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22卷 B面

日常法師


那麼上面就說,這個過患就是不忍的過患。不忍的過患當中分二部分,一個是眼前可以看得見,一個是眼 前看不見的。現在呢?上面已經說明瞭了,說明瞭了,眼前看不見的種種的嚴重的患害,不忍有這麼個厲害法。那麼 我們了解了以後啊!就一定想辦法把它去除掉,想辦法把它去除掉。再下面呢?

p. 289 (7)

【現法過患者。】

眼睛看得見的,這個比較容易,我們容易體會得到。

【意不調柔心不靜寂。】

對啊,當我們發脾氣的時候,哎呀!心裡邊啊,簡直是不調柔不寂靜,每一個人都能體會得到。而且還有一點, 當那個瞋心現行的時候啊,那簡直是什麼理智都失去了,什麼理智都失去了,我們這個下面先不必深一層談,我們現 在再回憶一下,前面講苦的那個啊惡道苦的時候,記得不記得,說當這個業所逼的時候,業所逼的時候,那個雪啊下 在我們身上嘛,我們像被火燒一樣,啊那個是什麼?那個是寒業。反過來呢,業逼的時候,那怕那個火燒的時候,你 覺得像冰庫裡邊一樣,所以它下面的結論是猛業成熟,猛厲的、強大的業力成熟的時候啊!你呀!都在這種顛倒狀態 當中,這個跟外面的境沒有關係。我為什麼要說這個話?我們馬上可以體驗一下,當你這個瞋火非常大的時候啊,你 一點辦法都沒有,對不對?我們或者是自己,或者看別人,當這個人哪暴跳如雷的時候,你怎麼勸他,理由是一點沒 有用的,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們碰到自己的時候也是如此。這說明什麼呢?這個因,就是這樣的因,所以當這個因感 果成熟的時候啊!耶!儘管啊!在太陽晒的時候,乃至於火上烤的時候,你覺得冷得受不了。反過來啊!耶儘管雪冰 擺在冰箱裡,你覺得熱得受不了。是什麼狀態啊?就是剛才這種說法,就是當你這個瞋火非常猛利的時候,你什麼理 由都沒有用。同樣地貪心很熾然的時候,熾烈的時候,外面的什麼境界都完全啊!擋不住。就一直跟著這個如是因感 如是果,再清楚不過,你把這個因果概念認識了,然後在事相上面去觀察的話,那個時候,你就曉得哇,原來這事情 是這麼的嚴重、這麼的可怕法啊,我們瞭解了這個,然後啊要去修行,要去斷除什麼等等啊,都辦得到!否則的話, 那都是空話,講講道理可以,所以這個概念呢,今天簡單地說一下。好,請翻到菩提道次第廣論二百八十九頁。昨天 已經把不忍這個缺陷,不忍的種種害處,當中不現見的,眼前看不見的那部份已經講過了。啊那麼這個後面呢?尤其是辨,辨這個斷善根,實際上這不僅僅是指善根斷不斷?我們很多地方要瞭解,它這個辨的重點在什麼地方?啊這樣 ,換句話說,要告訴我們,我們真正要想把握住正確的這個根本因,乃至於把那根本如何圓滿,一開頭的時候,這個 根本理路不能偏差,不能偏差。平常我們學的時候 啊,總是由於無始以來的無明所覆,由於自己的執著,陷在這個裡 邊,碰到什麼先入為主的概念,往往這種概念會對我們產生非常深遠的,絕大的禍害,這個是我們在這個地方要特別 指出來,所以我凡是碰到這個地方都指出來。我自己當年就犯了這個毛病,現在在座看見諸位同修幾乎沒有例外的。 啊尤其是我們好學,剛開始學了一點,個人的知見漸漸這個樣,漸漸地這個樣,而實際上呢都陷在這個同樣的一個啊 這個稠樊裡邊。都是剛才說的。所以凡是這種地方,你們不要輕輕地放過。那麼上面一段當中曾經說過了,說辨別了 以後,它又告訴我們應該依止佛陀的聖教及依教的正理啊去善巧的思惟、觀察、分辨,這個話本身一聽就懂,做到非 常難,做到它非常難,這個因為現在我們是依止的聖教,不是聖人親口對著我們講的,這個有絕大的差別,這個聖人 也必須是什麼?佛陀!他是一個徹底圓滿的,他能夠具足十力四無所畏,所以我們的根性的原原本本,他瞭解得非常 清楚,應該針對著我們個人的個性,說這個理智也一樣地沒有一點點缺陷。那麼等到佛說了以後,弟子記下來,這個 經典這叫聖教。這個聖教用到我們身上來卻沒有剛才說的能力。啊那麼那個時候呢?就是我們判斷的時候啊,還是陷 在我們自己個人的見解當中,我們的認識當中,祇能見到這個裡邊的局部,而這個局部就是我們自己相應的那部份。 所以說,是的我們應該依止聖教,但是我們對聖教能夠理解得像佛陀告訴我們那樣嗎?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

