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33卷 A面

日常法師


請翻到菩提道次第廣論315頁,上次,講那個精進,已經講到順著這個次第,是正式的講精進有二個 ,一個是違緣,是什麼是障礙我們精進的違緣?把它消除掉,消除了這個違緣,我們在精進之前,還 要四樣東西。順緣,幫助我們精進的,這個四樣東西,第一個─勝解力,第二個─堅固力,關於這裡,請諸位特別注意,佛法整個的中心,是菩提心,但是要想得到這圓滿結果的,最重要的是精進 ,是精進,所以,我們大家記住,一開頭的時候,特別經論上的證明當中,兩句話,你們特別注意,資糧善中,精進是第一,在積聚資糧的時候,精進是第一,還有呢?唯有精進是修學菩薩的唯一的勝因,這兩句話,「唯一」,注意,就是這個,經上面呢,反過來告訴我們,誰一有懈怠,那麼誰,就不可能修習成功,這在305頁上面,大家,請大家回過頭來看一下,305頁第六行,最末

【莊嚴經論亦云:「資糧善中。精進第一」】

在我們現在修學的過程當中,最主要的積聚資糧,而在積聚資糧當中呢,根本精進是第一,由於這個,依於這個 根本,積這個資糧之善,其他的跟著而來,如果這個沒有,其他都沒有,這是第一個,然後呢,瑜珈師地論上面是, 跳過二行,

【菩薩地云:「唯有精進是能修證菩薩善法最勝之因,餘則不爾」】

其他的不行,啊,這個是論上面,那麼經上面呢,是最後一行,海慧清問經云,反過來說,有懈怠者,懈怠就是 精進恰恰相反,那麼菩提遙遠最極遙遠,根本你就無法碰到它,

【諸懈怠者無有布施。乃至無慧,】

布施跟慧那是六度,就說,就自利方面,你有這種東西,根本沒有無法真正利益你自己,

【諸懈怠者無利他行。】

自利既不行,當然利他更談不到,那麼,下面呢,

【念任經亦云:「誰有諸煩惱,獨本謂懈怠,】

誰有煩惱,煩惱的根本在那裡,就是這個,根本唯一的,唯一的根本—懈怠,一有懈怠,一切都沒有了,這個是就我們精進一度來特別來說明一點,所以諸位同修,或者是,對整個的輪廓還並不了解,必須從頭開始,好好的注意,其次在過程當中的時候,對於這個,一步一步加深,乃至於到現在精進,這個概念必定要把握得住,有正確的認識,再才談得到修學佛法,否則所有的修行,始終都是戲論,戲論,拿我們現在來說,那是開開玩笑的,這個可並不是跟別人開玩笑,而是跟我們自己開玩笑, 而這個玩笑,不是像我們現在輕輕鬆鬆的,很輕鬆的玩笑,這個玩笑,是把我們長劫在生死苦海當中,在地獄當中燒煮,這個玩笑是萬萬開不得的,這我們必須應該了解的不要說,在沒有進入佛門談不到,進入佛門以後,如果你不認識這一點,乃至於認識了,不從這個上頭試去行持,始終是在這種狀態,這是真正對不起我們自己的事情。現在我們繼續下去,心精進的時候,堅固力,要想堅固呢,令我們誓願堅固,應該修三慢,前面已經講了二個,第一個是業慢,然後功能慢,現在呢,煩惱慢。315頁第3行,最後,

p. 315 (3)

【煩惱慢者,謂一切種輕毀煩惱,我當勝此,終不使此有勝於我,】

前面特別說明的,這個煩惱慢是什麼?就是說,「煩惱」是我們了解這是什麼,我們對這個煩惱生起高慢心來, 就是說,我不怕你,超過你,壓服你,所以在任何情況之下,輕視,這個是我們心理上面的一種概念,換句話,心理 建設,毀,要摧毀,由於這個正確的認識,建立了這個心理建設以後,進一步,在行持上面,我們真正要做到的,輕 毀這個煩惱,毀,摧毀,我應該勝過它,絕不讓煩惱勝過於我,這個就是煩惱慢的特質,下面看,

