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25卷 B面

日常法師


p. 297 (11)

所以,啊。然亦俱害,思此過患,當一切種而正除滅。就算你真的能夠損他的話,對不起,他固然受了損,你受 了損,更厲害啊。你了解了這個禍患的話,你在任何情況之下,你一定要正對著這個問題,徹底地消除它。

【如云:「設怨有不喜,汝有何可樂,僅由汝希願,豈為損他因。】

如果說怨家有壞事情,有不歡喜的事情發生了,你有什麼好快樂的呢?要曉得僅僅由你的心裡的願望,希望他這 樣這樣,對他沒有什麼損害。

【縱由汝願成,他苦汝何喜,若謂滿我心,損失豈過此。彼煩惱漁夫,利鈎之所執,我於地獄鑊,定受獄卒煎。」 】

這兩段,我們看一看!這啊!你心裡面的希望他這個跟他了不相干啊!就算是因為你希望他損害,希望他得不到快樂,而真的如你所希望的,這樣的做,這種狀態真正實際上的損害就是損害我自己啊!我自己的損害, 沒有比這個損害更大啦。為什麼呀?因為我們現在這種心裡狀態是什麼?「煩惱」。這個煩惱的鈎子就像魚鈎一樣。放在這地方,你不了解這個煩惱的鈎子你把它一口吞下去。就被它釣上了。這條魚吃了這個魚勾就被它釣上了,我們現在吞下了這個煩惱勾眼前心裡邊被煩惱誘惑所繞,將來下地獄去你只要種這樣的因,是將來一定要受地獄的煎熬啊!這我們想想的話,啊!誰都在任何情況之下,一定把這個內心當中拿的乾乾淨淨。所以佛真巧妙極了,不是叫你不瞋,要叫你瞋對,瞋什麼,瞋我的煩惱,所以前面說我現在要鬥的,跟誰鬥啊!跟我自己煩惱鬥,鬥這個東西。你千千萬萬不要忍受這個煩惱,吞這個煩惱,吞下去,那你完了,這是我們應該的。

【如是若於障礙我樂及我親樂為作非樂,并於怨家所有盛事,一向視為不可樂相,】

p. 298

【由此生惱,憂增發瞋。 若能破其 一向不喜,則止其憂,由憂息故,瞋則不生。】

前面就告訴我們,像這樣前面所說的,或者直接障礙我的快樂,障礙我親友的快樂,而他做種種的不好的事情。那麼像這種人是怨家,怨家所有的好事情,如果我們平常看起來,都不能忍受。不歡喜,說不可樂相,因為這個不歡喜而生憂惱,憂惱而,由憂惱而發瞋恚,照著前面這個道理,你把它都破除掉了,破除掉了,這個憂惱心就沒有,憂惱心沒有了,瞋心就平息了。好了,忍就成功了。

