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31卷 B面

日常法師


啊所以這樣作是為什麼啊?啊盡除一切過失,要積集圓滿資糧啊,那個時候啊一定會,我們不知道的事,必定應該從這一個地方知道,恆常的進無懈的積集這個福智兩種資糧,當然,那麼這一步,下面一步。

p. 311 (11)

【又念成佛必須圓滿無邊資糧,此極難作故我不能,亦莫怯退。】

喲進一步又有這種想,哎呀是,成佛,但是這個資糧是要無量無邊啊,都要圓滿啊,這個太難作了,我不能作啊,哪這個也不必怕,下面說。

【若為利益無邊有情,求證諸佛無邊功德而為發起,住無量劫,欣樂修集無邊資糧而受律儀,】

妙了

【則於一切,若睡未睡心散不散,乃至有此律儀之時,福恆增長量等虛空,故無邊資糧非難圓滿。】

嘿哪還是啊無垢的正確的經典上面說的清清楚楚,現在假定你如理的了解,照著這樣去作,然後呢策發了大悲心,大菩提心以後,是的,你要利益無邊有情,啊所以要求證啊這個無邊佛的功德,住無量的時間,一直去積集一切的資糧,先發這個願心,所以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這個四句不是一個空話,是你如理的了解了以後,你內心上面的的確確發起了這樣的內心的狀態,這個願心,然後你有了這個願心,經過修習以後開始行心,行就是啊受這個菩薩的律儀,等到你受了這個律儀以後啊,耶!好了─一切時,因為你已經啊,把那個種子種下去了,得到這個菩薩戒的戒體了,既然種子種下去了以後,然後由於你的大悲心的策動,大悲心的滋潤啊,他不斷的在增長當中呀,所以不管你行也好,睡也好,散亂也好,不散亂也好,只要一旦得到了這一個東西以後,嘿它一直在增長,這個菩提心的心種,本來啊就是啊遍法界呀,虛空界的,啊所以只要這樣增長的話,哇那是不得了的,不得了的,所以前面啊,特別說明不要說行心,就是你發的願心以後啊,哇,這個力量之大,我們無

p. 312

【即前論云:「如一切諸方,地水火風空,無邊如是說,有情亦無邊。菩慧普悲愍,此無邊有情,欲度諸苦厄,安 立於佛位。如是堅住者,從正受戒已,隨其眠不眠,及放逸而住。如有情無邊,恆集無邊福,求無量菩提,而修無量善。菩提雖無量,以此四無量,資糧非久遠,如何不得證。」】

