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35卷 B面

日常法師


p. 319 (11)

設已生起無間應斷啊,就是這個道理,就像那個毒箭一樣,你碰在身上的時候啊,你別看這麼一點點,一下那個毒啊就跑到全身。跑到全身你就沒救了,所以一碰到馬上要割掉,那麼現在我們罪犯也是一樣,剛剛沾到你心上的時候,如果說你讓他去,很快啊對不起,噯你就當他所控制,那個事情就不小哦,那個事情很大啊,所以最初一定不要讓它生起,如果生起的話,立刻要把它斷除,我們平常我想都有這個概念,或者說我們一天到晚在這個裡面根本不知道,我隨便舉個個例子,眼前我們一切的事情,譬如說啊我在這裡作什麼忙,然後呢﹖旁邊一個人啊,本來跟我們大家一起工作,安排的以我們這裡來說吧,說我們同組的,今天我們大家分攤的在這個地方做,我在這兒忙,他在那兒偷懶,就這樣,啊你一看了以後啊,心裡面就覺得這個傢伙在偷懶,是啊,你看得清清楚楚,平常我們怎麼辦呢﹖心裡就嘀咕了,他偷懶我在這兒做,說我們大家一起做,然後呢﹖等一下有人來的時候,他忙得很起勁,好像這樣,啊照一般古俗來說這種事好像順理成章的道理,對不對,實際上請問你這個心裡是什麼心裡啊,結果你一天到晚在忙這個事情,下次有機會你要跟他說,老法師你別看他啊,哦他這個當你的面啊,這麼認真做背後啊就這個樣,你心裡上面一天到晚,請問你這個心裡是什麼心裡啊,我們不懂之前,大家還覺得很有道理,是嘛。這個傢伙是這樣啊,如果現在你真正懂得了,懂得什麼﹖兩樣事情,等一個煩惱相,不管你看得多對,你現在的心裡面想什麼﹖「煩惱相」對不起,你錯了啊你錯了,更進一步呢﹖我們也並不懂得這個真正的業感緣起之理,如是業感如此果,我現在這個心裡面是跟煩惱相應的,對不起,你心裡面啊,就算你沒有說他,就算你沒有發瞋心,就算你沒有什麼,這個不是嚴重的引業,可是這個等流因果,將來你的心裡面一直跟著無明相轉,第一個這很清楚很明白,第二個,如果你正確瞭解的,你不但不會去責怪他,而且會可憐他,我們今天有心大家跑到佛門當中來啊,這麼樣的一個好機會,結聚功德澤除罪障,他不做真可憐啊,如果只管自己的話,我一定會想這個好的工作,結聚功德他讓給我,我努力,我好歡喜啊,我多結功德啊,如果說你談大乘的話,這個上面更應該慈悲憐憫他,他之所以這樣的偷懶,正說明他對法不瞭解,他身心也許很健康,這個地方很明白他心由邊是個大病人,我自以為修學佛法要解救一切人的人,那麼當然這真是苦中僧,我看見了苦中僧,啊那個時候,你必定先要在這兩個概念很清楚很明白,然後呢,這個時候你才以前、後兩者之間啊,有個取捨,那麼那個取捨的時候啊,你隨時啊平常多思惟多觀察,一定讓那個正知相應的正念提起來,一旦這個煩惱看見他了,就覺這個傢伙又偷懶,耶馬上覺得不對不對,不對,你只要這個地方停止的話,很快轉過來了,啊否則的話你在心裡面嘀咕嘀咕,其實你已經跟著不曉得那裡去了,那段時候啊,你自己遭了殃了,我想通常情況都是這樣,如果你愈是這樣想的話,而這個煩惱是愈來愈深,你怎麼排也排遣不開,所以一定是當煩惱剛剛升起來的時候,就是這樣,所以在中士的時候啊,特則告訴我們啊,這個現在最重要的鬥煩惱,而鬥煩惱的特質是什麼﹖生於無間,他才升起來發覺了,耶對不起,這個我們真正要努力的,那麼在這個上面呢一點不容許他馬馬虎虎,這個就是精進,啊你現在把前面的後面的連貫起來,啊那個時候才瞭解這個精進的特質是什麼,這個是我們要把握住的。