【又諸喜樂,先有失壞後不可得,睡不安眠,心失堅固平等而住。】

種種的好的事情啊,快樂的事情,喜跟樂也可以指一樣。平常我們喜的?講心裡狀態,樂的?生理的感受,細分 是這樣,粗分的話呢?總是好的那一方面,那種感受。由於瞋的關係啊,然後呢?已經有的這種好的快樂啊,不管是 心裡的、生理的就會失掉,以後呢就得不到啊,乃至於不要說白天,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是睡不好,這樣。這是一 般狀態。然後呢?我們的心情呢?平常的時候,希求要平穩、平等啊做不到,啊這個一直在粗猛的這種啊煩惱當中, 困擾當中,啊一直的這樣的,啊這個,這個我想我們人人都感受得到的。這樣的大的缺陷,更進一步。

【若瞋恚重,雖先恩養忘恩反殺,諸親眷屬厭患棄捨,雖以施攝亦不安住等。】

乃至於更進一步,如果瞋心大的話,有恩於你的人,乃至於忘恩,不但是負義,反而產生非常激烈的反殺、反殺。像我們看看,有很多這種兇殺案啊,那個兇殺案的剛開始,固然有很多是由於竊盜等等,有很多它不是。先啊大家恩恩愛愛的,啊這樣由於一點點小事情看不透、認不清,產生了瞋恚。結果呢?反目成仇,乃至於家裡邊親屬親子之間,這好可怕好可怕!那麼乃至於親屬等等,因為這樣的話,人人厭惡,人人害怕,捨你而去,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說就算是你用種種布施、幫忙他,你也沒有辦法能夠跟他相處,攝受他;也沒有能夠共同好好的安處。瞋有這麼大的禍害,這是我們很容易感受得到的。下面引論上面也特別說明。

【入行論云:「若持瞋箭心,意不受寂靜,喜樂不可得,無眠不堅住。有以財供事,恩給而依止,彼反於瞋恚,恩 主行弒害。由瞋親友厭,施攝亦不依,總之有瞋恚,全無安樂住。」】

上面這個解釋,就是解釋這個入行論當中的。所以前面解釋過了,最後論當中,最後一句話,總之一有了這個東 西,瞋恚的話,你啊!絕沒有安樂啊,這東西是非常壞非常壞!

【本生論亦云:「忿火能壞妙容色,雖飾莊嚴亦無美,縱臥安樂諸臥具,忿箭刺心而受苦。」】

嗯,當這個忿怒之火燒的時候啊!就算你很美的啊!那也再美的美人一發脾氣,喔再好的人,你一發脾氣,你就見了非常可怕,這是本身的。同樣的外面用種種的莊飾也是一樣,這是對外面的容貌上來說瞋。下面呢?就是對你自己的心裡上面的,乃至於安樂的時候,你種種舒服的睡在那個地方,但是啊因為啊,這個恚像箭一樣啊,你心裡面還是痛苦無比,我想這是我們人人有的經驗,坐立不安就是這種狀態。

