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19卷 A面

日常法師


這西方人有很多養了小東西,叫寵物或者小貓,小狗,可是你一向跟牠弄的很好的話,牠一看見你啊,唉啊牠就 上跑來,什麼,就來跟你親熱,就是這樣,換句話說,這是什麼呢,就是他當初的時候,不同的一個是啊,由於貪相 應法,由於一個瞋相應法,都是愚癡的結果,我這隨舉一例,隨舉一例,就是最下品的惡業,如果是嚴重一點的話, 那決對不是那個樣,哦就是這樣,是這個上面所說的你能夠把這些調伏的話,那就得到安樂的果報,這是我們真正善 士所習,所近的這叫尸羅,

p. 281 (12)

【此以七種能斷為相,無貪無瞋正見三法為其等起,故具等起尸羅增上說十業道。」】

上面解釋過了,這個是從形象上面看,戒是清淨幢相,那是七種,那麼無貪無瞋正見就是痴的反面,所以這個最 重要的就是正見,這個三樣東西他的等起,那麼具足這樣的等起的尸羅增上叫作十業道,前面已經說那個就是根本, 啊,根本,這是他的自性,我們了解了,那麼現在 了解了以後呢,要去修的時候,它一定有方法,你怎麼樣正確的方 法,你能夠策視你修習這個。

p. 282

【◎ 第二趣入修習尸羅方便者。如是發心受學諸行,此即誓辦一切有情,令具正覺尸羅妙莊,應修其義。】

像這樣的發,這樣的大菩提心,然後呢學這個,去行,照著去作,這個誓願為了使得一切有情要具足最圓滿的正 確尸羅,這個真正最殊勝,微妙的莊嚴,那麼我們必定必要這樣去修習,要修習這個

【此復自須先生清淨戒力,以自未能清淨尸羅及有損當墮惡趣,況云利他,即自利義莫能辦故。】

現在你既然發這個心,要幫別人的話,對不起,你自己先要有啊,你自己都不能清淨,還有墮落惡道當中,你怎 麼談得到利他呢,這很清楚很明白,你要利他,你自己先要有利他的本事嘛,本錢嘛你現在還自己都要到地獄裡邊去 ,都要叫人家來救你,你怎麼可以救別人,你自己在煩惱當中,這莫可奈何了,而且墮落了更談不到,