【為欲摧伏諸所治品,令心勇悍令心堅穩。】

為了要想降伏,摧毀種種所對治的,啊,我們現在對治的,無非是說,所知障,煩惱障,總的來說,「惑」「煩 惱」,就是根本,這個必須要條件,令心勇悍令心堅穩,那麼,這個地方的勇悍應該說就是精進,特質是對善所緣, 我們一定要分別善巧善惡,這個精進,不是說我勤勤懇懇努力,有很多人非常勤懇,唉,做起來比什麼人都肯做,可 是,對不起!他在懈怠當中,在煩惱當中,我們看哦!世間那個壞人,唉,那些壞人,做起殺人放火的事情來,比誰 都精進哦!就是這個樣,然後呢,我們看動物,哦,這個螞蟻是最精進哦!一天到晚,乒乒碰碰,不停的跑,所以, 單單勤勞,不是精進,精進是一定有它的特質在,就是說,正確的,如法的,如理的,一點不錯的,在這一個法上面 ,先把心理啊,建立起來,然後呢,由於這種心理呀,要亳不退怯,要能夠克服一切的困難的,這一種心情啊,跟著 身口的行為,所以這個叫精進,這一地方對這一點要首先哪,生起這勇悍之心,而把這個勇悍之心堅穩,堅是堅固絕 不動搖啊,穩就是絕不動搖,

【如云:「我當勝一切,不使誰勝我,諸佛獅子兒,應住此我慢。」若不如是而退弱者,障品雖小亦能為害。】

就是說,這種心理面是什麼?我要超勝一切,絕不為一切勝過於我,為什麼?我們現在既然在這個地方,是發心修學無上菩提,這個是的的確確是真諸佛的真子啊,這個是獅子之兒,這個才是我們真正應該努力的,我應該住在這一點上面,住在這一點上面,假定不這樣的話,你心裡面啊,還沒有走啊,已經啊,退弱。唉呀!這麼難啊!怎麼這麼行啊,心裡面啊,這個怯弱,這樣怯弱的話,稱得上是獅子兒嗎?佛為法王,所謂獅吼,他不為一切所退,而能夠退卻一切,這個是我們必定應該如此的。所以,你一有了退卻的話,那,你什麼都做不成,就算是很小的一點障礙的話,你也沒辦法,你也沒辦法,眼前我們太多小事情,那怕叫你拿一個東西,唉呀,我站起來,就是懶得站起來,拿一個東西啊,拿一個東西啊,這一點,我們應該認識。

【如云:「若遇死毒蛇,烏亦如鵬鳥,若我太軟弱,小罪亦為損,怯劣棄功用,豈能脫匱乏。】

這個,我們真正能夠有啟發了這個大精進心的話,那任何東西都不怕,否則呢,什麼東西啊,都啊,這個會擋住我們,都會擋住我們,只要我們那個心,能夠建立起來的話,所以說,如果我們心裡面太軟弱的話,一點點小小的罪啊,都能夠啊,損害我們,都能夠啊,損害我們,上面這個死毒蛇,烏亦如鵬鳥的話,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只要能夠心理建立起來的話,你不怕它,你不怕它,它一定能夠啊,克服,它莫奈何你,你能夠克服它,這樣,本來鵬鳥,那個是最了不起的,是專門對治這個的,啊,現在呢,假定說,你的的確確能夠生起這個慢心來,所謂這個慢,不是真正的慢啊,你不怕它,你能夠克服它,這樣,換句話說,我在心理上面先建設起來,我一定要把你制伏,一定要把你殺死,再多的東西,在你看起來,亳不在乎,就是你的心理先建設起來,你就能夠啊,克服一切,否則,對不起啊,你就算是要想做,那真正的東西,你都碰不到,而是,實際上,沒有用的東西,你在這地方逞勇敢,這個東西,亳無意思,這意思就是這樣,說因為你內心上面沒辦法生起這一種精進力量,而自己退卻,自己怕,就覺得,唉呀,我很差呀,這是怯弱,一來的話,你就不可能挻起來,努力照著前面這樣去的話,啊,一切都要靠我做,我這樣做,倒是有種種的殊勝的功能,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你就沒有辦法真正的努力,既然沒有辦法在因地上面下這個正確的因,你怎麼可能得到正確的果,既然這樣的話,當然,你樣樣不如,樣樣欠缺,你怎麼可能從這個安樂當中得到圓滿的結果?反過來說,一樣東西都沒有,

