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23卷 A面

日常法師


假定我們真正的了解了因果,我們眼前任何一件事情本身做起來的話,再沒有不如理的,你了解了很清楚,你現在忙的什麼?忙因啊,眼前我們看見任何一樣東西如果是不順利不好的話,我們就不會起貪瞋痴,很清楚很明白,碰見這個情況你不瞋心,碰見那種情況不那個,假定你真的了解這因果關係的話,那這個果嘛,現在既然你不瞋心,那你怎麼因上面改善嘛,我們做得到嗎?實際上不一定。當然我們生了病了等等,固然是這個上提不起來,就是身體很好的時候稍微有一點的話,心裡面就隨著煩惱而去,假定因果真的非常清楚的話,他只有一件事情要做,什麼?勤精進,在因地上面是一刻不緩,當下一念,看的非常清楚,是不是如理的、如量的,是不是跟善法相應,乃至於是不是這威儀當中,如理的威儀是無覆無記當中,必然的現象。我們做到嗎?做不到,這說明什麼?說明了我們真正 對這因果兩樣東西,的的確確是有一個浮淺的認識,有一個浮淺的知道,說的更實在一點的話,這個知道,往往還只是名相、名字,心裡面對這兩個東西,究竟產生多少力量的話,這個就很難說了。因為內心正確對因果的知見不深,所以碰見事情的時候,說不定我們的行為的話,耶不知不覺當中,害了這個毛病,就這樣。

我自己現在還想起一個很可笑的事情,現在也是真是,那時候剛出家沒多久,有一個朋友,那在家的朋友隨便談起了,那麼他這個朋友就是這樣,他母親信佛,信了幾十年,他那個家庭環境也可以說很值得令人同情的一個環境,遭到戰亂,母親把那兩個孩子帶大,辛苦的不得了,母親信佛,所以這個兒子也非常孝順,把他栽培到大學畢業。後來母親生病了,乃至於死了,當初我聽見了以後,但他很哀念他母親,不曉得說什麼;那時候我直覺得,剛剛懂了一點點皮毛,我就覺得,常常聽人家說你求菩薩嘛,菩薩就可以了,我也這麼說,衝口而出,念念觀世音菩薩他就救你了,然後呢幹什麼嘛,他就可以得到好處了,結果我並不曉得他的家庭背景,你曉得他回過頭來怎麼說呀?我母親信了一輩子佛,念了一輩子,結果臨終的時候還是這個樣,當時我聽了心裡面自己覺得很不好意思。一直到學佛,學了多少年以後,慢慢才了解,所以我覺得我們剛開始開口的話,實在要小心。這個本論前面下士道當中都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一切是這樣的因,感這樣的果,當這個業在沒有感果之前,如果你能夠認真對治,如理去淨治,他可以不感果,可以!但是它一旦感了果了以後,你沒辦法把那個果,把他整個的拿掉他,對不對?這個很清楚很明白。可是我們平常總是覺得,聽這麼人家說了有求必應,你求求就好了;這個對我們來說,我們就從糊裡糊塗的信人,反正你說什麼,照單全收,你仔細檢查的話,有太多問題。有很多人他並不了解這個, 不要說太多,我們自己開口的人都不了解,說給別人聽,沒錯啊!乃至於念了,他的想法當中,對這因果概念不清楚,於是他也覺得好了,念了三句阿彌陀佛,念了幾句觀世音菩薩,那個病就除掉了;結果他念了三十句,三百句都沒用,然後說起來你看你看,你們這些就這樣。請問這個後果誰造成的?所以這個地方說誹謗因果,大的我們絕對不會犯,可是細的地方的話,注意喔!你這種錯誤的邪見,大邪見我們也不會,所以這種從小的地方你如果不注意,慢慢慢慢的會走上岔路去,這樣一來,這三樣東西可以分開來是三樣,原則上面都是這個,誹謗正法所有邪見,及謗正法,謗正法也是一樣的。我們大的是不會犯,可是小的就很難說,尤其是我們修學佛法的人,對於這個佛法的整個的原則大綱沒有把握住,不知不覺之中,會對這個東西產生一種傷害,這個因,我們一定要把他儘量的拿掉它;尤其是知見重的人。所以佛特別告訴我們,說佛法損壞的兩個原因,不是外道而是什麼?佛弟子說相似語以及行籌。你開起口來,說的道理,好像是,實際上真的嗎?就有問題了,然後你的行為的時 候呢,也好像是,這個行籌是戒律上面的,就是我們做羯磨的時候,大家要同意否,他也籌的,籌碼,換句話你投他 一票,對不起他有權投,結果就是所知不對,投反的那一面,這個是對佛法最大損害。

