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13卷 A面

日常法師


p. 266 (2)

【然於身命,若不淨修能捨意樂,由未修故後亦不能惠施身命。】

所以我們現在不要說,那麼既然現在我們不要捨的話,那麼好了算了,我們忙別的吧!嘿不。我們現在正要忙的 就是啊實際上的行動還不要,可是啊,修心要努力哦!這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這樣。所以假定說,你目前不照著上 面這樣在你的觀念、意樂當中這樣的修習,這個修習叫淨修,這個淨修就是如理如法,一點都不錯的。因為你沒有修 ,於是無始的習性,一廂的知見都老是在這個地方,老是在這個地方。在任何情況之下,都是隨著這種啊以前無明知 見而轉,隨著老習氣而轉,你永遠啊,不可能。所以集學論中作如是說,那個論當中告訴我們啊故從現在當修意樂。 哪這就是我們現在要修的。看見沒有?所以我們現在,正是什麼?關起門來好好的正確認識。等到你有一天,認識了 、生起了、堅固了,然後慢慢的開始去行持。這樣,這個是它必定的次第。

【集學論說,如是至心於有情所,已捨衣食及房舍等,若受用時當作是念。】

那麼論上面又告訴我們,現在我們既然照著上面,至心,那個心裡的的確確不說,不說一個空話,以及確確實實 如實的一心一意的,把所有的自己的東西送給別人。那送給別人的時候,結果是別人的你還自己去受用它,那怎麼辦 呢?他現在告訴我們,為利他故受用此等。哦!我現在這個東西都送給別人,都是別人的,別人的,卻我去受用它。 這下面還有個道理在哦。所以這句話說,因為你已經想成別人的。那個時候,你去受用它的時候,你就想,噯!我為 什麼受用啊?為利他故。我這個身體送給別人,既然送給別人要別人幫忙的話,要怎麼辦?希望這個身體產生最大的 功效去利益他。所以這樣的關係,把那個身體,不妨養得肥肥胖胖,啊!不妨養得非常健壯。不但不妨,而且需要。 前面告訴我們,所以你不圓滿的身體是不可能啊!因為你沒有一樣東西少得了的,為什麼啊?你要做最偉大的利他事 業。這個是我們應該了解的這一點。所以,一再本論提醒我們,你先不要在枝葉四周轉,根本因把握住了,你怎麼做 就對。就這個原因。不但世間世間的東西啊,我們做的還嫌少耶。世間做的現在那一個人能夠比得上,而現在我們說 死了以後,把眼睛送給別人,佛陀啊活生生的就把眼睛送給別人,頭送給別人,沒有一樣東西不送給別人。嗯!對我 們現在來說。不要說啊,活的不應該送,依我的話,我死了我也不送,這是老實話。這個為什麼原因?就是啊,你這 個次第弄得很清楚,假定說我今天內心當中已經確實曉得生起了,那沒有關係,我會寫遺囑,死的時候送。如果身心 裡面更強了,我眼前就送,巴不得就送出去。這個一定要了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所以本論的真正的好處地 方,如是理,如是量,如是次第。它每一個地方,這麼明確,而這種道理啊。都是在我們自己內心上面,你只要如理 觀察的話,一一像天平上面秤出來,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若忘此心,愛著自利而受用者,是染違犯。】

對不起,你已經送給別人,你之所以啊,受用這個東西啊,要幫別人忙,現在呢?你受用了,而既然忘記掉了利 別人的話 ,你為了自己的話,那個時候啊,什麼?犯了。犯了菩薩戒了。而且是有染污的。

