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32卷 A面

日常法師


p. 312 (11)

法啦,那末這個出家人難得啦,所以你偶然出了家往往會說,哎呀,你好啊啦!自己捧得飄飄然,好像捧上天,好像出了家呀,該受現成的,那對不起,那完全錯了,那完全錯了,這個基本概念,不要說你要發大乘心,就是你自已要能脫等等的話,你的的確確要全部的精神,跟那個煩惱鬥,剛剛那個都是煩惱啊,嗯,所以啊,馬馬虎虎,這樣的輕輕鬆鬆,這樣無有是處,是的,我們也曾經看見過,譬如說彌勒上生經,上下生經上面它說:彌勒菩隆是什麼啊,嘿嘿,不修禪定,啊......然後呢?不斷煩惱,好像晃晃,這樣的話,我們也說,我們也是一樣嘛,不修禪定!不斷煩惱,他是什麼情況呢?他是當來下生彌勒尊佛,到了八地以上,啊,是不動地以後,他任運一直安住在這個上面頭,他無功用行,自然如此,你也跟他學啊?你安住在什麼上頭啊?你完全百分之百的煩惱當中,他已經出征無生,無煩惱可斷,無禪定可修,這個境界,我們現在要跟他學啊,所以啊,完全錯了,完全錯了,我們必定要把任何事情的真相,看得清清楚楚,當你心理面先這樣的怯弱心一來的話,你完了,就這麼每況愈下,每況愈下,啊,你祇要能夠慢慢地鍛練鍛練,那無有不成功者,而且這樣的鍛練,必須從小的地方慢慢地開始,所以啊,諸位,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如果你不能從下腳的第一步,漸漸的微漸去修的話,這個事情沒有我們份的這個事情沒有我們份的,所以身體也好,精神也好,知識也好,如果說自己覺得不對,那個時候趕快說,嘿唷!我宿生因地當中沒有努力,現在趁這個機會趕快努力!千萬不要說:哎呀,我不行啊,然後退,沒有我們退路的,如果在這種狀態當中,你儘量地好好把這個好好的前後反復反復多思惟,然後呢,找種種的經論上面來認識,告訴自己,噯!我跑到這裡地方來是學佛?還是學我?我是要求無邊的大勝利,所以下一點苦功?還是貪眼前的小便宜,準備下地獄?這個概念一定要辨別得清清楚楚。故應善知諸能修證菩提方便,策舉其心啊,則辨諸利如在掌內!所以這個地方啊,真正重要的,喏!善知呢!要對於我們所求的以及如何去求得,修證的這一個正確的內涵啊,要了解,要正確的了解,而且要非常善巧的了解,你了解了這種情況之下,你的心理自然而然不會退怯的,那時候打起精神來,你能夠這樣去做的話,還辦諸利啊,所有下面的大利啊,如在掌內,就在你手上,這千真萬確的事實,千真萬確的事實,所以別的事情啊,容或還要藉重外面的很多東西,簡單容易極了,就在你的起心動念之間,你心裡一動,那這樣轉過來,就是這樣,你心裡一動啊,這個羅漢馬上恭恭敬敬讓你走在前頭,反過來,你心裡一動,哈,這地獄的鬼就高興有事可做了,啊,可以來燒你,可以來煎你了,就這麼差一點點,喏噢!所以任何的時候,記住,跨一步,也祇要你跨一步,但是你必須要跨這一步,你能夠這樣做的話,這是剎那剎在除過,剎那剎那即淨罪,就是這樣,這絕對正確,絕對正確,平常我們碰到一點小事情,如果說在這個上面,不認識,轉不過來,那就應該好好的警惕。

