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08卷 B面

日常法師


那麼不但自己去掉而且幫一切人解決啊,如何解決啊,這些道理,那個時候聽見了以後,就是前面所說的,那時 候我們千萬不要說,哎呀,這麼難啊,我不行啊,耶,它告訴我們非常巧妙的辦法,是的啊,這就是我盼望的,我要 的,既然你要這樣的結果的話,所以它下面說,嘿!你就努力啊,做下面這件事情,什麼啊,修習這個因,你只要這 個因一步一步作上去是自然而然得到,那麼因是什麼呢?集聚資糧、淨治罪障、廣發大願,這個前面是一再說過了, 你能夠這樣作的話,因為因你一步一步一點一點的積累,所以自然而然啊,慢慢慢慢的不久啊,都能夠作到,這是我 們最最重要的關鍵,一而再,再而三,這個地方的提,那麼,所以在這裡的話也停下來我們說一下,那 麼像我們現在 這個狀態該怎麼辦呢?就是這樣三件事情,簡單極了,淨治罪障、集聚資糧、廣發大願。懺悔就是這個,然後呢,忙 所有的這些現在我們出家以後為三寶的事情,無非都是在這地方,集聚資糧。可是我們要記得這個都是什麼,一切迴 向無上菩提,否則就成為三世怨。不管三者當中作那一個,它必須要有一樣東西,正知見,沒有正知見你作起來的話 總歸是呀吃力得很,效果不大,乃至於啊空轉,你能夠作到了,慢慢的自然相應,我想有很多同修,現在已經能夠感 覺到,你那怕一念相應,耶,那個時候,相應的時候,他就感得很清楚那一念相應了,所以前面說的這千真萬確的這 個事實,千真萬確的事實,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在這裡呀講了這個道理以後要把了凡四訓這一類書,拿出來溫習 的道理,僅管他求的目的,只是很淺的世間的,我們求的是最圓滿的,但是我們用的心都是一樣,他也用這個心,我 們也用這個心,這樣,這個用的心行相是一樣,可是所見的深遠不同,只是如此而已,所以這個配合,然後來演習照 著去作的話,的的確確無往不利,無往不利,那麼假定下面緊跟著說,我們不能這樣作。

p. 255 (4)