所以說我最近正在看一個祖師寫的這個什麼啊?我忘記掉了,他資持記對,這個元照律師所寫的,特別寫的,這是真了不起,他就整理這個律典的時候,他看了五十

這個我隨便說一個比喻。譬如說我們這裡有一個大原則,說我們這裡現在要辦一個佛學院,那麼這個辦那個佛學院,要多少人,要教的內容是如何,然後配合這個內容來安排我們的一切的東西,眼前來說,譬如說安排那個教室,假定我們這地方的人,一共就只有十個八個人,你把握住這一點的原則當中,把握住這個原則,然後你安排這個裡邊的設備

【並於菩薩尊長等所起大輕蔑,生我慢等,】

下面還有,關於這兩點也是好難避免、好難避免。我現在就有一個感覺,說平常我們常常說找不到善知識或者什 麼等等,這個真正的問題都不是沒有善知識,真正的問題這個善知識苦於找不到善學的學生,現在我深深自己感覺得 我就是這麼一個不能善學的學生。這個從因果的概念上面去來說、必然關係來說,你有這樣的因,你才能感得這樣的 果,現在我們還沒有學,跑到那個地方去的話,這個不如,那個不如,這樣;又說要配自己的胃口,就好像買東西一 樣,喔老子,跑來出了錢向你買東西的,所以說買主就是你老子,就這樣。這個世間,這一種莫名其妙的人,我出了 錢今天跑的來這個買你東西,我要怎麼你就給我什麼,這個是學佛的態度嗎?完全不是。的的確確我們首先應該有兩 個重要的概念,第一個曉得自己的無知所以要去學,要跟誰學?一定要跟佛學,而佛的完整的就在什麼?尊長那個地 方。所以你一心一意要排除掉了我這個錯誤的認識,然後呢去侍候、奉侍處處地方這樣去做,這是非常重要的概念。 經論上面也告訴我們,說得很清楚,如果我們碰見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千萬不要自做主張,我們只是說我現在是愚 癡凡夫,所以只有佛能夠,我努力的學。現在我們碰見一點點小小的支節上面的,乃至於大的都根本看不見,不曉得 自己在愚癡當中,不曉得自己在見思煩惱當中,動輒這個不對,那個不對,這個不是,那個不是,不配自己胃口,所 以是越弄這個自己,那個就是我越大。這個地方我們要特別注意。那麼下面呢,還有其他的這個。

【如集學論應當了知。】

本來這地方是講瞋恚,不談這些事情,可是因為這幾個問題他對我們修學的人來說,對於佛法來說影響太大、太大了,所以這地方特別提一下,我也把這地方特別強調一下,這個原因在此。第二個項目,說能夠策發我們修忍的這個方便有了,要正修的時候,我們就了解忍的特質,有幾個忍的細則、有幾個差別,幾種不同。

【第三忍差別分三,① 耐怨害忍,② 安受苦忍,③ 思擇法忍。】

就是一開頭的說的三樣東西,分開來講。

【初耐怨害忍分二。】

就是這個我們通常說生忍,外面的眾生,外面的人彼此之間,他們來傷害我們的時候該怎麼辦?這通常人家來傷 害我的無非是什麼呢?就是我們要的東西他不給、障礙,我們要的東西又分成功外在的、內在的,利養、名聞這些, 這個裡邊就是下面要說的。

【① 破除不忍怨所作害,② 破除不喜怨家富盛喜其衰敗。】

這個兩方面,一方面是人家來害我們,還有一方面呢我們自己的嫉妒心,這個兩點是分開來講。那麼先說人家來 害我們的時候,人家害我們這個裡邊又分兩部份。。

【初中分二,① 破除不忍障樂作苦,② 破除不忍障利等三作毀等三。】

平常我們世間人所求的東西,佛法裡面叫說八風,世間要求的是求這個,所以一天到晚被這個東西綑死。修學佛法的人認得了這個東西,從這地方跳出來,所以叫八風不動。那幾樣呢?利衰毀譽稱譏苦樂,那麼現在這個上面 ,第一個就是對於苦樂而言,就是人家障礙我們得到快樂,使得我們受苦,那個是我們無法忍受的,怎麼樣針對著這個問題破除這個瞋心,能夠忍受他。下面這個八風當中另外六樣東西,對於我們的利,那個利的另外一方面叫衰,利就是好的,衰就是壞的那一方面,毀譽跟稱譏的話這是名聞方面,這個稱譏是當面的稱讚你、譏笑你;毀譽的話是包括背後的有人稱讚你說你的名譽,有人說毀謗你,就是這些東西,所以對於這個東西等三,好的是利、譽、稱, 壞的是衰、毀、譏,人家來傷害的時候,你不能忍,怎麼樣想辦法對於這個不忍破除它,現在進一步,把不忍作樂那個又分二。