【如本生論云:「怯弱無益悅匱乏,是故不應徒憂惱。若依能辦利聰叡,雖極難事只易脫,故莫恐怖莫憂惱,如其 便辦所作,智者成堅而策舉,辦一切利如在掌。」】

這樣告訴我們,你心理面的退怯,哎呀,自己呀

【聖者無著數數說為:「當具二事、一雖善了知於廣大法學習道理,應無怯弱。二於下劣功德不應喜足。」】

那末這一個地方啊,無著菩隆經常告訴我們,我們修行的時候,這個地方要特別兩件事情。第一個呢!喏!應該啊!善了知,啊!啊....這個要善巧的了解,那末這個廣大的佛法怎麼去學,怎麼去智,了解了這個東西以後啊!照著去做,破除自己怯弱之心,啊!這個具足了夠不夠?還不夠,還要有下劣功德不應喜足。這一點非常重要,否則的話,我們得到了一點點而沾沾自喜,我們現在有太多的這種情況,我記得上次曾經跟你們說過一個事情,就是我早幾年,現在也有十幾年以前了,在美國,跟你談的這一位洋人,他剛開始的時候,他是學生當中最好的一個,懂得也多,平常的時候,出力也多,但是到最後啊,是最糟糕的一個,為什麼,得少為足,他動不動就說,哎呀,他已經懂了,就是這樣囉,你叫他進步啊,他就是進不上,我們現在就是這個樣,的的確確太糟糕,太糟糕,所以啊!在這個上面,我寫了昨天講的那個精進五項啊,那個是出在大智度論的上面的,今天黑板上寫的精進五項是瑜伽師地論上面的性相二宗,今天第一個環甲精進,什麼叫環甲精進呢/就是啊,先啊,上面說的心理建設,心理建設,你能夠起這個意志,能夠透過正確的認識,建立起來,建立起來,有堅強的意志力量,對於自己該如何做法,看得清清楚楚,巷所以啊!有力量,那末然後呢?第二個叫加行精進,有了這個心理的建設,進一步啊!就開始這個行持-加行。什麼叫無下呢?就是對於下劣的事情,不耽著,也不會退怯,有非常強悍的信心,在這廣大法當中啊!這樣「做去」,這樣去做,再下面呢?「無退」、無退是什麼呢?因為你有了前面這個力量,學這個廣大法,修廣大行要無量無邊不管任何情況下,你保持這樣,絕不為外面的困難所動啊!也絕不為一切障礙所障礙,這樣才能夠達到究竟圓滿的程度,最後一個叫「無著」,呃噯!它最後的啊,千萬不要得到一點點就以為滿足,我們一定要這個把握得住,所以關於這一點,真要做到的話,當然有它必然的條件,可是最重要的還是什麼呢?對完整教理的認識,如果你了解了正確的這個教理以後,一方面固然讓你能夠如理如法的走上去,一方面你才曉得你要走的整個的內涵是什麼,要不然的話,我們難免會產生這種現象,啊,呢!祇要拜了幾下佛囉,哎喲,覺得心理面好像很清涼,哎呀,然後呢就覺得拜佛好得不得了,唸了幾聲佛啦,稍微心理面乃是坐在那個地方打瞌睡,就覺得哎呀這個打坐好得不得了,實際上呢?真的根本在那兒昏沈當中,他還不肯捨,種種的現在,太多這種現象,到於說更進一步說,就稱你打坐得了定了,就稱你參禪開了悟了,就稱你念佛得到了一心不亂,乃到於得到了念佛三昧了,對不起,那還是初步,這是我們必定要知道的,就沾沾自喜,那個整個的最大的限制就在這裡,所以瑜伽師地論上面有告訴我們----五具愛,所以修學佛法最大的幾個障礙,這個最後一個啊,得微少善便生喜足,這個五具愛,以前曾經說過了,願戀諸欲啊,願戀其身,願戀諸欲、樂相雜住,缺隨順教,最後一個呢?得微少善便生喜足,所以對於這個下劣的功德不應喜足,所以佛到最後的話,到十八不共法當中有精進無間,他們的的確確,他那個精進,永遠永遠在那兒保持著最大的這種這樣的情況,這樣無喜足,這樣才能夠圓滿,

p. 313

【然現在人,若生少分相似功德,或生少分真實功德,便覺已進極大道位,計唯修此便為滿足。】

現在那些人啊,那個是不是噢!我們現在呢,那是宗大師的時候,離開我們現在是六百多年,那個時候的佛法,比我們現在不曉得好多少,說,那怕生起一點少分的相似功德,這個是最可怕,相似的喔,錯的呢!啊!進一步就說是真實的,也是少分的真實功德,自己覺得,哎呀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了,就覺得修這個已經就滿足了,錯了,

【若為智者知道扼要,依於教裡善為開曉,謂此雖是一分功德,然唯以此全無所至。】

那個時候,如果說他有幸而碰見一下真正的善知識,了解以後,依照著如法如理的教授,善巧地告訴他-這個不對,你單單這樣的話,得不到什麼好的結果,啊在這種狀態下常常產生一個什麼,什麼後果呢?

