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10卷 B面

日常法師


啊!這個就是第一個布施波羅密。

p. 260 (9)

【諸未得境為得彼故功用散亂,防護方便謂持淨戒,由能安住苾芻律儀,一切事業邊際散亂悉不生故。】

那麼進一步呢?你要想啊!慢慢的自己增上,對於你沒有得到的你要想進一步去努力的話,這個散亂當中不可以 ,那麼要防止散亂呢?是什麼?持戒,持戒,於平常我們啊!總是講唉呀,我心很散啊!我學定啊!那根本錯了,要 曉得現在是,定,是的的確確降伏你的散亂的一個最好的一個辦法,但是如果前面沒有戒的話,你絕不可能學定,因 為這個粗猛的現行當中,僅管你身體盤在那裡,坐在那裡,心裡面東想西想,忙這個忙這個,平常的時候啊!在別的 地方忙啊!是的,你手腳忙的不得了,還無所謂,等到你坐下來的時候,手腳不忙啊!正好,那時空下來,讓你更加 胡思亂想得厲害,胡思亂想想完了,待在那裡呼呼大睡,打起瞌睡來,這是這個不行,真正的那個時候怎麼辦呢?持 戒,所以它戒的特別什麼?就是破這個煩惱的現行。喔!你曉得這個這些東西啊!東攀緣啊!西胡思亂想啊!這個都 不行,所以啊!靠這個戒,所以說持戒不在行相上,而在主要的正知見上,你有了正知見,認識了,你這個行相自然 跟它相應哪,所以就依體起行啦!有行了就有儀相,這樣來的,這個相等到你內心相應了有這個行相,自然而然會達 到這種狀態,當然我們要了解,剛開始的時候,外面的環境會幫助我們,所以眼不見為淨,這個是事實,所以它開始 的時候啊!一直到後來,內外一定是同樣的並重,同時我們也曉得我們的心,怎麼起來的?對境而起,啊!沒有境沒 有心,反過來,沒有心也沒有境,所以它兩樣東西並不忽視,但是它的重點是在內心,認識什麼是如理?什麼是非理 ?然後呢?在心裡上面防犯,在境界上面防犯,這個主要的什麼?是淨戒,那麼那個時候他能安住在這根本的戒律上 面,能夠安住在這樣的話,所有的亂,散亂,做任何事情的散亂,都停止,止息了,所以我們這裡可以想一想,四種 資糧,密護根門,正知而行,這不是最好的持戒嗎?實際上,你能夠這樣做的話 ,當然這個散亂都拿掉了,那這個東 西,真正說起來啊!都是什麼?都是屬於戒學範圍之內,你能夠這樣的很慎重,努力地防護自己心裡的散亂,那個時 候你才可以談得到學定,這個我們要了解,那麼進一步呢?現在我們這裡的目的,不是說持了戒,得了定要去解脫, 要利益一切眾生,要利益一切眾生要跟人來往的話,那個時候非要下面的忍辱,精進不可,這

【不捨有情方便謂能堪忍,不厭怨害一切苦故。】

因為你要跟人來往的話,那一定哪要受種種的煩,世間所有的這種的麻煩,如果你沒有忍辱的力量,忍波羅密的 力量的話啊!你受不了,所以那個時候啊!要來忍波羅密才能夠不捨有情,不棄捨他喔!啊但是從這個上面,你還要 更進一層地精進行善的話,這個力量還不夠,所以啊!

【增善方便謂發精進,由發精進善增長故。】

這個更從這個基礎上不退這個基礎,還要向前猛衝,才能夠圓滿一切菩薩所應做事,啊所以一切種智這個必定要 這些條件│精進,那麼最後呢?

【淨障方便謂後二度】

淨除一切障,煩惱所知種種障,根本這個就靠止觀兩樣東西,止是伏,然後呢?慧是斷,所以啊!

【靜慮伏惑,般若能淨所知障故,故六度決定。】

這也有這六樣東西就可以圓滿包括,不能少也不需多。

【如云:「不貪諸境道,餘防為得散,不捨有情增,餘二能淨障。」】

第一個是貪,啊!這個第二個呢?防,餘防為得散,這是戒;不捨有情這是忍,增就是增善方便精進的。下面餘 二就是止跟觀。

【又不隨已生欲塵散亂自在轉者,謂無貪施。若先未生預遮滅者,則須尸羅,防護無義非義散亂。惡行有情數多易遇,】

p. 261

【由此因緣退捨利他,能對治者,謂當修習有力堪忍。淨善眾多長時修作,令增長者,要由思惟此勝利等,發起 常猛利勇進。暫伏煩惱,須修靜慮。滅煩惱種及所知障,謂須般若。此於六度,能與最大決定知解。】