【初中分二,① 顯示理不應瞋,】

第一個,你如果如理的了解了以後,你會了解根本不應該發脾氣,不應該去瞋它,更進一步第二個還

【② 顯示理應悲愍。】

不但不瞋,還要去憐愍他,慈悲真是瞋的對治,你能夠慈悲,瞋心當然不會引起,現在

【初中分三,① 觀察境,② 有境,③ 所依瞋非應理。】

分三部份,境就是這個對象,這個指法,有境是指人,隨有這個境,平常譬如說我們現在講蘊,我們身體上這個境跟有境兩個,有的地方叫支跟有支,譬如說我們講我們的身體是五蘊,五蘊就是色、受、 想、行、識,還有叫有支,或者有蘊,隨一具足,隨一有這個東西,那就是這個人,就這樣。那麼他現在觀察的時候先單單觀那個對象,其次呢?觀隨具足那個,以及所依的不合理,我們只要看這個文就了解他怎麼分法。

【◎ 初中有四。一、觀察有無自在不應瞋者。應當觀察,於能怨害應瞋之因相為何。】

第一個對這個境界,這個境界就是瞋,那個來傷害我們,他不是說這個地方是人家來障礙我們快樂,使得我們受苦,這一個境界現起的時候,這一個情況他這樣的這個情況,是不是可以作得了主,啊就 人家傷害你這一件事情,發生這一件事情,是不是作得了主,你在這一個方面去看,不應該瞋,這個題目是這樣,下面就告訴我們說,他來怨害,能怨害,能怨害的這個原因,為什麼怨害我們,換句話說我們發脾氣的對象,他怨害我們,我們就對他發脾氣,對不對,那麼他為什麼怨害我們,也就是說我們為什麼要發脾氣,這個原因何在, 你這樣去觀察一下。

【如是觀已,覺彼於自欲作損害,意樂為先,次起方便遮我安樂,或於身心作非愛苦。為彼於我能有自在不作損害 ,強作損害而瞋恚耶,抑無自在由他所使而作損害故瞋恚耶。】

現在我們來觀察了喔,是說那我們這樣一觀察的時候啊,我們就覺得嗯,這個損害,這個損害本身啊它呀是怎麼 損害的,先心裡面啊它要傷害,我們傷害別人也是一樣,別人傷害我們也是一樣,先啊心裡面啊有這個意樂,就是心 ,那麼由於這種心裡的瞋,所以呀其次啊,進一步根據著這一個心裡呀起種種身口的行為,這個身口的行為呀來損害 我們,遮止我們的安樂,乃至於呀使得我們的身心呀作種種的啊苦的事情,不可愛的,就是苦。那麼這個狀態啊,這 種狀態是第一步透過了這個觀察找到他那個傷害本身啊,我們就觀察那個境對不對,它不在這個行為上面的,不在那 個行動上面,而在什麼啊?而在策發它行動背後這個心裡對吧?第一個,那麼先找到這個,那麼既然是找到那個心裡 嗎,為彼於我能有自在不作損害,而是強作損害呀,還是沒有,它那個心裡呀,它是能夠自己作得了主,能夠作得了 主明明可以作得了主不傷害,啊或者是傷害,啊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作主要來傷害我們,還是他自己根本沒有辦 法作主而來傷害我們?就是這個,我們分二方面,因為這個心裡不外乎這二方面,他作得了主的,他自己能作主他要 傷害我來傷害我,或者他沒辦法作得主而傷害我來傷害我,不外這二種,那麼現在我們看。

p. 291

【若如初者瞋不應理,他於損害無自在故。】

如果初的這潛在,潛在明明是說他對瞋,他能夠以自己作得了主傷害我,啊這一個情況我們不必瞋他,為什麼?他於損害無自在,喲前面說他有自在為什麼這地方說無自在呢?現在你看下面,看了下面這就懂了。