【果能了解意必怯退,】

碰到人就呀一聽見啊!哎喲這樣啊!呀喲!那這麼難行,我怎麼辦啊,怯弱了。

【是故能於一分功德不執為足,要求上勝,及知須學無邊學處而無怯弱,極為稀少。】

所以真實說起來啊,能夠不像上面這樣啊,得到一點點繼續上進,得到一點去上進,能夠這樣做而對這件事情啊,不怯弱的這種人是非常難能可貴,但實際上我們就要如此,就要如此,說起來這個事情也並不難,所以本論一開頭的時候說,本論四點殊勝當中,四點當中,就告訴我們說,我們現在修學的第一個,對道的總體有一個認識,然後呢,當然這個前面一定是外緣----是依善知識,裡邊吶,認識了以後,現在能修的就下去,不能修的不要棄捨,正因為不能修,現在修下面的,所以努力積這個因,增長了結果的話,你步步上昇,所以你祇要一開頭這樣有一個認識,步步上昇的話,他就不會產生像現在那裡這種狀態,得到一點啊,就以為喜足,就不求上進,如果人家告訴他以後啊!他不是怯弱麼,還有一種啊就執著的時候啊,還反對別地人,這個這種狀態都是自己傷害自己啊!這個所以難能可貴,所以這種地方啊!我們又重新可以想一想,為什麼華嚴當中啊,雖然說的圓滿的大法,可是啊!走這一條路的人啊!很少!噢!法華同樣的佛說,每一個眾生最後都成佛,卻是無量無邊,吶!這個事實擺在這裡,然後呢原因何在?原因何在?再說一遍,啊!所以啊!諸位一定有機會去看一看,我一直想找一個機會帶著大家念一遍,重要的關鍵指出來,那未在這地方我先指出來:佛一再說:「我無量劫以來,一直就把圓滿的教法告訴大家,可是不幸的很,你們啊都不能如理如量接受我圓滿的教法,祇跟你們自己相應的,找你們歡喜的。」這個所以他說小根木草,中草中根,大草大根,天上是普雨甘露,無有不滋潤的地方,偏偏你那個根你只有收那麼一點點,注定你啊就這個。這樣,現在我們經過這一番研討以後,現在了解你這樣去做的結果啊!不但對我們沒有幫助啊!反而是頭大損害我們,這種道理啊,我們一定要善巧了知,不是聽過就完了,那個時候自然而然會能夠策發我們,策發我們。所以現在我們啊!的的確確不必忙著一定要修,哎喲趕快要修一個什麼,啊呀要打坐呀、要學禪定呀!啊得什麼一心不亂,倒是應該把完整的教法先應該正確的認識,然後呢不斷地去加以探討,如理思惟,產生堅固的定解,到那個時候,你的的確確的一定會產生像經上所說的必然這種效果,那個時候成佛啊,就像在你手上一樣,就像在你手上一樣,那麼眼前呢?說破除這個精進的違緣,換句話說,這些違緣會障礙我們精進的,不外這個幾個理由,現在一一如理如法的破除了,下面進一步還要順緣,噯!對喲,還要資糧,後面這個障礙你的拿掉了以後,還要推動你,他還有一個方便善巧,

【第二積集順緣護助資糧分四,① 發勝解力,② 發堅固力,③ 發歡喜力,④ 暫止息力。】

他分四部份,我們一步一步深入地去看下去:

【諸論中說:欲為進依,此中勝能即是欲樂。】

經論上面都告訴我們,精進的根由在什麼地方,欲,欲樂,這樣!那麼所以這個欲是善法欲,換句話說,你對你所對的這件事情,產生一個絕大的好樂之心,欲我們人人都有的,強烈的不得了,不幸的這個欲都是惡法欲,所以由於這個欲的推動,把我們送到地獄去,現在呢!我們要策發善法欲,有了這個善法欲就勤精進,善法欲是什麼呢?就是勝解。所以這個地方勝解就是欲樂。

