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7卷 A面

日常法師


下面一句話很有意思。

p. 252

【非以此故差別如來。】

單單對這一點來說,不是說三乘的差別,金剛經上有這麼一句話:「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既然是無為法為什麼有差別呢?有的,同樣證得無為法,或者是聲聞,或者是緣覺,或者是佛菩薩,差別在哪裹?就在這堙C現在下面說。

【一切聲聞獨覺亦皆得此無分別法性。】

哪、經上說得明明白白啊,啊,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誤解金剛經哦!然後哪,只講空哦!這個錯了。

【又善男子當觀我身無有限量,無量智慧,無量佛土,無量成辦智,無量光明輪,無量清淨音聲,汝亦當如是修。」 】

我的一切,一切你要這樣修啊,前天我們還記得吧,佛的這個啊,功德是不得了,不得了啊,聲聞是絕對不可能 啊,完全不能比,完全不能比的啊!差別在那地方,就在這堙C

【十地經又說:】

差別就在這堸琚A廣行六度萬行,而這個要用慧來攝持的方便,下面又說,

【「譬如大船入大海已,順風所吹一日進程,未入海前勵力牽行,縱經百年亦不能進,如是已至八地不待策勵,須臾 進趣一切智道,若未得入此地之前,縱經億劫勵力修道,亦不能辦。」故若唱言有速疾道,不須修學菩薩行者,是自誑自。】

後面這個非常重要,就像大船一樣,在江裹邊啊、哎啊!這個要拖啊要拉啊!不行,啊,在,這是沒有進入大海,一進入大海啊,那個大海有海闊天空,風又大,吹一天所進程的話,唉!在沒有進入大海之前啊,你努力去拉啊!這一百年也達不到這個,所以啊,到了八地菩薩,所謂不動地,無任運無功用行了,它須任何一剎那,在一切智這一條道路上走的這個功德啊,在沒有進入這個之前啊,經過億劫努力修行也不能辦,所以經上告訴我們,進入八地菩薩,它隨便哪怕一點什麼東西─給狗吃,至於做一樣東西,一點點事情的功德把它所有以前的功德積累起來還要超過,就這樣,啊、所以這個觀念就在這堙A那麼為什麼八地菩薩能做,聲聞不能做呢?差別就在這堙A就是啊,它先以方便攝持的慧,而這個東西啊,一定是方便為上首的,現在這一地方,下面會廣辯此事;詳細的,所以我們啊、沒有證得方便之前啊─學空,那是一條啊、是一條歪路,是一條歪路,啊、我們繼續下去,關於這個地方啊,除了我特別說明以外,你們諸位在座的同修,要想走這一條直路,不走冤枉路的話,這個概念務必要弄得非常清楚。

【◎ 設謂非說不須施等。】

有的人說唉!說布施等不是不要,要的,那麼怎麼辦呢?

【然即於此無所思中完具施等,不著所施能施施物具無緣施,如是餘度亦悉具足。】.

它怎麼說、說布施要的,只是呢!在無所施中,就是你在那個無分別當中啊,你就可以完,完備了,這樣去做的話,才能夠不著所、所施、能施、施物,我們通常所謂─三輪空,這樣才對呀!啊、不但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等等亦是如此,說啊、持戒而不著戒相等等,有的人啊,這麼說的,這個對不對?下面就告訴我們,這個啊也有問題,也有問題!下面這段文就是說明。

【經中亦說一一度中攝六六故。】

是的,經不但是這個人這麼想,經裹邊也說的,每一度譬如布施,布施含攝了後面的所有的諸度,持戒也是含攝 了其他,於是他就這樣想。

【若僅由此便為完足,則諸外道心一境性奢摩他中,亦當具足一切波羅蜜多,於住定時亦無如是執著故。】

說、下面就辯說這個錯了,不對,不對,假定說你住在這個定當中,不去分別就算圓滿一切的話,很多外道得到那個定的時候,在奢摩他,定當中,他心堣]沒有想啊,沒有想,不、不去分別,那豈不是也應該圓滿一切了嗎?因為他住在定當中,他心堶惆S有這種執著,沒有這種執著的話,像你這樣的三輪空啊,三輪空的話不就是具足了嗎?這個不是這樣嗎?實際上啊,不對的啊,實際上不對的。

