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16卷 A面

日常法師


覺得他能夠如是信解,這個時候你就送給他,這是無罪,這裡面有一點要注意啊,就是容或他像你所想的,他能 夠深入,或者他雖然不能而你覺得他能夠這樣,那個時候啊,你自己的意樂當中是正確的,說你現在送給他了以後啊 他能夠如實的真正的深入信、解,那個時候你送給他,那個時候那是沒罪。

p. 275 (4)

【若令諸具正信有情,書寫相似正法典籍,或外道論,或先已寫現在手中而行施者,或從他乞而施與者,是名有罪 。】

下面這個注意一下,或者我們哪,令那個具正信的有情哪,寫,寫什麼啊,寫相似正法典籍,相似正法典籍,喔 ,也是正法喔,但是呢這是個相似法,或外道論,外道論嘛當然不可以囉,就是我們現在布施啊,布施那種外道,外 道正是啊對內道,對佛法有損害的,不可以,不但外道而且佛法當中相似典籍喔,現在把那個經送給別人都不可以, 這個是財施喔,如果我們講給別人家聽,法施也是同樣的道理喔,這一點我們現在啊往往很容易犯,啊,現在我們看 見各式各樣的經典,然後呢有很多啊什麼那 種偽造的經典哪,不談,還有呢就是不偽造的經典,有很多人現在知見不 成熟,啊說了一大堆道理,這個都是相似見解,這種不可以,送那個書固然不可以,說那個道理同樣的不可以,佛經 裡面尤其告訴我們破壞佛法,誰?不是那些外道,有兩種人,第一個說相似語,他,你說他不對嘛,嘿,他好像他也 講得對啊,說他對嘛,實際上似是而非,這個一點哪說起來容易辨好像很容易,說難辨是真難辨哪,所以我們真正修 學佛法的弟子啊要想開口,要想乃至於不開口,辯論如法與否的話,自己的的確確須要一點努力啊,能夠辨別出如理 以及非理,尤其是中間的似是而非的那種,那個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那麼這種情況之下,你送給別人那是有罪的。

【手中現有已寫似典,菩薩應令改拭彼典書佛聖教,自亦應知彼無堅實亦應為他說其非善。】

哪,不要說叫他寫不可以,就是現在已經有了那種似是而非的那種,那怎麼辦?把他改掉,啊改寫別的東西,改 寫什麼,改寫佛聖教正法相應的,自己曉得他錯誤的不堅實的,曉得了以後還要告訴他,這個不對的,這個不對的。 那麼關於這一點哪首先應該有一個能力,什麼,自己能夠辨別得出來事、證之間,事、證之間,對於目前有太多這種 情況,常常有人說,噯呀,某人啊,老法師啊!你該怎麼,怎麼辦哪?啊,我自己衡量衡量,我始終曉得的很清楚, 所以我告訴你們哪,我只是個常敗將軍,我只是把我的失敗經驗告訴你們,真正的正法我實在談不到正確的認識,在 座的諸位啊,如果說有這個經驗的話,我們互相共同勉勵,要想得到正確的知見是不容易啊,所以呀我們說動不動說 ,噯呀我去弘法啊,我常常有一個感覺,你法不弘啊,啊,這金字招牌固然人說藏之深山,然後呢等到一旦有時候的 話,傳之其人,他那個金字招牌不會壞,古來人就是這樣啊,那怕世間做生意的人,呃,他願意把那東西藏起來,等 到真正相應的人出來,拿出來這個金字招牌還在,現在我們忙著要想去傳哪,你不傳不壞,被你一傳,完了,為什麼 ?因為人家來學的人,他總覺得呃你是一個法師來傳那個法,他自己沒有能力,所以跟你學,他把你看成法師,所以 結果你所傳的是相似之法,他以為這個就是佛法,以後他就拿著這個做為佛法,這個相似的跟正確之間一定互相影響 的。真的好的東西來了,他就聽不進了,然後呢他就拿這個相似的來判斷、來行持,好了,完了,佛法的真正衰就衰 在這個地方啊,所以現在有太多人哪心是好啊,了凡四訓上面一再說啊,好心而行壞事啊,這是我們哪無論如何應該 避免的,絕對不因為你好心而得到的好報,好報究竟是會有的,但是這個外面的壞影響,你先要往往要先受這個果報 ,啊,乃至於你雖然一番好心,傳了個相似法害了人家,你把別人家先送下地獄去,這個是真的好心嗎?說到這地方 這「相似」兩個字,我們應該特別認識,本論一開頭就告訴我們,不要說我們現在自己做,就是要求善知識的時候也 是一樣,這個善知識,什麼是真善知識形象擺在那裡,而不是那些他略有知解,稍微碰到一點什麼,噯唷,好像乃至 於說得頭頭是道,這種是千萬不可以,啊,繼續下去。

