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16卷 B面

日常法師


所以他不是冒冒然的像別的東西,人家來要我就送給別人,所以你必須要了解,這樣子送了以後,是不是對人家 有利,對你自己也有利,對現在有利,對將來也有利,反過來說你是需要的,但是呢你並沒有慳貪的意思,我們布施 的真正最重要的,第一個在慳貪上面哪決定要去除,而且要至心與無貪的心去布施,現在,在這個慳上面我沒有,而 修學善品當中這是需要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呢?這個不施也沒有罪,不施也沒罪,換句話說我們在這地方要辨別 得清楚。

p. 277 (2)

【菩薩別解脫經云:「舍利子,若諸菩薩重來求者,捨與三衣,此非修習少欲。」故出家菩薩施自三衣,即是有犯 。】

乃至於菩薩戒經上面說,特別說明說關於自己的三衣,就是人家怎麼來求你呀,這個不要捨,因為這是你自己必 須要的,我們少欲其他東西可以捨掉,這個三衣是出家人根本需要的,這個不算少欲,所以你把你自己必須要的三衣 捨掉了,那個反而有罪的,那上面就辨別有一些東西,東西來說那個不應該捨。最後第。

【◎ 五就所為門不應捨者。】

就他為什麼要來乞這個東西,乞了這個東西去幹什麼?我們要了解,如果說他拿了這個東西做不合理的事情,那 個就不要送給他,所以下面就解釋。

【若有來乞毒火刀酒,或為自害或為害他即便施與。】

那麼這些東西呀,來有毒的火、刀啊 、酒啊那些東西啊,不管他自己傷害或者傷害別人,這個不可以送給別人。

【若有來乞戲樂等具,能令增長墮惡趣因,是應呵止,反施彼物。】

這個還有一種呢雖然不是傷害,眼前傷害,而是將來能夠墮落的、戲樂,這個沒有義理的事情,沒有義理的事情 ,眼前雖然不傷害,但是將來就是墮落惡趣的,這種事情啊是應該呵斥,不應該做的,那個不可以呀布施,不可以布 施。

【若有來求或來學習罩羅罝弶為害有情,教施彼等。由此顯示,凡害眾生身命資財,皆不應學彼等教授。】

還有呢有的人來求,求這些東西,或者來學這些東西,求什麼?罩羅罝弶,那個就是捕捉鳥獸的東西,罩通常就 是竹子做的一種竹籠,擺在河裡面捕魚用的,羅就是羅網捕鳥的,罝也是種羅網,他不是捕天上飛的鳥捕走獸,通常 捕兔子什麼這些,弶就是種弓箭,那個弓箭上面有雕刻的特別的就是這樣,這個東西或者直接來求,或者是學這個東 西,他的目的幹什麼?這些東西都是傷害有情哪,你有不能送給別人,然後你知道了也不能教給別人,所以啊更從這 個地方說 明了,凡是傷害眾生的生命哪資財的話,哪皆不應學也不可以教。

【若為殺害或陸或水所住眾生,來乞水陸即施此等,若為損害此國人民或為害他,來求王位而行惠施,若有怨家來 求仇隙,施彼讎敵。】

這些都不應該的,不管是水上或者陸上,那麼有眾生所以他來求這些,比如這一段我們現在說這個土地是你的,像我們目前在這裡,我覺得我們對這種概念不大清楚,比如說一個田荒在那裡,我們任何人就可以跑得去踩上去好像無關緊要的,在西方在美國,我就看見就不是,僅管一塊荒地在那個地方,荒地,你不能證明它是公家的,我們隨便決不踩上去,有的地方邊界上面就寫一個,比如說公路旁邊哪,他標一個他自己的姓名或者寫一個private這是私有的,在任何情況之下我們不會站到那地方去,萬一有的時候不小心踩過去了,沒有人無所謂,有人一定再跟他打個招呼:「對不起不方便」,「好好好」,不像我們現在這地方隨隨便便, 哎呀進來了,怎麼妨礙你呀?就是這樣,隨便這麼都不可以,何況你要,所以在那種地方,譬如說春天啦或者人家去打獵呀,打獵一定有一個區域,有一個範圍,凡是那個地方標了一個 "private",那個因為他那個地方 的地方很多啦,那個很多林野很多,那個我們跑過去看見那地方一標,那就不進去,打獵人都不會進去,所以像這個上面就說明如果這個地方有水、陸等等的東西,那麼人家要來為了傷害這東西,譬如說捕魚啊,那條河是你的,人家來要求,你不要讓給他,不要讓給他,不要傷害那有情,這是對畜生來說,那麼同樣地對國家來說有人求王位,求了王位而要傷害你這個國民,那不要,還有呢這冤家,這個冤家跑得來,不是為了目的,比如我們,現在有人呀說捨什麼身上的什麼東西呀,他可不是為了救命哪,他是來傷害你,那不可以給他,這個是,這些東西我們容易了解,那麼上面說的五項是不應該,下面呢什麼是應該施的?

