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35卷 A面

日常法師


不知道怎麼修啊﹖假定你說,哦﹗我現在看了前面這種情況,說,啊有眼前太多這種情況,就說,都是這樣的, 學的人啊﹖因為他學了半天,不曉得怎麼修﹖然後講修的人啊,這種都是好人哦,看見說,他本來學了以後要講修的 ,結果學了以後反而這樣的話,那沒有意思,我就不要學。這個發心倒是正確的,可是,不幸的話,你不學,你怎麼 曉得修法﹖修些什麼﹖嗯﹗那個時候啊,愚痴,所以他不聞、不學。既然也不聽聞,不好好的學,就自己所受的律儀 等等,也不了解。起心動念固然不一定對啊,然後呢﹖這個(動聲發語)更是糟糕,所以怎麼辦﹖這個怎麼辦﹖所以 兩樣東西啊,都要努力防止。下面的比喻,

p. 319

【又如臨陣手劍失落,恐被他殺,無間拾取。如是與煩惱鬥時,若失明記取捨進止所緣行相憶念之劍,恐墮惡趣,亦須無間依止正念。】

嗯﹗這個比喻就像我們打仗的時候,真正打仗的時候,當然你拿著劍跟人家鬥,那個唯一的那個時候,就是你手 上的利劍哦。現在我們修學佛法的利劍什麼﹖你們知道不知道﹖正知見。正念,正知就這個。啊﹗正念、正知這個最 重要的。你唯持拿著這個東西,才對。啊﹗打仗的時候,就是你手上的這個利劍。手上這個利劍。哦﹗萬一不小心手 上那個利劍,一旦失掉了以後,對不起。你只有被他殺,所以必定要一掉下去,馬上撿起來,絕對不能掉在那堙A站 在那堙A站在那堙A對不起﹖你就被傷了。所以我們跟煩惱鬥的時侯啊,若失明記,就是啊,很清楚,明白的記住這 個正念,這個念些什麼﹖下面取捨進止所緣行相憶念之劍,什麼是該作的,取。什麼是不該作的,是捨。啊,該取的 向前,該捨的停止。這個心媄銎甡雩茠漸s所緣的行相。這個靠什麼﹖正念。啊﹗因為一旦失去了以後,對不起,你 就跟著雜染邪念轉。跟著雜染邪念轉的話,就造了惡業惡因,一定墮落,所以啊,一定要無間的,這個無間啊,中間 絕不能一刻的停止。這是所以為什麼念佛的人啊,必定要追頂深深,不要讓那個邪念進來。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參 禪的人啊,他在沒有開悟之間,一定要看,說,那個一念不在,暫時不在,猶如死人。這個道理一定是這樣。持惑的 更是如此,持戒的更是如此,一定是這個正知見,正念,正見,一定要依止著。而旦這個依止的方法無間,那一念掉 掉了,那一念就不對。你別以為我們現在在這堙A好像沒有作壞,這是無記當中,這個無記本身就是錯的。當然無記 有兩種,一種叫有覆無覆,譬如說我覺得現在這個時候,心堶惟狶@的規規矩矩。站的正正確確,這個是無覆無記, 對的,這個跟正念相應的。然後你塌下來了以後,覺得噯呀﹗現在這個很舒服,這個是有覆無記,這已經錯了。持戒 不可以這樣的,啊這是我們務必要知道的。那麼你說,那這樣不要修學了,要哦,修學了,所以他前面告訴我們啊, 吃飯的該怎麼吃,睡覺的時候,該怎麼睡,譬如睡下來了,是,我心媮椄O保持的清清楚楚,為了法,勤精進,所以 躺下來,這個正念沒有動哦。然後呢﹖身放鬆,心可以放鬆,這個念卻是安住在正念上頭哦。所以他每一個地方,有 非常善巧,正確的,明白的指導。這是所以為什麼﹖他二十四小時當中,你只要得到了這個東西,醒的時候,固然增 長功德,睡覺也在增長功德啊。所以念佛固然可以去,持戒更穩啊,為什麼﹖那就是這樣麼。你的二十四小時,無時 無刻不在增長那個善淨的業,那有不去的道理。就是這樣啊,那持戒是根也,都能夠這麼好也,這就是依止這個正念 要無間的。所以說,

