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20卷 A面

日常法師


這開玩笑,是為了你每一種方便,你可以選在家身絕對可以,那個時候你必定要把在家身的七種別解脫戒持的圓圓滿滿,如果你學出家身,那麼就應該把出家身的這個別解脫戒持的圓圓滿滿,這華嚴經上面很清楚嘛,所以善財童子參的大善知識一位一位,這是最徹底圓滿的所謂圓教經典,第一個德雲比丘出家人,頭上兩個還是參個我忘記了,頭上兩個出家人,第三個也是出家人,然後呢中間有一個比丘尼,最後一個是出家人,下面這個四、五十位都在家人喔,很明白喔,這樣,啊所以啊,說你要嘛不出家,要出了家這個形相一定是要護持的很好,再不然你可以的,怎麼呢?現逆相,像金山活佛一樣,人家說這個人瘋掉了,你要有這個本事喔,你要有這個本事喔,啊!那個金山活佛真了不起啊,人家把那個馬桶,啪一下擺在他頭上,他毫不在乎,他老人家嘻哈哈這樣,就這樣,他跑到那邊去的時候沒得東西吃,肚子然後呢地上面的什麼花生殼、鐵釘,撿起來往嘴巴裡塞,人家送給他好東西他送給別人,然後餵那個狗,你有這個本事喔,你可以亂來了,這個是千真萬確,千真萬確的事情,所以密教裡面講這個明禁行,叫做瘋沾行,密法一定是密傳的,那時候高人也是一樣,到了他那個每一個境界以後,他行那個明禁行,瘋沾行,就是說本來這個是禁止的,但是到那個時候對你來說的話那不錯,那麼怎麼辦呢?你現出來啊瘋啊瘋子一樣啊,啊那個瘋瘋顛顛那個樣子,換句話說拿我們現在剛才說的這個逆形相,這是我們應該認識的一點,啊不 過處處地方注意啊,眼前啊我們啊拿這個戒是衡量自己,看別人的剛才這個原則說了,別人都是菩薩啊!這是我們必定要把握住的一個原則。

p. 284 (8)

【◎ 故別解脫所制諸戒,是諸出家菩薩律儀學處一分,非離菩薩學處別有。三聚戒中律儀戒者,謂於真實別解脫戒或此共戒而正進止,此於菩薩亦為初要,故當學彼。】

在那三聚淨戒當中,這個律儀戒,就是剛才說就是啊別解脫戒,而這下面,上面加上兩個字--真實,妙極了, 我想這個不必解釋,大家有書,大家了解,啊是什麼呢,就是上面所說的共,就是共同的基礎,二要正、正一點都不 能錯,一點都不能含糊喔,如法的禁、如法的制,該作的要作,不該作的不可以,啊這是什麼,諾我們修習菩薩的初 要、基礎,要學。

【攝決擇菩薩地云:】

在瑜伽師地論上面,攝決擇分當中說。

【「此三種戒,由律儀戒之所攝持令其和合,若能於此精進守護,亦能精進守護餘二。】

這個三樣戒,攝律儀戒,然後呢善法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啊這個是什麼,耶說耶,由律儀戒之所攝持喔 ,一定要靠這個律儀戒啊作為根本,然後呢,把這個和合起來一起做,所以啊你在這個上面,這個攝律儀就是我們現 在這個比丘根本戒,或者如果在家居士的話,不管是你們是五戒是八戒也好,在這個上面啊以這個為根本去攝持他, 能夠精勤守護,那麼你也就能夠啊守護其他兩個。

【若有於此不能守護,亦於餘二不能守護。是故若有毀律儀戒,名毀菩薩一切律儀。」】

那說得清清楚楚,是!所以對這個東西,你如果不能守護的話,這個比丘根本戒不能守護的話,別的就不談了, 其他的也不行,在家居士的話五戒守不住,這個菩薩戒也不行,所以這個一毀了,什麼都毀了,這個一毀什麼都毀, 這個是基礎,啊這個很清楚很明白,你屋頂上面屋頂吹掉一張瓦補起來就行了嘛,然後呢那個基礎下面的這個斷掉了 ,整個的大樓就塌倒,天下的事情都這個樣,啊。