【須發此者,如云:「我從昔至今,於法離勝能,感如此困乏,故難棄法解,佛說一切善,根本為勝解。 」】

這下面說的,祖師印的,說,我從無始以來到現在,因為沒有佛法的勝解,所以才感得眼前啊身心的種種困擾啊!種種的貧乏啊!哎啊!所以了解這個,那一個人肯啊,放掉這個東西啊,這個最重要的,我們唯一應該把握得住法的勝解,現在忙這忙那個,都是開玩笑啊!當然你發了大菩提心,行大菩提行,那是該行的時候候,否則的話,這件事情我們要清楚,這個啊是騙得了別人是騙不了自己,騙得了自己是騙不了因果,最清楚,最明白啊!所以說不管你說什麼,你說自己問:「我來修行嗎?我來救人嗎?我來幹什麼嗎?」不管你要求開悟也好,要求往生也好,要持戒也好,那個地方檢查一下,對於佛法的正確認識有沒有?如果沒有,別的先不忙,第一個有這個,這是根本。你談到了這個根本,才能夠在這個根本上面增長,才談得到修行啊!佛說得清清楚楚,一切善的根本是什麼啊?對於正法的正確地了解,而且這個了解叫勝解,要了解到什麼程度,不為外境所動!啊,要不然你所聽的時候蠻好,碰見事情來啊,又不行了,這個不稱勝解,這樣現在我們啊,的的確確宿生有大善根,聽見了這個道理,但是真正有勝解的人,說實在的還是沒有,真正有了勝解的話,外面什麼東西都動不了你,什麼東西都動不了你的,我記得祖師這種有很多這種公案,有一個人去學禪,他因為學禪全部的精神擺在那個地方,結果把家裡面冷落了,這個家裡面冷落了以後,實在不曉得怎麼辦是好啊!難免就發生意外,他學好以後回去,丈夫回來,啊....姦夫看見原來那個主人回來了,馬上躲起來,其實他看得清清楚楚,要是我們碰見這種情況,那還得了啊,結果他把他請出來:叫他的太太好好的,你燒一點菜,燒好了以後,他還不吃,說:叫她,床底下某人把他請出啊!他弄得他臉紅耳赤,請出來以後,他說:「我真感謝你,我一直在外面,我家裡面沒有人招呼,現在我已經了解這種事情,太感激你了,好,好現在一切都送給你,」這真正修行人,雖然這個故事,噢!這個現在,我們自己看看這個是什麼?得到勝解以後的必然效果,當然可能更高,所以我們現在常說要修行,說是說修行,這個也放不下,那個也放不下,這個人情世故,牽絲攀藤一大堆,外面的是這個,然後裡面的嘛,啊喲!等一下冷了不行,熱了不行,出了汗又不行,這個也那個那個也弄了一大堆,那個累贅是越來越多啊!為什麼原因啊?就在這裡,根本,根本,所以我們啊!的的確確的這一點事情啊,我只是策勵我自己,我自己這個毛病,儘管我在這裡給大家說,這個坦白地說,我一直在這個毛病當中,正因為自己曉得自己的毛病,所以深深見到這個毛病的可怕,所以我想說不定啊!在座的同修當中,也有心向上,那麼,那個地方啊!自己啊!要啊!好好地真正下功夫啊!不要在文字上上面轉啊!下面說勝解如何而起呢?對呀,這個東西這麼好,怎麼生起呢?下面:

【如云:「又此之根本恆修異熟果。」】

就這麼簡單,你要得到勝解,就是這個修異熟果,而且要恆修,要多修,異熟果什麼啊?就是你什麼因感什麼果,現在你放不下嘛,沒有錯,你放不下,放不下結了因,你看看這樣放不下的果是什麼?你說所以放不下是為什麼?要得一點點的好處,結果你放不下,結果,真正的結果是什麼?大大的傷害你啊!不得了地傷害你啊!呃!現在是的你放掉一點點,好像是打一針這麼刺痛一下,乃至動手術割掉一下,但是大大地保護你啊!所以

【此說修習後黑白業生愛非愛諸果道理。】

所以這個就告訴我們,你從什麼樣的業,感什麼樣的果,造了黑業是一定感非愛之果,造了白業自然感可愛之果。總之,我們時時提醒自己,佛法沒有別的,講因果,業感,緣起。更進一層--空,就這麼,就這麼,

【諸論又說信為欲依,以後二種深忍之信,能引取捨二種欲故。】

是的那麼現在要策發那個善法欲,那個欲......又靠什麼來的呢?靠信來的,論上面說,信為欲依,這什麼信啊!是兩種深忍之信,那兩種啊?那兩種啊?就是進樣子的啊,上面是黑業啊,是感得非愛果,白業啊是感得可愛之果,對於這個關係啊,深深地忍可於心,不是浮在嘴上面的,不是浮在耳根旁的,而是從心底裡面深深的,然後你因為深入我們的心腦當中,所以自然我們做任何事情,曉得該怎麼做,該做的是取,不該做的是捨,因為對這個有堅定不移的信心,所以才能夠產生欲樂,的的確確推動我們是欲樂,可是所以你推動你的話,你目的求什麼?要求好,現在你了解了,如理地信得過,了解這樣對你好的話,那個時候這個善法欲生起來了,否則你不解的話,這個欲始終是什麼?貪欲!三毒之欲,然後不管你用什麼美麗的藉口,世間聖法也好,佛法也好,是越弄越害,是越弄越糟,

【此是思惟諸總業果,及特思惟諸菩隆行所有勝利,及越諸行所有過患諸因果等。】

它下面告訴我們的,思惟一些什麼呢?就是說啊,這個業感果啊!這樣說,特別呢,思惟菩隆行的殊勝的利益。


前一頁(131b) [132a] 下一頁 (13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