【霞惹瓦云:】

那個祖師說,

【「棄法之樂,較往昔樂全無過上,於現法中若棄正法,應思當來所受諸苦無有邊際。若自不能勤加功用, 煩惱亦必 不覺悲愍,對治不說汝不能修,我自圓滿,諸佛菩薩亦不能救。」】

那麼,這個大祖師,就告訴我們這麼說,是的,我們要修學佛法,這麼大困難,說,唉呀!這麼大困難,我不行啊,所以的的確確我們說這樣啊,實在是條件不夠啦,慢慢的再來,說慢慢的再來,實際上是放下了,就不做了,那是什麼呢?棄法,捨棄正法,換句話說,不去如理修行,你所以不去如理修行,不能上進是為什麼?怕苦?反過來說,你想我找一點快樂,結果呢?你不如法行持,真正得到的快樂,如何呀?比較一下較往昔樂,說,你放掉了這個法的這個快樂並不見得好呀!並不見得好呀!但是,因為你棄捨了正法,而現在棄捨正法的原因是你怕苦,想得到快樂,結果你真的棄了苦了嗎?放掉了法以後得到快樂了嗎?沒有,這第一個,而更進一步想,將來呢?這就嚴重了,這就嚴重了,你因為捨棄掉了正法,將來受無量無邊的大苦,永遠在輪迴當中啊,這個事情嚴重啊,為什麼?為什麼是這樣?要曉得,一切法,只有一個原則,如此因感如此果,如果你在因地上面不努力去做,絕不可能有這個相應的正果出現,所以,如果我們自己不努力去用

【若能生起如前我慢,障品雖大不能為障,是故應須發起慢心。】

假定能夠生起像前面所說的這種心力,這種心力,那麼再大的障礙,對不起!它沒辦法擋礙你,沒辦法擋得住,障礙我們,所以,我們必定要發起這樣的

【如云:「若起慢功用,障大亦難勝,故心應堅固,摧伏諸罪惡。」】

所以說,假定你能夠生起像前面所說的慢的這種功能,這個功效一旦生起來,再大的障礙,它絕對不會勝過你,不會勝過你,所以在這一點修對治的精進上頭,我們心裡邊,應該有正確的認識,努力的建立起來,使它堅穩,然後靠著這個力量啊,去摧伏一切罪惡,

【若不爾者,修行之人為罪所勝,猶願戰勝三界煩惱,實為智者所恥之處。】

這一段話,值得我們每一位同修啊,再三反省,假定我們不能像前面這樣說,說我們心裡面,有這個認識,然後根據這個正確的認識,注意啊!始終是,第一個如理,你自以為懂得很多,不如理的話,那一點用處都沒有,你走錯了,還有呢?如量,有了這個正確的認識,還要夠量。假定你不能這樣做,自覺得是修行,結果修了半天,為罪所勝,我們修,是修什麼?淨除一切罪垢,結果修了半天,反而增長罪過,被罪過所勝啊,還在說,我要戰勝三界煩惱,還要自立立人,這實在是很可笑,很可恥。所以,真正智者,這一個地方佛菩薩,乃至於說稍微啊明眼一點的人,看起來啊都會笑我們,都會笑我們,這千真萬確的。我們現在說起來是修學佛法的人,拿世間的標準來說,那都是高人一等的人,而佛法的特質要摧伏煩惱,然後,淨化一切罪障,然後把自己這個理路了解了以後,去幫助別人,告訴別人,自己淨化了,不為煩惱所染,然後進一步,推己及人。結果,弄了半天,現在自己都困在煩惱裡面邊,一天到晚煩煩惱惱,說要戰勝煩惱,那不是開玩笑嗎?所以