看喲經論上面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就像一切諸方,啊在任何盡法界,虛空界這一個地水火風空啊沒有一個地方不遍,到處都是,現在這個有情也是一樣,所有的盡法界虛空界都是,那麼現在我們修學菩薩道的人呢,發的菩提心什麼?普遍的,沒有一個遺漏的,對他們憐愍,啊為了這一個無邊有情要濟度他,超出這個痛苦,使得他們每一個人啊達到圓滿大覺的這個位子,你發了這個願心以後,然後呢你呀正受這個菩薩戒,於是那個時候你心裡邊啊任運而取的,一天到晚,啊我要這樣作,一天到晚我要這樣作,所以你這個心裡本身啊不得了,平常我們說啊三輪,三輪大家還記得在下士道的時候,講業的時候,這個最後呀,說八因三緣,啊這個三緣什麼啊?心清淨,然後呢加行清淨,然後是田清淨,對不對?你如果能夠這樣作的話,哇那得到的果報是不得了的大,現在我們的心是什麼呀?普緣盡法界,虛空界一切有惜,哇那個心是廣大不得了,你一切時處只為利他,那個心不但清淨而且廣大,廣大是指他的量,清淨是他的質,質既一點都淆錯,而這個量有這樣的大法,啊所以說我們現在剛才那個比喻說,喔這個地球整個是你的,地球算什麼,在整個的法界當中,那簡直是,你小的找都找不到,要灰塵一點都不如呀,我們到了晚上張開那個一看,啊那個太虛空這麼大,所以那個時候你的心跟這樣大的相應,這個不得了的一件事情啊,所以你心種當中,種下了這樣的這個心的清淨的話,所以下面你的行呢,加行也清淨,所以現在受了菩薩戒了,受了菩薩戒以後是什麼?你得到了戒體,所以這個法體啊,然後你的隨行,你的隨行一切時處,他那個心種啊一直在增長,的的確確不管你在睡覺也好不睡覺也好,在任何狀態當中他在長呀,就像你把一樣種子始末是這個種子對了,種在這個地方的話,然後呢水呀太陽啊,這麼一來他一直長啊,不因為天黑了它不長,不因為你睡覺了不長,不因為啊你不管它不長,只有一樣你不能損害它,所以我們呀,發願心,發好了以後,真正重要的護持這個戒體,你只要護持它,然後你睡著,它也長啊,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啊,啊雖然無邊的有情啊,結果呢耶確是啊,你不是你度他呀,他這個無邊的有情啊就幫助你積集無邊的福德呀,既然有這麼的無邊的福德幫你積集的話,這個佛果啊無邊的佛果自然得到嗎,所以他下面說呀,以無量的時間為無量的有情,求無量的菩提而修這個無量的善法,以這樣的四個無量,要得到,這一個佛果的話,啊那並不難,怎麼會得不到呢?以四比一這樣的這樣的一個力量啊,所以

【是故若由最極猛利大慈大悲,及菩提心泰晤士河動其意,為利有情,願於短時連成佛者,極為希有。】

所以呀注意下面啊,雖有最極猛利這兩個很重要啊,大慈大悲,的的確確是啊非常猛利,而且是最重要的,對這一種大慈悲心所策發的若是心而策勵了以後,為了利益一切有清,要趕快成佛,因為看見那個眾生苦啊,所以啊這麼既然苦呀,你趕快越早成啊是越能夠救他們,這樣才好,前面曾經說,哎呀看見這個佛果這麼遙遠啊,我沒希望早一天近路,早一天成佛啊,那這個菩提心是非常遙遠,這兩個是絕大不一樣喔,現在我們這個裡邊就分辨的出來了,同時我們了解像前者那樣的話,結果呀,啊你不但得不到越是害怕啊,是越是啊受苦,反過來你了解了正確的話,哎你越是勇敢啊是結果是越安樂,說所以如果我們如理如法如理的破除了眼前這種狀態的話,啊不但是勇敢,而且必然發現的只有這一條路,只有這一條路是正確的好的,乘下來這一條這種路的話,哎呀都是錯誤,都是傷害自己啊。

【然若未近此之方隅,僅由見於極長時劫,須正修學無邊諸行及的難行,便作是念誰能如是,故妄說云求速近道, 此於願心間接損害,正損行心,令大乘種漸趣劣弱,故於成佛反極遙遠。】

那下面就把這個道理再辨一下,所以如果說對於上面這個道理啊,沒有正確的了解,也並沒有如理的修習,離它十萬八千里,不要說行持談不到,連它懂都不懂,所以我常常說不要說我們在門外轉,在門外轉已經到了門外了,現在門在那裡不知道,不要說門在那裡不知道,目標在那裡也不知道,那完全啊一點都不了解啊,啊只是說哎呀這個成佛呀要這麼長啊,還要作這麼的難作的事情啊,哎呀那這個啊趕快想辦法求一個近方便的快速的,啊能夠這樣,實際上呢?所以要求近求快速是為什麼?就怕那個難,所以怕難你根本不懂得道理,既然你現在不懂得道理,又怕作該作的事情,請問結果是什麼啊?你不但得不到啊,哦反而是在損害了啦,所以呀在這種狀態當中啊,你這個願心就發不起來了,這個心之所以願是要你什麼?要你去救,要你去作,現在你你看見了這個東西哎呀呀,心裡面退縮了,豈不是,因為你心裡退縮了,所以呀要你去行持更談不到,這種情況之下,真正說起來呀,是啊損害大乘佛法呀,所以既然我們因地當中結下來了,造了這個損害大乘佛法的因,請問能成佛嗎?所以呀於成佛是反極遙遠啊。