【若不如是行,執自不知及不能行,謂於此等不須學者,自害害他,亦是隱滅聖教因緣,故不應爾。】

如果我們現在不能行,作不到,或者呢自己不知道,上面一個執字這就麻煩了,自己不知道呀自己還很執著,自 己不能行啊,自己還很執著,你不知道,說哎呀努力要去求,你不能行,然後呢找到不能行的原因,慢慢的改善,這 個是我們現在應該的,萬一你弄得不對,怎麼辨呢,我們就不知道就說,哎呀,這個不要去學了,這是一種,還有因 為自己不能行啊,然後就不要去學這個是什麼,自害害他,最嚴重的是莫過於此,莫過於此,下面舉了一個特別的說 聖教隱沒的因緣,我們現在每每大家都是嘆啊!現在末法了,大家就感得了,為什麼末法?就是聖教隱沒,為什麼隱 沒?為什麼隱沒?請問,這是果啊,這是我們的共業啊,換句話說因地當中啊,就不重視那個,乃至於忽視這個,乃 至於反過來說哎呀這個不要啦!不要去執著自己的不知道,以及不能行就不要它,那麼既然我們都不要它的話,在因 地當中有這樣的因感得的果報。當然,說到這裡這地方要特別提醒,現在我們見到了這個圓滿的教法,有很多人說哎 呀看見了歡喜得不得了,這說明什麼,說明他的因地當中啊看見了這個教法以後啊,唉呀,好啊!要肯努力學,還有 一種呢,雖然見到了這教法是好,哎呀他就覺得難啊,那因地當中什麼?當初的時候就這是心理,乃至於就覺得不要 的,無非都是這種原因,我們已經清楚了,所以說眼前這個果,現起的時候你很容易檢查的出來,當時因地當中我們 是下的什麼因,由於這樣的異熟,所以感得現在的聖教慢慢的隱沒,由於當時的這個等流,所以感得現在對這個境界 的心裡的這個狀態,現在我們幸運而了解了,唯一,而且必須應該作的什麼?就是啊告訴自己要努力不知道的一定要 想辦法去知道,千萬不要說唉呀,這個好難呀!我現在不行呀,應該這麼說,唉呀這個的確難啊,是原來這個裡面還 有這麼多,但是它的好處有這麼大啊,我以前沒能好好作呀,所以啊,感得現在還在苦惱,現在曉得了,趕快努力還 來得及,雖然我宿生造了這個聖教隱沒的這個業,今天感得末法,但是總算還有一點點善根,在末法當中居然還能聽 見這樣的圓滿的教法,就憑這麼一點點最好的那個寶貝,如果這一生再不努力的話,如果自己還是唉呀我不行,一放 ,完了,下次就沒機會了,所以大家常常記著一個比喻,比如說現在我們這考學校,哎呀這個考學校真千難萬難啊, 要考一個好學校啊,考一個好學校,當然啦你有本事考上狀元,那固然了不起,可是我始終有一個感覺啊,這個第一 名跟最後一名當中,我覺得最後一名比第一名來得幸運,你們相信不相信這個話,第一名沒關係,得第二名,第三名 不管它那一名,總歸進去了,可是最末一名的話,那差一點就完了,對不對,想想看,現在我們什麼狀態,記住,就 是最末一名哦,所以前面沒有好好的努力啊,但是我們總算努力的趕到最後一名啊,你只要進到最好的地方去,你肯 努力的話,將來這個地方畢業的時候,你可以趕上第一名,這個很明白嘛!所以這幾個概念我前面一再跟大家說,跟 大家打氣的原因就在這裡,我所以跟大家打氣真正說起來,是給我自己打氣,因為我自己深深的感覺到了,我跟你們 打十分氣,我自己脹足一百分,耶就有這個力量,你們不妨自己試試看,這個道理就是這樣當你還沒有作,心裡想了 退縮那一面,你就完了,始終記住,事情還沒作,先打了退堂鼓,你只有一條路失敗,打仗絕對不能拿背跟人家打的 ,你再逃的快人家看得清清楚楚,瞄準了一槍打不到,還有第二槍,第二槍打不到,第三槍,一直把你打死為止,這 個不是很明白嗎,對不對?