【故應以前所顯正理,於此破其一向不喜,由眾多門滅除瞋恚,以其過失最重大故。】

由於這個所說的,「正理」兩個字。啊!前面告訴我們的,如理正確無垢的道理啊!破除了我們一向所有這些的以及向來一直如此的錯誤的,跟煩惱相應的不歡喜的心,那麼行了,然後呢?有各式各樣的方法,眾多門。現在我們漸漸的了解了,了解什麼,就是前面啊!講修的時候,破除邪執,它怎麼說?你如果聞慧多,就思慧多;思慧多,修慧多,將來你能夠斷過證德的功德也多,對不對!你了解得越多,然後呢?你使用的方便也多,處處體會,在任何情況之下,不管你怎麼想,你找到的只是法樂。假定你了解的不多的話,你用的方法只有一個的話,對不起,你只能用這一個。這樣。所以平常啊我們總是要講修行,啊!忙得覺得好像唉呀!只要這樣就夠了,不管你是忙什麼,你是拜佛也好,然後說跑到關到山裡面去關也好,你那個辦法是死死的這個辦法,你關在山裡可以,對不起,一出山,不行了。你關在山裡可以,到了夏天,熱了你就受不了,到了冬天,冷也受不了。叫你跑著去買菜,不方便你也受不了。唉呀!煩惱又來了,所以「關」不是一個辦法。哦!你說我念佛,然後呢耶剛開始念的時候蠻起勁,到了時候肚子餓了也不行。人家跑得來找你,事情,也不行。你說你拜佛沒有一個例外的,沒有一個例外的,所以弄到後來說,閉關也不行,是念佛也不行,這拜佛也不行。現在這地方,處處地方告訴我們,我們如果想圓滿修學佛法的時候,你不要著急,剛開始的時候,怎麼辦呢?你就能夠如理的聽聞,如理的思惟。是的,那麼有人就著急了,說,唉呀,這個無常很迅速啊,到那個時候,生命很短促,千真萬確喔!本論一開頭的,特別重視這個,正因為無常非常迅速,所以你要趕快找到種種如理法門,對治你眼前的煩惱啊,那樣才對啊!結果你不這樣走正確的方法,你說,喔趕快,我關起門來,結果關在門裡邊,自己生煩惱,你白白浪費了嘛,對不對呀?現在我們大家都是犯這個毛病啊!如果說,你現在能夠這樣子如理,找到一個辦法,所以,它一定告訴我們,如理如量,次第等等圓滿無缺,你能夠這樣的話,不管你拜佛也好,念佛也好,閉關也好,坐在那堣]好,做什麼事情也好,你一直在那堙A增長善法,是!無常是過去了,增長善法的結果是什麼?到了極樂世界,你還愁什麼嘛!就算你不到極樂世界,你的善法這樣增長,我們了解這個道理,它那個增上生,眼前你造的一切的因,都是這個善因,下一次,你碰見的比現在越來越好,越來越好,越來越好。你到這個環境當中,這麼個好,你周圍那一些人也跟他在一起,然後你的環境也在一起,然後就是一個惡人,因為你宿生因地當中啊!當這個惡的事情現起的時候,你如法相應的,都成就你的功德。跑到下一生,還是這樣的策勵你向上,所以就算你不往生,你都不怕啊,更深一層說,菩薩之所以不怕的真正原因,就在這堙A他已經牢牢的把握的住,一生比一生增上,這種情況啊!這個道理我們啊務必要知道,那麼這個道理靠什麼?要了解得多,然後呢思惟得多,思惟得多,你現在造這個善淨之業,都是善淨之業,你怕什麼?佛法不是講「因果」?因果我們現在積的什麼?「業因」,你現在積的完全是善淨之業,你還要怕,修學佛法的人,連這一個都不瞭解,還修些什麼?所以我們真正重心在這個地方,要把握得住啊!啊!這個地方不是叫我們說,你不要說修啊,不是,確確相反,我們要這樣修,也不是不要拜佛,不要閉關確確相反,你要去做。這地方的重點,你要注意啊!要把握住這個重點,到時候,你是閉關也好,拜佛也好,念佛也好,做什麼也好。啊!這個要分別的很清楚。再下面,啊。故滅教授。