【是故若執別解脫律是聲聞律,棄捨此律開遮等制,說另學餘菩薩學處,是未了知菩薩戒學所有扼要,以曾多次說 律儀戒,是後二戒所依根本及依處故。】

所以啊如果有人執著,有人說啊,這個別解脫戒這個是小乘聲聞的啊,啊說不要這些東西啊,棄捨說關於這些東 西啊不要他了啦,啊說我現在修學菩薩,是另外有學菩薩的東西啊,那是根本不了解學菩薩戒的真正的重要中心啊, 因為在很多地方啊,很多地方啊特別說啊,這個律儀戒換句話說是聲聞的根本戒啊,是後面的菩薩戒的根本依處啊! 說的很清楚是根本依喔,這簡單極了,這是根本喔,你別的東西可以少那根本就是說,說少掉了以後什麼都談不到喔 ,啊。

【律儀戒中最主要者謂斷性罪。】

哪來了,說這個律儀戒當中最主要的斷,斷什麼?性罪喔!然後呢性罪現在我們了解了,不在形相上頭喔,對不 對,犯罪當中,圓滿的時候一定是意樂,事、意樂、加行、究竟,大家記得嗎?事是所做的這件事情,譬如我殺-- 所殺的對象,啊盜--所偷的錢,意樂呢--你的心裡,加行你作的行為然後呢做成功了,這個裡面我們仔細的看, 如果說你沒有意樂,這個意樂沒有的話,啊往往這個都是下品的,乃至於根本無犯,根本無犯,譬如盜,盜者在印度 啊,那個時候戒喔要殺頭的,然後呢在這個根本的戒當中啊,這個是犯了這個盜是不可懺悔的,但是他不知道,他又 不曉得,把那個拿走了耶沒犯,不但是大乘、小乘戒當中,處處地方說明這個,這樣所以儘管是遮罪,遮罪的根本還 是什麼?還是性罪,性罪指什麼?那就是那個本性,而這個本性的根本就在你的起心動念,所以這個地方特別說明, 主要斷的是斷性罪,性罪意思指什麼?就是,就是不制他本身是有罪的,同樣的制過了以後,你形相雖然作好了,你 心裡如果那個也不對,啊這個地方雖然說是說性罪,啊性罪這個地方性罪主要的是對性遮兩樣辨的,沒有制的之前跟 制了以後,如果說沒有制的之前不犯,制了以後才犯的,這個叫做遮罪,譬如說飲酒,佛沒有制的時候可以,那麼制 了以後就不可以犯,這個叫作遮罪,但偷盜這樣東西的話,佛制了以後啊那固然是犯,佛沒有制之前他也犯,那麼這 個東西就有了性罪而且還有遮罪,這我們要辨別得清楚。

p. 285

【攝諸性罪過患重者,大小乘中皆說斷除十種不善,故於彼等善護三業,雖等起心莫令現起。】.

啊現在對了,說那麼現在既然是最重要的是性罪,那麼性罪當中,最嚴重的什麼呢?不管大乘小乘,都說這些樣 東西,這些樣東西我們再清楚不過了,啊殺盜淫這個是身,然後妄語離間啊惡口綺語這是語,意三的貪瞋痴,所以啊 要好好努力的保護這個東西 ,乃至於起心動念也不要讓他生起。

【攝波羅密多論云:「不應失此十業道,是生善趣解脫路,住此思惟利眾生,意樂殊勝定有果。」】

那個論什麼就告訴我們啊,這個十業道啊千萬不要失壞啊,千萬不要馬虎啊,這個是生到善趣當中的,乃至於得 到解脫以及究竟圓滿的這一個道路,啊要安住在這個上頭,然後呢就不斷的去加深認識,思惟觀察利益一切眾生。啊 你能夠這樣的思惟觀察利益一切眾生,生起這個殊勝的意樂,這種意樂是最殊勝的,啊能夠生起這橏的殊勝意樂,就 是心裡的好樂志願的話,那一定有他圓滿的大果。

