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21卷 B面

日常法師


p. 287 (2)

我們翻到287頁,開始講趣入方便的最後一段,我們說這個忍啊!有這麼大的好處,反過來的話呢?不能忍!能讓瞋恚的現行,造這個惡業的過患,現在繼續下去看第二行,最後,

【入行論云:「若勵摧忿勃,此現後安樂。」若能恆常修習堪忍不失歡喜,故於現法一切時中常得安樂,於當來世 破諸惡趣生妙善趣,畢竟能與決定勝樂,故於現後悉皆安樂,此等勝利皆由忍生。】

那麼這個引入行論上面,告訴我們,我們啊!現在真正應該作的事情,什麼呢?努力第一個啊!要摧毀那個瞋恨之心,瞋恚這個惡業,勃啊!那就是啊!突然之間,突然之間一種變色,平常一個人發脾氣的時候勃然大怒,形容怒的這種狀態,我們現在應該摧毀的,這個摧毀不是說浮浮泛泛、馬馬虎虎,應該努力地!應該勵心克己,啊!應該勵心克己,應該勵心克己,關於這個勵字後面有一個精進一度,到那個時候詳細說明。總之,這個在一切善法當中,包括把惡法的消除,把善法的增長,它這個精進是資糧善當中第一善都需要的地,至少我們現在心裡上面應該有這種認識,然後呢?把那個心裡建設起來,我要做這件事情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努力,全部精神貫注在這裡,這樣子去做,你能夠這樣的話,現在也好,後來也好。所以說,能夠恆常不斷的修習這個事情,哪一個事情?忍辱波羅密多,因為你能夠努力精進,勵心克己,當然是一切時處都在這個地方,那你就不捨歡喜。喲!平常說起來,這個怒,一定要一個境界現起的時候啊!才會發怒,你說境界沒有現起,沒有你發怒的地方,你怎麼個修法啊?這個地方是怎麼一回事情?是說要了解,你啊!境界現起的時候,你所以能夠擋得住的原因,必定是在境界沒有現起的時候,你已經有了思惟、觀察的力量,而且升起這個力量,對不對?前面一再說,我們也都能夠體會到,雖然善法上面不一定體會的很強,但是平常一般的事情上面啊!我們都體會得多,當我們不斷地習慣串習了以後,那麼那個時候境界現起的時候,不知不覺那個習慣就起來了。我們以前習慣的都是惡法,所以境界現起的時候不知不覺這個惡法現起,現在呢?你要修忍辱啊,一定要事先修對治,而事先修對治的時候啊 !那個時候什麼狀態呢?要努力,所以說勵,那麼這個勵是這樣講的,那個努力針對著什麼情況呢?就是平常我們心裡浮浮泛泛那個心,所以任何地方,你現在要注意到唷!這個當你平常一般狀態之中,你一觀察自己的內心就曉得了 ,啊!這個心是什麼心啊?無記相應的,所以我一直好用了凡四訓的這幾句話,平常是悠悠放任,你真正提起來的時候,內心上面有一種戰競惕厲現象,譬如說我們在這裡拜三十五佛,平常的時候,你就是說噯喲人家唸你就跟人家唸一遍,剛開始你沒唸會的時候,你要注意的去背呀,弄呀!是唸會了以後啊!就不對了,唸會了就隨口溜過 。對了,我想起來、那天晚上講熟、溜兩個字就是這樣子,剛開始你不熟,啊!你要去背啊,要去記啊!熟了以後啊 !就是隨口溜過,溜字曉得不曉得,三點水,一個留下的留,心裡面有沒有?心裡面啊!