【如云:「臨陣劍失落,畏佈速拾取,如是落念劍,畏地獄速取。」】

下面這個說,很容易。啊﹗說打仗的時候,一旦掉掉了這個寶劍的話,哦﹗趕快撿起來,現在我們這個正念的這 個劍啊,也是一樣啊,一掉掉了,對不起,三惡道,不一定是現在,但是你只要沒有跳出生死輪迴,遲早問題。而這 個遲早啊,我們了解了無常的話,哎呀﹗那的確是下面一口氣不來,就不知道那堨h了。龍猛菩薩亦說此念極為重要 ,如云,「大王佛善說,念身為共道,故應勤守念,失念壞諸法。」所以下面說啊,哎呀﹗這個佛親口最正確的告訴 我們啊,這個我們不管一切法,三乘的共道,這個什麼—念正念,這個身就是它念的本體,你在這個時候,要勤勤懇 懇的切守謢到。啊,一旦這個正念不在的話,那麼其他的一切法都失壞了。下面一句話重要哦。又所念境先以慧別, 次乃念取,以念無擇境力故。這個念的境啊,為什麼叫做正念啊﹖一定是先拿智慧來辨別、決擇,然後呢﹖安住在這 個經過正念辨別,決擇的這個念實上面,不要把它掉掉。所以說,以你智慧來決擇,然後呢﹖保持下去的這個念叫正 念。因為這個念本身它並沒有力量曉得對、錯。對的時候取,錯的是捨。所以就實說來一定是正知正念,啊這個怎麼 樣善巧運用正知正念﹖前面曾經簡單的提示,在後面會有詳細說明。

菩提道次第廣論卷一三,319頁請翻開。我們繼說下去。現在照著這個次第我們了解,重新注意一下。說修學 佛法最重要的,精進。資糧善中進第一。嗯﹗有了這個,那麼所有的,其它的,一切的跟著來。如果沒有的話,雖然 修學佛法,始終是戲論。始終是戲論。談戲論還好,一個不小心啊,就滑下去,這個後果是非常可怕。那麼,所以他 前面告訴我們,發精進的方便。啊﹗先是精進的殊勝的利益,精進的過患。有了這個正確的認識以後,推動我們去學 ,進一步是告訴我們怎麼策發這個精進的方便,那個時候,才談的到精進的內容。那麼正式精進的時候呢﹖又說明精 進的特則是什麼﹖用這個東西,對治的內容是什麼﹖對治就是換句話說,我們凡夫,為什麼是凡夫﹖為什麼在生死苦 海當中,毛病在那堙S要針對箸這個毛病,把那個病根,把它拿掉它。啊﹗那末這個有兩個原因,一個說前面已經說 明了,所以精進的違緣啊,那末這兩個當中分成三部分。然後呢﹖順緣就是現在我們講這個,有了精進的順緣以後, 用它來修行的時候,我們應該注意兩件事情,第一個不單單是說我們啊向前衝,我們還要防止被煩惱來襲擊。這個觀 念啊非常重要,然後呢﹖這個觀念一定要拿來,把它所指的心裡的行相什麼﹖認的清清楚楚。所以談到這個地方,我 們一定要把前面啊,從前面的基礎,下士、中士,這個下士當中的業這個道理,這個如果不清楚,後面都不清楚,有 了業以後,進一步了解煩惱的行相是什麼﹖這個特別重要,這一切佛法的根本。這兩樣東西,如東你不了解這個業的 特則的話,那怎麼講都是空話,儘管你講的頭碩是道,可是你並不了解,那這個業在你身心上面的發生的現象。當我 們面對一切環境的時候,為什麼心理會這樣﹖為什麼會那樣﹖這個種種,就是兩樣東西,一個是業,一個是煩惱,惑 ,換句話說,你認得它了,就是正知見,由此導向智慧,整個的佛法,就在這婸〞滿C那麼,現在我們以精進來對煩 惱的時候,它最主要的,就是什麼呢﹖要把這個正念提起來,但是這個正念本身,所謂正是什麼﹖正確無誤的,這個 念本身啊,就是你維持著這個正確無誤的這個概念。所以這是兩樣東西。啊,你防止的力量是這個念,可是這個念要 在正才行。所以那個是靠什麼呢﹖靠知見。所以他。昨天說到第三行。說