【若無愛著或忘安住緣利一切有情之想,或貪利益餘一有情,非染違犯。】

這個都是戒上面告訴我們的哦。等到真正講到瑜伽戒的時候,有很詳細說明。那麼!這個地方就是簡單的說,說 你啊!受用是受用。但是呢?那個時候,你忘記掉了,你為什麼受用。所以我們記得吧!前面說過,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就是這個。你前面這個忘失了以後,為了自己,那完全錯了。後面一種呢?你忘記了,安住利益一切有情,但是呢?你不是為了自己貪著。這是一時的忘念。或者你現在雖然利益,不是利益一切有情。利益於一個。譬如說嘿!這是我的親戚朋友,那我就去幫忙他去。是幫忙他,對不起,那個時候跟菩提心不相應,啊!利益一部份。菩提心它後面告訴我們,廣緣一切,廣利一切。雖然你送的時候,送一樣東西,送給一個人。可是你的心始終是,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這個心一切時候,遍緣的。所以為什麼?發了菩提心以後,作這個功德會這麼大。就是你這個心啊,是無比的大。因地當中有這樣清淨的心,所以自然而然感的果會大,這個原因在此。那麼在這種情況呢,雖然犯了,但是呢?非染違。這個染污就是心裡的染污。這個染污相就是什麼?自利,愛著。啊這個心拿掉的話,那麼這種無記性,無記性的話,實際上是犯。但是呢?並不染。這個我們要分得很清楚。

【於已施他,作他物想,為自受用成不與取,若價滿足,犯別解脫他勝處罪。】

嗯!要注意哦!這個地方有人說,對啊!你實際上已經犯這個戒。說你實際上已經送給別人的東西,那麼這個東西你也是想,這個已經送給他了,結果你自己去受用。那不是變成用了別人的東西了嗎?照著戒上的規定,規則,你拿別人的東西,滿一定的數量的時候,你就犯了他勝處。他勝處是最重的重罪,這個就是破壞了菩薩戒體的,那麼關於這個論典啊,下面有幾種說法,這個要辨別得清楚的。

【此中有說,以迴施一切有情,待一有情價不能滿,故無他勝。】

有人說,你現在要送給的,送給所有的一切眾生,這樣的,現在你單單送給他。啊!要送給一切有情,譬如說,我從一切有情方面盜了,譬如我們現在隨便說啦,現在國家的法律,盜了五塊錢沒關係,盜了十塊錢要關起來,盜了十五塊錢要殺頭,假定這麼樣說啦。這樣,那麼現在呢?我這個地方的布施,說送給一切人。然後單單從一個人上面算的話,不算。嗯!因為我現在好像說,啊送給你們,每個人你們都有。可是呢?我現在單單取了他,其他的我沒有犯你們了。第一點是這個,所以他說,不算。

【有餘師說,於一一有情,皆施全物,前說非理。】

啊!另外一派呢?說不是全部的。說你對任何一個有情,任何一個人,你把你的全部的東西都送給他。不是說總的,而是每一個人來說,所以你在任何一個人身上面用滿了這個錢的話,就犯了。又有人說。

【雖已施他他未攝受,故無他勝。】

另外一種說呢?你雖然想送給他,但他並沒有接受啊。啊!所以並沒有犯。那麼種種的說法,現在呢?大師告訴我們。其密意者。說上面這個真實的意趣,是指什麼?

【謂於人趣至心迴施,他亦了知執我有時,作他物想為自利取,若價滿足可成他勝。】

就是說,你布施的對象是人。然後呢?你的的確確要送給他了,他也曉得說是這個東西是你送給他,覺得這是他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拿它用,而滿這個犯罪的這個數量的話,那是犯了,那是犯了。譬如剛才說,偷了別人五塊錢,那麼就處罰一下。盜了十塊錢,就關起來。盜了十五塊錢,要怎麼,就是你偷滿了這個,盜滿了,那麼成這個罪。那是說,不但你自己送給他,他也曉得這個東西,你已經送給他,屬於他的,那才是。

【故說是為他部之義,亦不應理。】

所以說,這個他這個前面所說的不合理的,我們要了解。這個才是正理的說明,前面說施別人的東西他物想的這 個正義。

【若謂受用他有情物作利他事,由作是念而受用者悉無違犯。】

那麼?假定說你啊,這個東西都送給別人,然後你受用的東西都是別人的,你所以這樣的話,是為了什麼?為了利益別人。是的啊。你把這個東西,也送給別人,然後呢,你用這個東西利益別人,這個並不犯。下面,論上面,說 明這件事情。而且舉個比喻,這個比喻一看就很明白了。