下面又把這個再進一層的來說明一下,我們修學大乘佛法,要長時期的在生死輪迴當中,而且生生增上,得到一 生比一生好的圓滿,種種的財位等等,而得到了這個能夠不被這個塵欲所轉的話,靠什麼?就是施,無貪,你雖然有 種種的東西,你啊!自己一點都沒貪著,所以自己不亂,然後呢?因為你不貪,能捨,所以能夠利益別人,這個祇有 布施,啊!所以叫布施波羅密。那麼進一步呢?在這個上面你要想真正的進一步增上的話,那個時候,單單這個布施 不夠啦!所以啊要能夠斷破現行,而進一步深入定慧,這個時候啊!所以要尸羅,說先未生預遮滅者,尸羅,那你心心念念曉得你該做些什麼?然後呢?你又曉得你現在怎麼樣去做你該做的事情,這個一定有一個標準,這個標準就是 佛告訴我們的。這個叫做戒,要這樣做對的,你該去做,這樣做不對的,你不可以這樣做,做該做的,對的,那調伏 你的內心,使得你的熱惱,慢慢地調伏變成清涼,使得你的縛著,變成解脫,這樣,這樣把世間動亂,毫無意義的煩 惱啊!能夠一一降伏,都是啊!這個戒的功效,啊那麼平常如果我們只學自律的話,有了戒,馬上學定慧,定慧,現 在不,我要廣利一切有情,那個時候廣利一切有情啊!單單這個你自己啊!雖然定了,可是跟人家來往過程當中,你 如果不能忍受種種情,非情的苦的話,你沒辦法向上,你會退失,所以啊!所以能夠對治這個惡有情而不退失的,自 己要有忍力,就是這個忍辱波羅密多,單單在這個基礎上面,這個基礎是防止你不退的,不是主要的力量在退那方面 ,真正向前,還要另外一個向上面,這個吧增上勇悍的力量,這個是精進,那麼所以啊!對這個精進啊!要有什麼呢 ?思惟此之勝利,說這樣的做有無比的大利益,等到你了解了這點以後,所以雖然啊!做這件事情辛苦萬分,但是你 想到這個辛苦的代價啊!雖然大,可是得到的果報啊那更是不得了的果報,那個殊勝的意義啊!才能夠策發你的善法 欲,才能夠策發你的勤精進,你的任何艱難都不怕,這是精進。那麼最後到了這個程度,那個時候,最後的要把煩惱 徹底地淨除,那個時候,要靠兩樣東西,定是伏,慧是滅,慧是滅,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們曉得了啊!原來這也是要靠 這樣,所以關於所以要學六度,必須要學六度,同時也只要學這個六度,這個的內容啊,我們在這個地方啊也說明, 而且決定有這樣的認識,前面雖然是這麼隨隨便便的,好像講,實際上這個內涵我們在正式修學過程當中啊!必定要 有相當正確的認識,而且這個認識要發生堅固決定的信解,然後呢?一步一步照它去做,啊!絕不動搖,這樣才能夠 啊,得圓滿的果,得圓滿的果,最後,

【◎ 觀待三學數決定者】

真正說起來,我們整個真的要學的內容,也就這三樣東西,戒、定、慧,啊!現在我們看,這個 啊六度的內容跟 三學的關係。說

【戒學自性即是戒度】

當然戒波羅密本身就是戒,而

【此要有施不顧資財,乃能正受,是戒資糧。】

在六度當中啊!在這個波羅戒波羅密的之前有一個布施波羅密,這是為什麼啊!說你啊對一切的資財啊,要沒有 一點點貪著顧戀,這樣你才能夠啊圓滿的受這個戒。所以前面這個布施,正是為了你圓滿持戒的時候的基礎│資糧, 可以說。

【既正受已,由他罵不報罵等忍耐守護,忍是眷屬。靜慮學,般若慧學,精進遍通三學所攝,故六度決定」

受了以後,平常妳如果修小乘,全部精神根本不管,修大乘偏要在這生死苦海當中長時輪轉,那個時候你要遇到 種種不如理的,如果你不能忍耐的話,你這個戒啊就破了,所以啊!要由這個忍耐,忍波羅密來守護,這樣,這個戒 才能夠圓滿,所以這個忍啊,是戒的眷屬,有了這個戒啊!然後呢?進一步啊!學定,定就是心學,靜慮是心學,般 若是慧學,啊!就是心暫伏一切煩惱,般若是連根盡除,這個五樣東西,最後呢?精進是遍通三學所攝,要想把這個 戒定慧能夠徹底究竟圓滿的做到,一定要精進,一定要精進,所以這個精進啊!遍通戒定慧三樣,故六度決定,所以 也有這個六樣東西呀,能夠確定的含攝,像前面一樣,