【應當善護身語意,總之佛說為尸羅,此為攝盡尸羅本,故於此等應善修。】

啊所以啊佛說的尸羅啊,那個這個地方包括了一切根本,啊戒的根本啊都啊包含在裡頭了,我們要好好的努力。

【月稱論師於尸羅波羅密時,亦說是斷十種不善,十地等經多如是說,故先於此如前所說修靜息心,則諸餘戒亦易成辦。】

那麼不但是這個論、這個祖師、這個菩薩,也是這麼說啦,關於這個月稱論師,談到這個戒波羅密的時候啊也說 那,那個十種就是前面,從前面引伸過來的,十地經也這麼說,換句話說祖師、菩薩、論、經都這麼說,所以我們現 在要努力,啊努力修這個,這個是什麼?能靜息心,啊處處地方點醒我們,真正講的戒在什麼,就是我們的能斷之心 ,要去斷除跟這個煩惱,其他的就容易辦了,啊所以不管我們說什麼啊?總之一句話,自己只要觀察、觀察自己的自 心,在痴心當中嗎?在貪心當中嗎?在瞋心當中嗎?那個痴裡面又開出,就是見煩惱嗎?是思煩惱嗎?就這樣,啊這 些東西啊,你辨別得清楚以後,然後呢自心對治他,我們啊不應忍的,這個才是我們不應忍的,我們要鬥的,就是鬥 的,所以我們天天在那裡拜這個鬥戰勝佛,大有道理,鬥戰勝佛降服的是什麼,對治的什麼?大家記得嗎?煩惱嘛! 一點都沒錯耶,所以我們現在修行第一件事情啊,要鬥的是鬥這一個,那你就對了,如果你不鬥這個的話,你跟別人 鬥啊,你傷害不了別人,傷害了是你自己,千真萬確,我們了解了這個,別人要跟你鬥的時候,你了解了這點讓他去 ,你只有同情、只有憐憫他,你幫忙他固然好,你心裡面啊自然你就不會跟他一樣的,萬一你跟他一樣,你隨時檢點 喂錯了錯了,馬上你心裡平靜,你懺悔,啊至少你不會跟著他一起,你不會跟著他轉,然後你要發心,啊你要幫忙別 人,這我們才談得到啊修習大乘,啊。

【◎ 第四如何修此等者。謂應具足六種殊勝,及具六種波羅密多而正修習。具六波羅密多修時,自住尸羅,亦能將他 安住尸羅是尸羅施,餘如前說。】

啊那麼修的時候怎麼呢?這個跟前面一樣,這不詳細解釋了,就像前面布施的時候完全一樣,啊這個裡面也包含 了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像前面說的,我們只要重新溫習一下。

【◎ 第五此等攝義者。】

啊那麼這個要特別的再說一下。

【諸行所依謂菩提心。】

喔我們時時要提起,這個時時不是說啊提了一下,過了一下,提了一下,過了一下,這樣,我們要想辦法念念提 起,所以你們必定要記住,這個正念本身是什麼個狀態,這個念力本身當下,這當下而且必定是當下一念,你們一定 要記住的,啊這是我們要修,一定要修,所以不是過去不是未來,我們平常一天到晚啊,啊說起來這個當下兩個字實 在美不可言,我們很多煩惱啊都是莫明其妙,都在什麼?都在想,哎呀這想某人什麼想某事怎麼樣?以前怎麼樣,這 個跟我們真是了不相干,這個都是以前無始煩惱繼續的相應,跑到這個地方還忙這個東西;那錯的不曉得錯到那裡去 了,啊你真正重要的就是當下一念,看看他現在念頭是什麼,很簡單就是這個,前頭為什麼有這個呢?很簡單啊,前 頭就是啊因果,因緣所生法,這個源源而來,自然而然啊這個色、名色、觸、受、愛,從一生說是如此,從一念說也 是如此,那麼現在當下一念怎麼辦呢?就是保持正念,嗯現在可不被他騙了,你能夠提起來的話不管是什麼境界如何 ,那個貪瞋痴當下就斷掉,你也沒什麼道理好講了,你認得了很清楚那個道理都在害你的,都在害我的,所以這個東 西--覺,沒有別的就是「覺」這個東西,現在你要更進一步把這個心要覺,幫助一切人覺,所以當你一覺的話心裡 就平了,這千真萬確的事實。啊真正的這個修相應的平我們是談不到的,啊也不是我們現在要談的,我們現在要談的 是聞思相應的,你有了這個因的話,修相應的自然一定得到,那麼聞思怎麼辦呢?就聽懂了這個道理啊!他所指的形 相啊?然後擺在心裡上面去緣啊,去觀察啊、去思惟啊!就是這樣,那麼把當下一念提起來嗯他來了,我不認輸,要 跟他鬥,就是這樣,啊就是這樣當下一念,所以當下一念如果跟無明相應的、 愛染相應的那麼錯了,愛染什麼呢?你 歡喜什麼就貪著難捨,你不歡喜嘛你就排斥,然後用你的道理啊講那些種種的,再不然的話呢迷迷糊糊呆在那裡,這 個都是不對的,現在懂得了佛法了,哼現在我認得了你,哼!你原來就是我生死第一大冤家,啊無始以來一直跟著你 ,我也莫奈何你了,因為這樣現在眼前感得種種不如理的這種環境什麼等等啊,那不管他了,那以前造的嘛,我也莫 奈何他,那儘管我莫奈何你,但是我現在我了解了那個決心提起來了,對不起,你也莫奈何我,就這麼妙法,啊心裡 面就太平無事。這是我們啊聞思相應的這個正念,還要有正知見喔,喔這個正念正見啊永遠是兩個難兄難弟,啊不要 說難兄難弟,難兄難弟是壞的喔,兩個好的好搭檔的,啊這樣,你保持這個沒問題了。