【若諸紙葉猶未書寫,有來乞者,爾時菩薩應問彼言,汝今以此欲何所為,若云轉賣以充食用。】

那麼假定那個紙葉,這個紙葉就是以前印度書寫那個佛經哪,是一種樹葉,啊,一種樹葉,就是這個樹葉就是相 當於我們現在紙張一樣,空白的還沒有寫,那麼有人要來求,好!你本來是寫經的,那就,這個菩薩就問他了,說你 啊來求這東西幹什麼啊?哦如果他說,噯呀我沒得吃啊,現在看見你有紙啊,我來向你求的這個紙啊,去賣掉了,然 後呢去吃飽肚子的,這種情況之下。

【菩薩若是將此紙葉預書正法,則不應施。】

你本來你這個,這個紙張啊準備寫正法的,那不要送給他,不要送給他,不要送給他,那怎麼辦呢?

【若有財者應施價值,若無價值,二俱不施亦無有罪。】

你有錢,他本來的目的就是要錢不是要紙,那麼你把那個紙相當的價值給他,如果說你沒有錢的話呢?你根本不 施,不施也沒有罪,這是第一種情況。換句話說,你那個紙是準備有大利益的用場的,那個時候為了小小的,這個前 面原則就說得很清楚,對吧,為了小小的這個,不送,這沒有罪。

【若非預為寫正法者,即應施與,令彼隨意受用安樂。】

假定你原來這個紙不是為了正法的,哦那麼好了你就送給他了,送給他了,讓隨他的意,使他得到快樂。

【如是若乞欲書最極下劣典籍,不施無罪。】

他拿去了這個紙,如果來求的人拿到了那個紙以後,幹什麼啊?寫那種很下等的、惡劣的這個書,那個時候不要 送給他,不要幫忙他造壞事。

【如欲書寫極惡典籍,如是欲修中典亦爾,若欲書寫最勝經典,不施求者,當知有罪。」】

那就是說,下劣的不可以,罪惡的不可以,就算是中等的也是這樣,他總要有好處的,而反過來他如果說,拿了 這個紙張是寫殊勝的經典的,那個時候你不送給他,你有罪了,前面那個原則告訴我們很清楚,你送給人家的時候啊 ,看他的現在,看他的究竟,兩個都有利益,這個一定要有詳細的比較,那個時候再送,比如像前面那種,啊這個他 拿了去以後做壞事不可以,然後呢你送給人家,送給人家說相似法、寫相似法,不可以,這是害人的,眼前好像很動 聽,究竟的話不可以,這個是第二,對於你所布施的對象來說。

【◎ 三就自身門不應捨者。】

那麼反過來,不是這個對象,所受你東西的你布施的對象,而是說你布施的自身,在什麼情況之下,不應該呢?