【故勤利他,當愛尸羅不應緩慢,必須力勵守護防範。】

所以真正努力講利他的人啊,他必定最抱愛這個東西啊,不可以慢啊,必須要努力去守護防範,啊,那從這地方 我們就看得見了,諸佛菩薩,祖師,講利他有沒有說,哎呀現在我要為利他啊,這個戒馬馬虎虎啊,佛經上面有沒有 這樣講啊,我是沒看見,論上面我也沒看見,現在這地方說得很清楚,這個千真萬確的事實,不要說這小乘的,小乘 為了自利,尚且這麼認真你現在要利人,你倒反而可以馬虎,天下有這種事情嗎,可憐的是什麼呢,就是很多人說利 他實際上乃至於戒的真正內涵都不知道,說的更正確一點,他那個心裡的形象到底是在造罪,還是自己在這如法行持 他不知道,自己還覺得我在利人,那毛病出在這裡,假如他真正了解這個尸羅調伏的自性了以後呢那看得很清楚,所 以最近經常有人,其實以前我也犯這這個毛病,那時候我跟著我法師的時候,我常常說,法師啊!現在這個時候你老 人家不出來啊,你怎麼可以啊,他當年回答我的話,我一直不同意,現在我覺得很遺憾啊,我當年不同意的話,現在 也用來回答別的同學,這個道理是什麼呢,他就是有的時候笑一笑,有的時候,他就跟我說啊,你慢慢的,好好的學 啦,學了一段時候再講啦,我覺得我一番好心去勸他啊,大家這麼爭論,你說這個我說這個,我現在慢慢的真正感覺 到了,這一點都沒有錯,不是說,你就憑著認得幾個文字跟人家爭辯,就算你百分有道理,你說對了,對方說我就是 不理你,就是不聽你,你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那千真萬確的事實,這世間狀態如此哦,對不對,必定要什麼呢, 你自己的內心當中,你能夠調伏了,那個時候看看這個情況,如果在適當的因緣,你還能幫助別人去,所以決對不是 認得了一點文字以後,那麼既然如此這地方就很明白說,你要想幫助別人,你能夠把戒這樣事情放在一邊嗎?所以他 說勤利他當愛尸羅,決對不可以緩慢啊,第一重要,從這地方說,不管你自利,利他,這個總是第一個,談佛法戒一 定是第一,不管是大乘,小乘如果你在這地方不談,那我們不談,當然了這地方要注意,如果他播一點種子,他是一 個菩薩心腸,他安住在菩薩律儀上頭,他自己心裡面非常清淨,那種人這是第一等了不起的人,我們不要從形象上面 看人哦,我們不要聽了這個東西以後,那個也瞧不起那個也瞧不起,我們就完全錯了,反過來我們懂得了以後,這個 也尊重,那個也尊重,只有一個不尊重,我自己呀,我覺得我沒調伏,說實在的我現在只好關在這地方,因為我沒調 伏嘛,再說進一步說,就是那些人,他不一定真正的調伏,就算不是真正的調伏,何況他真正調伏,就算不是真正調 伏,他也把佛法的種子傳播出去啊,現在我關在這裡我不能作,而他把佛法種子傳播出去,那不是正好,作了你不能 作的事情了嘛,所以我還是很尊重,還是很感激,還是很佩服他,而我唯一應該作的只有什麼,看看我自己內心哦, 這個很清楚很明白,對不對,所以不管你站在那一個立場上來說,你那個時候所應該注意的是要調伏自己,要努力的 守護防範,不過這裡有一點就是,我們要真正要開口談戒的時候,這個要原則把握住,這個在任何情況之下,這沒的 話說的,這個原則要把握住。

【攝波羅密多論云,若具正覺戒莊嚴,勤修一切眾生利,先當善淨自尸羅,發起清淨尸羅力。】

假定你要拿這個圓滿正確的戒來莊嚴,由於這個努力,去利益一切眾生的話,那麼那個時候要怎麼辦?呀要善淨 這個自己的戒,修習然後呢產生清淨戒的力量,清淨尸羅力這個力是大得不得了哦,這個力真是大,

【又云:「毀戒無能辦自力,豈有勢力而利他,故勸善修利他者,於此緩慢是不應理。」】

所以你一旦毀了戒自己都保持不住,那裡還有力量利他啊,所以要好好的勸那些說講利他的人,你要不利他則已 ,要利他的話,這個地方馬虎是 不合理的啊,決對不合理的啊,說到這裡我就想起這清淨尸羅力的一則公案,這個佛 世的時候,有五百個羅漢證了羅漢果了都是三明六通大阿羅漢,那個地方有個毒龍,在那地方,大家以神通力,怎麼 也莫奈何那條龍就是在那裡不動,最後來了一個比丘,那個比丘是很認真持戒的,他沒有具三明六通哦,也不是大阿 羅漢哦,就跑著來對那條龍說,說對不起菩薩你讓一讓啊,耶,那條毒龍就走掉了,哎呀,這五百個大阿羅漢是大為 驚訝,以我們的這個神力都趕不走,那跑來一句話趕走了,問他說你大德修些什麼啊,他說我什麼都沒有,不可能, 最後他檢查了半天,只有一樣東西以小小戒啊,最細微的戒,看的比什麼都重要哦,只要是佛制,那怕一點,那麼認 真持,那這個我想大家都知道的,所以說明了這個自利尚且如此,何況利他,所以現在說我即便說作不到,但至少應 該了解這個根本在那裡,這一點我們在這地方我們應該認識的,