【以與龍猛無著決擇如來密意,最極增長菩提心力所有道理極相違故。】

啊上面這一種錯誤的心情啊,是根,正式的傳承,在印度來說正式的傳承只有這兩家,啊對於佛法的完整如理的教理只有這兩家,一個是屬於龍樹勝天菩薩的,還有一個無著世親菩薩的,只有他們兩位把佛陀的真正的內涵所謂泬密的意趣,能夠如理說明的這個道理啊,啊那個道理啊,啊告訴我們的道理跟我們現在上面所說這個啊,啊恰恰相反,恰恰相反,因為相反啊,所以啊不是增長菩提心,而是什麼?便在損害菩提心,所以在這一點呀,這個的的確確啊,我們啊要特別認識,說到這地方,因為前面我曾經說哎呀有些人啊參禪啊,有一些人念佛,有一些人啊什麼學教、學密,千萬不要誤解,我前面一再說我們要,要參禪,要念佛,然後呢?要學教,沒有一樣東西不要的,跟你那一個相應你就學那個,可是你必定要把握得住這個根本,然後你了解了這個學那一樣都對,如果你把握不住這個的話,然後呢?你要哎呀呀找一條近路的話,那對不起全錯全錯了,啊這個是損害佛法,因地當中你已經種下了這個因,怎麼可以感得那個果報呢?這所以呀,我一再的給大家說,你們呀,把這個了凡四訓尤其是後頭,那個俞淨意公遇灶神記好好看一看的原因,大家記得不記得,那個灶裡啊給那個俞先生就說:你呀自以為作好事啊,結果實際上你因地當中造的都種惡因啊,就像是啊遍地種了荊蕀,然後呢?那個癡心妄想的還希望它長出好花美果來呀,現在我們也是一樣啊,我們心裡另一面就種的都是什麼?都是那個損害佛法之因,還自己等在那裡說哎呀要趕快成佛呀,了解不了解,啊所以這個地方特別說,是,我要念佛,我要幹什麼?不但要求上品上生喲,我要念佛不是求上品上生,我要念佛是要學阿彌陀佛,然後於這種心情然後呢阿彌陀佛怎麼成的?我也要學他,然後那個時候念喲對了,說你要參禪也是一樣,學教也是一樣,不管是禪淨律密,沒有一個例外的,這個是我們的基本因,有了這個基本因根本因以後然後呢再去加以圓滿,啊所以這個地方啊,把這作事情辨別的清清楚楚,辨別的清清楚楚。