【能滅教授亦即上說佛子正理,要與煩惱而興駁難,向內摧壞第一仇敵瞋恚之理。由於眾多門當中,觀察思惟滅除瞋恚。】

啊!因為為什麼要這樣努力呢?因為他的過失非常的嚴重;他的反過來,利益是非常的殊勝;那麼,現在呢?你要滅除它,上面所說的這個道理啊!就是能夠針對著這個毛病,來消除它的罪,如理完整的教授,這個就是我們修學佛法的人該修學的。然後呢?我們眼前應該幹什麼?「跟煩惱駁難」,它不用鬥,而用駁難,這個駁就是辯駁,難就是問難,啊!換句話說,我們在討論問題的時候,來往的推敲,哪!就是這樣。你一再的思惟觀察,前面告訴我們,都是這個,對呀!他們來傷害你,然後呢?你這樣去思惟觀察,這樣的話,對不對?那樣的話,是對不對?所以你內心當中,的的確確在分別這個事情,如理分別。所以的的確確,這個修行,最佳的是「如理分別」,現在我們不懂得不懂得這個道理,常常說,唉呀,你不要分別了,就把最好的法寶損失掉了,真可惜!真可惜!所以眼前瞭解了這個道理以後,這樣的去反覆推敲,然後內在呀把這個煩惱的怨敵把它摧毀。上面告訴我們,啊!我們啊!現在得到了這個修學佛法完整的教授,是對治這個煩惱的教授,那麼現在呢就拿這個如理的教授,跟這個煩惱這兩樣東西啊!互相的來給他辯駁。啊這個「難」啊!普通我們就是說「問難」,「遮難」。換句話說你針對這個問題,要去,要去深入的探討思惟。現在經過上面的這樣的深入的探討思惟,結果你在任何情況之下,找不到一點點你不能忍的理由,找不到一點點你瞋恚的理由,所以自然而然那個忍辱就成就了。啊!妙了!當你破除這個瞋心的時候啊!那個貪也拿掉了,那個痴也拿掉了。所以雖然這地方,主要的是講破瞋恚,因為這個損害最大,是第一大怨敵。但是前面告訴我們。

【而興駁難。】

這幾個字,注意喔!這就是我們平常正確用功的方法。不要小小把這幾個字隨便漏掉。這兩個字,你懂得了以後,然後呢?經常擺在你心裡邊,這樣的反覆思惟觀察,「修」,就修這個。你拿這個概念擺在心頭上面的話,持戒,戒持好,念佛,佛念好,拜佛,佛拜好,閉關,對了,然後你把這個內心當中調柔了以後,兩腿一盤,那個定很快啊!這個我們一定應該正確的認識的。所以這地方告訴我們的要與煩惱而興駁難。好!

【是故若能以觀察慧善為思擇,以多正理而正破除,則能遮止多類瞋恚。】

哪!所以說呀!假定你能夠觀察慧。現在這三個字同樣的,這個智慧怎麼來的?就是思惟觀察抉擇。而這個智慧是破煩惱的根本的正對治。而煩惱是什麼?我們生死的根本。現在我們常常說:「你幹什麼要修行?」為什麼要修行?要「了脫生死」。結果了脫生死,修行的最正確的唯一的工具,這個智慧。要得到這個智慧,要這樣的如理觀察思惟你不用!請問你修些什麼?所以說唉要拿這個還要呢善為思擇,拿到了以後啊!要拿了這個東西啊,很善巧的多多思惟觀察,如理的正確無誤的,然後呢正對著這個煩惱,把它一一摧毀,一一摧毀則能遮止多類瞋恚啊!它把各式各樣的,那一種那一類的不如理的瞋恚,都把它去掉了,淨除掉了,遮止住了。

【由眾多門發生堪忍。】

嘿,忍就成功啦!忍就成功啦!