【不應失壞漸令增長者。】

這個不可以失壞,不但不可以失去,不可以壞掉還要把他增長。

【是為趣入戒等諸行所有根本。】

啊我們一切行持的根本在這裡。

【亦是第一遮止損害一切有情,大地以上所持尸羅為所願境。】

啊這是一切損害有情,你損害了,對不起,反過來都是損害你自己的,所以你能夠遮止損害一切有情的話,你對 一切的損害你也遮止掉了,這個是啊,真正是啊大菩薩所學的,啊這個是大地以上菩薩所持的,這個是我們真正所願 的,我們現在平常啊,我常常鼓勵我自己,我也但願啊諸位同學也一樣,在這地方學的話就要學這個鼓勵自己,啊我 算什麼,出家大丈夫事,人天這個將相根本算不了什麼,三界法王這個才是真正我願的地方,這樣,所以人家說你真 正見到了大的地方,啊小的地方根本不在乎,前面不是作生意嗎?作生意的還比我們強的多啊,這個話怎麼講呢?啊 我們現在東西啊難捨,作生意人啊就那個好東西,包裝的好的就怕人家不要,對不對,是不是這個樣啊,他想盡辦法 把那個東西啊叫人送給人家,他為什麼要送給人家,賺錢啊簡單極了!所以我們真正說起來的話,我們還不如一個世 間的作生意人,為什麼呢?他就看得比較遠,他把那個東西送給別人了以後,喔他錢賺回來了,現在我們就這麼差, 那一點都看不見,喔!這這為我,這為了我把我害了,就這樣,所以並沒有叫我們啊說損害我們啊!恰恰相反的,佛 是真正為了我們說,啊某人啊為了你好要這樣作啊,我們現所以傷害,說來說去還是兩個字顛倒,啊自己以為作對了 ,結果完全傷害了自己,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曉得哦我這個不管怎麼都是錯的,啊要聽的佛說,耶結果啊就對啦, 那麼這個正確的好的才是啊我們真正所願之處、所願之境,我們要求這個,所謂大地菩薩所持的尸羅,這個就是圓滿 的尸羅,這個是我們應該要的,所以我們先千萬一開頭的時候不要說,哎呀我是凡夫啊,啊然後呢下面一句話這是我 們才是不應該的,說我現在一直說,啊我是凡夫啊,我要趕快努力啊,他已經成了菩薩了尚且這麼努力,我是凡夫怎 麼可以不努力啊,我要是凡夫啊,所以我在因地上面,絕對不讓一點點那個錯誤的種子放下去,正因為我是凡夫,所 以我因地上面啊,絕對說我一定要圓滿,一定要圓滿,要達到的境界一定要圓滿,要斷除的這個壞處啊要徹底拔除, 我一天到晚就為我自己打那個氣,你別看我老了,我就這麼打氣,將來啊等到我再轉世出頭的時候啊,我那時候作的 時候就比你們走的前了,人人應該有這個志氣,所以這個地方就告訴我們啊,說大地上所持的尸羅是願境。

【於初發業諸進止處,當從現在至心修學。】

對的,這是我們凡夫嘛,這我們初發業啊,初發業的該作、該遮的地方,就從現在開始,這個現在從那裡開始啊 ,當下一念喔,然後當下一念怎麼做法,至心修學喔,啊那絕對不是馬虎,不是騙別人,騙別人那是騙自己啊,啊的 的確確至就到,意思要到我的心裡深處,啊不讓他有一點點漏洞在。

【特當了知十不善等性遮諸罪,日日多起防護之心,又於自受律儀諸根本罪,尤應勵力數起防護。】

那麼上面所說的這是個原則,這是個原則,啊這樣,那麼這個原則當中,眼前我們真正行持的時候有一個特別重 要的,就是關於前面的四樣東西啊叫性、遮諸罪,為什麼叫做性遮呢?就是說這四樣東西本身都是性罪,然後你受了 戒以後的話,這個又是性罪而是遮罪,啊所以我們現在出了家以後,有很多人說哎喲出了家了,好像該受人家供養, 人家來供養來的時候總是說,耶你沒有受戒你沒有得你的份,我現在啊恰恰相反,啊我現在受了我的戒了,啊我以前 可以貪這個東西,現在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啊,這個心裡面的的確確啊我儘管做不到,但是我心裡面很清


前一頁(119b) [120a] 下一頁 (12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