所以不要說自己能夠逃得了,這個動物當中,我常常有一句話,這個是我們 的方言,那個 ,我小的時候呀看見人家那個老法,捕捉那個雉,叫山雞,曉得吧,長得很漂亮那個,那個捕捉,他用特別的方法, 用什麼,用那個老鷹,那個老鷹他先要養的,養出來了以後那個眼睛非常尖,然後就放出去,牠在天上轉,耶一下看 見了就追下來,追下來那個山雞一看見上面老鷹追呀,牠就逃,當然這個凡是打獵的人不但有鷹還有狗,然後嘰呤誆 啷就追,然後這個山雞啊,能飛但是飛不快牠又飛又走,最後實在逃不走了,牠怎麼辦啊,看見前面一個草堆,就把 那個頭啊縮在草堆裡,頭縮在草堆裡,那個屁股就翹在外面,牠覺得很安全,牠覺得很安全,你們想想看了解不了解 這個道理,我們現在在這地方就是這樣,哎呀看見這麼難啊,沒辦法,怎麼辦呀,就把那個頭蒙起,不要看哦,這個 不行,這個不行,然後你自己覺得安全了,結果呢你看不見他,他看得清清楚楚啊,這個狗也來了,鷹也來了,註定 你被他抓到,所以這個畜生特質是什麼--愚痴相,所以現在在這個地方啊,大家記住,想想看,對不對,這個道理 不要說今天聽過了就完了,所以我們現在真正重要的就是經常思惟這種道理,你不斷的能夠心裡去思惟的話,這個力 量就強了,強了以後,你就自己策發自己,要曉得你一念這個策發,這個念頭是什麼,現在說修行、修行,沒別的就 是這個耶,這不是說你落下去的因嗎,對不對,那很清楚了,前面是無明然後行,行必定在識心當中熏習下一個識種 子,換句話說呢,現在呢你得到了正知見,正知見的行,行在那裡?就是那個起心動念嘛,前面跟無明相應的,因為 你不知道說,哎呀這個難啊,我不能作啊,然後熏習下去是什麼,註定你失敗的這個因,現在呢說,對呀,啊我無論 如何要去作,這個是跟正知見相應了,把成功的因就放下去了,那麼這個因怎麼能夠感果呢,現在我們懂得了,也了 解了,也懂得了,如果我們仍舊跟無明相應的時候,哎呀我不行呀,我不對呀,我什麼,我不知,不行,還執著它的 話,那就完了,現在,不,那有不行的,佛陀,每一個佛陀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沒有一個例外,都是這樣來的,我當 然也是這樣來的,當然也是來,一切法都是是什麼,說性空緣起,沒有天生來就是佛,沒有天生來固定就是眾生,你 什麼因緣感什麼果,現在你那個種子下下去第一個先呀,哎呀我不行啊,好,這個因就是個不行的因,然後呢完了既 然不行,哎這個不要作,那個不要作,這個要退,這個也退,那個緣這樣,好了,結果呢,你這個事情不作,那個事 情不作,你忙些什麼,嘿偏偏你啊,在世俗當中這些也逃不了,等一下張三跑著來要麻煩你,李四要跑得來麻煩你, 親戚要麻煩你,朋友要麻煩你,這個也麻煩你,哎呀你空忙一生,對不對?你說你現在不努力,忙些什麼,你就算不 作這些事情,你要不要吃飯,要不要睡覺,要不要那個,結果呢二者當中,你同樣的把一生辛辛苦苦過去了,二條路 是完全不一樣啊,是這個我們一開頭是務必要辨別得清楚啊,現在大家都是稍一點不行啦,所以你如果說前面這個道 理不清楚不明白,固然沒有用,聽清楚聽明白了,不深思熟慮的話,聽完了以後等一下還是老習氣在轉,這個還是沒 有用,所以記得啊,因下對了以後,怎麼樣把那個因繼續策發它滋長它,所以說到這地方,我前面那個共道的時候, 共中士,共下士,那時候都是,所以一一取來修習,在原則上面我們現在了解,啊原來這個十二因緣當中,這個一個 能引的因,怎麼樣經過這個後面這個生,一個是引支,一個生支,能生支來引發它,如果是不了解的,世間錯誤的概 念引發的什麼?生死輪迴,結果呢,這個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呀?一句話拿我們世俗常常講的叫「君子樂得為君子,小 人枉之為小人,。」這個小人不是說那些的小人,就是你修行啊,嘿!就什麼憑空得來的一樣,你不修行就真正冤枉 了,因為你不修行並不真正的省力耶,你還是這麼忙耶,這千真萬確的事實耶,那假定說啊你不修行,在那兒吃大飯 一天到晚快樂,快樂完了以後升天,到那時候佛天上掉下來了,那誰都不願去忙這些