【如云:「我為罪所勝,勝三界可笑。」】

啊,笑我自己啊,都被這個罪惡所克服,居然說要想超過,要想克服這個三界,那真是可笑啊。這個最後下面說,

【此由輕毀諸煩惱故,欲為摧伏,故假名煩惱我慢。】

它所以立這個我慢這個名字並不是真的跟那個煩惱相應,跟那個慢煩惱相應,而是說,我們要摧伏這個煩惱,不被這個煩惱啊所壓服,平常我們看見煩惱,這心裡面就覺得,我不行啊,像前面所說的,唉喲,要修的佛啊,這麼個難行,要修學佛的方法又這麼做苦的事情,而時間呢又這麼長遠,唉呀!心裡想想,我不行啊,自己輕輕的怯弱,退卻了,結果呢?為煩惱所降服現在不!現在不!我絕對不怕它,把這個煩惱啊,根本不放在眼裡邊,所以這個輕,要去摧毀它,這種心情啊,就跟那個慢相似的,前面也說過了。是啊,我們要摧伏它,所以在這個上頭假名叫煩惱我慢,我不怕煩惱,換句話說。那麼這個第三煩惱慢。

【諸作釋者雖有異說,然覺此說與論相符。】

關於前面這個解釋啊,有不同的這個祖師們不同的解釋,但是這個裡面啊比較起來像上面那個說法呀,覺得跟原來這個論啊說得最相應,最相應,所以嘛,就把這個拿來這地方啊解釋一下,說明一下,這樣的修學的話,我們精進當中啊,就能夠啊法如理的做到了,

【如是應斷希望於他,當擐誓甲願我自作,此復覺其非餘所能,唯我始能自負其任。如是見己,正修之時 ,令心堅固,唯應向外摧伏煩惱,不令煩惱向內摧伏。】

這是第一點,就像上面所說的這一個,根據這一點,現在的的確確這個東西啊只有我來做,只有我來做,這個你作這個你的,別人做,你得不到,只要你做了,它一定有這個功效,一定不會失去。所以有了這個了解了以後啊,自己的內心當中啊就去建立起這一個正確的認識,所以我們說心理建設,這地方叫擐誓甲,啊,擐甲精進。啊,這一東西,一定要我自己去做,啊,這決是決對不是別的人所能做的。實際上呢,別的人能做,可是對不起!別人做了以後跟你不相干啊,你的事情只有你來做,啊,只是這樣。那麼,而且必須要我親自負起這個責任來,以正確的如理的見到,這樣的一個實際狀態,然後呢,經過了思惟、觀察,不斷的修習以後啊,使得自己的內心啊產生堅固,把這個正確的認識,而且達到非常堅穩的一種狀態,在這種狀態當中啊一心一意的要摧伏煩惱,而決不讓煩惱啊來控制我們。說實在的,現在我們修行人最可憐的事情啊,說起來是說修行,修行,一天到晚在煩惱當中轉,真正最可憐的不在煩惱當中轉,什麼是煩惱大家都還不知道。我們大家再回憶一下,想想看,對不對?所以前面每一個地方都告訴我們,一開頭就告訴我們斷三過具六想,那時候聞還根本談不到,它為什麼要具六想?第一個想是什麼?說我們在長夜無明貪瞋痴三毒當中,居然沒有一個人曉得我們在三毒,在貪瞋痴當中,這第一種狀態。那麼,一步一步深入,一步一步的上來,告訴我們始終是這種狀態,乃至於我們有了正確的認識,開始修行 ,所對治的唯一的方法,一定要依著,這一個戒、定、慧三個次序。


前一頁(132b) [133a] 下一頁 (13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