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18卷 B面

日常法師


他總覺得佛在那兒哄人,為什麼原因呢?耶因為啊,那些人一向心裡狀態啊!他一向是用這種心裡狀態,想這件 事情去的。所以他的等流心識,自然而然啊!他想的是他的那一面,我的話,你們清楚不清楚,我們現在舉一個簡單 的譬喻,我們常常說的,當我們心裡面,被一種強烈的現行心識籠罩之下,你不管什麼境況現起的時候,他自然觸發 的就是這個,就是這種情況,所以譬如一個歡喜吃的人,他隨便一動,嘿!他就聽見了,嘿喲!這地方呢?今天有什 麼好東西,廚房裡吃的,啊!歡喜什麼的,他心裡面就這種狀態的現起了,這樣,所以我們啊!講到這地方,我們可 以溫習一下前面太多的東西,哦!那麼前面講到業的時候,還有講到苦的時候,還有一段話,哦!這個我不必翻了, 叫熱逼,當他這個被熱逼的時候啊!熱的不得了的時候,這個雪飛也這個,這個雪啊!是最冷的東西,打的他身上啊 !他也像火燒一樣,寒逼,他被這個寒苦所逼的時候啊!雖然火燒的時候,他身上,他也覺得很冷,這個實在苦啊! 三惡道苦當中的,說這是為什麼呢?他有他的猛業成熟的時候,他強烈的這個業成熟的時候啊!他就這個現象,大家 還記得這段公案沒有,前面那就是說我們這地方可以體會的,所以他前面啊!我們為什麼要溫習的很熟呢?前面有一 個地方,要告訴我們,說,他假定說將來啊!他到地獄裡面受苦的那個時候,很苦的話,那你現在祇要看他身心上面 陷在這惡濁火,換句話說,我們現在心裡面啊!就是或者貪心,猛力的這個啊!你一心一意的就求這個,或者是猛力 的瞋心,或者猛力的痴心,陷在這種猛力的心相當中,我們剛才說的,你在任何情況之下,一碰,喂!他總是以這個 他的這種觀念去想,他觸發會這東西,所以我們常舉個譬喻,譬如說啊!我們啊!每個人都有這個感覺,比家裡邊, 啊!如果說這個家庭是非常和睦的家庭啊!父母非常歡喜,今天很高興啊!那個子女稍微犯點小毛病的話,平常要責 罰他的,嗨,他也覺得好沒關係啦!好好就過去了,高高興興,反過來啊!今天兩個大人,如果正式啊有什麼問題, 或者是外面受了什麼事情啊!正在很難過的時候,發大脾氣的時候,也許那個小孩今天很乖,一看見了啊,一個事情 無關緊要的事情啊!說不定那個父母就大發一頓脾氣。不是說這個小孩,換句話說不是外境什麼,而是他那個時候內 心的心裡行相這樣的,現在大家注意到了沒有,這個事實對不對,我們人人感受到的,這修學佛法,沒有別的,主要 的就在這個上頭,那個,你們了解了這一點以後啊!先來講講那個尸羅,那個尸羅就大有意義了,那個尸羅就大有意 義了啊!現在我們啊!是說從前面溫習布施開始,而談到這裡,緊跟著下面講尸羅,喂!怎麼用法啊!

p. 281 (2)

【第二尸羅波羅密多分五。】

先說波羅密多是什麼?到彼岸,什麼叫到彼岸啊!就是說現在我們在生死輪迴當中受盡種種痛苦,喂!要想超越 過去的一個方法,啊!小乘那是狹義的戒,大乘是大乘的戒,你有了這個戒啊!就可以超脫這些困擾,這個叫尸羅, 那麼尸羅是梵文,翻成功我們中國話,他那個正翻叫什麼叫清涼,清涼是什麼意思呢?因為啊!我們身口意三業一直 為無明所縛,無始始來造種種罪 惡,啊!黑業,造了這個黑業以後啊!是焚燒我們,啊!就像是熱一樣啊!那個燒嗎 !就這樣,所以當我們啊!心裡面有這種強烈的這種情況會坐立不安,強烈的貪瞋,換句話說這個煩惱向上仰的時候 ,坐立不安,痴重的時候呢?這個向上滴的時候,你又提不起,塌掉了時候,眼睛又張不開,又睡著,就這個樣,就 是這種狀態,那時這個心裡邊啊!是被這個三業所焚燒,那麼現在呢?這樣東西啊!他能夠使他清涼,這個叫做尸羅 ,尸羅的真正意義就這樣,所以從這地方,也說明了這個戒是從裡邊開始的,但是呢?凡夫修學的時候,的的確確他 這個裡邊,裡邊就是內心,他這個內心並不是無緣無故生起的,而是從外境而引發的,所以啊!的的確確我們防的時 候啊!防,因為外境引發的嘛!但是重點就在內內內在啊!所以他一定是啊!從內外具防,而他的主宰的中心在裡邊 ,那麼譬如我們現在說,我曉得我要努力這樣去做,因為外面會引發我這個東西,所以我有種種方式防止,啊!我們 出家人啊!是住在阿蘭若處,離開那種憒鬧的地方,引發這個煩惱的,我們總啊!不可以,就這樣,心裡面要主宰著 ,否則的話,儘管關在山裡面,你心裡面亂糟糟啊!那沒有用,啊!同樣的道理,我們也剃了頭,穿了袈裟,不但我 們自己曉得說喔!我摸摸頭,我為什麼要這樣做,要人家一看說,嘿!你這個和尚幹什麼的,啊!所以他們泰國人這 個出家的比丘,假定你下午出去跑到市場裡,人人瞪大了眼睛看你,你到那時一看啊!喔!趕快走趕快走,所以養成 這個,他有這麼好處在,啊!可是這地方我們主要曉得,啊!原來這樣的,那麼這個戒!為什麼稱為戒呢?戒的意思 ,因為他能夠啊!防非止惡,又防犯作用,又防犯你禁止你造惡,所以啊!又稱為戒,所以大乘一章上面來說,旁業 叫戒,證明應該叫清涼,這個現在呢說明分五點。