【如云:「依三學增上,佛正說六度,初學攝前三,後二攝後二,一通三分攝。」】

下面這個道理是說:從三學,戒定慧三學來看,這個三學是簡略的,然後呢?廣義的,我們把它深廣的來說,那 麼這個可以開支為六,開支為六,所以前面那個布施、持戒、忍辱啊!就是包含在戒裡邊,然後呢?後面那個靜慮、 般若是包含在後面,其中有一個第四精進波羅密啊,是通攝在這個整個的幾樣東西當中,所以戒定慧無不需要精進, 好,那麼這個是第三,啊!第六,以三學來看,經過了前面這個六種方法的分析以後,現在我們進一步看,為什麼他 要以這樣的六個層次來說明這個六度的數量決定呢?因為我們整個修學佛法過程當中,需要這樣的幾個條件,這樣的 幾個層次,看看那些層次?每一個層次須要什麼條件,內容如何?

【如是當以何等勝身,圓滿何等自他二利,安住何乘,由具幾種方便之相,修行何學,能滿能攝如是身利大乘方便 ,及諸學者。當知即是六波羅密】

現在呢?我們哪!整個的修學大乘過程當中,他說你要修學大乘,需要依靠什麼?依靠身,單單普通的身行不行?不行,所以啊!要最圓滿殊勝的身,所以這第一個以何等勝身,是殊勝的,不是普普通通的,那個要什麼?要增上生。就是六度當中第一個決定,那麼你有了這個身要作些什麼事情呢?說啊!圓滿自他二利,圓滿自他二利,那麼這個圓滿自他二利,你修的這個在佛法裡邊屬於什麼呢?是安住大乘。那麼這個裡邊用什麼方法呢?就是修學的所謂一切種道這個方便,學的內容就是三學,所以這兩個主要就是說,依這個身啊增上生,辦這個圓滿自他二利,啊這是屬於大乘,然後修一切種的方便,修學這個,這個什麼,就是這個六樣東西,所以這個六樣東西啊!

【總攝菩薩一切修要大嗢柁南,乃至未得廣大定解應當思惟。】

關於這個道理,我們沒有認識固然不行,有了認識以後啊!還要啊產生決定不疑的勝解,這個內容非常的深遠, 所以這個定解,不是浮浮泛泛的,要廣大定解,得到這個的方法是思惟,啊!那麼前面呢大概已有說明,後面再補充 的,

【又初不令超出生死,其因有二,謂貪資財及著家室,能治此者謂施及戒。】

平常我們所以不能超脫生死的原因有兩樣東西:一個呢?貪資財,二著家室,實際上這是什麼呢?就是我們不能 超脫生死,一個生死的根本│家室,就是淫欲,然後呢?這個是以淫欲而增生命,得到了這個生命以後呢?繼續保持 滋長這個生命是什麼?貪著資財,真正在生死當中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所以欲是生死的根本,飲食是生死的第一增 上緣,就是這個,就是不能超出生死的原因,那麼現在對於這個,能對治這個的話,是施及戒,真正對上面這個問題 的正對治,對症下藥的什麼呢?一個是布施,捨掉它。還有一個戒,啊曉得你那一個該做,不該做,

【設暫出離,不能究竟而復退墮,其因有二,謂由有情邪行眾苦長修善品而生厭離。】

那麼進一步說,現在你不貪著了,你能夠跳出來,跳出來了以後,要長時這樣的不使得自己退心啊!這個啊!有 兩個原因,反過來說,有兩種原因哪,使得你啊!要退心,那兩種啊!說儘管你想在生死當中啊!長時去濟一切眾生 ,圓滿無邊的福智資糧,但是你所要救濟那個眾生啊!無量無邊的多,而他那個惡行啊!又是不但是多,而且非常的 暴惡,這是第一個,你啊!忍不住,進一步呢? 還要不但忍還要修種種的善品,這兩樣東西,這是你退墮的因,

【能治此者謂忍及進。】

對於這兩樣東西能夠正對治的藥是什麼呢?忍辱跟精進。

【以耐眾苦及他怨害,經無量時猶如一日】

這個就是忍,就是忍,儘管非常長的時間,但是啊,因為你忍啊!輕輕也就過去了,輕輕也就過去了,所以雖然 很長時候,你安忍在這個地方,所以很快就過去了,這個靠什麼?忍辱的力量,下面精進呢?