【若自了知,於經卷等意義未辨,又於經卷亦無慳垢而將經卷惠施求者。」

你自己曉得啊,他要來求的這個經書,你自己還並未了解,有一本書你自己還沒有了解,他要來求,那個時候啊 ,下面加上一個條件,說你對這個經典本身啊,倒並沒有小氣,捨不得這個心,那時候你不要求給他,不要送給他, 不要送給他,這個條件注意喲,就是說第一個你自己心裡面並沒有捨不得,然後呢你自己並不了解,你要求了解他要 來求你的時候,你可以不要送給他。

【此不應施之理者,謂行如是法施,為成三種隨一所須,若不施者,尚有後二殊勝所須,施則無故。】

你為什麼不送給他呀,因為呀你現在要想研究這個經典的深刻的內涵,了解了以後你才能夠如法行持,菩薩的如 法行持什麼?廣利一切有情,然後呢把佛法能夠流傳世間,他有這樣的殊勝的好處,你現在送給他了呢?最多滿了他 的一點的願,以及捨了你自己慳,所以這樣的做法的話,他雖然不捨,可是後面還有兩種殊勝的利益在,你一旦送給 他了,後面這兩個殊勝的利益就沒有了,所以他下面解釋。

【初一所須已辨訖故,謂我自心都無慳垢,故慳煩惱不須更除。】

他這個布施有三種利益,第一個呢就是除掉我的慳貪之心,而像上面這個情況,我自己心裡面啊並沒有慳垢,既 然既沒有慳垢的話,嘿這事情不要更辦,所以並不違背,而同時如果你不施,不把那個經布施,能夠幹什麼呀。

【若不施者,見增眾多妙智資糧,施則無之。】

所以你把這本經擺在這地方,自己研究的話增加的妙智資糧,送給別人就沒有了,如果反過來不施呢?

p. 276

【若不施者,便能修集妙智資糧,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即為愛念此一有情及餘一切,若施唯是愛此一故。】

這個就辨別了,現在你不送給他的話,你就研讀深入這本經典的那個集聚勝妙智慧資糧,由於這樣的勝妙智慧資 糧,能夠安樂利益一切有情,這樣的,現在呢你如果送給他了,只是為了他一個有情,即為愛念此一有情及餘一切, 若施唯是愛此一故。你這樣的一比較的話,那就不捨了,那就不捨了,因為你不捨那是顧及一切有情,如果捨祇是他 一個,這個比較,所以不捨。

【菩薩地中所須輕重如是宣說。】

哪菩薩地中就把這個輕重分別了,像上面這樣說清楚了。

【入行論亦云:「為小勿捨大。」】

不但菩薩地,入行論也這麼說。

【故不施此非僅無罪。】

所以呀不送給他有大利益,不但是沒有罪還有大利益喲,但是不施雖然不施哦,他還有個善巧的方法。

【不施方法者。】

不是說隨隨便便的,他有一個善巧方便。

【不應直言此不施汝,要當施設方便善巧,曉喻遣發。】

你要善巧方便的說明哪,打發他,打發他,那麼什麼是:

【方便善巧者,謂諸菩薩先於所有一切資具,以淨意樂迴向十方諸佛菩薩。】

所以這個地方我們用的方便是這樣的方便喲,不是為我們自己的煩惱啊,找一個藉口而開的方便喲,這個善巧的 怎麼說,這菩薩啊修學菩薩的人,把我所有的一切啊以及清淨意樂,統統送給迴向給十方一切諸佛菩薩,下面這個比 喻。

【譬如苾芻於法衣等為作淨故,捨與親教軌範師等而守持之。】

出家人持那個三衣的時候啊有作淨法,就是我把這件衣服啊捨給某人,然後呢我代某人啊來持受這個,這個戒律 上面平常我們不大注意,為什麼要這樣做?就是說你這樣做得清淨了,你如法受持,實際這個道理是為什麼?實際上 你了解這個大乘,了解的千真萬確,這個大乘行者你的一切受用為什麼?為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因為要利益安樂一切 有情,所以你要利用這個暇滿的人身,內是自己的身,外面這個身所受用的資財,的的確確你要那 些東西,那麼現在 呢這個東西,不管是你捨給上面的尊長,不管是捨給別人,就像前面所說的為有主財呀!為以有主身,護有主財,哪 ,這個是有主的我已經捨給了,然後呢你拿這個身哪保護他們那些,所以呀這個苾芻的這個作淨,有他這麼特別的意 義在,有他這麼特別的意義在,所以說已經捨給那些人哪,你代他來持守而行如法事。