【如是能令尸羅清淨,依賴於諸進止之處,如制行持。】

現在我們要想淨我們的戒的話,要靠什麼,這不是你想一想就算了,你要去行持的啊,所以要看,你的行為,該 作的是進,不該作的是止,這個不管是進止,或者是說,或者是說作持,止持戒當中,作持就是該作的去作,止持就 是不該作的要止住它,一定要什麼,如制行持,這個佛的教法以戒來分的話,叫制教,大家曉得,這就是佛制定的規 則,其他的這個教法,化教這東西啊,其他的菩薩,乃至於化人啊,羅漢啊都可以講的,制教,除了佛以後,沒有第 二個人,沒有任何人能夠講,這麼個嚴重法,所以他像國家的憲法一樣你要想如制行持的話,對不起,你還必須要什 麼啊,如力應學啊,照著這個學的不是說文字認識,還要認得這個文字所指的月亮,它現在所指的,這個月亮是什麼 ,這是我們的心月,指的我們的身心相續,所以前面在共中士的時候告訴我們學戒的時候,說你先不要談戒,先談犯 因,換句話,什麼是錯的,大家還記得吧,第一條是什麼,無知,不知道,那個時候真正的學是要學這個,這是我們 必定應該正確認識的,就是這樣,但是下面所以剛才特別說這個話,就這個知道不是知道文字,如果你學了半天只知 道文字的話,那你完全錯了,不知道文字,他還少一點口是是非爭辯,知道了文字以後,那個爭辯是越來越多,是越 來越錯,不曉得錯到那裡去了,所以這一點我們特別注意,

【又此隨逐猛利堅固欲守護心,故當久修,未護過失善護勝利而令發起欲護之心。】

那麼前面就是現在我們了解說,這個戒的特則是這樣,那麼怎麼樣才能夠如制,如佛所說的去作呢,這個要看我 們有沒有強烈的去持戒的這個,你有他就作的到,沒有就不行,所以這個跟著,隨逐就是跟著你猛力而且堅固的防護 的心,不但堅固而且猛力,就這樣堅固是別人都沖不破,猛力的話,你還有一股力量有了這個你就能夠持戒,所以這 個是推動我們的,守護的心嘛,所以我們要久修,要經過長時候的修習,那麼修些什麼呢,就說不護那個戒的種種的 ,害處以及保護戒的殊勝的利益,你對這個了解了以後,你內心當中說我一心一意要發起,一心一意要去保住這個事 情去了,所以我們在前面布施波羅密,講完了以後,四義的時候,為什麼要引伸前面那些道理,就剛才說的這無非是 讓我們真正認識我們自己的心裡行相,到現在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好處,跟以前不一樣,以前講的很多道理迷迷糊糊, 現在我們經過了道前基楚,下士,中士,以後,再講他所指的心裡行相就很清楚了,比如我們剛才說,這個猛業成熟 的狀態,然後宿生造了以後,他世現行像夢,以及眼前當下任何一個境界現起的時候,我們這個等流的心識等等,你 處處地方就了解,那業的中心在那裡,然後要去防護如何防法,所以他那個次第從這裡我們曉得,這個次第的必然性 ,反過來說當你學到以後的話,了解了更多,然後你回過來防以前簡單的時候,那就是輕而易舉,現在我們繼續說下 去,

【初者如前論云:「當見猛利大怖畏,可斷雖小亦應斷。」】

初是什麼呢,就是先不護的,不護戒的種種的過失犯害,這個前面這個攝波羅密多論上面就說啊,說,你應該見 到,這個的禍害,換句話說,你不持戒的,這個可怕的地方,哎呀,這個是利害極了,大怖畏,因為這樣的話,所以 你見到了決大的怖畏,那怕一點點,可斷雖小亦應斷,是啊,我們現在小小的,少作一點點,將來受決大的大苦報, 反過來呢,你努力的作作一點點的好事是大安樂,現在先說那個可怕的那一部份,