【如是若僅怯弱而住,全無所益,反漸怯劣,故應善知諸能修證菩提方便,策舉其心,則辦諸利如在掌內】

啊。所以這樣經過分析觀察如理的決擇以後啊,我們就了解了,哎呀你單單看見那個事情害怕,退怯,那是一點 好處都淆啊,不但沒有好處呀,反而啊因為你因地上面不斷的增長這個東西啊,你越昇越差,越弄越差,啊這個是為 什麼我特別說明的,經常說明的,那你碰見一點點事情,哎呀縮在那裡,那一定的,啊你越縮是越不對,越縮是越不對,哪我現在還記得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啊離開現在二十年了,那時候我剛到同淨蘭若,啊那個時候有一個年青人, 那二十剛出頭,啊現在呀年青出家的已經慢慢多了,那時出家人很少啊,哎呀大家看見一個年青人很好,但是啊,這個仁法師啊,是一直在嘀咕最討厭他,啊我以前啊曾聽人家說過這個人,後來跑過去一看啊,喲曉得了,為什麼原因啊?是未老先衰,天氣稍微涼了一點啊,哎呀他這個帽子圍巾就統統弄上來了,然後呢感冒了一點點那個大棉袍,出了個汗啊這樣,哎呀那簡直是呀,有這種情況,啊仁法師他是樣樣事情打起全部精神來作,那時候雖然是我很讚歎,但是我並不太了解,喲現在慢慢慢慢到後來是越來越了解,啊我點,這個地方跟你們說一個笑話,這個雖然是個笑話,這是個事實喔,那個他老人家呀,用那個毛巾啊啊用那個毛巾呀,總歸呀用不到幾個一段時候,我也不能清楚呀,平常我們這個毛巾啊,往往用的很久才用破,他沒多外呀都破掉了,啊他破的時候很妙,這個緯線都斷掉,那個經線在那裡,完全想不通,他那個毛巾為什麼這麼容易呀?你就算是來磨這個地上這個它也不會這麼,何況擦那個面孔軟軟的,啊後來我曉得了,原來幹什麼?他洗臉的時候,比如搓啊搓完了以後搓了……這麼來,然後絞毛巾的時候─嚘一下,就這個樣,結果他的那個毛巾啊,不是擦臉擦破的,是這個東西弄壞的,人家常常啊笑,我剛開始的時候也覺得好笑,然後呢他跑的去開門也是一樣,拿這個鑰匙往這裡面─嚘一下,插進去一定有聲音的,鏗一來,喲大家都會笑,當時我一直不懂,現在我一直讚歎,啊!就是說,說明什麼?說明這個因地當中他作任何事情啊,他心裡面啊,先有一個堅強的意志,所以他不管做什麼事情他心裡面啊先啊,這個所以心裡建設,他做什麼事情都咬緊牙關,這麼來,當然天下的事情沒有十全十美,不要說我們普通凡夫,成了佛他跑到這個世間上來的,還是現出很多缺陷相來,我們一定要注意這個幾個特質,所以我的真正受用就這樣,跑到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一直還記得,我所以能夠跟得住他的一個原因,通常他那個地方的人,去了實在待不住,人家種種批評他,說他太要求,啊我第一天去,那個時候啊送我去那個法師說,說某人一方面啊說這個人啊有什麼優越的條件,然後呢說這個人啊,我本來在原來的地方啊,福嚴精舍住了個好幾年,二三年,大家覺得非常好,但是他就身體不大好,又是肺病,又是胃病,又是肝病,一大堆病,就這樣,所以承他這個老人家的慈悲,他說平常我們吃過早點,就要出坡了忙,他說你身體不大好嗎就休息休息,哎喲法師啊,你不要當我病人看啊,我曉得我後面的所以能夠跟著他,就當時一句話,他後來跟我說,這是千真萬確的,我在那裡作,現在我們在這裡作了點小事情,大家覺得委委曲曲,那時候,那個同淨蘭若現在還在那裡面,你們可以去看看,新店,有六百多坪的地,那時候我們住的只有三個人,就這樣,只有三個人,早晨起來,當然仁法師他的確的確的所以我們啊他是一個,啊這個尊長,他主要的他自己用功,我們請求他,然後呢從廚房開始上殿過堂開始,樣樣都是我們自己作的啊,早晨起來,燒飯,我們不是說輪到你燒飯了上殿不上,那裡有這樣的事情啊,三個人大家照作,這樣,一大早起來,先把那個電鍋裡的這個米弄好了放在那裡,然後一按按上來,然後菜已經切好,這樣,然後就跑的去電鍋一按跑的去作早殿,作完了早殿以後,馬上把那個菜啊鍋子裡鏗鏗鏗,反正你曉得我這個羅漢菜的方式,統統放進去,火一點鏗鏗鏗燒燒開,廿分鐘就好了,所以我們那個早殿啊平常上到五點鐘,算算看大概是還要早一點,這個早齋是五點半,那時開寬寬裕裕,吃過了以後大家把廚房弄弄乾淨,然後呢這個淨頭也是我們


前一頁(131a) [131b] 下一頁 (132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