【能得堅固微妙習氣,以是由其無垢正理,於正教義獲定解故。有捨觀慧思擇修者,即捨此等菩薩一切廣大妙行, 當知即是自他暇身受取心要無上障礙,猶如毒蛇應當遠離。】

那麼關於忍辱,那一點簡單的說完了以後,它那個地方又特別提醒一件事情,就是要善巧的運用這個我們得到暇 滿人身的最殊勝,六道當中也唯一只有這個暇滿人身得到的什麼?就是我們思惟觀察這個能力。實際上呢?破除煩惱 ,要想透脫生死,也唯一的這個東西。這地方最後特別說一下,所以上面的所以能夠遮煩惱,由眾多門啊,能夠啊!特別是瞋恚而發起這個「忍」,「堪忍」,「忍辱」能力的。在這種狀態中,能得堅固微妙的習氣,平常我們也是無 始以來積累什麼?染、雜、污、垢、的習氣,這個習氣堅固的不得了,怎麼弄也拿它莫奈何,那麼經過了上面這個如理思惟觀察以後,耶這個微妙的習氣起來了而且堅固。所以對於上面所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誤的、正確的、如法的, 這個正理啊要獲得定解。而這個正理是什麼?佛出世最完整正確的告訴我們的「教義」,這個「教」就是告訴我們的,告訴我們的真實的內涵啊,這個真實的內涵哪!要獲「定解」,定解兩個字就是「勝解」。不是說,啊聽懂了聽懂 了,沒有用。的的確確,你要用,聽懂是第一步,聽不懂你還談什麼呢?但是單單聽懂而擱在那堮悒誘@合,對不起,在書本裡頭,所以我們必定要不斷的思惟觀察,這地方大家還想得起來吧?前面告訴我們,「修」,修是什麼?「 於善所緣數數思惟、稱量、觀察」對不對?那就是「善所緣」?平常我們心所緣的是什麼?對不起,都是惡的。不在明顯的貪境、瞋境當中嘛,就是不明顯的痴境當中,自己還覺得很好,就是這樣,這個都不是善。現在呢如理的稱量 觀察,這個就是善所緣的。然後呢不斷的數數,是不斷的去思惟觀察、思擇,那麼經過了這樣的話,對這個東西啊!產生決定不疑的認識。那個時候你起心動念就是它,平常我們遇見任何一件事情,「嘿,我覺得這件事情這樣」,「 我看這件事情這樣」。這就是什麼,我們一般人說的「見解」。這個就是我們一向的定解,可是這個一向的定解都是什麼?跟煩惱相應的。現在這個地方啊!我們真正要努力的,要對這個如理的正教的意義,經過這樣思惟而得到這個 。所以下面反過來說,有的人啊!唉!真是可惜啊!捨棄掉了這個「觀慧思擇修者」,啊說他要修行,結果呢?那個修行的最佳工具啊!就是思惟、觀察的這個觀察慧,不要,他說修行,這個叫做修行?要曉得這樣的修行啊!是捨棄 菩薩一切廣大妙行啊!真正修菩薩道的他菩薩道真正殊勝的地方在什麼?大家記得不記得?入大乘之門的根本因是什麼?「菩提心」。這個「菩提心」,主要的方便跟慧。而方便是菩提心不共之因,慧是三乘的共因,大家記得不記得 ?所以現在你捨棄掉了這個方便,然後說要去修行,這個「方便」是什麼?就是「思惟觀察」。你要思惟觀察,一定要多聽聞啊,請問在這種狀態之下,你怎麼修這個菩薩的大行?所以我們說,唉呀!我發菩提心,我要學菩薩行,結 果你的行為是背道而馳,南轅北轍啊!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必定要了解啊這個是呀!在我們可以說是最大的大障礙。我們現在得到了最難得的這個暇滿的人身,而且拿這個暇滿的人身來去修行無上的心要。所以受取心要,這個是中 心的綱要,你現在不要它了,捨棄它了,所以這是個障礙。因為這個東西本身最主要的、最根本的,所以這個障礙是最大的、無上的,這一件事情像什麼?像毒蛇一樣,啊你不要說跟它玩啊!老遠看見它,哇!那趕快躲開都來不及。 所以,這個地方,順便一提,我們哪!現在不善學,往往啊!不了解這個經論上面的真實的義趣,在前面第十卷當中,辨得特別詳細。也是有很多人哪,說:哎呀,不要分別的,哎呀,你不要分別啊!說,「如如不動」啊 !是!這個是什麼?「果」,一定要經過前面這個因位當中如理思惟、觀察,修習所得到的,經過了這樣的如理思惟、觀察,修習以後,證得是一點都沒有錯,所以這樣的因感得這樣的果,現在你在凡夫地,渾身心都在煩惱當中,居 然你啊!顛倒了說坐在這地方啊,在癡心當中說,這叫做如如不動捨棄掉了不要這個觀察慧,真是個大錯誤啊!前面啊!大家重新再溫習一下,如果了解了,那我們繼續下去,如果不了解的,務必把這一開頭的時候,關於正修,跟破 除邪執這個概念要辨別得清楚,所以前面曾經一次、兩次、三次、一而再、再而三的說明這個道理。這裡又說一遍,好,上面啊!就是關於生忍那的一部分,對於人家來傷害你,怎麼樣啊!對治它。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十一終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十二

p. 299

【第二「引發安受苦忍」。分三 , 】

這是卷十二。說受苦的這種狀態當中,你要安然忍受它,它這個地方,不是從外面來說的,是從你自己本身所受的 苦,那個所受的苦,也許可能是外面來的,也許可能是從內發的。乃至於你自己去找的。你說自己怎麼會找呢?下面會告訴我們。現在我們看