【謂由過患深生怖畏,雖於小罪勵力斷除。】

這個概念我們說的很多很多,但是最重要的還要靠什麼,平常我們多思惟,如果你不思惟的話,聽的時候蠻好, 聽過了以後呢我們還在什麼,還在一相的現行當中,這個地方我們馬上就可以溫習一下,這個現行說明什麼,說明我 們一相無始以來的習性,就宿生就是這樣,前生就是這樣一直這樣,所以它這個力量非常,對不對,到了這裡呢,尤 其是我們領會,這個戒法,如果到這種事情況之下,你不拼命努力,再也沒有機會,這很明白擺在這裡,如果說在這 種情況下不努力,還讓它再一增長的話,那完了,你沒有增長,這個惡的力量你都防不住,再把那惡的力量一增長, 你還有什麼希望,對吧,這個概念清楚不清楚,現在我們一般的情況之下,就像前面說叫你拿那個東西你說拿不動, 拿不動你總想辦法去怎麼樣增加你的力量,減少你要拿的東西的那才可以,現在我拿不動啊,就把你這力量就浪費掉 了,叫你搬那個石頭你搬不動,然後呢別地方再搬幾個石頭來壓上去,現在我們作這個事情的話,你要那天搬的動啊 ,你只有被他壓死在那地方,永遠不動,這個概念很清楚很清楚,這樣所以從前面而來到這地方的任何一句話,這句 話對我們的內涵,對我們內心上的策勵應該產生的功效是越來越深越來越深,不過這地方不是叫我們,哎呀,感覺得 害怕為止,這個地方是要我們害怕的,害怕了,什麼呢?耶它確有一個很善巧的方法,你不要怕啊,既然你怕你努力 啊,努力你就把這問題解決了,對對對那麼在這種狀態當中,他就能夠如理如法的行持,慢慢的減輕它了,所以這是 告訴我們說啊,先要見到這個過患,然後呢,努力思惟觀察,當你最小起心動念一點點的時候啊,馬上就把他一下斷 掉除,一下斷除掉它,這我現在慢慢的有經驗,慢慢的有經驗,有的時候我經常到老和尚那裡討教他,他老人家的確 了不起,就這像如果你慢慢的好好的努力的話,你會發現,當真正的這種這個煩惱現起的時候,比如說你慢慢心平氣 和的時候,有一個境界引動你的時候啊,你不觀察,他剛開始引動時候,你完全看不見的,你完全看不見,但是如果 說經過了思惟觀察的話,到那時候,你很清楚很明白的,比如說一個瞋相現起了耶,你自己覺得心裡面就哦一股所謂 火要冒起來了,耶那個時候你只要有過觀察,他一起來你立刻察覺到它,它馬上就拿你莫奈何,耶這個東西用功真妙 啊,你立刻就保持你的平靜,貪亦復如是,通常說起來我的經驗,瞋容易要壓伏那個嗔原比壓伏貪來的容易,這個貪 的這個力量,猛是沒有瞋來的猛,但是那個勁是非常大,非常大,所以你那個貪必定要有很努力的這樣,它少微一點 點起來的時候,嗯來了,但是那個習慣難斷啊,我可以告訴你們的經驗,比如說很多這種瞋的境界來的時候,看見的 時候,當時一下,然後心裡面自然而然就很寧靜,對於事情的觀察處理等等,自己會把持的很穩,如果覺得不對了, 哦,離開一點,那時候自然很好,那個貪我自己的調伏就不是這樣,我一定要事先準備的很努力,比如說我歡喜吃一 點什麼東西,假定這麼說啦,比如說飲食上面,習慣的東西,事前先想好,到了眼前了然後堆在那裡,看見它起來了 ,不要讓它動,僅管自己覺得心裡面,滿平靜,對不起,口水咕嚕咕嚕就在那流,哎所以我覺得這習氣啊,這個潛意 識裡呢,粗猛的是沒有啊,細的啊,那一點都沒有動,這千真萬確的,現在這地方我們根本動都沒動,自己還說大話 ,說懂得很多佛法,我自己實在所以我跟你們說,我常常講心裡頭我的眼睛為什麼,長到這裡,理由就在這裡,等到 你自己內心當中一觀察的話,你就看的清清楚楚你騙別人是非常容易,可是騙自己啊,就這麼難法,但是你不認得他 的話對不起,你自己一天到晚被他騙你根本不曉得自己還覺得很有道理,這佛法這東西啊,就這麼千真萬確,而就這 麼現實擺在這地方,所以下面說尸羅障品其粗顯者,謂十不善所有過患,如前已說當思惟之。那個你不是要尸羅,觀 察那個尸羅的害處嗎,那前面已經說過了,你好好的去思惟,那麼有這個過患推動噯唷千萬不能害,下面呢就是他的 勝利,說你犯了以後有這麼大的害處,然後你守了以後有這麼大的好處其勝利者前亦略說。前面已經簡單的說過了, 總之我們真正開始的時候,第一件事情要認得它的特則是什麼,然後呢認得這個特則以後一定把它那個好處壞處對比 的非常強烈,你一定要想辦法把那個強烈的狀態在眼前現起,就在眼前的境界上面,如果你能夠體會到的話,你去持 這個戒也好,布施也好很容易,很容易,所以我上面一堂課特別的提出來,實在到這地方我不願像我這樣一點點的窮 人啊,發了一點小財啊,我以前常常跟你們說不是發小財,那個錢藏起來都來不及啊,拿出來啊,實在是大不智,所 以常常這樣多多少少說因為我唯一的經驗也就有這個,所以我這是告訴你們,你們真正的肯去體驗的話,它這個力量 的的確確就會這麼大,你有了這個力量平常你就持戒,或者作不到的事情,啊作起來自然就會那麼輕而易舉,不但輕 而易舉,而且作完了以後你內心當中,那個快樂啊,所謂這個清涼解脫,那都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這沒有一點點我們 想像當中的,然後你有了這個經驗,然後你看人家的話,你就看得很清楚,其實看人家,我們不要說戒,別的事 情也 是一樣,比如說你今天我們大人了,然後回過頭來看那個小孩子,他那個小孩子,僅管他想掩飾什麼東西,可是你看 的很清楚,對不對,耶所以那個世間的聖人啊,曾經說過這個話,說觀其所義,察其所有,你只要觀察,觀察他這個 起心行為,開口然後呢,這方面的話,你就曉得他腦筋裡動些什麼了,所以人也所在,人也所在,他怎麼瞞就瞞不了 啊,瞞不了的,這樣就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所以在這個下一次溫習的時候談到了凡四訓、改過的時候,你們不是現在 在看嗎,他一開頭就說,春秋諸大夫,看人家的行為,然後預策他的話,他就能夠曉得他未來的禍福,為什麼呀就是 這樣你心裡上面如果說如法行持跟戒相應,他得到的一定好的,反過來理一定壞的,就這麼現實也,當你這個看到的 話,那我們要去持戒啊,那的的確確是輕而易舉,不過這時候還不夠哦,還要怎麼辦啊?還要堅固,還要猛力,那時 候無有不成者,現在我們看那個勝利,