【念境先以慧別,】

要以智慧來辨別,說那一個對,那一個錯。然後呢﹖錯的去掉,對的提起。要把這個對的這概念,維持在念頭上 面不鬆懈,這個叫做正念。所以他特別告訴我們,這個念本身,它並沒有能力選擇是非,繼說下去,今天。

【慧須分別何法者,謂總諸經中所說一切應進止之處,尤以自所受律儀中應取應捨。】

那麼這個地方告訴我們了,是的,那個念啊,先要智慧來分別得清清楚楚,那麼現在這個智慧是分別什麼呢﹖換 句話說,這個地方我們首先要了解,佛一切的經論當中告訴我們,修行過程當中,什麼是該作的—進。什麼是不該作 的,應該止。啊﹗應該止。那麼,而這個媄銦A特別是自己所受的戒,律儀就是戒。啊,那麼該作的要作,不該作的 要捨。這個媄銡S則要把握住,戒的基本的精神,始終是正知見,你有了這個正知見以後,平常我們說正知見,正知 見好像我們懂得一點道理,不是哦﹖真正的正見,戒體本身就是這個東西,說這個你確實見到了,然後呢﹖留下一個 非常深刻的一種心種,起心動念之間,自然而然這種力量會升起來了。就這樣。所以將來關於這個道理,講到在家備 覽啊,這個三種決擇戒體的時候,那個時候會說明它。說明它。所以歷來我們中國的大祖師,所以選擇南山一宗的它 根本原因,就在這個地方,根本在這個地方,所以這一點啊,以後慢慢的再來談。總元這地方,我們要了解,那個正 知見,不是說,啊﹗我會講啊,看見那書上面去說一下,不是,這是引導我們正知見的必須要的前方便步驟。你必定 要把這個文字所指的內涵是什麼﹖這個內涵就是我們身心上頭,現行的這種狀態。那一地方是跟煩惱相應的,如何是 正確的佛法,然後怎麼樣把它轉化它,這個你要看得清清楚楚,而且產生非常堅穩的力量,你了這個內心的這種力量 以後,起心動念自然而然會,噯﹗墮時警覺警惕,這一點這個地方說明一下。

【若能於彼住念正知,其所修法乃能圓滿。】

那下面就明了,假定你能夠在這樣的狀態之下,經過正確無誤的如理聽聞,如理思惟,得到決定勝解,然後呢﹖ 這個正念啊,把持得住啊,這個正念包括了正念,正知。那麼你一切時處,以這個東西提持住,以這個為根本,發自 於身口的行為,這個法圓滿了。這個法圓滿了。假定是沒有這個特點的話呢﹖

【若唯於住心所緣修念正知,全無所益。】

假定說你沒有這個,你只是說你的心啊,安住在這個上面啊,那沒有什麼用處﹖這個心安住在上面,換句話說, 儘管你不散亂,自己覺得很好,對不起,這個不相應。這個不相應。所以這個地方我們必定要了解,這個定這個東西 啊,它是共外道的,但是定這個東西是一個最好的必要的工具,必要的工具,修學佛法必須要定這工具,這個善巧方 便。所以說共外道的,就我們前面說是叫共因,啊﹗它的不共因不在這個正念,不在那個定上頭,不在那個定上頭。 你要想得到解脫生死的這個不共之因是智慧。要想策發大菩提救度法界一切有情它的不共因是悲智雙運的這個特則, 你要把這兩樣東西圓滿的話,一定要,不要說圓滿,要真實的能夠深入的話,一定要加上這個定的不共因。那麼念這 個什麼呢﹖念是定的前方便,一定要先要念,然後才進一步的話,念力現起以後下面再到定。這個現念我們一定要有 一個正確的認識啊。眼前我只說一個大概,等到再下面特別講奢摩他的時候,換句話說講止的時候啊,那個的行相, 決擇的非常細微,等到關於奢摩他那一部分了解了,眼前不管他是外道也好,內道也好,乃至於禪宗這些概念,你都 很清楚,很明白。啊,不過這塈畯怑n特別注意哦,現在這個地方的話,屬於我們修學佛法的不共的特則在那堙S你 要把握得住。所以平常我們很多人說,噯呀﹗我心很亂啊,然後呢﹖要學學定啊。對不起。如果是你沒有把握住中心 的話,上面說的很清楚,對於真正啊,跳出生死這件事情啊,毫無意思,毫無意思。就算你在長劫安住要這定當中, 對於我們世間人來說不錯,噯喲﹗這個八萬四千大劫啊,大的不得了,你真正的見到實相的人來說啊,這個無常相, 不管你多大,不管你多大,那始終都在虛妄顛倒當中,這個長期跟煞那沒有什麼差別的,這個根本的因,我們一定要 認得。下面,