【謂由宿習煩惱種子境界現前,非理作意,因緣和合起損害心,縱不故思,此諸因緣亦能生故。】

你可以說他是有自在的,可是他那個自在本身啊是什麼原因啊?是由於我們現在懂得了佛法,由於啊他的無明宿業,啊宿業的這個煩惱種子,因為瞋是一種煩惱相,那個瞋生起的原因大家還記得吧?第一個是煩惱的隨眠種子,第二個順生這個煩惱的現行,這個境界現起加上其他的非理作意,種種因緣和合起來產生那個損惱心,他要這個傷害你的時候他是對的,他自己要傷害你,沒錯,可以說作得了主,可是那個傷害那個心本身卻是什麼?卻是這樣的因緣生起來的,縱不故思,此諸因緣亦能生故。

就算他不是故意是這個因緣本身是法爾如是的,就是這個樣,而:

【若彼因緣有所缺少,則故思令生,亦定不生故。】

假定這個因緣不具足的話就算他要思,他也生不起來,這個我想我們都很清楚、都很明白,為了使得我們啊更清楚起見,我們不妨自己在那邊想一想看,現在你坐在這裡無緣無故的叫你發一個脾氣,你發得起來嗎?我想沒有一個人發得起來的,對不對?那就是最會發脾氣的人,就是坐在這個地方的話,坐的安安舒舒服服,人家呀端一杯茶給你,你歡喜茶的,他也端一杯茶,你歡喜咖啡,端一杯咖啡,你要冷的,他給你,你怎麼要發那個瞋啊就發不起來,這很明白啊,所以他要發起來一定是什麼?一定是因緣,是的,他那個瞋本身又可以說喔,他可以作主,可是既然那個瞋的現起本身是個因緣的話,那他實際上呢?在這種狀態當中他的的確確是無可奈何,無可奈何。

【如是由諸因緣起損害欲,由此復起損害加行,由此加行生他苦故。此補特伽羅無少主宰,以他亦隨煩惱 自在,如 煩惱奴而隨轉故。】

那下面就說明了哪,這樣的情況由於這個因緣,然後呢策發他生起這個瞋心,然後呢損害別人,由於這個瞋心損害別人,這個欲樂起加行,由於這個加行而使得別人受苦,實際上呢這個人本身啊,他是一點主宰都主宰不了,他自己還是隨煩惱,他是煩惱的奴隸,就是這樣,你仔細觀察一下,對呀,所以就是說他可以自在的,這個自在這個地方應該怎麼說呢?就是說譬如說我們現在有一個人啊,啊我是自在的,拿印度當年的情況來說,應該怎麼說,我是個主人,我可以自己作得了主的,還有呢?我是一個奴隸、僕人,那麼這個主人告訴我就怎麼做,那我只好去做了,拿我們現在來說的話,譬如說我是一個劊子手,啊到那個時候官判了,說你呀要去對這個犯人刑罰,那對不起我非得照著這個官的命令去做呀,這個叫不自在,反過自在呢,我不是劊子手,啊我可以不接受外來的命令的,上面那個自在而作損害是這樣,實際上雖然你不是受外面的命令,可是你在什麼呀,受裡邊的煩惱而使,既然受煩惱而使的話,你不是外面的命令你的奴隸,你卻是煩惱的奴隸,煩惱的奴隸,結果你還是作不了主,好了,這第一個情況清楚不清楚?啊那麼下面呢?若他自在。

【若他自己全無自在,為餘所使作損害者,極不應瞋。】

而他自己呀,他自己根本沒有自在的,是一個佣人,是一個奴隸,而叫他怎麼做,他就照著你怎麼做,就像個機器一樣,像一個汽車一樣,你怎麼輪子這麼一拐,它就向那邊,輪子這麼一拐,它就向那邊,你然後呢?要問那個汽車,喲你怎麼轉向那邊呢?這個一點道理都沒有嗎,這汽車它自己根本作不了主啊,所以在這種狀態當中,他假定它全沒有自在的話,你對他來瞋,那更沒道理呀。

【譬如有人,為魔所使隨魔自在,於來解救饒益自者,反作損害行捶打等。彼必念云,此是魔使,自無主宰故如是行,不少瞋此,仍勤勵力令離魔惱。】

下面舉一個譬喻,譬如說有的人啊被魔鬼啊附在身上,啊他被魔鬼附在身上,然後呢你去解救他,你是要解救他,他因為在魔鬼呀所使,他反而來傷害你,那個時候你解救他,你會不會啊跟他發脾氣啊,你不會,你會覺得是嘛,他是被魔所傷,我正來救護他呀,所以呀不管他怎麼,我不會對這個啊被魔所使的神經病人啊跟他兩個人發脾氣,啊不但不發脾氣而努力怎麼去解救他。


前一頁(122b) [123a] 下一頁 (12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