【特如前說聲聞獨覺,於諸法性無分別時,應成大乘,具足一切菩薩行故。】

或者你會這樣說,哦!不,外道的是定啊─定,唉!要慧才行,那麼沒錯,好了你說慧吧!聲聞、獨覺,應該是慧吧!它那個慧啊,安住在法性當中,也沒有分別的、啊如果像你說這樣對的話,它也應該是大乘,也應該具足一切菩薩行啦!實際上是不是,當然不是!所以錯了,所以錯了,啊、那麼下面哪,下一堂課再說,這個概念很清楚,哦!很重要啊。現在我們繼續下去,啊!所以上面出二段話,啊!說你只要住在這個無分別當中啊,就可以了,前面第一種哪,它說你只要無分別啊,那就對了,所有那些分別啊,那都是妄想執著啊,說、惡分別固然是,善分別也是分別啊,那就記得那段話吧!就是黑狗,白狗咬人都傷人的啊!黑雲,白雲都在虛空的啊,所以啊、你不要分別啊,哪這是辯,實際上呢!在前最早、道前基礎已經辯,中間也辯,這堣]辯,因為這個概念啊,流露、流毒太大了,太嚴重了,啊、那麼現在這地方哪,真正重要說一開始進入大乘的時候,又特別說明,那麼進一步,它又說啊、那麼要的,要的,說那布施度是要的,因為經上面通通說要的,它當然不能說不要啦,但是我這個布施怎麼呢,哪!你就在這個無分別當中,就可以啊,行了,而且經上面也說,一一度當中啊、每一度當中啊,就含攝了其他六樣東西啦,啊、所以它這個地方說假定像你這樣說的話,那麼外道住在這個定當中,不也就得了嗎!也許你會說,這外道啊、這外道啊,這外道之定跟慧不相應,好了,如果跟慧相應的嗎!那麼聲聞、緣覺不是也是慧嗎?它豈不是聲聞、緣覺也就等於菩薩一樣了,當然不對啊!所以這個一層、一層的辯明。

【若因經說,一一度中攝六六度,便以為足,若爾供獻曼陀羅中「具牛糞水即是施」等文,亦說具六唯應修此。 】

所以啊、它下面說,假定你看見經上面講了,每一度當中啊,都有其他的六度,就這樣就算夠的話,那麼我們剛開始的時候啊,供那個曼陀羅的時候,它就這樣念,不管任何東西,哪怕是牛糞水啊,你啊、觀想也成施,那豈不是也樣樣都具足了嗎?啊、實際上呢!這個是、這個藏系的說法,我們哪!這個大乘止觀哪,就是智者大師的師父,啊、南獄慧思禪師,這何等了不起的,他那個大乘止觀當中,他也這麼說,如果你能夠觀想的話,再髒的東西,哪怕你上大號,你觀想也可以,唉!這是同樣的引這東西,於是我們往往、好了你只要觀想,觀想就行了,你不要實際上去布施,那是一個誤解,不是不要你觀想,不要你觀想,換句話說,你觀想的時候也可以行施,施的時候也可以觀想,所以一定是方便攝慧,慧攝方便,現在我們哪!只講其中的一個,另外一個就不要了,就像這樣人一樣,就是半個人,其它半個就不要了,這就是犯了這種毛病,所以它下面緊跟著說。

【故見攝行,方便攝慧者。】

啊、所以我們必定要了解,這二樣具足的,要用、用智慧來攝方便,此就是見攝行,然後哪!用方便來攝智慧,它下面這個比喻非常妙、非常妙,你懂得這個比喻,那個時候你就曉得,說大乘的所謂的三輪空,這個是怎麼個講法,乃至無緣的悲等等,怎麼個講法,看哪!

