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6卷 A面

日常法師


前面已經舉了很多例子,像我們目前科學家,那時提那個口號一點都沒錯啊!要理性化,你要親自見到經過驗證 ,可是這個地方有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你要確定他的存在是要經過見到、驗證,但是沒有你親口驗證的事情,你不 能肯定它不存在,對不對,因為你沒驗證嘛,現在他們犯了什麼呢?犯了什麼毛病啊!沒有驗證的事情啊,明明是他 見不到,他卻是用他有限的理性啊一筆抹殺,一筆抹殺,就是這個毛病,所以說我是人,所以人是我,你們呢?妖魔 鬼怪,都變得這樣子,這句話,這個是真正糟糕,結果他的佛法啊,說它,這個文字上面,也對呀,沒錯啊,但是那 意義上面啊,完全錯到十萬八千里以外了,這是隨便一提呀!啊!做為我們自己的警策,啊!我們也不必去衡量人家 是非,啊這是這個警策了以後啊!我們自己努力,反過來剛才說過了,正因為如此啊!現在在末法的時候,我們能夠 如理去做的話,會產生無比的功德,也有靠著這麼一點力量啊!使得那個正法多多少少能夠啊再多延一些時候,多使 一切有情得到好處。哪換句話說,我們的福德智慧也從這個地方增長,我們都還要感謝他們哪,啊還要感謝他們,下 面繼續說。

p. 248 (7)

【又有一類除不毀謗方便而外見解道理,許和尚說而為善哉。】

另外一種比較好,啊!他毀謗倒不毀謗,但是呢他以為說,啊這個人講的對的。

【又有餘者棄捨觀慧,全不思惟,意許和尚修法為善。】

又有一個呢?他不要觀察慧,啊就是不思惟,但是心裡面,啊如如不動了說,就這樣,實際上呢?都在無明當中 ,真正的如如不動破了無明,它本身就沒有可動之處,絕對不是我們凡夫上面說你在大無明當中叫如如不動啊。

【此等之道,全未接近修空方所。】

啊這前面所說的啊!他根本不了解修學那個勝義應該怎麼辦?啊!不了解才是怎麼樣?

【縱許修空,然若說云已得無倒空性之義,無謬修習,有修證者唯當修空,不當更修世俗行品,或說行品不須執為 中心,多門修習,亦與一切聖教相違,唯是違越正理之道。】

啊再進一步,縱然許修空,有一個人說:修的。但是呢?說像這樣修了,就算已經得到了正確完整的,啊修法, 就只要修這個,不要再學其他的世俗的行品,換句話說,除了智慧以外,不要再想那個方便品啊,或者說:雖然要, 不要把它作為執為中心,因為實際上真正修學佛法的,佛法的上首是方便,前面說過了,佛法的上首是什麼啊?菩提 心。這個是重要的,然後呢,智慧啊!是是矛盾的助緣,這個地方我們要了解,他現在反過來了,反過來,乃至於完 全不要他了,所以這個啊,跟真正的完整的正教相違背的,錯了。請翻到二百四十八頁。那麼昨天談起啊,有的人不 善解空性啊,產生了誤會,這個下面一段呢,這一段呢?非常重要非常重要啊!但我們現在目前啊!如果這個概念, 辨不清楚的話,啊辨不清楚的話,產生的流弊非常大,平常我們常常說的空空空,然後該空的不空,不該空的都空掉 了。就是啊!對這點的一個誤解,對這一點的誤解,那麼,不但是呀!說我們剛開始的初機對這個概念不了解,就是 很多所有修行的人啊,往往也在這個概念上面啊產生了一個誤解。啊,在我們國內有幾本經特別流行的,譬如,「金 剛經」,那是的確非常了不起的一本大乘經典,所以對這「金剛經」的經義啊,如果你沒有深刻正確的了解的話,往 往也就產生了這個流弊。啊流弊的利害一點的那根本啊不曉得跑到那裡去了,就是剛才說的,執空啊!然後呢?無藥 可救,這是一種。其次一類的話呢,因為空了不善巧,所以墮落小乘,墮落小乘,嗯,現在下面的那一段啊,就是正 確的辨別這一點,所以到那時候我們會引「金剛經」上說的,你了解了下面這一段,回過頭去再一看「金剛經」,那 麼「金剛經」上面的空理就非常清楚,非常明白,現在我們看,哦!