【以有主財護有主身,若由是念受用無罪,僕使恆時為主作業,非自有財以為存活。】

說這個現在那個東西啊,我這個財物啊,送給別人,所以這個財物啊是有主的,不是我的。然後呢?我現在這個身體也是送給別人。對吧!我這個身體也是送給別人,同樣的是啊。同樣的。那麼現在呢?接納別人的財,來保護,來維持這個別人的這個身,這樣。你能夠這樣去做的話,去受用,沒有罪過。就像下面說,做別人的佣人一樣,這個佣人啊!是的啊!我這個身體是屬於那個主人的。然後呢?所有的事情是忙主人的事情。結果呢?我受用,吃、住、穿都是主人的,對不起,沒關係,沒關係,應該的嘛,就是同樣的道理。現在我們學菩薩的人,也是這樣。這個心通通送給別人了,但是你還去受用它,因為為什麼?同樣的,你這個身體,送給別人了所以啊。為了要幫別人,所以你去受用它,還是為了他啊!那就對了。

【設作是念,此諸資具已施有情,他未聽許用當有罪。】

無如是故。那麼有人這麼說啦。噯!你送給別人了,但是他沒有允許,或者你沒有跟他說明,這個不對啊!這個是沒有過錯的。他下面說就像僕使一樣。

【譬如有僕善勤主事,主因病等其心狂亂,雖未聽許受用無罪。】

是的現在呢,我們哪待人家做僕人,那麼一心一意的努力,而且善巧的不是做壞事,好的,為主人而忙。結果這個主人啊,就是病,病的什麼?病得神經錯亂,神經失常,他可不知道,所以我儘管這樣做,噯那個世間的人,就不 同意我這樣做。你既然說你送給人家了,你這樣去做,那麼人家不同意,那你不是錯了嗎?那個沒關係啊!他下面,為什麼啊?那個人家就是你的主人那個心狂亂,他卻在迷糊當中,只要你了解得清清楚楚,你現在這樣做,對你那個主人是正確的話,那沒錯。所以雖然不要他聽許,你受用它,沒有罪過的。就個道理很清楚,這是我們世間來說。所以我們古人有一句話,要聽自命,不要聽亂命。這話怎麼講呢?說古人哪有的人哪,生前就是遺言,遺囑啊,相當於 現在的。將來啊我啊身後啊,這件事情該怎麼辦?那是他正常狀態當中,所說下來的遺命。到後來或者是臨終,或者受了特別的影響,神經錯亂的時候啊,他改變了他的原來正確的想法,這個叫做亂命。大家曉得不曉得?所以啊!他不聽呀!他不聽。這個中國古代有一個結草銜環的故事,在春秋戰國時代,有一個好像是魏文侯,是那一個,我忘記掉了。他自己有一個非常得寵的一個宮妃,換句話說,諸侯天子多有很多女的啦,非常得寵,那麼他很歡喜她。所以平常的時候,都立下遺囑了,將來他身後嗎?就是怎麼排遣,怎麼安排那些,這樣。後來他到以後老了,生病了,他自己心裡面,放不下,他就又重新訂立一個,怎麼說啊?他說我死了以後,我很歡喜的那個要她殉葬,就是我死了以後,把那個活的,我歡喜的,活活的把她葬到我的墳墓當中去,後來沒多久死了。死了以後,他當然真正的這種大官,那個春秋的魏文侯,實際上就是諸侯了,那個時候,各小國的國君。那麼這個後來他那個兒子,嗣位的時候,看他的父親說臨終的遺命是如此,但是以前他父親立下的遺囑,告訴他,他身後如何安排。所以這個叫自命。自是自己的自。還有一個亂命,雖然是同樣的。一個是自命,一個是亂命。 雖然同樣的命令,可是他這個兒子腦筋很清楚,說他這個亂命不要聽,所以把他父親的那個後宮把她如理安排。以後他跟人家打戰,打戰了以後,打敗了。非常緊難的狀態當中,敵人追他的時候,嘿忽然之間看見那個敵人的馬前,有一個老人在那個地上啊,那個荒野當中打嘛,那個馬前面啊,有一個老人在那個敵人的馬前面,把那個草打了個結,所以啊,把那個馬蹄綁著了,敵人的馬就跌了跟斗,所以那個敵人就沒有追上來,救了他一命,後來這個老人在夢當中我告訴他,我就是某人的父親。這個就是女的。因為你生前聽從你父親的自命,沒有亂命,救了我女兒一命,這是非常正確的,你有這個德行,然後我也來報你這個答。世間的事情尚且如此。所以佛法也是如此,所以沒關係,現在世間人都是發了神經了,不是發神經啊,無始以來,為無明所縛,我現在覺醒了,你現在呢?的的確確覺醒了以後,你去侍候他們,雖然他們不聽,你做對了,沒錯。未繼續下去。