【譬如慈母喪失愛子,憂惱所逼,與諸餘人言說等時,任起何心,憂惱勢力雖未暫捨,然非一切心皆是憂心。】

譬如說一個慈母,啊、一個非常慈愛的母親,又是一個獨生子,這個兒子好得不得了,家財萬貫,那我們可以想像得到的,這個兒子啊,死掉了以後,這個心裡面的憂憂惱惱,不曉得怎麼辦?這個時候啊,在任何情況之下,跟人講話或者什麼等等啊,她心裡邊啊,這個憂心一直在,但是並不是說,任何時候都是憂心哦!她照樣吃飯,照樣做事情照樣什麼,照樣講話,事情照做,可是那憂愁的心還在,那麼現在這個比喻;比喻什麼呢?看下面啊,這一段話非常重要。

【如是解空性慧,若勢猛利。】

啊、同樣的,現在你假如解空性的智慧,非常猛利的話,那麼你對則。

【於布施禮拜旋繞念誦等時,緣此諸心雖非空解,然與空解勢力俱轉,實無相違。】

對的。現在你同樣的,菩薩不是喪失愛子的這個憂惱心,菩薩是見到了空性以後的這個空的這種力量,這個形式非常猛利,因為證得了空性,所以那時你照樣的布施、禮拜做什麼事情啊,唉!對不起,那一個解空性的心啊,一直跟著他,做你所做的事情,而跟著一起,於於所以說與空解啊、勢力俱轉,實無相違。一樣的嘛!凡夫尚且如此,何況證得菩薩呀!啊、所以他證得了空性以後,住一切時處啊,都是在這個空當中,但是呢?的的確確,所有的其它任何事情哪!不捨棄的。

p. 253

【如初修時若菩提心猛利為先,入空定時,其菩提心雖非現有,此力攝持亦無相違,故於如此名無緣施。】

反過來、反過來,前面剛才說的是解空慧,現在反過來呢!方便,就是說你剛開始修的時候啊,先修菩提心,那個修菩提心修到非常猛利的時候,那個時候啊,你證得空定的時候,唉!雖然空性現前了,但是那個菩提心的勢力非常強,非常強,所以啊,雖然哪、你證得了空性,因為一個菩提心的心力攝持啊,你不會墮在這個空當中,這一個就是整個大乘的關鍵所在,這點非常重要哦!否則一解這空,完了!既然是空的,你還在忙什麼?你發現前面說煩惱的中心是什麼?煩惱的中心識執!尤其識執當中有個我執,我固然是沒有,說我所執的法也沒有,找不到了,你找不到了,你還忙什麼?唉!但是因為這樣,你沒有證得空性之前,有很強烈的、非常猛利的菩提心,所以你證得了空性以後,那個菩提心還在推動你,所以他在空性當中能夠動,動、這個是個關鍵問題所在,所以為什麼它修學大乘佛法,一定先修菩提心,不能先修空的,一修空停在這堙A沒有力量了,這個我們要倒,這個我們要倒、懂得了。