意思一下,浮在,浮在那個水面上一點點麵粉的樣子,這個本論上面,前面上面說浮在上面一點酸酒啊!那個沒有什麼味道,就是這個意思。啊 !所以我們在這個地方真正的一定要提起來,努力的提起來,恆常地思惟觀察跟法相應的這種狀態,那麼這個境界現起的時候啊!那個跟法相應的如理如量的這個力量現起來了,現起來了以後,境界現起的時候啊!你能夠擺得很 平。所以這個地方我們要注意喔!所以恆常修習,是這樣恆常修習法的,了解了這個地方,我們也可以知道,我們真 正平常的修行在什麼?就在思惟觀察,所以很不幸地是我們往往說現在修行,修行了,總覺得好像修行什麼?去拜佛 叫做修行,做早晚殿叫修行,打坐叫修行,結果呢?等到我們去上早晚殿啊!做這也沒味道,拜佛也沒味道,做這個 也沒味道,做那個也沒味道,實際上呢?根本問題,前面一再說,後面呢?到這地方真正用的時候,所以我在這埵A 提醒大家一下,你能夠經常這樣去做的話,就是不失歡喜,眼前雖然境界沒現起,你在思惟這個佛法,唉啊!你愈想愈歡喜,愈想愈對,平常心裡面啊!就浮浮泛泛,看見一個人啦跑過來大家就聊聊天,今天天氣好好好,就是這個樣 ,這種狀態,這毫無意思,然後你思惟法的時候,裡邊覺得,唉啊!這個裡邊啊!趣味無窮,當境界現起的時候,更 是使得你立刻感受到啊!以前隨煩惱起的這個熱惱之火,被善業,在惡業當中燃燒相,現在呢?確是啊!以淨法淨化 了以後啊!得到了那個調伏清涼相,就這樣啊!所以這個地方要告訴我們啊!恆常修習這個的話,你不失歡喜,因為 你能這樣呢?現在呢?常得安樂,喔!這個這麼清楚 ,這麼明白,這樣。上午我們剛才講得,乃至於人家罵你啊!不 但你沒有受傷,反而變成功讚歎你的最好的微妙花,不但如此啊!而且當來世破諸惡趣生妙善趣啊!喔!當然啦!現 在你不瞋,無貪無瞋無痴,你能夠如法相應的話,不但無瞋,而且無痴唷,所以在這個裡邊,能夠無瞋無痴的原因, 你進一步說的話,一定還有一個無貪在,所以,唉!在這個地方你不發脾氣怎麼還有無貪,你為什麼發脾氣?你有什 麼地方被傷害了,對不對,就是說你對你傷害這個東西貪著難捨,然後那個地方覺得被人家傷害了,譬如你有個好的東西被人家拿走了,或你的名氣被人家損害了,於是你自然發瞋了,當你不瞋的時候,噯,同樣的你所對你顧惜的這個東西啊!它就有不再執著它的力量在,你所以能夠做到這個的話,又是有個無癡在,多美啊!所以這個地方的修習,我們要了解啊!前面對這個法的認識,這世間上的人家說,這個人老成持重,這個人是不動聲色,是這個有修養的,是有修養的,可是萬一弄得不好,他雖然不動聲色,他下面一句話,他不一定是代表了跟法相應的修養,世間的,說不定人家說,這個人啦,府城甚深喔!下面他不一定講,但是如果講的話,說不定是說老奸巨滑,或者說笑裡藏刀,現在呢?完全不是,完全不是,完全不是,完全是跟法相應的,這個情況,我們要了解,所以啊!當然你眼前安樂,將來修了這個善法,一定感生善趣,然後這樣得生生增上啊!哈哈!必定,畢竟從決定的勝樂,到最後圓滿的是究竟勝,眼前增上生,最後是究竟決定勝,都在這上面,故於現後都安樂,這種殊勝的利益啊,都在這上面生起啦!前面這個道理告訴我們了,下面有一句話,再點醒我們一下,

