽見一點點,也就這麼就來了,碰見看見一點樣子,就拿著這樣就來了,這個是為什麼我們學不好的道理,那 這是我們從這個地方,切切要注意的一個地方,現在繼續下去,

【諸無謬者,我於餘處及道次第中亦多引述。】

哪,凡是前面沒有錯誤的,正確的,我在本論當中,幾個別的地方都應用它。

【此說學處多不可信,若以發心是為行心,其學處者則於歸依學處之上,僅加取捨黑八法,定非完足故不應理。 】


前一頁(104a) [104b] 下一頁 (10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