【善知修習勇悍之法。若多修練發起忍進,則能對治退墮之因極為扼要。】

那這個就是我們在大乘道當中,所以不能上進的最大原因,就是缺乏這個,所以啊!對於要學大乘而不退墮.這 一點是最重要的關鍵。

【非但修此菩薩諸行,即現在時修諸善行,於少艱辛忍力薄弱,於所修道無大勇悍,以是因緣初入雖多,然於中間能不退者,實不多見,皆由未修忍辱精進教授所致。】

好,我們不要看,說啊修這麼樣的無邊難行的菩薩廣大之心,啊不要說這個,就是眼前的那些啊!一般的修行的 好事,並不太辛苦的事情,並不太辛苦的事情,如果說自己的忍辱力量不夠的話,對不起,啊!這個啊動不動啊!一 點點就耐不住了,唉啊!就不行,動不動,一點點就不行,所以啊!這個時候根本就談不到,進一步就算你能夠耐得 住了以後,但是啊!你沒有精進的力量啊!要向上去能夠深入的這種力量又不夠,就這樣,所以防止你退是忍,要向 前衝要進,兩樣東西,因為策發這樣,所以眼前做一點小小的事情啊!都做不到,何況是要修菩薩的大行啊!因為這 樣,所以啊!雖然很多人發心來,但是啊!來了以後,慢慢慢慢的,愈來愈不行.愈來愈不行,中間退掉了,所以能 夠不退的人啊!實在啊!少之又少,原因在那裡呢?就是對於這個忍辱、精進這兩樣東西啊!沒有認識,沒有認真的 修習,沒有認真的修習,所以我們現在這一點哪要有正確的認識,那麼更進一步,好了,第一個呢?前面這兩個東西 ,前面這兩個布施、持戒啊!是說能夠啊,不超出生死當中,能夠超出來,然後呢?能夠在生死當中不被他染污,靠 第一個第二個,而長時候在這個地方修習靠第三第四,經過了忍辱、精進這個力量的策勵的話,你能夠不退,但是呢 ?說

p. 262

【又於中間雖未退轉,然有二種失壞之因,】

這是根本問題,如果沒有解決的話,它還要壞,那兩樣呢?

【謂心散亂不住善緣,及壞惡慧。】

如果你心散亂的話,這個不行,你心如果散亂,一方面不能專注做你的事情,還有一方面呢,你根本不能善巧分 別世間真正的法相,所以你 的見解總歸錯誤的,所以呢?更進一步還要了解這個智慧,這個智慧是破壞一切惡根本的 ,那麼對這兩點能夠正對治的是什麼呢?

【對治此者,謂靜慮般若,佛說散心修念誦等無大義故。若於內明法藏之義無簡擇慧,雖於粗顯取捨之處,亦起錯 誤顛倒行故。】

所以你要想真正的產生大的功效,啊!那麼散心是不夠的,所以佛就告訴我們啊!說散心啊!不用說慧得不到, 就普通的一般念誦等等啊!這個意義也不大,啊那麼更進一步對於真實的內涵啊!你要有能夠抉擇,了解如理非理, 然後呢?如理的是取,非理的捨,這個東西一定要智慧來辨別,你如果沒有智慧的話,不要說深細的,連他普通的你 都沒有能力去辨別,這個眼前我們就是這樣,我們因為缺少正知見,所以啊!正、誤之間哪實在呀不容易分辨得清楚 啊!這個完全要靠智慧,下面說,

【此依斷除所對治品能治增上數量決定。】

上面這個解譯,是說我們整個修學佛法,它的障礙,問題在那堙A啊那麼要想斷除這些問題,斷除這些障礙,諾 !就像前面所講的六樣東西也就夠了,也就夠了。

【依能成辨一切佛法根本扼要數決定者。】

最後說現在我們要修學一切佛法,圓滿修學一切佛法,它的根本,主要的根本,那麼在下面,在下面,這個我們 也來看一看,

【謂初四度是定資糧,以此四種能成不散靜慮故,依此因緣若修妙觀則能通達真實義故。】

我們真的要學的一切,前面已經說過了,一切都是止觀之果,啊世、出世間乃至於,當然,現在佛法包含了所有 ,所以前面那個布施、持戒、忍辱是定資糧,由於這個四樣東西,能夠成功達到最究竟圓滿的靜慮,那麼由這個靜慮 ,然後呢?才能夠修妙觀,那個由於這個妙觀智慧的觀察,才能夠通達真實義,才能夠把煩惱,所知二障作徹底解決 。


前一頁(110a) [110b] 下一頁 (11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