【如云:如毒依於血,速能遍全身,如是罪得便,亦能遍全心。】

啊就像這一樣,這個道理。

【若爾欲勝煩惱陣者,云何依止念正知耶。】

好那麼現在前面這個道理懂了,說我們要戰勝這個煩惱敵人,怎麼樣依止這個正念正知呢﹖

【如云:「如執滿缽油,執劍住其後,溢則畏其殺,禁者如是勵。」】

哪,這個經上面告訴我們,就像這個公案當中,有一個罪犯啊,這個故事簡單再說一下,有一個犯人他犯了必死之罪,那麼現在有一個辦法可以赦他,說一缽的油,拿這個手上,然後呢繞著這個大街走一圈,如果說你這缽裡內的油啊,不掉出來一滴的話,好赦你的命,如果任何時候,這個油掉出一滴來,那把劍馬上打下去了,啊大家記得不記得,這個公案出在那裡啊,啊那我耶對,我這地方再說一遍,那個是在印度當年,啊,因為印度當年啊這外道很多,很多苦行的人啊,啊做這個做那個,結果修學佛弟子的人啊他不一定這樣的苦行,所以有一個國王啊就說了,那些外道這麼個努力啊,他也沒辦法真正啊解決問題。你們現在不這麼努力啊,你憑什麼呢﹖啊然後呢﹖這一個聖者就回答他,他說,現在我告訴

【謂應如是策勵廣如迦旃延那因緣,應當了知。】

上面就說的,這個前面那個公案,就是那個迦旃延那,延子見到那個國王的那段公案,上面說的,剛才說的那個聖者就是他,

p. 320

【如是策勵之時,總諸惡行,特見睡等懈怠之因現在前者,應不忍受迎面遏止。】

那麼你經過了上面這樣的努力的時候啊,對於這個種種的惡行,就是跟煩惱相應的,這的檔住他的是,特別說的,特見睡等啊,注意這個字啊,等字包括很多啊這個地方叫睡,要我們現在看見了,耶那個睡算什麼啊,耶妙呢﹖啊如果說我們只談啊,說啊你不要發脾氣啊,不要談,談那個什麼啊,大貪啊,不要貪污啊,那談不到修道,世間做一個好人都是如此,你真正發大精進的時候,那完全不在這個上頭啊,真正發大精進的的的確確有它的特別的內容的啊,所以那怕是平常人的這一種小地方,啊所以我自己啊始終感念我的善知識,啊當年剛出家的時候,我始終記得他,啊他是耶早上那個板一打,碰一打聽見了,我馬上從床上坐起來,坐在那個地方,眼睛張不開我也絕對不躺下來閉著,哦我自己現在愈來愈瞭解,所以這個你不拿這個心力去對治的話,沒有用,不是說你懂得了,行的,不是說你做得一次行了,啊我二十多年來一直到現在啊還是這個樣,說實在的,我只是一直保持在這個警覺心裡面,到現在還是這樣,一是年紀大了,一是身體不大舒服,的的確確的,啊坐起來,啊心裡邊總歸會覺得啊,這個老想躺下來這個念頭啊,你就是那應難的克服它,你想像這樣的努力,尚且如此,如果說你在這個地方馬虎一點的話,是一點用場都沒有,說實在話啊不過這一點啊,我並不要求大家去做,只是說啊,但願大家啊能夠體會到這一點,如果有一點你自己覺得要想懂得了真的修行的話,這是必然的,這是必然的,就是說騙別人容易,騙因果啊是騙不過的,這一點啊,特別注意就是說:這個的的確確是心裡面你隨時隨地必須注意到,耶這個煩惱相應法,這是煩惱相應法,我絕不能忍受,啊這個是懈怠之因啊,他任何一個現起的時候啊,不能忍受,那麼當下就把它擋住它,我們現在不忍受的應該不忍受這個,哎呀我們現在人家來罵你幾句啊,是成就我們的忍辱啊,那個就是說高興啊,感謝都不得了,我們卻忍不住,那個煩惱來到,這個才是我們的生死大冤家,我們去歡迎它,跟著他去作,哎說這個事情啊,真是顛倒,真顛倒,不過這個地方要特別說明啊,始終記住啊,這個修行的特質啊你不是說聽見了我硬來,啊我學不倒單,千萬不要這樣做,那個次第我想啊,前面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

【如云:「如蛇入懷中,故應急起立,如是睡懈生,皆應速遏止。」】

就像毒蛇想鑽到我們的衣服裡邊,啊那個時候趕快起來啊,把那毒蛇想辦法弄掉,那個懈怠之因想,乃至於睡眠 等等的話,馬上要把它擋住它,

【非但斷除,應於犯罪心生不喜,】

這句話喲,這一個很重要哦,不但行為上面斷除,因為行為的根本在那裡啊,行為的根本在這裡,所以伓內心當中應該這樣,所以平常啊,注意一件事情,容或我們剛開始的這個行為啊,沒有能夠圓滿做到,但是我們這個正確的知見一定要一開始建立,啊你有了這個正佑見,然後跟煩惱鬥,所以前面的祖師告訴我們,他說,我啊有的時候的的確確啊沒有戰勝煩惱啊,被煩惱打敗了,然後呢﹖被它壓在地下可是啊我在下面幹什麼啊﹖咬牙,換句話,對不起我今天儘管啊,打敗了我不服氣,我要跟你打,要鬥到底,說啊,雖然是屢戰屢敗啊卻是要屢敗屢戰啊要有這種精神,啊這個是靠什麼呢﹖就是靠我們的內心當中正確的認識,