【◎ 第二應施外物之道理者。若即此身非是大師所遮之時,於彼補特伽羅捨所施物,非不稱理,於彼相宜即應施與。 】

他還是照著這個次第,上面第一個嘛就是說,我們剛開始呢雖然你發了大心啊,樣樣東西送給別人哪,但是你那 個悲心還沒堅固,捨心還沒培養,做的時候那個佛不讓你隨隨便便送的,說,如果說他不是佛所遮止的,這種情況之 下,所以說這個,就是對我們自己身體來說,你夠了這個條件,然後呢佛不遮止的時候,那麼那個時候啊是合理的, 合理的你能夠做得到的,這個時候如果有人來要,對人家有用

【又若自身與前相違,於諸經卷有慳吝心,雖未已辨經典之義,應施來求樂勝智者。】

那麼前面曾經說過,說有的人哪來求那個經典,可是你自己對那個經典的道理還沒弄通,還沒弄通,所以你修學 這個經典哪,有後面的大利益在,有大利益在,你現在送給了別人了以後啊,是的,你啊第一點哪對於慳貪捨那一點 做到了,可是後面的大利益卻不行,所以你可以不必送,但是現在呢情況不是一樣,說你是的你對這個經典的道理你 沒弄清楚,你應該去弄,可是你的這個慳貪心在,在修學布施的時候最重要的目的幹什麼?破除你的慳貪,結果你的 慳貪心,在這個地方的話,對不起,在這種狀態當中啊!那你就應該送給別人,要破除你的慳貪。