【若全無捨心則不能施。】

假定沒有捨心的話,根本不能布施,換句話說你沒有布施心;不能布施,那布施心怎麼來的呢?為了要求大菩提心啊。

【如是於餘亦當了知,方便智慧不離之理,當知亦爾。】

其他的都是這樣,所以方便跟智慧不離,互相攝持的這個道理就在這堙B就在這堙A所以叫悲智雙運。金剛經上面,所以告訴我們,菩薩應無所住,這是什麼?安住在空性的時候,確是行於布施,現在了解了沒有,很清楚、很明白,所以金剛經一開頭的時候啊,他就這麼說,是他是講的空,可是一開頭他怎麼講呢?我把那經文啊、在這地方給大家唸一遍,說大乘正宗分,這個大乘的中心問題在那堸琚H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這、是的,菩薩摩訶薩真正學大乘行者,他怎麼修啊?怎麼調伏這心啊?說、唉!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所有一切眾生,沒有一點分黨,沒有一個例外,若卵生、若胎生、若溼生、若化生這四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我要度、救他們滅度,這第一個這是方便,下面呢!又如是滅度無量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唉!你把所有的眾生滅度了,救濟了以後啊,卻找不到一個可度的眾生,為什麼?就是慧所攝方便,哪、就在這堙A所以這一開頭的時候,一定有他的次第,所以本論的真正殊勝的方便,下面不是又告訴我們,說妙行無住分當中,有這幾句話;說菩薩呀!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菩薩要這樣布施的,布施而不住於相,現在我們了解,哦!原來這樣,他因為前面有方便攝持的慧,所以證得空性的時候啊,他雖然啦證得了空性了,但是啊、方便的力量很強,所以他那個空解啊,跟那個方便俱轉,他還可以照樣做,反過來呢!以這個方便的力量,這個方便就是發菩提心哦!這個發的菩提心哪!由於證得了空性的關係,證得了空性的關係,所以啊這個時候啊,他兩樣東西啊,互相俱轉,行方便的時候呢!不會著在愛見上面,不會有所執著,然後呢,安住空性的時候呢,他不會沈在這個裡面,而能夠有方便提持,這樣才能夠廣行一切萬行,才能夠證得佛地的種種功德,沒有這個條件的話,一證空性─好了。現在我們現在所以忙,譬如說我們現在忙,哦!忙了個半天,忙了個半天,人家發現這原來啊你忙了半天,都為別人的,誰願意忙啊!沒有一個人會願意忙的,對不對?這很清楚很明白,啊現在我們裝飾那個房間,你弄得很好,就是最後發現這,原來這個房子別人的,嗨喲!可是我們白辛苦一埸,好了!好了!算了!算了!啊、就算我倒霉,那就是有這個心理,這個很明白、很清楚嘛!啊、所以他菩薩、聲聞的差別就在這堙A聲聞雖然證得了,然後呢,在這個大乘會上,聽佛講那個大乘的功德,然後呢,他也啊跟著佛一起啊,講那些道理,但是他心裡面哪,就沒有一點點什麼,唉!因為愛已經斷盡了,空的嘛!這些東西都是空的嘛!你講還是照樣講,啊、那但是呢,他就是心裡面就動不起來,一點動不起來,註定他必定要走這個遠路的,原因就在這堙C所以法華上面,以大智舍利弗,以聲聞之首,對不起!說你最後還是要成佛的,可是你啊還要轉這麼多,哎呀!你們不妨翻翻那個法華經去看,現在我們哪!連他聲聞都不如,啊、只是現在還沒做啊!好了!好了!我只要這一點就好了!好了!那是註定你非走遠路不可,啊!這一點我們千萬要注意!千萬要注意的!所以常常記牢,你來幹什麼的?學佛,不要學佛的人,先說:「哎呀!我好了!好了!就是這樣。」那你不是學佛,這法華上面說得很清楚,佛出世啊!一直想把最圓滿的東西給你,可是偏偏啊就小根小草;小草小根,你那個草就是小,它的甘露是遍大地都是,你的根就這麼一點點,哎喲!我只要這一點點,其他的我就不要了,那佛也拿我們莫奈何我們!假定你真的這樣,安住在這堙A問題解決了,那好嘛!佛本來要救你,你既然要救出來了,佛也省一點氣力啊!偏偏這個問題不解決。唉!所以佛陀還要勞苦他,實際上呢?倒不是佛陀的事情哦!我們自己的事情啊,你好了、好了,到那時發現問題,還在一大堆,那你重來,所以我們常常說一個比喻啊,你譬如說造房子,唉!我們千萬不要,啊這麼一點點就夠了,然後呢!你把它弄;弄好了發現不對,那麼拆掉再重來;然後呢?釘一釘,又不對,又拆掉了重來;又不對,又拆掉了重來,唉!你不曉得弄到那年那月先不啊!現在我們一開頭做的時候,忙!然後呢?全部精神,雖然剛開始的時候,計劃的時候,好像慢一點,結果你最佔便宜最省事、最討巧,還是這個辦法,這個地方啊,大家一定要特別認識,啊、現在我們繼續下去。