【於此因果關係乃至未得堅固猛利定解之時,當勤修學。】

那前面這樣一個必然的關係,他處處地方提醒我們因果,我們現在要求的注意喔!目的是求的果,你要求果的時候,你因地上面就應該時時刻刻,心心念念,這樣,這個彼此間的關係,你啊!經過了啊!聽聞以後,如理思惟產生正確的認識以後,使它堅固,使它猛利,在你還沒有得到之前,所以說乃至未得之前啊!要努力去,就是我們現在這個時候,所以我們剛才特別解釋那個「勤」字喔!而這個勤字,你們現在慢慢體會啦,你們務必要去體會到它,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平常真正的修習,就在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固然你坐下來的時候,你在早晚課的時候,你在拜佛的時候固然是,而更重要的,在我現在的感覺,尤其是初機,確是離開了佛堂以後,所以你這個前面這個加行沒有準備的話,換句話說,你前面沒有準備工作,你匆匆忙忙跑到這地方的話,你心裡什麼狀態?請問,心裡什麼狀態,跟煩惱相應的,本來那邊你沒有準備,這種煩惱相應的,他就覺得悠哉悠哉滿歡喜地,今天叫你跑到那個佛堂裡去,你心裡還唉啊!真是麻煩,雖然這個心裡面沒有明確的概念,可是這個習性帶在這裡喔!所以乃至於現在啊!有人說,這個早晚課徒具於形式啊,是不如不要,我一聽這個話,我就曉得這個原因何在?為什麼啊!因為我自己犯的毛病就是這個,多少年來都是這樣,所以我們現在講修行,講道理,講了個半天啊!大部份人都是這樣說的,那麼是徒具形式,內容呢?好,沒有了,內容就沒有了,大家如果說不了解這個特質,然後呢?這個文章作了一大堆,啊!什麼樣的三藏十二部都看過,請問這是內容嗎?這一點我們啊!在這個地方務必要知道,那個是講道理固然如此,現在你念佛呢?現在你持戒呢?難道就是這個衣服穿得整整齊齊喔呀,這個條子,他那個怎麼樣?他那個怎麼樣?然後一點細節的地方,我們爭論不休,可是真正地關鍵在那裡呢?等到爭論完了以後,剩下來心裡面懶懶癱癱,所以爭論的時候在增長瞋心,懶懶癱癱,增長痴心,請問修行嗎?持戒嗎?念佛亦復如此,這是我們必定應該了解的,所以這個地方才是、才是。現在我們繼續講下去。那前面呢?是他殊勝的利益,現在呢?如果你不能忍,隨著這個瞋毒而轉,那個害處分兩部份,一個是現在看得見的;一個是現在看不見,所以不現見之過患者,現引論上面說明,

【瞋恚過患中,不現見之過患者,入行論云:「千劫所施集,供養善逝等,此一切善行,一恚能摧壞。」】

經過一千劫布施等等,積聚的那些啊!啊!供養善逝等,啊!那是不得了的,親自供養佛,我們呢曉得佛法當中,我們佛教當中,有一個很有名的一個人物,阿育王,阿育王唉呀很了不起,在印度啊!那是真是了不起,阿育王這個人家,在印度啊什麼地方,最有名,最好的東西拿這個,印度那個鈔票上面,印得那個東西就是阿育王那個標誌,三隻獅子,所以他們在他們的感受當中,這阿育王在印度是無出其右的,無出其右的一個人物,在我們中國還很難找到這麼一個人啦,為什麼呀?他的武功、文吏、武功、德行三方面,都是做一位千古的人啦所景仰的,喔!我們現在譬如說,漢武帝、唐太宗,武功很盛,但是他的德行也不一定特別怎麼樣,當然這種人有他非常了不起的地方。這是我,實際上呢?我也並沒有研究歷史,不敢啦,隨便的衡量,可是我的感覺,的的確確,喔!在印度的地位是無出其右的,他為什麼感得這個果報,佛在世的時候,供他什麼!什麼!一個沙對不對?啊!在那個地方看見佛來了,造了那個什麼東西,好像?我記不住了,好像是捧了一捧沙不曉得怎麼樣,去供了這個佛一下,就感得這麼大的果報,現在呢?不是什麼開玩笑,不是捧一下喔!經過一千劫的時間,然後呢?你所集的供養善逝等?供養佛陀等等,此一切善行啊!這麼大的功德啊!你祇要發一次脾氣摧壞掉了,啊!這麼嚴重法。

【此是如其聖勇所說錄於入行,曼殊室利遊戲經說,摧壞百劫所積眾善。】

哪,這樣,那個是上面啦這一位啊祖師啊!說了錄在裡邊的,還有下面的這個是論,論下面還一個經,經上面怎麼說呀哪!你這麼一發一次瞋心,就這麼百劫所積眾善,這個裡邊所以集的各式各樣的善,就是發一次脾氣那就摧毀 掉了,經論上面都這麼說,又引