【現於有情一切不施,以心惠施實為欺誑,故如此修全無堅實,莫生不信。】

嗯!上面曾經告訴我們說,布施的自性,特質是指什麼啊?是指我們的心,是我們的心裡面。結果呢?也有人這樣說,我這個心好就好了,我心施就好了,實際的行為上面也就不管它了,拿這個心施做為一個藉口,對不起,都是自欺欺人之談。所以啊!假定你真正有了至心要送給別人這種心裡,那一天到晚就想著要送,一有人來,馬上送都來不及,不可能說,啊心裡面說我要送的東西擺在那堭豸ㄠo啊。所以說這個地方要辨別一下。眼前啊!對於有情啊什麼東西都捨不得,而說唉啊!這心惠施。啊!這個是什麼?這是欺誑。欺騙,欺誑,這樣的做法全無堅實,都是假的,都是空的,這個道理要正確的認識。要生起淨信心來。不要嘴巴上面自己說說。

【即前論云:「若有一類於如是行,諸菩薩前未見實施而不信解,不應道理。當知捨心最希有故,於此道理,有起疑惑,不應道理。」】

上面就廣辯這一類啊,說,因為第一個說真正的學菩薩的行者,他並不是一開頭的時候啊,就捨頭目腦髓的,所以在這種狀態他覺得嗯菩薩是應該捨頭目腦髓,實際上他不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不懂得道理,總覺得應該捨頭目腦 髓,現在看見那些人啊,沒有真實的去做啊,他不相信,這個不合理啊!這個是辯前面一半。所以眼前啊,我最近啊偶然聽見人家說,現在有人大家在辯論啊,說死了以後啊,這個眼睛等等啊要不要送,這個道理。各說各的,說得很 多,大家來問我。那麼我沒回答,所以不回答,現在這個地方最好的說明,問題不在捨不捨,前面已經說過了,這個內容知是如何?量是如何?次第是如何?你剛開始的時候,的的確確不但發了這個願心,而且受了這菩薩戒的行心。 所以這個時候,你要修的是什麼?內心的意樂,在這種狀態當中,你不捨不算犯。反過來,等到你那個意樂修了堅固了,當然捨,不但是啊,死了以後捨,眼前都要捨,何況死了。所以它的問題,不在形相上面。而在這個特質上面, 因為這樣的話,所以我們不能從那個形相上面看了就說他不是。反過來,如果我們不懂得道理,判斷別人是錯。反過來我們自己說,哎唷,我們現在也學菩薩行了,那麼這個時候,也要衡量衡量自己。如果說沒有達到足夠的量,那個 時候啊,你,不實際上的行動,對的。反過來,你如果說,自己心裡拿這個做為藉口,而實際上,根本沒有修這個捨心,這個說,耶,菩薩嗎?主要修心裡的意樂,我心可捨了,而那個時候啊,而實際上東西捨不得,乃至於根本沒有 修這個心,那就錯了。這個辯得非常清楚,非常清楚。所以本論從開頭到現在,一直下去,一直說,到那個時候,你只要觀察自心啊,非常清楚。更說,假定你聽懂了這個道理,不在實際的形相上去努力的話,那都是空話,沒有意思 。當知捨心最希有啊,故於此道理,有起疑惑,不應道理。前面就說了,所以這個地方再說,這捨心真正希有的在這堙C在這個地方。那麼這個捨心呢?所以為什麼?緊跟著前面,說單單說心思,而實際上行為捨不得,這是欺誑,說完了這個,下面就告訴我們捨心最希有。那個地方我們辨別的出來,這個心是什麼樣的心?如理如量,相應的心。而 不是嘴巴上面講講的,浮在嘴巴上面的空話。好了,那麼現在我們呢已經懂得了。怎麼來啟發布施的心念,這個善巧的方法,有了以後呢?下面就是布施。要去布施的時候,這個布施它又有不同的方法。所以。