【又如陣中,先必勵力令劍不失,設有所失無間急取,是因實畏所殺,非僅空言故。】

那麼,下面說。這個比喻,前面說過,現在再深一層的運用,比喻說我們在這個軍陣當中,跟敵人戰爭,那個時 候,一定要努力的把手媄銙o個武器,這個寶劍啊擺在手上面,絕對不可以掉掉。萬一不小心掉了,馬上絕不可以停 留,無間是不說等一下,不可以的,馬上拿起來,為什麼啊﹖因為你手上那個武器一掉掉的話,那對那個敵人來,你 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你那個手,你能擋的過他那根寶劍嗎﹖那麼為什麼這樣呢﹖因為你沒有武器對他的話,你只有 被他所殺,啊﹗這個打仗的時候,那是硬碰硬,不是啊我們在那紙上談兵啊,哦﹗這不是空話哦。啊﹗那麼打仗是如 此,我們現在修道呢﹖也是一樣的,我們修道所對的對手是誰啊,煩惱敵。我們用的武器是什麼﹖智慧劍。所以說,

【諸修道者,先恐失落明記取捨所有正念,設有所失無間能修者,亦因心中實畏忘失念時,為罪染著墮惡趣果,非虛言故。】

嗯﹗下面就告訴我們了,我們現在真正想修行的人啊,啊也害怕把這個正念啊,忘失掉,掉落了言這個正念什麼 啊﹖那說的很清楚啊,明記取捨,這個正念是告訴你,什麼是該作的﹖什麼是不該作的這個正念。換句話說這個念就 是把這個正知提在這個念頭上面,不要忘失,不要忘失這樣。設有所失,那個時候不是提那個念頭,那是拿那個念頭 提起那個如理的正知,這個是很重要的。所以這個念本身啊,卻像一個有力的手一樣,那麼所提的東西是什麼﹖那個 是智慧劍。這個要很清楚,要很明白的哦。因為我們曉得萬一那個時候,你那個智慧劍破除煩惱的這個武器,一旦掉 掉了以後,對不起,你那個時候就擋不住煩惱,既然擋不住煩惱的話,你被煩惱所侵哪,然後呢﹖為罪染啊,為罪惡 所染著了,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會墮落,所以我們才害怕,說耶這個不可以,不可以啊,這個概念啊同樣的道理,你 如果說真的對於煩惱侵犯你了以後,然後被煩惱所轉造惡業,然後一定積惡果,--墮萿,有了正確的認識,那個時 候,你才會心堶掩﹛A噯喲﹗心心念念說不,不,不。假定這個空話的話,嘴巴上面講的時候,你根本不在孚,所以 他告訴我們非虛言故。那個不是空話,要想產生實在的正確的認識的話,那下面又來了,他一再提醒我們。

【能生此心,尤以修習業果為要,】

啊,這個道理所以能夠升的起來,你必定要懂得業果,換句話說,如此的業因必然感的這樣的果報,這個時候我 們所見到的,不是眼前,噯呀﹗這個錢很好啊,收起來放在我袋堙A噯這個很好吃啊,這個名位很好啊,這個地位很 好啊,絕不定看見這東西,而是看見你作了這件事情以後,造了這個業以後是讓你升天,讓你往生淨土,讓你成佛作 祖呀﹗還是眼前貪了一點小便宜,結果把你送下地獄,眼前這是業的因哦﹗真正看的時候,也有這個業感這個果這個 道理,你必定要對這個道理啊,要有非常正確的認識,所以他說,