【入中論亦說:「由起剎那忿恚意樂,能摧百劫修習施戒波羅蜜多所集諸善。」】

啊!剎那還是一下喔,升起這樣的這個瞋念來,就把百劫當中所修習的,看喔!下面這個非常嚴重喔!施、戒、波羅蜜多喔!不是說普通的布施喔!他是修習的布施波羅蜜多喔!換句話說,他這個百劫當中修的是什麼?是菩薩行喔!我們請問現在我們這種布施,我們這持戒有沒有跟菩提心相應?跟大菩提心相應這個功德是無量無邊哦,他經過了一百劫這樣去修學,所集的諸善喔!這麼發剎那的瞋恚竟破壞掉,啊!這點我們千萬不要把這個文字唸過喔!一定要把它深刻地記在心裡面,當你了解了這個概念了以後,現在我們不但應該注意不要發脾氣,而且應該注意到瞋的原因在什麼地方喔!所以啊!平常啊!我們見解特別強的人啊!動不動好歡喜跟人家爭論的人,千萬注意啊!剛開始的時候,我們不一定是發脾氣瞋的,但是就因為那個見解擺在那一個地方,梗在那裡,動不動積在那裡,等一下一下就發起來了,一發害了,這麼個嚴重法唷!所以我們必定要深深的找到這個因所在,深深的找到這個因所在,那麼這個是啊!講這麼壞善根這麼個厲害法,不過這下面有個特別說明,這麼嚴重的摧毀的這個善根,啊!這個瞋,是要瞋什麼樣的對象呢?所以說,

【須瞋何境者,或說菩薩或說總境,前者與入中論所說符合。】

說那麼這樣的嚴重的壞善根,發起這個脾氣,是不是一般發一個脾氣就算呢?還是發這個脾氣的對象有特定的呢 ?所以說,他瞋什麼樣的對象,那個境啦,就是所瞋的這個境界。啊!有的嘛,說所瞋的這個對象一定是個菩薩,有 的是說,不管你祇要發了脾氣對任何人這樣,那麼這兩者當中,說前者所瞋恚菩薩那個是跟入中論說的符合的,

【如云:「由瞋諸佛子,百劫施戒善、剎那能摧壞。」】

因為在這個入中論上面有這麼一個說明,由於你瞋恚諸佛子、佛子的話一定是指菩薩,在這種狀態當中,你啊! 百劫所修的這個施戒之善啊!那麼,一剎那,一剎那瞋恚一個菩薩的話就害了,就害了,實際上面呢?我們最近在讀 大寶積經啊!大寶積經上面也特別指出這件事情來,所以最後啊!那個迦葉尊者這麼說啊!對啊!這個事情這麼嚴重 啊!但是誰是菩薩我也不知道,啊!那麼為了這樣的起見啊!那麼不管是哪一個,我是絕對啊!不能發脾氣,後面等 一下還說,這個境界不管你知道不知道,那下面馬上就有了,所以我們在任何情況之下不可以,同時我們了解,他瞋 恚波羅蜜的圓滿啊!他在調伏什麼?在調伏我們自心,既然調伏我們自心的,我們管他對方是菩薩不是菩薩!對不對 ,修學佛法的,我們的目的一定要把握得住,這個地方所以強調這一點是說,萬一是個菩薩的話,唉!這麼個嚴重法 ,所以真正重要的話,不是在乎你避免那個過失啊!你一定要圓滿這個波羅蜜,所以我們必定要在這一點認識了以後 ,這個境界不管是哪一個,不管是哪一個都不能瞋,那麼繼續說下去,