【此復若有二書即應施與,若無二者應與書價,價亦無者應作是念,我行此施,縱於現法而成癡呆,不忍慳貪,如是思已定當惠施。】

下面就說這個道理,說這個時候假定你有兩本書的話,那就送給他哦,你自己還留著一本,假定是沒有兩本的時候,因為你要想辦法了解這個,所以你儘可能的想辦法,給他跟書相等的價值,如果說連這個也沒有的話,那個時候 你怎麼辦呢?就想是的呀,我送給了他了以後,那我自己呀沒辦法深入了解啊,就癡呆,但是呢我現在的目的是什麼 ?破除慳貪,破除慳貪,我拿了這個藉口,結果啊增長自己慳貪,我寧願癡呆,我不可以慳貪,這樣,結果還是把它 送出去,這個地方啊有一點我們很值得注意的,他在這個兩者取捨之間啊,碰到這種問題關鍵所在的話,他寧願送出 去不願意忍受自己的慳貪,有沒有注意到我們平常做很多事情的話,就是實際上呢自己煩惱,他現在的是慳貪,我們 哪什麼不一定,或者好戲論,或者好慳貪,或者好什麼,實際上呢內心真正的重點放不下,然後找藉口,說唉呀修行 哪要這個身體呀,然後呢所以你要講營養啊,要好好的睡呀,要好好的弄呀,結果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呀,哪就是這個 慳貪,看看菩薩怎麼做的,菩薩怎麼做的?換句話說我們真正想修行的話,你要自己內心檢點,如果說你那個慳貪心 在的話,在這個地方很明白的告訴我們,寧願把命送掉,不要讓那個慳貪長養它,大家了解不了解這個意思,所以 我 們往往拿一個很好聽的名詞,做一個藉口,保護自己的煩惱,修學佛法的真正的內涵是什麼?我們要全部精神去對治 煩惱,本來這個最好的藉口,不是藉口,是最好的方法,用來對治我們的煩惱的,結果卻是保護了你的煩惱,變成功 保護煩惱的藉口,這個是修學佛法嗎?這一點哪,我們務必要自己好好的反省,務必要好好的反省,不過前面已經一 再說過了,我們做有一個漸次,至少第一個理論上面要清楚,清楚了以後自己做不到,那個時候應該什麼呢?懷著慚 愧的心情,第一個,唉我怎麼做不到啊?我要好好的努力,單單這個慚愧的心情不夠,更應該了解,長養這個煩惱的 結果是什麼?對自己的傷害,對自己的傷害,為煩惱所使貪一點小便宜,結果受到絕大的大痛苦,受到絕大的大痛苦 ,你所以放不下是為了貪一點快樂,結果呢傷害了你自己,就是這樣,所以你覺得啊這個是不能忍耐,不能忍耐,然 後呢你要找種種方法去對治他,所以在這地方就特別把這個道理說出來,所以我特別欣賞了凡四訓的原因,了凡四訓 的改過之方當中起出三個辦法來,恥,然後呢畏,第三個勇。恥,恥些什麼,了解了這個道理以後,覺得唉呀我怎麼 這麼差啊,這個佛法裡面說慚愧呀,慚愧兩個字啊一切百法的根本,又慚恥之服,遺教經上面,那就行了,如果你沒 有慚愧,那你就完了,什麼叫慚愧呢?就是說一個惡行的人,當他辨別清楚是非以後,一看,唉呀自己覺得我怎麼這 麼糟糕,噯,拿我們中國人來說,恥呀,自己呀,不如,不對,所以你一定要如理的辨明邪正是非,然後自己覺得唉 不好呀,自己不好呀,單單這個夠不夠?不夠,我們更要進一步,他這說「畏」,畏什麼呢?就是剛才這個,你了解 你的根本原因所以貪,為什麼呀?還是求快樂,結果你貪了半天的話,不但得不到快樂,反而大大的傷害你,噯唷, 那個時候啊就不但有恥而且有畏,前面哪旁邊哪都策勵你的力量,後面推動你的力量,那個時候啊,你有了這個正確 的認識以後啊,這個正確的認識叫正信,所以信為欲依,你那個善法欲就升起來,有了這善法欲,那勤精進就跟著來 了,所以就有一種精進的力量,世間聖人說知恥近乎勇,不是就是勇喲,近乎勇,這一點我們在這地方要特別說一下 ,他現在這地方,對法是如此,對其他的亦復如是,所以關於這一點哪,尤其是一心向上的出家同修們,在這一點務 必要三思而行。我們繼續下去。

【若所施物除前所說,又自作王時,終不抑奪餘妻子等,令離其主而轉惠施,唯持村等可施求者,如是不為墮惡趣因。】

那麼這個,還有呢在上面所說的除前面所說的這一些東西,前面說的不應該送給別人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 你如果說自己是王者,古代的王者對於他屬下的一切東西,他有主權,他雖然有主權,但是呢不搶奪奪取人家的妻子 ,然後轉送給別人,這個不做,還有呢他可以任意的比如說,國王封下面的臣下,有功的或者什麼人哪,那些地噯呀 這個給你,有人來求他給他,不過跟上面相違背的,你送了他以後,他不會做壞事,因此他不會墮落,這種情況之下 ,你可以,下面。

p. 278

【諸戲樂具及罩羅等,不損於他眾生所居水陸之處,不傷眾生無蟲飲食應施求者。】

這個容易懂,就是跟上面所說的恰恰相反。

【若有來求毒火刀酒,為自饒益或饒益他,即當施與。】

前面說過的毒火刀酒這些東西,它不捨的道理,不在這幾樣東西本身,而是因為這個東西能夠傷人的,也能夠致 害的,他現在拿了這些東西,能夠自己饒益能夠利益他人,那就送給別人,那個送給別人。比如說毒,噯!毒這個東 西妙不可言,人家以毒攻毒,如果你身上面有了不好的東西,或者外面的瘡,或者裡面的病,往往啊要那個毒藥來攻 ,就把他弄好了,那個時候對啦,這樣,那麼下面的火呀、刀刀呀、酒呀,亦復如是。

【若如是行財施之時,來二求者,一貧一富應如何施。】

嘿,你在布施的時候,兩個同時來求,那麼一個窮人,一個有錢的,那怎麼辦呢?

【先作是念,設二求者來至我所,若堪於二充足滿願,即當俱施滿願充足。】

事先你心裡面哪先要有這個認識,說,假定說有兩個人同時到我那裡,我能夠同樣滿,滿他們的願,那最好,不能呢?