【忘失成辦自利益,由忿燒惱趣惡途,失壞名稱及義利,猶如黑月失吉祥。】

這個東西能夠啊一旦瞋心引發了以後啊,你平常想到的種種的自利這個東西啊,通通忘失掉了,這我們人人都有 這種經驗啊,等到一旦瞋火發的時候,啊你什麼也都忘得乾乾淨淨,什麼都忘得乾乾淨淨。我曾經碰見過這麼一個人 ,不是看見是聽見,但是確實有這個人。這一家人家啊,那麼彼此間都是瞋心很大,然後呢等到一旦吵起架來的時候 ,家裡的東西啊,碰碰乓乓地摔。結果啊,他平時辛苦了半天,哎呀!這個東西,等到一發脾氣,把辛苦的東西啊, 通通把它打破,然後打破了回頭再去買。啊那是很典型的例子,那是這外頭的東西。現在實際上呢?我們現在修學佛法的人,積的財物啊不是外財而是內的法財。同樣的道理!這辛辛苦苦積集的法財,你一念瞋心一來,統統毀壞無遺啊。我們平常是為了自己,實際上呢?這個地方所以處處地方,要把那個自己的利益要看透,要看得深遠。他發脾氣未嘗不是為了自己,結果呢?因為不了解如理如法的這個意義,所以反而大大了傷害了自己。啊這一點為了自己利益,忘得乾乾淨淨啊,那麼而且呢,在由於忿怒所燒,這個煩惱啊,把我們送到啊這個惡途。走到壞、現在也壞、將來也壞,然後名聞也壞、利養也壞。一切都是這個像什麼,總是這是壞的黑月失吉祥。這是壞事情,碰到了,誰碰到了誰就倒霉,就是這樣。

【雖諸親友極愛樂,忿墮非理險惡處,心於利害失觀慧,多作乖違心愚迷。】

在這種狀態當中,雖然自己最親近的人,非常好的,因為一旦被瞋恚之心所遮障,那都壞了。彼此間都做出極不合理的事情,造成功非常惡劣的狀態,那個時候心裡面為粗猛的煩惱所使,根本理智完全失去掉了,根本不可能正確的瞭解到利害。在這種情況之下,所作的事情統統都是跟正道背道而馳的。這可以說愚癡迷惑到極點。

【由忿串習諸惡業,百年受苦於惡趣,如極損他來復讎,怨敵何有過於此。此忿為內怨,我如是知已,士夫誰能忍 ,令此張勢力。】

這個地方告訴我們,由於我們對瞋恚之心被它所使,養成功了習慣,造種種為瞋所使的惡業呀!將來啊!永遠啊這個你的一生啊!就是受苦,受苦。就是在人間當中,實際上這個過的都是惡道,將來啊一定啊還是走到這條路上去,走到這條路上去啊。平常啊如果對世間的、外面的仇人來說,外面的仇人來說,你怎麼樣對它有絕大的冤仇,再大的冤仇,沒有一個能夠抵得上這個內心的瞋恚,這麼嚴重的。外面再大的冤仇,他來傷害我們的這個嚴重性,絕對沒有辦法跟裡邊的瞋恚這個傷害來得比。所以這個要曉得瞭解了這一點啊,說我真正的瞭解了這個內在的大冤家呀,這個瞋恚心啊,要這樣認識它。你真正認識它了,誰也不能忍受啊,絕對不讓這個瞋恚的勢力啊把它伸張擴大呀!這妙咧!這個地方教我們對治忍。但是呢?我們要怎麼辦呢?要用不忍去對治這個忍。這話說起來很有意思,所以你們有沒有看見密教的這個圖當中,有大瞋相。它有它的道理,它就善巧的利用人的那個大瞋啊,來對治這種東西,嗯現在也是一樣,我們平常啊忍非因處,不是忍啊,忍不應該忍的就這樣,然後呢?我們不忍呢也做錯了,它現在啊假定你看對了你能夠不忍的話,那好在這種狀態之中,你不忍的什麼?不忍你的煩惱,不忍你的貪瞋癡,對不對?在這種情況之下,就怕你忍,你能不忍才好。所以我們一定要辨別得很清楚,一切法,問題不在這個法本身,是你認得這個法的法相這個種種的關鍵,你善巧的運用,貪,貪也是最好的。瞋!瞋也是最好的!怎麼呢?你要貪,貪什麼?善法欲嘛!瞋!瞋什麼?瞋你的煩惱種嘛!凡夫就用這一個方面,所以才能夠提起一個人的勇猛精進之心。所以是真正的這個地方說的士夫啊,這個士夫他有個特別的,這個士夫就像佛家說的「儒」。儒家中的儒者啊,那絕對不是普通一般世間我們想像的普通人,那個人就是的的確確是一個大丈夫。現在我們啊三界當中人天師範啊,也要做這樣的一個人。我們應該瞭解,我們起心動念應該如理的行持是什麼?就對這個東西,不忍,不能忍。