【生恚之身者啊!】

那個剛才說你瞋的對象,現在呢?你自己本身是什麼個狀態,就是說發脾氣的這個人啦。

【入中論釋說:「菩薩生瞋且壞善根,況非菩薩而瞋菩薩。」】

對象是這個,然後呢?發脾氣這個人的話呢?它入中論上面的解釋,說這個菩薩啊!生了這個瞋,尚且如此,何況是不是菩薩,前面已經說過了,百劫修學了什麼,施戒波羅蜜多等喔!這個修施戒波羅蜜多一定是個菩薩喔!不是普通人!一個菩薩積了百劫,然後瞋恚一個菩薩的話,都壞掉,何況我們現在呢?對這一點是特別注意喔!特別注意,如果說我們不在這裡,不住在這裡,那我們不談這個,本來是凡夫,本來我們就是忙,忙下地獄的事情,本來就忙著六道輪迴的事情,現在我們有了個覺醒,跑到這個地方來,然後一觀照啊,菩薩都在那邊拼命地努力,我還是個凡夫,更要不曉得努力多少倍啊!這是我們平常經常應該策勵地,就算你沒有正式的修,你這個心當時提起來的話,那個就對了,那個就對了,然後呢?把這顆心繼續不斷,時時刻刻的把它增長、擴大它。

【境為菩薩隨知不知,見可瞋相隨實不實,悉如前說能壞善根。】

這個它就說明了,這個對象啊!是菩薩,不管你知道是不知道,你知道固然不可以,不知道不行,一樣的,實際上呢?我們拿一個眼前說一個譬喻吧!譬如說,我丟掉一個東西,把那個東西丟掉了,或者是燒掉了,燒掉了就是燒掉了,就是不會說,啊!我不知道,不知道了,火裡邊還會這燒掉了又現起來,會不會,當然不會,假定隨便燒掉一樣東西,沒關係,燒掉這張鈔票或是一百萬磅的英磅,對不起,你雖然不知道了,就是沒有,那就是我們必定要知道的,譬如說就這個菩薩,是不是菩薩你知不知,不管,還有呢?見可瞋相隨實不實,你看見他,可瞋之相,不管他是實在地、不實在地,這話怎麼講?這話怎麼講,這個地方要特別地說一下,啊?我們眼前常常有這種事情,有的時候啊!自己心裡面的不對,看見了這個境界是莫名其妙地自己就發脾氣,換句話說,這可瞋之相,實際上並不實在,啊!並不實在,這是我們剛才前面引的內容,喔!有一位同修啊!他自己心裡邊啊!自己啊他又自己不高興,隨隨便便就怪別人,啊!怪這個,瞋這個,所以說是不實在的。啊反過來,就是他真實狀態,他也不可以,因為菩薩要修的什麼?要修忍嘛!對不對,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實的都不可以瞋,何況是不實的呢?所以不管實不實,你祇要瞋,那個時候的內心現起這個狀態,害了,害到什麼程度呢?就是說壞善根。

【總其能壞善根,非是定須瞋恚菩薩。」集學論云:」】

那麼上面說菩薩,實際上的總整個的來說,不一定啦!一定要瞋菩薩,他也有根據的,下面這個論上面,

【聖說一切有教中亦云,諸苾芻,見此苾芻以一切支禮髮爪塔,發淨心否。如是,大德。諸苾芻,隨此覆地下過八萬四千踰繕那乃至金輪,盡其中間所有沙數,則此苾芻應受千倍爾許轉輪王位。】

p. 288

【乃至「具壽鄔波離來世尊所,恭敬合掌安住一面,白世尊言,世尊說此苾芻善根如是廣大,世尊,如此善根何能微薄銷 滅永盡。鄔波離,若於同梵行所而為瘡患,為瘡患已我則不見有如是福,鄔波離,此大善根由彼微薄銷滅永盡。鄔波離,故於枯樹且不應起損害之心,況於有識之身。】

下面就印證這麼一段,在那個戒經上面有這麼一段事情。而這個佛啊!帶著大家,說諸位苾芻啊!諸苾芻啊!你們啊!看見沒有啊!那個時候,有一個苾芻啊!在禮這個塔,禮這個塔,所以他以一切支禮,那換句話說,那不是普通的一個小小的合掌、低頭,是五體投地的這樣,啊!而是以清淨心這個禮法禮,你們看見嗎?那麼說,看見了,看見了,於是啊世尊就說啊!諸位啊!你看啊!他這樣的清淨心禮這個塔啊!他隨他所禮的這個,譬如說我們現在拜下去,拜下去的這麼一塊地,你拜的面積有多大,從你這個地方開始一直向下,一直向下八萬四千深度,表示這麼深,一直到金輪,啊!這個經上面


前一頁(121a) [121b] 下一頁 (12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