【謂我往昔如是轉故,乃至現在漂流生死】

特別提起,是啊,你一天到晚忙這個,歡喜這個,歡喜這個,你喜歡了半天,結果呢﹖他不但沒有對你有好處,而且現在還把你逼得生死當中啊,你待它這麼好,結果呢它偏偏把你啊送到地獄裡面去,啊最好的啊也在輪迴當中,啊現在唯一的辦法,照著正法如理行持以戒定慧這樣做,其中,

【尤以正受菩薩律儀。而反安住學處障品極可訶責,】

啊而特別是現在我們居然受了戒了,啊說實在是啊,現在呢﹖或者受了五戒,或者受了沙彌戒,或者受了比丘戒菩薩戒,受了這個戒,結果行為反而跟它相反,那實在是太不像話,太不像話了,我們不要讓人家來訶責啊,人家來訶責的話,那沒有用啊,要自己訶斥自己啊,而要怎麼辦呢﹖

【及願今後於是罪定不今生。防謢當來,於彼二心應多修習,】

對這個罪啊,一定不要再生起,還有呢﹖努力的隨時如理如法的思惟觀察,所以以後啊,千萬不要千萬不要,這一點概念很重要很重要,啊那麼真正重要的,就是怎麼辦呢﹖對這兩種心情啊要多修行,啊要多修行,換句話眼前我們真的修行的真的修行是修這個,真的修行修這個,啊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我們要拜佛要念佛什麼等等啊,我們往往不了解這個真正重要,哎呀覺得我一天拜多少拜佛,一天啊坐多少時候坐,心裡面啊,坐在這裡的時候不是打妄想就是打瞌睡,拜佛的時候啊也是這樣,哎那個時候不曉得是修些什麼啊﹖啊這個是真正可憐的地方,真正可憐的地方,所以記得嗎﹖俞淨意公這一段公案,他還是共下士啊,只修世間的,只修世間法哦,他立誓改過,只要能做得到,一定努力去做,就是做不到的下面有一句話很重要的,他一定啊令這個善意圓滿,記得這句話嘛,這句話怎麼講,就是說,就算他做不到,他心裡一定說,我一定要做到它,一定做到它,那麼我現在力量雖不夠,就好像說我叫你拿著個一百斤的東西,我拿了個半天拿不動,但是對不起我拿不動,我決不放棄,我一定要來想辦法做到它,這個就是真正的狀態,啊然後呢﹖碰到這個地方不對的時候啊,求菩薩,那時候一心一意的求菩薩的啊加,消除我的業障,那個時候啊你要打坐也好,要什麼也好,持戒也好都對了,

【如云:「一一罪生時,應當自訶責,必不令更生,瓻鉿p是行。」】

我們現在就這樣,任何一個罪生起的時候啊,馬上認得,等一個,然後呢訶斥它,嗯絕對不讓他再生,哦我們目前真正要做的事情什麼啊,就是這個,這個叫琚A甯O琲礸L間,琲礸L間就一切時處真正要做的,思這個思就是我們心裡真正的行相,這個才是我們目前修行人要做的事情,如果我們果能如此的話,你拜佛、打坐、念佛、持戒固然好,你吃飯穿衣也好,你睡覺也好,別以為一定要等到禪宗開悟了以後,說吃飯穿衣無不是道哦,我們在聞思境界當中沒有見道之前,你能夠這樣做的話,也的的確確吃飯穿衣是無不是道,隨順於道的,你必定要在聞思階段上面有這個因,才能夠感得將來啊,一心不亂,乃至於大徹大悟,乃至於成佛做祖的果,這個因果關係是必然如此,