【吉祥勇猛所說者,即前論云:】

那個祖師啊,那個應用的就是論上面

【「可愛天物及人財,妙樂妙味天盛事,由戒因生有何奇,當觀佛法皆此生。」】

樣樣可愛的東西從人間的種種之財到天上的那些,微妙的各式各樣的好東西,種種的事情無非都由戒而出生的, 這有什麼奇怪啊,要曉得整個的佛法都從戒,所以戒如大利啊,沒有戒什麼都談不到,什麼都談不到,不管你說什麼 ,

【又由依此,能令相續輾轉勝進,與諸菩薩大悲性者共同學處,永斷一切惡行種子,得淨妙智。】

由於依於這個戒,然後呢,修學以後,使的我們的身心,這個相續就是身心,不斷的輾轉勝進,這個輾轉二個字 ,反過來如果在壞事情上頭就變成什麼呢,惡性循還,這一點大家注意,平常的時候我們處處地方都是這樣,好的事 是輾轉的增長,壞的事惡性循還,的的確確的有太多事情它都會產生那個連環效果的,連環效果的,那麼現在這個戒 ,你能夠輾轉勝進增上的話,再跟什麼,跟那個菩薩的大悲心一起學啊,是永斷一切惡行種子而得到最微妙的淨智, 這是根本換句話說從這個根本上面再增上的話,才能夠圓滿你的大菩提心,乃至於大菩提果,這個才是我們真正最好 的莊嚴,所以莊嚴的話就是我們普通事先來說,打扮,打扮啊,修飾,修飾啦就這樣,

【餘莊嚴具太老太少,若著戴者成譏笑處,非為端嚴,尸羅莊飾,老幼中年任誰具足皆生歡喜,故為第一莊嚴之具。】


前一頁(118b) [119a] 下一頁 (11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