【集經論云:「觀察無為厭有為善是為魔業,知菩提道而不尋求波羅蜜多道,是為魔業。」】

現在呢,進一步說,是的啊,我們現在要學跳出這個生死輪迴,所以啊懂得生死輪迴說些什麼,這個啊叫無為, 要學的這個東西這個!然後因為你觀察的這個東西,世間一切的有為啊,唉呀這個不要啊,去厭患的話,這個是魔業 ,錯了,真實的意思是前面了解了,到這裡不會誤解,前面說了些什麼,要方便所攝的慧,是觀察無為這是慧,這個 慧一定要拿什麼,一定要拿方便攝持,因為你方便攝持,所以你雖然在智慧行,但是呢他不會厭患這個有為,這是所 以菩薩在生死當中,在生死當中,雖然在生死當中,因為這個生死當中行的方便行,這是福德資糧,但是同樣的,他 這個方便有智慧攝持,所以他不會沉淪在這個有為當中。這一點我們要了解的,所以這一段的辨別,對我們修學 大乘 佛法的人來說太重要了,太重要了,而實際上呢,大乘佛法是我們最後必須走的,不管你眼前走的那一個,只是說這 一條路最省事,最直接,最方便的,你如果不了解這個的話,雖然你想討一點便宜,結果是走了很多冤枉路,只是如 此而已啊,所以認識了這個道理曉得啊,這是必然最好的就是這個,那麼下面是知菩提道而不尋求波羅密多道,是為 魔業,是的啊,你現在要求菩提道,既然要求菩提道的話,對不起,那從什麼地方作啊,那就是六度萬行當中啊,假 定你不從上面作的話,是為魔業,這個印證,同樣的印證經,所以假定前面說那個經上面對的話,像前面那種解釋, 前面的經是什麼,說這些都是分別,這無分別才是菩提,所以你這個也不要思惟,那個也不要思惟,這個也不要作, 假定這些對的話,那後面這不都錯了嘛,這不是都矛盾了嘛,實際上不矛盾,所以經過現在這樣一解釋,你就道理非 常清楚,所以我們真正的學一定要經論配合,必然的一個問題,佛說的大小性相顯密,決不會有衝突,這我們要了解 ,如果有衝突了,那一定是我們這個裡邊的知見有問題,而這個知見是修行的第一步,你一開頭的知見錯了以後,對 不起,那個總歸錯,所以我們現在在這個地方,再推回到說現在我們不急,正知見把握得住,把握住以後,但是這個 也不是說不要行哦,如果沒有行的話,正知見根本談不到哦,然後呢在我們能行的地方下手,高的地方作為我們的希 望,最高的願境正式一步一步上去,自然能夠越高、越高、越高,最後圓滿。

【又云:「若諸菩薩離善方便,不應勤修甚深法性。」】

那地方更直接來說了,真正要走這一條直路的大乘行者菩薩啊,如果說他沒有善巧方便的話,對不起,那個時候 啊不應該也不可以努力求這個甚深法性,這是什麼?空性,換句話說,所以在這地方了解了,這一點的話我們哪對眼 前,目前譬如有很多人要求大徹大悟,這個時候就要檢點一下了,我們是不是現在已經發了大菩提心,有了這個方便 作為它不共的種子,是不是有了這個集聚資糧,有了進一步的的確確,你非要修習這個甚深空性,否則的話你雖然有 這個大心呀,對不起,你自己是沉淪生死啊,何況救人?反之如果說你這個沒有的話,不共因沒有的話,那麼求這個 甚深空性,你就是大徹大悟等等啊,這個是什麼,這個是共因,這個是共因,這樣的話呢,你已經走上了叉路去了, 下面這個一段。