【應勵修學能相續生有力正念最深之因,謂與善師善友共住及應依止多聞等因。】

好了,最後又特別提出來,特別提出來,上面說明了這個道理以後,修行的哦現在我認識了,真正修行是這樣的,啊那麼眼前既然是要這樣學的話,那麼這個因從哪堨i以得到的呢﹖就是說:應該啊努力修學,修學什麼﹖能夠生起這樣的正念,啊這個正念是啊﹖最正確的,最有力的,是甚深的,靠什麼啊,靠什麼啊,說一定要跟善知識,善友就是共共住的人,跟他們共住,啊然後呢,共住的目的,不是大家在那兒嘻嘻哈哈哦,那完全錯了,不是在那兒聊天啊,什麼張三長李四短哦,耶依止多聞等因哦,這都是啊跟正法相應的,你所以依止善知識是要聽聞正法,所以依止善知識隨時觀犘他,隨時啊接受他的指導,改正我們自己的錯誤,注意要接受他的指導改正我們的錯誤,這個裡邊說明必然他一件事情,就是說:一定啊對我們這個老習慣啊,不允許他,所以真正修學佛法一定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這千真萬確,我們本來要這樣的話,說這個不行,本來要那樣的話,這個又不行,我想這樣的話,它偏偏要那樣,哦我們現在都是這樣,哎呀總覺得出了家了,好像是哎呀這世間很苦啊,出了家跑到那裡啊,哦樣樣現成啊,所以跑那裡啊吃一點小苦啊,就覺得哎…錯了錯了,那是完全錯誤完全錯,完全錯了完全錯了,這個我們必定要把握的住的,啊必定要把握的住,所以前面一路上面來說那些東西的話,殊勝的地方啊就在這裡,啊所以我們常常啊多看祖師的傳記的原因這樣,不過啊問題這樣,我們看祖師的傳記啊是讚嘆,哎呀,我們人人曉得尊重恭善知識,可是很遺憾的是啊,他寫這個傳記的真正目的啊,是希望我們也做到,我們往往曉得,哎呀恭敬他,恭敬了半天啊,就不恭敬自己,所以這個真大遺憾,我現在才瞭解了啊祖師固然要恭敬啊,我可是更恭敬自己哦,嗯我要努力的就是這個,啊祖師告訴我們就是這個,所以啊我們絕對不要自輕啊,你自己一,輕啊你完了,一點用場都沒有,事情還沒做先已經打了退堂鼓,那個不行。那個不行,那麼關於這個事情啊,你們特別注意啊,你一定要把十二因緣啊這個道理弄得很清楚,啊弄得很清楚以後啊,對我們有絕大幫助,眼前這個境界來的時候,我們一生都在這個受當中,啊受當中,那就是說:名色、六入、觸、受、一生都在受當中,在這個境界上頭,換句說話,我們平常因為啊,不以十二因緣講,所以不講這個的,我們只是說:哎呀隨緣消舊業,莫再結新殃,或者我們說:不要被這境風吹起去,應該自己把持得住的,這我們常常會說的,這個怎麼講,就是這個,當境界現起的時候,我們自然啊順這個境界,一種領受,一種感受,在這種感受當中的,平常一定隨順著無明相應的這個愛取來去做的,因為你這樣的關係,所以你自然把前面無明相應的行的業的種子,這個輪轉生死,乃至惡道種子滋潤它,就這樣,所以這個境界現起的時候,你一定要把正知見提起來。來了,儘管你今天身體不舒服,對不起,你如果有了正確的認識了以後,你會想我為什麼不舒服啊,造了以往不如理的因,現在要想真正改變他的原因是什麼,一定要如法的不斷的業因啊,然後呢﹖把所有的惡是淨除它,那麼未生的善從種,然後呢長,結果,所以戒經上面說得很清楚很明白,尤其是梵綱經上面,如果你遇到種種不如理的事情,你怎麼辦,就讀誦,解說,書寫這個戒經,他為什麼你遇見不如理的時候,就讀誦書寫解說啊,因為這樣這個概念就提起來,這個概念提起來,依著這個正法來做,於是你的因地當中啊,不斷的以正知見善法相應策發,以前的惡果你沒有繼續的輾轉下去,到此為止你沒跟著它轉,都靠什麼﹖這裡精進,想要精進一定要得到正確的認識,要想得到正確的認識,一定要多聽聞,從那裡聽聞啊﹖一定要依靠善師善友環境,或則我們耳濡目染,不知不覺就跟著跑掉了,

【如云:「於此等時中,謂當串習念,此因能遇師,或行應理事。」】

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努力修這個,原因是什麼﹖你為什麼能夠串習這個最殊勝正念的因啊,這個是要靠著知識,就是上面所說的,遇到如理如量的名師,或者你行那個應理之行,如果你已經有了,就靠你,如果你沒有了,必定要依止善知識,然後依止了善知識,照善知識所正確的引導,行如理之行,那樣你漸漸積累就對。


前一頁(135a) [135b] 下一頁 (13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