【若不堪者,則當圓滿貧者所願。】

這個是不行的時候,那個取捨,先滿窮人之願。

【由其先作如是念故,若不能滿二所欲時,即當滿足貧者所願。】

那麼因為他以前,先已經有了這樣的心念,所以到兩者不能滿的時候,先貧者所願。

【應以輭語曉喻富者,告曰賢首,我此資具於此貧者先已捨訖,切莫思為特不施汝。】

這個既然你只送給一個人,另外的人得不到,那個時候他始終有一個原則,你 不能讓他啊過分失望,那時候啊你 呀輕言善巧的來給他這麼說,說噯呀這個大德呀,我這個東西呀先已經哪對這個窮人哪,已經送給他了,已經準備送 給他了,所以你來呀實在太對不起,太對不起,我倒不是不送給你。要這樣去做法,那麼他為什麼要先這樣想呢?這 個我們要了解,菩薩之所以為菩薩,他固然為利有情願成佛,這個大菩提願,這大菩提願的最中心、最堅固的什麼啊 ?大慈悲,大慈悲是看見人家苦,他要幫助人家拔除,要使得人家得到快樂,現在貧富兩者當中,當然是對這個貧者 來說更需要,他的痛苦更大,給他一點點利益更大,所以他這個取捨是這樣,但是他為什麼先想呢?因為先想了,他 心裡的的確確他存著這樣,如果先不想臨時這樣說的話,那他這個欺誑或者分配不公平,不好,所以這種小地方特別 說明了一個什麼事實呢?即便是菩薩,他平時的時候用一點方便,所以這個善巧方便哪,我們常常方便妄語方便妄語 ,實際上他不是妄語,他是方便而不妄語,因為他的的確確事先也已經想好了,我這個東西這樣分配的,他的確有這 個概念,所以他來的時候,哪,這個是真正叫做方便,我們現在常常講方便,方便,人家方便的結果是什麼?善法增 長,善法增長,增上生到決定勝,我們現在也說方便,說了方便以後開惡趣門,忍非說因,就是這樣,該忍的就不忍 ,這個是煩惱,然後呢不該忍的去忍他,長養這個煩惱,還找種種的藉口,這個地方我們務必要辨別得很清楚,這個 文字很容易懂,這個文字一看就懂,可是他為什麼要這樣,這個這樣安立法的這個特則,你必定要把握得住,這個才 是我們真正學佛法應該了解的這個基本概念。

【受菩薩律初發業者,如是學施極為緊要,故特錄出,凡無別義者,皆如菩薩地意趣而釋。】

上面這些道理啊,這個對於剛開始學菩薩的人,受了菩薩戒以後,那麼第一件事情就學布施,這個事情非常重要 ,非常重要,所以特別從菩薩地,菩薩地就是廣說這個的,把他摘錄出來,如果你們要詳細的了解深刻的個別的意義,那可以到這地方去,我們這裡也有這個書,你們願意好好的看,那麼上面說這個外財應捨的這個呃道理,那麼下面我們緊跟著說明,當不能捨的時候該怎麼辦?在不能捨的時候。

【◎ 第二不能捨時當如何行者。若有求者正來求時,為慳覆者,應作是思,此可施物定當離我,此亦棄我我亦捨此, 故應捨此令意喜悅,攝取堅實以為命終,若捨此者,則臨終時不貪財物,無所憂悔發生喜樂。】

那麼這是第一個,我們雖然學了大乘的佛法,乃至發了願,可是因為無始以來的習性所使,願是發了,真正境界上的時候,心裡面就會捨不得,那怎麼辦啊?這樣告訴我們,說假定說境界當前人家來向你要東西,那個時候啊你呀為這個慳貪心所覆蓋,換句話說那個時候慳貪現行當中捨不得,捨不得,這個該怎麼辦呢?他下面告訴我們,我們應該這樣思惟觀察這件事情。注意哦這個思惟觀察,一定在事先學習的時候,先哪如理的思惟觀察,假定前面沒有善巧的話,到臨時你腦筋裡面道理的影子都沒有,這時候心裡面覺得唉喲給人家怎麼可以呀?他只想到那一方面,這個如理的思惟,這種正念絕不可能提起來的,所以境界現前所以能提起來,還必須要我們平常的時候多學習思惟觀察,


前一頁(116a) [116b] 下一頁 (11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