【不可思議秘密經云:】

引經上面證明哦,下面這個經,證明很重要的。

【「善男子,如火從因然無因則滅,如是從所緣境心乃熾然,若無所緣心當息滅。】

這個文字看看很容易懂,這裡的意義是非常重要,就像火啊!要燒那個火一定要有它原因的,憑空不會升起火來 ,比如說燒木材,木材的火,燒汽油,汽油的火,電燈,電爐一定是有它的因,才能夠燒起火來,沒有因的話這個火 不會,現在我們這個心裡邊啊,也要有一種猛利的行相去修學,這個心的猛利的行相怎麼起來的,從所緣的境,就是 說你心裡面的確緣一個對象,那麼有了這個所緣的對象,策發你內心的好樂心,那種好樂心,很強烈的叫作熾然,拿 我們世間的來說,唉呀你歡喜這個東西,這個貪心熾燃,如果說這個東西你可怕的瞋,瞋心熾燃,再不然的話呢癡心 也是熾燃,不過這個癡心的熾然我們感覺不到。若無所緣心當息滅,如果沒有所緣的對象的話,那個心生不起來的, 所以當我們一個境相,如果這個境況你一點興趣都沒有的話,唉呀坐在那兒打哈欠,那怕早晨剛起來,看見那個東西 啊,就這樣,你沒味道了,你看見,唉呀這個很有味道那怕你晚上要睡覺了,唉忙了一天了,到了那個時,這個電視 節目唉呀好的不得了,叫你是呀早一點休息,哎呀,沒關係,沒關係,沒關係,對不對,我們大家都有這個經驗,那 麼這個說什麼呀,重要了,重要了,所以前頭我曾經跟大家說過,為什麼聲聞、緣覺,他存在這個空性當中生不起來 的原因什麼,因為他第一個發心的目的是的確一定是先見到世俗的苦,了解世俗的形象,那個痛苦的不得了,那麼他 就找到那個苦的因,去解決他,為了息苦去找苦的因,找到了苦的因,然後呢啊去如理修持,把這個苦因消失掉了, 苦果就沒有了,結果發現那個苦的因在什麼,在煩惱最後,而煩惱的最終的這個生起的原因,原來在什麼?執--執 ,我執,這樣,所以到那個時候啊,修了結果發現我沒有了,所以那個心所緣的,它本來一直忙的說:這個放不下, 那個放不下,為什麼,為了我嘛,這個很明白,現在我既然沒有了,你還有什麼東西,心當然跟著也就沒有了,所以 這是為什麼前面說,沒有善方便不能修甚深空性,你一但證了空性,好了,你心所緣的對象,沒有了,那個心,息滅 了生不起來,就生不起來,沒有一點好樂心,這是二乘所以必然會沈空持寂的原因,所以我們現在儘管說說要修大乘 ,修大乘忙著把自己的問 題解決,這實在是一條很糟糕的路,那麼現在怎麼辨呢,那只有二個方法說你要究竟圓滿解 決問題,不是單單把這個問題找到可以,你要得到無上菩提,但是要得到無上菩提,你先尋求空性的話,到那個時候 ,耶,推動你的力量還是什麼,還是你的心形相,那個心形相推動你什麼--欲,不是,世間的欲,是三毒,然後呢 ?佛法的欲是善法欲,欲為勤依,你有了這個善法欲,才是精進而有了精進才能夠圓滿一切資糧,現在你善法欲沒有 了,換句話說再好的東西,人家說哎呀這個天上衛星多好,多好,天上衛星跟我有什麼關係啊,肚子餓得要命,吃飽 了哇!好舒服,躺在那裡睡覺要緊,管他天上衛不衛星,這不是很簡單一個道理嘛,就是這樣,所以他現在呢,在沒 有修得之前啊,要第一個要把大菩提心提起來,對不起,前面告訴我們,而這個發大菩提心的因雖然很多,就是這裡 面最殊勝的是什麼--大慈悲,那麼這又為什麼呢,就是在你還沒有證空性、證勝義菩提之前,為什麼一定要學先發 世俗菩提心?也在此,是那時候啊你自己的苦,推己及人啊,哎呀看見一切眾生都苦,你要解決一切眾生的忙,所以 等到發心發到這個時候,那個夠量的這個大慈悲心是什麼呢?,他全不看見自己,他說全無苦受啊,所有的苦受沒有 一點點的是他都棄捨,都要去接起來,為什麼,幫助別人,全無樂受世俗不捨,所有任何一點點的快樂都捨掉了,也 給別人去,所有的苦受他來受,所有的樂受給別人去,為什麼他能這樣作呢,那時候他已經心目當中,全部的自己心 裡所緣救一切人,那時候他就一直忙這個東西,忙這個事情然後去證得空性,他見到沒有我,也沒關係啊,我雖然沒 有,我要救的對象都在這個地方啊,對不對,那時候就好了,所以平常啊他要救人啊,因為這個有實執,所以痛苦不 堪,那個時候他現在要救人啊,發現那個痛苦本身是空的,救人的願力,就是實實足足的在這裡,對不對,所以我們 不能幫助人家,因為這個我沒空掉。


前一頁(108a) [108b] 下一頁 (10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