【由如是捨,雖復貯蓄眾多資具,亦名安住聖種菩薩,增無量福。】

哪哪哪,這個對了,你像這樣的捨法,雖然你呀儲蓄了很多東西,但是的的確確這個是啊安住相應的聖種菩薩, 不是個敗壞菩薩,是一個菩薩而是如法如理的可以增無量福,這地方注意喔特別前面說明,就是說菩薩自己在增上生 當中,所以受用這些東西,他絕對不是增長自己的煩惱,絕對不是的,他把持這個東西,他要幫助別人,他要錢他要 財,他要身體,他要種種這個東西,所以為了這樣而去受持這個,所以他要作一個法,啊,實際上啊說現在我送給某 人了,現在是為某人而持,這個比丘戒當中羯摩當中的這個真實的意義,在這地方簡單的說明瞭了,所以。

【此於如是一切資具,如佛菩薩所寄護持。】

現在你所有的一切資具啊,的的確確都是什麼啊,諸佛菩薩寄在那裡,寄在你那裡的,你是幫忙他而護持著。

【見乞者來,若施與彼此諸資具,稱正理者應作是念,諸佛菩薩無有少物不施有情,思已而施。】

你有了這個上面的這個認識,有了這個了解以後,那麼有人來,向你討啦,討了以後啊,是的啊,沒錯,你是代 諸佛菩薩看守的,那時你就想,嘿,佛菩薩的目的幹什麼,佛菩薩的目的啊是無非利益有情,沒有一點點東西啊捨不 得的,那麼既然如此,他來要了,我代佛菩薩看,好好,他來我送給他,就是這樣,那個是說他來要的這個人是合理 的,如果他來要的不稱理,他來要你的人是不合理的,那麼怎麼辦呢?

【若不稱理,即當念先作淨施法。由已捨故,告言賢首,此是他物不許施汝。】

如果他在求的人,或者你這樣送了以後不合理的話,那怎麼辦呢?你就想了,嘿,我這東西送給別人啊,那已經 捨給送給別人了,那當不是我了,所以對於來求

【輭言曉喻。】

這個就是布施的方便,上面假定說他,來求那個書寫正法的紙等等,怎麼辦呢?那個紙不送給他,另外。

【或以紙價二倍三倍施與遣發。】

這樣。

【令他了知菩薩於此非貪愛故不施於我,定於此經不自在故,不能施我。如是行者是巧慧施。】

那麼所以他要來求那個,這個經典的話,你不送給他,而把這個經典相應的紙的價更超過幾倍的價錢來送給他, 讓他了解你呀的的確確不是貪愛難捨而不捨,而的的確確你沒有權力,所以對這個經哪不自在,自在就是說,那我可 以做得了主,是作不了主,所以既然做不了主,別人的,他怎麼可以把別人的東西送給我呢?這樣的作法那就是我們 行者的善巧,對的,所以他不送也有不送的方法喲。現在請翻到菩提道次第廣論276頁,第二段,第二段上面 這個關於外物捨不捨的道理,捨不捨的道理分兩個大段,一個呢外物不捨,第二個捨,那麼這個不捨當中又分五個小 段,前面三個已經講過,今天講第四。