【吾等若未知此為甚深教授,則為斷絕道中精髓,聰叡所愛功德之本。】

假定關於這個道理你不了解的話,你修學什麼啊﹖都談不到,修學什麼都談不到。修道的真正的精髓,換句話說 這個精華,中心,這個特則在那堙A這個,現在你對這個概念都弄不清楚的話,那不是像樹根一樣,像那精髓一樣, 這個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所喜愛的,這是功德的根本。前面在下士道業果的那個時候,已經特別說明,這一切善法的 根本,一切善法的根本,這個善法是從下士開始,中士、上士,現在講到上士精進的時候,還是這個,要曉得精進的 特別是什麼﹖一定是對正確無誤的善所緣努力,現塹你努力了半天是沒有弄對善惡的話,你努力些什麼﹖所以這地方 又特別告訴我們,而這堣S特別說,叫作甚深教授,別看業果這東西很簡單哦,哦我們講起來因緣果報,講起來啊, 嘴巴上面講的頭頭是道,不一定哦﹖一定是要對這個很細緻的,一點細微的因果心堿搌澈亄M楚,而且如此因感如此 的果清楚明白,隨時隨地心當中,心心念念啊注意這個事情,心念一動就曉得這個我的業因是什麼﹖啊﹗你能夠真正 把握住這一點的話,眼前這種世間的名聞利養的話,你才有機會放得掉,要不然無始以來的習氣啊太嚴重,太嚴重。 噯喲﹗等一下一個人隨便捧你幾句啊,你飄飄然忘的乾乾淨淨,一個人隨便白你一眼的話,噯喲﹗你煩惱升起來,又 忘的乾乾淨淨,那談佛法是一點多沒有用場。然後呢﹖世間上面講那個人事,是這個也不好意思,那個也放不下,這 個也捨不掉,就一樣東西不在乎,佛法。因為什麼﹖佛菩薩坐在那堙A他也不會跟你講交情的,這個很明白擺在這 ,我們看起來木頭,人家說泥塑木雕,哎呀﹗這個才是真實的,然後呢﹖佛法在書本上面,它不會拿個喇叭一天到晚 在你耳朵堶惕j的,哎你自己去找看了半天還不一定看得懂咧﹗而世間那種不管是朋支也好,冤家也好,這個朋是如 膏如漆,沾的你更是沾你舒服的很,你放不下。那個冤家瞪大了眼睛要來殺你,你也逃不了,所以處處地方無非是引 發我們貪、瞋、痴這個狀態,必定要靠我們深入的正確的如理的認識,然後不斷的觀察產生這個殊勝的勝解,那時候 內心當中才有這力量抗的住外面這種,所以這地方又再一次強調說明啊,這個如此因感如此果,這業感緣起這個道理 啊,是甚深教授,如果這個不認識的話,那個道的根本就斷掉了,根本斷掉了你還談什麼﹖根本斷掉了還談什麼。那 麼他下面進一步又說了。噯,那麼好,既然這樣那麼根把握住了,那麼往往我們有一個毛病,你把握住根本那就好了 ,小地方好像忽視,所以他又假設。

【若爾何須於微小罪見大怖畏,無間滅除不令相續耶。】

那麼容或有人,喔,既然這樣的話,那麼真正,因為真正持戒的時候啊,不但要根本因把握得住,而且圓滿因也 一點漏洞都不讓它有,乃至於一點點的小罪啊﹗也把它看得大的不得了,啊,所以容或有人這樣說,好好不錯,不錯 ,那麼我們在大體上面著手,小地方好像可以把它輕鬆一點,所以他問,那麼為什麼對於這個小罪啊,要看得這麼個 的大,也產生這麼大的恐怖,而隨時升起不要讓它繼續而要滅除呢﹖回答。

【答譬如毒箭略傷於身,以此不久毒遍全身,故當速割。如是惡行略傷心時,若捨不顧速遍全心,實非微小速能廣大,故於最初須滅令不生,設已生起無間應斷。】


前一頁(134b) [135a] 下一頁 (135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