【◎ 以諸大乘人所應成辦,是為無住大般涅槃。】

那就是我們大乘人應該成就的,他這個涅槃叫無住的大般涅槃。小乘是證得二個,一個叫有餘依涅槃、無餘依涅 槃,是他證得了聖果以後啊!斷盡了這個見、思煩惱以後,三界以內的煩惱都斷掉了,但是呢?他那個身體啊!就以 前宿業所感的這個餘報這身體還在,那個時候叫有餘依。啊!雖然已經證得涅槃了。一直等到那個身體呀消失掉了。 換句話這個身體拿我們世間來是死掉了,那時候叫無餘依涅槃,那個時候就是安住在空性當中,他,我們平常的所以 叫沈空持寂,好了,不能動了,佛不是,涅槃了,但是呢並沒有沈住在這空當中,正因為他涅槃了,所以在無量無邊 世間、盡法界、虛空界的,廣行一切諸佛的大事,這個是兩個有絕大的差別,啊!那麼,下面就說明這個道理,第一 個呢,進入涅槃的人啊,他都能夠不在生死當中,所以說:

【其能不住生死者,是由覺悟真實義慧。】

所以能夠不在生死當中流轉,是為什麼?是對這個真實義,就是勝義諦能夠認識,啊這個怎麼能成就的呢?

【依勝義道次甚深之道,智慧資糧智慧支分之所成辦故。】

這個,就是佛的二足尊當中的慧足,那個是以勝義諦,這個次第啊!智慧資糧圓滿了,所以啊!在福智二支當中 是屬於智慧資糧,這個成就了,所以他能夠啊!不淪落在生死當中,那麼佛呢?不但不淪落在生死當中,而且也不沉 寂在涅槃當中,不像二乘果,他證了無餘,無餘依涅槃,沈空持寂,就沉在那個涅,涅槃的空寂當中,他不能動的, 佛不是,能動的,他不沉住在這個寂靜涅槃,這為什麼呢?下面說。

【不住寂靜般涅槃者,是由了悟盡所有慧,俗諦道次廣大之道,福德資糧方便支分之所成辦故。】

那由於了解了那個盡所有慧,那個平常那個盡所有慧啊,這是唯識法相的名詞,它有專門的解釋,啊我前面就說 過了,我不用法相名詞的解釋,因為大家並沒有啊!哦教,按照教理啊很深入的認識過,所以我們不妨用一般我們常 用的名詞,所以天台講的俗諦,或者說道種智,這個概念更容易清楚,更清楚啊。關於真實的這個說的如所有性,盡 所有性,智慧的特質等等,一直等到最後講到毘缽舍那那一部份,那個時候才會講智慧的特質,平常我們講智慧,是 有一個它特定的,不是像我們以前所講,以前那個都是方便的引發我們眼前了解的,乃至於說聞、思、修相應的,啊 這個都是方便的說法。它真正的這個智慧的特質,一直到最後那個毘缽舍那那個時候,那個啊,都是啊!按照著這個 法相的名詞才完完整整的解釋。這點我們要了解啊!那麼換句話說呢?這個是什麼啊?就是俗諦,啊天台說起來叫道 種智,那個道種智啊就是世間的萬事萬物,啊無所不通。這樣,不是像聲聞緣覺一樣證得了空性,那其他的就不管了 ,安住在這個裡頭。而這個是什麼呢?這個是啊廣大道,這個就是福德資糧,這個是兩個啊明行當中屬於行足,另外 一種名叫方便智,由這一支所成辦的,所以這兩個具足了,所以他能夠在生死當中而不受生死的支配,這樣,他雖然 跳出生死,卻在生死輪迴當中來濟度我們,這個是佛,這個才是大乘人所應該辦的,一開始那個定義我們應該了解, 那麼,下面就引經。

【如祕密不可思議經云:「智慧資糧者,謂能斷除一切煩惱,】

就是這個,因為煩惱就是淪落生死的根本,這個是啊用智慧資糧來斷除的,所以我們平常我們前面講慧,說聞、 思、修特別指出這個所謂聞慧、思慧、修慧的特質,針對煩惱而言,我們要了解這一點。可是,關於這個三方面的特 質呢,在什麼地方?後面再解釋。啊這樣,那麼下面。

p. 249

【福德資糧者,謂能長養一切有情。】

唷這樣,他福德資糧是什麼呢?他不但自己解決,而且能夠幫助一切有情,同樣的解決這個問題。

【世尊,以是因緣,菩薩摩訶薩當勤修習福智資糧。」】

所以啊!這個地方啊菩薩要修的努力精勤二樣東西,一個是福德資糧,一個是智慧資糧,所以平常我們說:悲智 雙運,成就的果,是明、行二足,所以叫二足尊,我們引很多下面的經,一一經,你看,換句話說,廣應諸經說明這 個道理。下面:

【聖虛空庫經云:「由慧智故而能偏捨一切煩惱,】

由於智慧,智慧甚深道次,所以一切的煩惱都徹底的解決。

【由方便智故而能不捨一切有情。」】

他另外就方便智啊,雖然煩惱捨掉了,但是跟有情濟度,有情而在三界當中啊!他卻是啊了無掛礙。嗯又下面:

【聖解深密經云:「我終不說一向棄背利益眾生事者,一向棄背發起諸行所作者,能得無上正等菩提。」】

啊他是反省,佛自己說:「我絕不會,我從來不會說,違背利益眾生,一直違背利益眾生。」換句話說:「不利 益眾生的那些人啊!他不可能成無上菩提。」他為了要利益一切眾生啊,所以要廣發種種方便大行,所以不利益眾生 ,不去利益法,又為了,為了利益眾生而發起廣大諸行,這種行者,背棄了這種行者,這種人啊是不能成功無上菩提 。佛,決不會說,所以,我終不說就是這個,啊!這是反省,換句話說,大乘行者啊!絕對是為了利益眾生要廣行諸 行。所以,菩薩剛開始正學的時候叫道種智,他不是先從空性上面下手的,而是從布施、持戒這麼一步一步深入的。

【無垢稱經云】

無垢稱經是維摩詰經,啊維摩詰經,我們玄奘大師,玄奘大師譯的時候啊就稱它為無垢稱經,同樣一個,經上說 。

【何為菩薩繫縛解脫。】

它那個上面說:什麼是菩薩做對了,那就叫解脫。什麼是 菩薩做錯了,繫縛。他雖然想行菩薩行,可是,有錯有 對,那麼下面。

【若無方便攝取三有是為菩薩繫縛。】

菩薩是正要在三有當中攝取一切有情,他現在沒有正確的方法,在三有當中攝取一切有情的話,那個菩薩做錯了 ,所以等於被綁住了一樣。

【若以方便趣向三有是為解脫。】

那就對了,有正確方法的,反過來,智慧呢。

【若無智慧攝取三有是為菩薩繫縛。】

那麼上面說,好了,你用方法去攝取三有,在三有當中啊就幫人家忙,結果啊他固然目的是好的,為了幫別人忙 ,結果啊,幫了半天是愈幫愈忙,自己不能解決啊!是別人啊同樣的啊互相沉淪在這個裡邊,這個不行,這個不行, 所以,在三有當中,還要有什麼呢?要有智慧,所以說:若無智慧去攝取這個三有的話,那菩薩是做錯了,他就被綁 住了。

【若以智慧趣向三有是為解脫。】

有智慧那就對了,那麼這二者當中怎麼辦呢?這麼的怎麼辦呢?你要去攝取三有啊!又難免啊纏在一塊兒沉淪, 是啊,你不要沉淪嘛,難免啊你又沉在這個空當中,又不能動,所以下面說。

【方便未攝慧為繫縛。】

耶這個智慧啊,要用方便來攝持的,所以啊!如果說這個智慧不用方便去攝持的話,那麼對不起,這一個慧是錯 的,被綁住了,換句話說被慧所綁住,那個結果什麼,就像二乘行者一樣,他證得了空性以後啊,但是啊!綁在那個 空裡邊,就沈空持寂,他沒有方法,不能從那個空當中跳出來廣行種種利生事業,就這樣,下面。

【方便所攝慧是解脫。】

方便所攝持的這個智慧,這個就對了,啊,那個是說智慧要怎麼運用,要用方便來攝持,不能缺少方便攝持,這 個不可以,反過來,智慧如何呢?

【慧所未攝方便為縛,慧攝方便是為解脫。】

喔,你行方便也是如此,這個方便一定要用智慧去攝持的,否則的話,雖然你行方便啊你沒有智慧自己啊也滾在 裡頭。平常,所以我們常常說,愛見大悲,愛見大悲的原因是什麼?雖然你覺得你有悲心,可是啊!你這個悲心跟無 明相應的,是

【如是廣說。】

這個地方這引,啊實際經上面啊非常詳細的說明這個道理。

【是故欲得佛果,於修道時須依方便智慧二分,離則不成。】

所以我們要得到圓滿的佛果的話,這二樣東西啊都要學,而且這二樣東西啊要互相配合,啊這樣才可以,所以前 面說,方便攝持的慧,慧攝持的方便,不是你是你,我是我,常常我們說鋼筋水泥,鋼筋擺在那裡,水泥擺在一邊, 沒有用,鋼筋需要跟那個水泥配合的恰到好處,啊樣樣東西都是如此,下面又說:

【伽耶經云:「諸菩薩道略有二種,何等為二,謂方便智慧。」】

啊也是這樣。

【祥勝初品云:「般若波羅蜜多者是母,善巧方便者是父。」】

這兩樣東西,一個是智慧是母,方便是父。父母具足啊,那麼自然而然啊就有啊生子、家庭,種種的這家庭的事 業,由此而來生那個父子,這就是佛法的事業,由此而來。

【迦葉請問經云:「迦葉,譬如大臣,所保國王則能成辦一切所作,如是菩薩所有智慧,若由方便之所攝持,能作 一切諸佛事業。」】

都是說這個道理。

【故當修習完具施等一切方便,具一切種最勝空性。】

所以我們真正修的時候應該怎麼辦呢?這一個是啊要具足所有方便的施等,這個等字就是含攝,換句話說,六度 萬行以它的綱領來說就是六度,以他的細目來說包括了一切,啊以這個的什麼,一切種的最勝空性,在這樣的去修。

【僅以單空,於大乘道全無進趣。】

單單學空啊!那個對不起,對大乘道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啊小乘是的啊,小乘是的沒錯,這個概念我們一定要弄 的非常清楚,啊再下面詳細辨明這一點,詳細辨明這一點,諸位,如果說,啊尤其是初來的同學們,容或對這個概念 不清楚的,那麼,至少你今天記住,將來等到你條件夠了,這一個地方啊,這個地方啊一定要細細的辨明,然後到那 個時候,你才能夠深一步啊學空,這個時候才好,才好,否則的話,一定是啊!一番好心就走上錯路,走上岔路。

【寶頂經云:「應披慈甲住大悲處,引發具一切種最勝空性而修靜慮。何等名為具一切種最勝空性耶。】

那麼,上面說,要修的時候,啊修具一切種最殊勝的空性,這個才是,而不是偏空,這個偏空沒有具一切種的。 哪下面說:

【謂不離布施,不離持戒,不離忍辱,不離精進,不離靜慮,不離智慧,不離方便。」】

所以,必定要不離開所有的那些,這樣的修。

【如經廣說。】

經上說的很明白,寶頂經,啊實際上平常我們剛才說的,啊「金剛經」啊,這是戒最重要的,其實「金剛經」上 怎麼說啊!它說得很清楚啊,佛對須菩提說啊:「菩薩應無所住,行於布施。」它告訴我們應無所住而行布施哦!他 並沒有說:應無所住而停在那裡不動啊!然後呢!下面又詳細的說明,所謂不住色,不住生香味觸等行於布施,這個 說到下面的時候,我們再溫習一下就很清楚明白了,要不然,我們就會了解,曲解了「金剛經」的意義,結果最上乘 的一個法門,弄到我們手上扭曲了,完全弄錯,啊!既自己損害也損害了佛法。繼續下去。如經廣說。

【上續論中釋此義云:「此諸能畫者,謂施戒忍等,具一切種勝,空性為王像。」】

下面就解釋。

p. 250

【謂如有一善能畫首,不善畫餘,有知畫手不知餘等,集多畫師畫一王像,若缺一師亦不圓滿。國王像者譬如空性 ,諸畫師者譬如施等。施等方便若有缺少,則同缺頭殘手等像。】

這個解釋,就像一個,有一個人啊,畫那個頭啊,啊畫得微妙微俏,其他的不會。有的人畫手,也各有各的特長 ,那麼把那些人集在一塊的話,畫出來一個,啊莊嚴的國王像,如果缺掉一樣東西的話就不行,那國王像呢?就譬如 空性,那麼,畫師呢?就是畫圖畫的人譬如布施,這個意思就是說,你必定要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 ,平常我們說六度,實際上呢?下面一個十度,還有方便、願、智、力啊圓滿這樣東西,它每一樣東西啊有它的真實 的內涵,特別重要的,你把這個所有的做圓滿了,那個時候啊,這個最勝空性,那個空性就是國王像,所以我們啊, 用那個圖畫那個譬喻啊倒非常好,譬如我們在黑板上面去畫,畫的時候啊,黑板上面本來沒有什麼,空空如也,然後 呢?你拿粉筆東勾一勾,畫一個輪廓出來,畫得的的確確並是不畫什麼,可是啊,那個時候寫一個什麼彎彎扭扭的像 一個扇子一樣啊這個叫耳朵,那地方畫一個東西叫鼻子,那個地方畫一個圓圈像雞蛋殼一樣叫臉,最後呢配起來,耶 !那個國王的那個面孔在這像起來了,是啊你說畫上去的粉筆,就的的確確不是那個像,然後呢,那個本來那個,原 來那個黑板空空地方,那個還是空空的地方,那個像就顯出來了,就是這樣。所以實際上呢,這個圓滿的這個佛法的 內涵,也必須要經過這些每一部份,說六度萬行。


前一頁(105b) [106a] 下一頁 (10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