【◎ 四就施物門不應捨者。】

這個第四點啊,就是你所送的東西,說我是能送者,送給一個受者以及所施的東西,所施的東西有一類不應該送 的,下面說明他。

【若自父母,有蟲飲食,妻子,奴等未正曉喻,雖正曉喻若不信解。若自妻子形容輭弱,族姓之人,雖說此等不施為奴。然亦即是物之重者,故墮物數。】

有些東西不應該捨的,儘管菩薩一切,已經是發心的時候,受戒的時候,送給別人,但是他所以送的原因是什麼 ,為了增長自他善法,所以凡是這一類不捨的就是說,他不能增長而反而有相反效果的,前面說的很清楚,所以他重 點哪在捨的原因、捨的目的,所以這樣去捨,當捨了以後對他的目的相反的話,那就是不捨的,第一個總則已經說明 ,那麼現在這裡呢,細則所以自己的父母,父母當然不能送給別人,有蟲的飲食,你送給別人是利人的,這個不但不 利人,而且有損,那麼平輩乃至於最親近的妻、子,自己的夫婦、子女,那麼以及下面的佣人等,雖然這也可以送人 ,但是你一定要如理的告訴他,如果不告訴他,或者雖然你如理的告訴他,他絕不能了解也信賴不過,這種情況之下 結果他固然是不服氣,受的人哪到那時候也會產生同樣的不合和的現象,所以這種情況之下,不送,還有呢就是不管 妻也是子,他很差形容軟弱,這有病哪,這樣如果送給別人的話,人家要派上種種用場啊,結果他身體又差啊有病, 乃至心力又差,這個不行,這個不行,還 有呢族姓之人,就是他出身很高貴,這個很高貴的出身的人哪你送給別人, 送給別人由人家支配啦,印度當年的習慣,那是就是奴隸一樣的,送給別人就是奴隸一樣的,他出身高貴的人做不來 這個事情,他雖然你送給他了以後,跟你的原來的原意達不到,產生了反效果,這個不送,那麼原則上呢?上面這一 類就是物之重者,故墮物數故,前面曾經哪講過,就是平常啊輕微的東西,稍微有一點損益,這個影響不大,現在這 種情況之下,你一點點弄得不好的話,就產生絕大的反效果,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避免,避免。

【菩薩地攝決擇分說,若是三衣及餘長物佛所聽許,無慳意樂於修善品極所須者,雖不施與亦無有罪。】

那麼除了上面這個以外,在菩薩地攝決擇分當中,攝決擇分就是瑜伽師地論上面,講菩薩地修學菩薩的人,根本 意趣說明了以後,本地分就是說明根本意趣,然後呢決擇就是這個裡邊細辨,細辨,討論一些問題,那是說我們出家 人的三衣,這個是自己啊修學佛法必須要的東西,那麼除了三衣以外呢?跟我們日常生活必須要的其他的長物,就是 多餘出來的東西,這個佛所聽許的,那麼我自己本身哪修學是很用得上,所以呀能夠增長我們自己的善法的,所以呀 修善品哪非常須要的,而自己也並沒有對他,放不下「慳貪」的這種心情,這種情況之下不施也沒有罪,沒有罪。

p. 277

【如云:】

下面就引:

【「出家菩薩除三衣外,所餘長物佛所聽許,身所受用順安樂住,若故思擇施來求者當知無罪。若顧善品非墮欲貪, 雖不施與亦唯無罪。」】

說我們修學佛法的人,那麼在家菩薩當然沒有這個,沒有這個不須要,出家人那麼三衣就是我們這三衣,以及其 他的出家人,佛所聽許的那個,這個在我們出家修行的人,不要說菩薩就是聲聞也是如此,他受用的目的,不在乎長 養世間的若身若心的這一個哦生命以及染污,而是由於利用自己的暇滿人身,以及暇滿人身所必須要的外面的受用啊 ,修學佛法,修學佛法,所以這個必須要的,如果你對這個有了認識,那麼說這個是我必須要的,所以故思擇施來求者當知無罪啊。這個如果說你在這種狀態當中,是你覺得可以送。


前一頁(115b) [116a] 下一頁 (11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