【此等過患皆從忿起乃至未得決定了解應當修習。】

這一個過失患害啊都從什麼地方?都從這個地方來的,現見的,不現見的。那麼我們現在啊在還沒有得到決定勝 解之前啊,要努力的修習,要努力的修習。他每一次講完了,總要把這一句話來叮嚀我們一下。再三叮嚀的道理,我 們一定要在這個地方三覆斯言,再三的反覆思惟!啊然後呢?那個時候你能夠運用它,能運用它,就得到這個好處。

【如入行論云:「無如瞋之惡,無如忍難行,故應種種理,殷重修堪忍。」】

啊那麼這個論上面,菩薩有特別的告訴我們這個,看看啊這個瞋這樣東西的可惡、可怕,以及它的惡劣的嚴重性 。那麼怎麼辦呢?祇有忍耐去對治,但是忍耐這個東西又非常的難做,不是那麼簡單的,卻有它無比的大勝利。反過 來你不能忍耐,讓瞋的話,卻有這麼嚴重的過患。既然如此的話,我們必須怎麼辦呢?要種種理啊多方面努力的、認 真的,殷重是殷重的認真的去修習它。假定說這個忍很容易的話,說過了,我們就好了,這樣。另外一方面,若說假 如這個瞋沒這麼嚴重的話,你說不定也可以馬馬虎虎。現在呢,恰恰不是那樣。啊瞋有這麼個嚴重法。對治它的忍, 又這麼樣個難做法。所以我們啊祇有一個辦法,要從多方面的認識,深廣的認識。然後呢?把這個如理的認 識啊!還 要認真殷重地去修習、去對治它。

【由見勝利過患為先,應以多門勤修堪忍。】

結論就是這個樣子。我們瞭解了這一點,所以說多方面的努力修這個。

【初句之理由,如入中論釋云:「如大海水,非以秤量能定其量,其異熟限亦不能定。故能如是引非愛果,及能害善,除不忍外,更無餘惡最為強盛。」】

這個裡邊特別又強調一下,正因為這個瞋心之害,實在太嚴重了,所以啊這個菩薩、祖師種種方面,乃至於論上面一再、再三來告訴我們,提醒我們。就像大海水一樣,不是我們普通的那個秤啊,那個容器啊能夠量的。那麼現在這個情況之下,那個瞋心所感得的那個異熟的果報啊,那也啊,哎大得不得了,非常可怕、非常可怕。所以說這一個非可愛的、這種惡劣的、這種傷害我們的這個力量啊,除了這個不忍,換句話說除了瞋心以外,更沒有其他的任何一樣東西有這麼強盛法啊。這是特別地告訴我們這個過患,前面任何一個地方,一定告訴我們的過患。然後呢? 我們避免過患呢?推動我們,策勵我們去修。說現在這個過患,他一再特別強調、特別說明,我們現在了解最強盛的就是這個。所以平常啊如果我們瞋心大的人,在這一點上特別注意。還有呢?更重要的,瞋心大的人要特別找到我這 個瞋心的引發,通常從什麼地方要注意,有很多從「見」上面,有很多從「情」上面,你一定要找到那個根由,然後從這個地方除去,就很容易、很容易。

【若僅生最大非愛異熟而不壞善根,則非如此最大惡故。】

下面又說,說它上面又說因非愛果即能害善,就是啊能夠破壞善根。它假定這個瞋僅僅引申非可愛的異熟,換句 話說,單單引發你惡報還情有可原,現在不但如此,而且還要壞善根。是兩樣東西,這個任何一樣東西都已經可怕極了,這兩樣兼具說它這東西啊。

【然能雙具引大異熟及壞善根所有惡行。】

而關於這一點。

【除瞋而外餘尚眾多,謂誹謗因果所有邪見,及謗正法,並於菩薩尊長等所起大輕蔑,生我慢等,如集學論應當了知。】

這個地方,他也順便一提,實際上我們普通一般容易犯的猛利的瞋以外,關於引起大的非可愛的異熟,換句話說,墮落的、可怕的墮落,以及壞善根的這個罪惡之行。除了瞋以外,還有幾樣東西。


前一頁(122a) [122b] 下一頁 (123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