p. 267 (2)

【第三布施差別。】

那個布施的真正開始送的時候,它還有不同吧!那不同分三樣。

【① 總一切依當如何行,② 觀待別依所有差別,③ 布施自性所有差別。 初】

那麼,嗯!那麼我們布施做任何一件事情,有它的一個原因。你根據什麼原因,依據什麼而去做這個。整個的原則是如何?然後呢?觀待別依,等到你去布施的時候啊,由於你所布施所依制的這個特質,比如說,出家在家等等也有差別。最後就談到布施本身又有什麼不同。我們看一下下面就了解。三個項目當中,各別所指的是什麼?初中總一切依。換句話說,我去布施的時候,整個的大原則,根據這個,依據這個,是來布施的。那麼這個根據是什麼?分六點。這是我們布施的時候,應該有的正確的認識。換句話說,我們布施的時候,以這種心理,基於這種心理去布施的。這個心,就是我們所依的。有六樣東西,這六樣東西都是最殊勝的。第一個呢?

【◎ 初中具六殊勝者,依殊勝者,依菩提心,由此發起而行布施。】

我們這個布施是依菩提心,由此發起而行布施。嗯!有這樣的心,平常我們送人家一點東西的話啊,都是為了自己。送禮,你為什麼送禮啊。要有所求。或者是他給你東西啊,你感恩。而且都陷在那一個圈子裡面。繞來繞去繞我,然後呢?進一步啊,你把我放掉了。那個慳貪的執著之心沒有了,但是沒有去想捨。他現在呢?要捨,而是什麼啊?要為利益一切有情,不但利益一切有情,得到世間的快樂。要共同圓成無上菩提。這個所依殊勝啊!這個叫菩提心。嗯!叫為利有情願成佛。以這個心,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跟它比的。第二物殊勝,你送的,所要用來送的東西,這個東西也是非常殊勝。同樣的東西,拿到了菩薩手上,就變得非常殊勝了。為什麼呀?

【總諸施物無餘行施,若於別物而行施時,亦應不忘總施意樂。所為殊勝者,為令一切有情現前安樂究竟利義而正惠施。】

現在菩薩的布施啊,就說我發心那個時候開始,所有我的東西通通送給別人了。就是這樣,這樣的。所以他這個所依的物本身特別 。儘管我今天送給你一個銅板,任何一樣東西,但是呢它整個的說起來,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時候啊!它就是以這樣的心情,我的一切送給你們的,你要用多少,就給你多少,反正這個都是你們的。所以任何時候,他所施的內容,儘管是個別的一樣東西,一塊錢,一樣什麼東西,但是他內心當中,總是根據這個內心,所有的東西送給你們的。你要,來,拿去。就這樣。這第二個。還有第三個呢?所為殊勝。你為什麼要去施。你的目的。為利一切有情眼現前安樂究竟利義而正惠施。嗯!為了利益一切有情。


前一頁(112b) [113a] 下一頁 (11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