【① 尸羅自性。】

他本質是什麼?

【② 趣入修習尸羅方便。】

我們怎麼樣去修,啊!先不是馬上叫我們去修,他一定有一個方法來告訴你,你怎麼樣去做的話,你可以好好的 修了,啊!換句話說,我們常常說的,我們呢背後缺乏一個推動的力量,這個很重要,很重要,你有了這個推動的力 量,然後你要去做的時候,那麼你曉得做的時候,他這個裡邊啊!還有不同的行相,所以:

【③ 尸羅差別。】

那麼再下面呢?

【④ 修尸羅時應如何行。】

啊!正修的時候怎麼辦?這個尸羅有這幾種,每一種不同的,這個裡邊應該如何做法,最後還有。

【⑤ 此等攝義。 今初,】

就像前面的,最後的,總略的把重要的地方提一下,現在一個一個來。

【◎ 從損害他及其根本,令意厭捨,此能斷心即是尸羅。】

這個第一個概念,我們要把握住啊!這個戒是什麼呢?平常我們說戒,啊!現在雖然說,這個正翻則清涼,可是 我們現在概念已經有了,而且我們習慣上用的都是戒,所以以後啊!說到這裡,都說戒,這個戒的特質,是損害別人 ,啊!平常我們的損害別人都是指什麼啊!都是身口所業,對啊!打人啊!罵人啊!然後呢?這樣的話呢!乃至於瞪 人一眼啊!乃至於種種行為啊!根本是什麼呢?他的根本就是你的起心動念啊!意樂,你先有了這樣的想法,還有呢 ?這個意樂的種子,這個就是損害他的根本,啊!平常我們容或啊!行為上面沒有,可是心裡邊啊!卻一天到晚啊! 懷著這種啊!自利利他的事情,這個都是啊!損害別人的,固然我們啊!傷害別人是戒,啊!那瞋相應的,還有呢? 貪相應的,你為了你自己的利益,用種種方式啊!則不顧別人,這個也是,對不對,也就是這個就是根本,然後呢? 你心裡面有這樣想,不管你的行為,做的多好,那個總歸不相應,所以這個地方特別說及其根本,那個事情怎麼辦? 令意厭捨,我們一定要從我們的內心上面,因為這個內心主宰啊!厭離,啊!說這個錯了,這個這麼錯了,怎麼不對 啊!然後呢?要去捨棄他,要去捨棄他,就是這樣的這個意念,是能斷心,要斷除損害他,以及損害他那個根本啊! 這個心裡,這種意念,乃至於要從根拔除,習氣一點不保留的那個決心,這個就是尸羅,看見沒有,現在我們了解了 ,這個戒的真正的特質在那裡,在

【由修此心增進圓滿,即是尸羅波羅密多。】

耶!把這個心啊!增長進步,達到圓滿的程度,那就是戒波羅密多,換句話說,我們能夠圓滿的把這一個部份作 圓滿了,所以這個必須要對自己的身心,心裡的行相認識清楚,你們懂得了這一點,那麼才了解平常我們研討的時候 ,一直說一定

【非由安立,諸外有情悉離損惱,為滿尸羅波羅密多。】

這個解釋,蠻重要的,說,你要曉得啊!這個布施的這個自性 ,是從你內心當中圓滿這個心,而不是從外面安立 的,他外面什麼?就是損惱他,不損惱他,所以不是從外面這個地方來看的,假定從外面來看的話,既然說你不損惱 他的話,應該所有外面的那些一切有情都沒有一點點煩惱了,因為每一個佛都發這個願,要圓滿這個戒波羅密多,假 定這個戒波羅密多從外面來判斷的話,那麼,只要有一個佛成就的話,所有外面的眾生都應該沒有損惱,離開損惱了 !這個很明白,但是現在呢?佛啊!不但一個佛成就了,個個佛都成就了,可是外面的眾生他照樣的煩惱無比,這個 說明什麼?它不是說防止不損惱他,這個懂得了,我們就看下面的文很容易,說:

【若不爾者,現諸有情未離損惱,過去諸佛尸羅波羅密多應未圓滿,亦不能導此諸有情,往離損害諸方所故。】

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他一定是裡邊安立的,裡邊安立的不在外邊安立的,所以那一天,我就曾經跟我們老和尚談 起,這是我們也是其中一位同學啦!這個同學他規勸那個同學,我想大家知道這件事情這個,現在我們都了解都是我 們的善知識喔!那個同學說得振振有詞,當時老和尚就跟我說,唉啊!我心裡面一點都不生氣,只同情他憐愍他,以 前我不大會懂得,以前不大會懂得,這樣,要我以前聽見這個話,我也許還會想,這老和尚他在那兒說得好聽話,我 現在慢慢體會到了,千真萬確,那就是老和尚的功夫,那是真正為老和尚的地方,他的的確確,他遇見這個境界,他 自心調伏了,這樣,然後呢?他自己因為調伏了以後,他不隨這個煩惱在轉,當別人給他說這個很多似是而非,他能 勸得醒,固然勸,勸不醒的時候,他自己內心卻是一動都不動,他不但是如此,而且他還說我越來越憐愍他,曉得他 這樣去做的話,他這樣的話是會墮落的,但是啊!我真是很同情他,就是這樣,所以以後這位同學跑得去改過了,他 也很高興,因為那一次因緣,他就特別跟我講,所以這個地方我特別,你們要了解這個行相以後,那麼曉得從什麼地 方下手,等到你自己能夠調伏了,然後呢!你才能夠引導別人,說喔!原來這個方法是這樣的,假定你這個做不到的 話,他就說不能導此諸有情,你就沒辦法引導別人,這個話,你們也很清楚了,所以從這個地方你就了解了前面剛才 說的,一個人猛業成熟的狀態是怎麼樣,然後呢,你戒是如何戒法,自己怎麼防,緊跟著怎麼幫助別人,乃至於圓滿 的狀態等等,那彼此間沒矛盾了,如果從外面行相判斷的話,那人家說起來,嘿那個佛不是要布施?那個佛不是要持 戒?結果佛說,如果他不滿願的話,他不能成佛,結果他成了佛了,窮的人還這麼多,喲!那個佛的布施,布施到那 裡去了,不是的,持戒呢!也是一樣,這個概念,我們第一要認識,一方面固然是對這個不矛盾,另外一方面,對自 己是最好的鼓勵,啊!原來這樣啊!那真正主要的,我只要內心上面認得了這個行相以後,努力去改善的話,那就對 了嘛!更進一步,因為我自己真正找到了問題中心,改善!才可以幫助別人,那才是真正幫助別人,離窮苦!離熱惱 啊!哦佛法原來是這個樣啊!你也就真懂了,繼續:

【是故其外一切有情與諸損害隨離不離,自相續上有離損他能斷之心,修此即是受行尸羅。】

所以說外面的一切有情,他對於這個損害被損害,或則離或則不離,那個不是主要的,只是主要的真正的特質在 那裡,就是你自己的身心相續上頭,不但是行為啊!這個開口也好,行為也好,以及起心動念等等,沒有一點點損惱 別人,這個心裡面狀態,徹底的把它拔除掉了,這個就是圓滿,現在呢?你了解了要去修,這個要想斷除這個的心, 那個,我們就是啊修受行尸羅。受行,受戒隨行,就是從這個上開始的,所以:

【入行論云。】

那麼下面呢,就引經論證明。

【魚等有何處,驅彼令不殺,由得能斷心,說為尸羅度。】

說這個魚等那是表示一切畜生,那些畜生當然是被人殺害的,你在什麼地方,你那一個地方能找到這個魚不被捕 ,不被殺的,不可能對不對,說實在的,我居然看見人家跑到放生池裡面還去抓魚哩,嘿嘿嘿!這個,那個放生的地 方,他都要抓了,你還有其他的什麼辦法好想嗎?是的,就是這樣,所以那何況其他的,其他的地方,你沒有地方能 夠是叫別人家不被殺,所以說外面的境界,這個是外面的,我們現在修學佛法是由得能斷心,你能得到這個了,圓滿 成就了,那就是布施波羅密圓滿的時候,那麼:

【戒雖有三,此約律儀尸羅增上。】

現在講的那個戒,這個是什麼呢?是就這個律儀尸羅,律儀尸羅是三種律儀,主要的是別解脫什麼等等根本,換 句話說,戒有三種,那三種?下面會一一介紹,在這個戒的差別裡邊。

【說為斷心,此復若具等起增上,斷十不善是十能斷,若就自性增上,斷七不善是七能斷,身語 業性。】

那麼這個戒,就是能斷的心,我們從兩個角度去看它,從它的等起增上,我先不要說等起增上,從自性增上,他 說戒的特質、本質,反過來就是說,你犯的那些事情,你現在不犯,要去斷除它,就它的本質來說,就這一點來特別 的說明,增上的,就是啊!認真的確定,嚴格的確定,那麼這是七樣東西,這七樣東西能夠斷除的七個,七樣東西, 這個就是戒,反過來你不能斷除的就是惡,戒是防非止惡嘛!那就是身三口四,那麼由於這個等起,跟這個相應而生 起的,相應而生起的,還有什麼意業,這個意業是看不見的,實際上不是一個什麼外面的行為,但是也是跟它相應的 由此而起,那麼,所以在這個上面麼就加上那個貪瞋痴,所以斷十不善是為十能斷,所以或者我們講,防身口七支, 或者是加意理三個,就它的自性的特質來說,也就是講尸羅,所以的的確確的,我們剛才說這個三種,有有部跟經部 ,以及進入大乘的以後的三家判那個戒體不同的時候,有的是從身口上面說起,有的時候乃至於防心說起,這個都有 它的根據的,那麼,現在這個地方就是說,求自性增上的話,它本質說,的的確確,哪外面現出來的行相,戒是一種 行為嘛!那是身口,這樣從它的整個的內涵來說,它的等起來說,就是跟它相應的由此而引生,那麼這個貪瞋痴意業 也在裡頭。

【入中論疏云:「此由不忍諸煩惱故,不生惡故,又由心中息憂悔火,清涼性故,是安樂因,為諸善士所習近故, 名為尸羅。】

這一個戒這個東西,是什麼?是不忍諸煩惱故,這句話大大的重要,我們現在啊!動不動啊就不能忍耐啊!唉啊!乃至於會發脾氣,唉啊!覺得難忍,我們現在叫做忍非所應,忍不應忍的,我們修學佛法的人,應該忍什麼?應該 不忍什麼?應該分得很清楚,現在修學佛法的人,不能忍耐的自己的煩惱,這個是很重要的啊,所以你要不能忍耐自 己的煩惱,首先要,首先必定要認得什麼是煩惱,假定你對煩惱不認識的話,那個就無從談起,對不對,所以平常我 們常常說的,噯啊!我們講道理,你不管你講得多大的道理,你已完全已經錯了,為什麼?這個在煩惱當中增長你的 見惑,增長你的思惑,不管你有多大的道理,沒有用!這個我們不應該忍受的,這個才是這個,所以我們必定首先要 認得煩惱的行相,認得了煩惱的行相說:噯啊!我現在的大冤家就是這個東西,這一個才是我絕對不能忍耐的,嗯要 斷除它,那你能夠對這個有的認識,你能夠不忍耐這個東西,我絕對不受它的騙,一點生氣我要跟它鬥到底,就是這 樣!能夠這樣的話!耶!你就不會造罪了,所以不生惡故,由於不生惡的話,心中的憂、悔、火都調伏了!啊!又由 心中息,息是息滅,息憂悔火,平常我們啊憂心紛紛唉啊!懊悔,然後呢?火,這種東西!由於了解了自己的煩惱, 經過戒的修習,把它調伏了以後啊!這種東西就沒有了,這個熱惱相啊,所以平常啊!唉啊!坐立不安我們往往有一 點小事情,心裡面就這樣想,那樣想這是什麼東西啊!憂惱火,就這個東西啊!那個火在那媬N啊!所以這個是啊得 到了清涼心了,這個是什麼?安樂的因,現在你能夠清涼造了善業,將來的果報比現在是更好,反過來,現在儘管是 啊!講道理說什麼,現在是又憂!又惱!又火啊,等到這一生壞了以後,將來去的地方,噯呀!那不得了的可怕啊! 好一點的畜生,所以我很早以前曾經跟大家提過,噯呀!自從我懂得這個業以後,我就隨便一看,看見那螞蟻,一看 就曉得了,哦!你看那螞蟻一天到晚嘟嘟嘟嘟嘟的爬,一碰到什麼就鬥起來要跟你鬥,其實人家還不一定要跟它鬥喲 !但是它心裡面,就是這個行相,就是這個心裡行相,另外一種呢可愛的東西,的的確確,譬如說你,我們現在隨便 說哦!嗯!不曉得大家有沒有這個,你們各人有各人的經驗,是你們這西方人啊!有很多人,養那個小動物叫寵物。


前一頁(118a) [118b] 下一頁 (11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