【① 必須安受苦之理,② 引發此之方便,③ 處門廣釋。今初】

第一個說安然受苦,為什麼一定要去 受呢?如果不一定要去受的話,那我們不必找這個麻煩。所以它第一步說,為什麼一定要受?懂得了,既然必須定要 去受,它不馬上叫你受,啊!要找這個方法,而在找這個方法之前啊!它也特別的引發這個找這個方法的一個方法。 找這個方法的方法?我們前面一再說,就是推動你、策勵你,精進想學的這個心,有了這個推動你一心一意想學的心 ,然後你去學,對了,如果沒有這心,平常我們說,哎呀這個也忙得少不得,這個也忙得少不得,這好像是沒關係, 慢慢的來,現在經過這樣的話,你就一心一意的全部精神,急著要去找,那個時候,旁的事情都丟掉了,你才真正呀 有進入修行的可能。所以,它每一個地方的次第,這樣的完美,現在我們看,下面怎麼解釋?

【如入行論云:「樂因唯少許,苦因極繁多。」我等恆有眾苦隨逐,故以苦為道不可不知。

論上面告訴我們,快樂的因由啊很少,苦因非常多。注意這個「因」字喔,它不講苦、樂,而講苦因及樂因,是的!我們現在要求的是求快樂,你要求快樂,先要啊!看因上面。是的!我們要去苦,你要去苦啊!先看因地上怎麼去法啊!這個說真正找到的話,哎呀!樂因很少,一點點,苦因是到處都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我們動不動是造了苦因,因為造了苦因啊!所以啊!一直被這個苦纏在這個地方,既然在這種情況之下,被苦所纏著,現在我們要修道,你必定拿我們現在的身以及我們現在的環境,在這個裡邊去修,所以你如果說,不能針對這個環境,拿我們現在的條件來,請問你怎麼修啊?既然如此,所以你必定要對於我們眼前這個苦啊,要有正確的方法要對治它,所以啊,不能不以苦為道,所以「呀」故以苦為道是不可以不知啊!我們必定要曉得的,我們真正修行,就是眼前這個是苦上頭,了解怎麼對治它?所以,現在這一點有太多的修行人啊,是聽人家,哎呀,這個修學佛法好啊!對啊!這個世間真苦,唉,對啊!然後他就修了。因為這個道理沒有正確的認識,他是沒有錯,感到世間的苦。但是因為這個道理沒弄清楚,這個道理講得什麼,就是如是因,感如是果,這個因果的必然關係,沒有弄清楚。他聽見了人家說,修行就是好事情,他就以為說,好。把家裡一拋,跑到廟裡就快樂了。有這樣的事情嗎?沒有。我們必定要知道,是,我們真正要得到快樂,必定要去修,而要修的話,在那個家庭裡,是一定修不成,所以才要跑到專門修行的環境,那是我們到廟裡去的真正的原因。不是說,你到了廟裡,啊!就快樂了。那完全錯了。到了這個地方,然後你修,修什麼?修快樂之因。而眼前這個痛苦這是以往之果,正要如法的拿出你的正確認識、意志,然後呢?去修行。這個修行是苦事情喔!我們必定要認識。你認識了這個,就沒有問題了,就因為我們現在種種的誤解,產生了這個,所以一跑到廟裡,總覺得好像在袖手旁觀,看人家燒飯,看人家樣樣弄好了,然後呢?我跑得來,張開口吃完飯,跑到佛堂去拜幾拜。然後早晨念他幾卷經,唉唷!我早晨幾點鐘起來,我打坐可以打多少時候。


前一頁(125a) [125b] 下一頁 (12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