【又經宣說福資糧果,為生死中身及受用長壽等事,亦莫誤解。若離智慧善權方便雖則如是,若由此攝持,亦是解 脫一切智因。】

它所以下面告訴我們,那麼經上面啊、說、說空然後呢!說有的一方面也是這樣,說經上面說,福的資糧果啊,換句話、換句話說布施等等,這個是什麼?就是啊、生死當中的受用的身,以及長壽等事,同樣的不要誤解,對空固然不能誤解,對有也不能誤解,誤解了有啊,愛見大悲,根本就跳不出來,自己都跳不出來,還救人家嗎?現在有很多人說:「哎呀!現在我是大乘行者,像你這樣不行啊!啊、然、你不是看嘛!彌勒菩薩,他說啊、什麼不修禪定啊,不斷煩惱啊,啊我們也這個樣啊,啊、這要廣修方便。」那又錯了!錯了!兩者都不能誤解的,這是我們要了解的,說、所以啊、你離開了智慧啊,你那個方便也是這樣,所以你要行方便一定要有智慧去攝持,你說要布施,持戒要作種種功德這個事情要智慧攝持,前面啊、因為以前的流弊啊,都是講空,講智慧而不要方便攝持的,而現在慢慢的有流弊什麼講方便,也不要智慧攝持的,這反過來也是這個道理啊,這個概念我們必定要雙方面互相認識,這樣,所以在我們修持的時候,的的確確在每一個不同的階段,有他的重點,可是這個重點始終是整體當中的一部份,你絕對不能偏的,比如我講造房子,現在造基礎,那是造基礎,當然這是造基礎,但是並不是說造基礎,其他的不管,我們一定的哦!現在造基礎部份,其他的計劃照樣的源源而來,準備好的門窗在那堸窗H磚、磚什麼?水泥在哪裹訂?然後呢?基礎造好了,這些東西又來了,造那些、造這個,然後哪!你慢慢、慢慢這個整個構架上去了,啊、我們現在犯這個毛病,不了解造基礎,外面東西不要了,造好了!你幹什麼?唉!停在那堙A這樣、啊所以這個毛病啊,我們一定要避免。若由此攝持,亦是解脫一切智因。─同樣的,這個方便啊、拿智慧來攝持,這個才是真正得到一切智、佛果的因,這兩者當中,一定要同樣配合圓滿,才是二足尊,才是真正的佛法,才是真正圓滿的佛果。所以

【如寶鬘論云:「大王總色身,從福資糧生。」】

總之;色身啊!換句話說,這個色身就是什麼?佛的圓滿的報身報土,這個是福資糧,但是這個福資糧,一定要智慧攝持哦!現在記得哦!這樣,所以佛的所謂最殊勝的法身是什麼?是有方便做攝持的,這樣兩樣你攝我、我攝你,構架起來成功了,教證無邊。所有的教上面,到處都是說明這個。

【又汝有時說一切惡行一切煩惱惡趣之因,皆能變成佛之因,有時又說施戒等善增上生因,是生死因非菩提因,應 當令心正住而說。】

就是駁斥前面那種錯誤論調,那個錯誤論調的人啊,他前面除了前面已經說的,他有的時候又這麼說了,啊、這個假定你得到了善巧方便的話,就是一切的壞事情,一切煩惱等等,本來是要墮惡趣的,你只要得到了正確的方法的話,都變成共成佛的因,實際上哪!這意思就是說,那菩薩不厭生死,在生死輪迴當中轉啊,卻是,唉!大乘的特質,這一點;因為你自己解決了,停在那堣ㄟ吽A對不起!你不行啊,所以他一定是在煩惱當中,一直在煩惱當中,所以說是不斷煩惱嘛!就這樣,所以有的說叫留惑潤生,這一個不是你這麼說嗎?結果呢!留惑潤生的目的幹什麼?就是要行布施等啊,結果你偏偏又說啊,說施戒等善增上生因,是生死因非菩提心,唉!結果你又這麼說,啊!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呀!你先呀,要把你的令心正住而說,這句話很有意思,你先自己弄弄清楚啊,然後你開口不晚啊,啊、那個就是這

【◎ 又如經說:「著施等六,是為魔業。」】

唉!它更進一步啊!真了不起啊,是啊它反過來又有人反證哪,說唉!你現在強調那個布施等等,可是經上這麼說的喲!假定你布施而執著的話,這是魔業哦!它不但是然後呢!好幾個經。

【三蘊經說:「墮所緣故而行布施,由戒勝取守護戒等,如是一切皆悉懺悔。」】

說雖然你布施,但是你墮在所緣,然後你持戒,你執取這個戒取見,這樣的話這都錯的,你要懺悔的。另外一個

【梵問經云:「盡其所有一切觀擇,皆是分別.無分別者,即是菩提。」】

是經上面告訴我們,你這樣的觀察、思惟都是分別,無分別才、這個才是啊,正軌的覺道。經上

【於此等義亦莫誤解。】

是有這樣的說法的,但是你不要誤解哦!它下面就解釋了。


前一頁(106b) [107a] 下一頁 (10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