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37卷 A面

日常法師


如果單單安住在那堙A安住在那堣ㄟ坁爾隉A那個是世間道,得到了屬於初禪、二禪、三禪乃至於呀,無色定, 將來這一身報滿了以後,你就生到那個天上去,多少大劫安住在那還一動都不動,哪然後呢,毘缽舍那品,是觀,是 觀察,一定要用我們的思惟的這個觀察,呀這個,或者是世間的是非,或者出世的呀,如理非理,就是這樣,當你觀 的時候,你這個心呀,就不能集中起來,因為不能集中起來,所以你的觀的力量呀也就不夠,現在雙運道呢是這樣, 嘿你呀定越強那個觀力越強,反過來那個觀越強呀那個定越強,或者說這兩個東西有矛盾的呢?怎麼可能碰在一塊兒 來,這個就須要如理的教授,它修學有一個次第,預先一定先得止,可是不必深的定,然後呢在這個止上面去練這個 觀,當你有了那個定了,一觀的話,那個心散亂了,散亂了,然後你再把它放緩,再去止,止了以後呢然後再去觀, 不斷的練習,練習到後來的話,當你這個定性跟止相應的時候,觀力也跟著增長。反過來當你觀的時候那個止也越來 越呀深入,就因為這樣呀,所以當他得到了這個雙運以後呀,他要提起來,這個觀察的時候呀那個定力非常的穩固, 非常的呀堅固,而且因為定心堅固,所以他那個觀力呀也敏銳,能夠把世間一切的真相,才能夠呀真正的看透,這是 修學出世的這個不管三乘必須要的,必須要的,這個詳細的在後面再說。

【入行論云:「既發精進已,意當住等持。」】

前面布施、持戒、忍辱、精進,這個是資糧,呀然後呢這是方便,後面真正重要的

【第二修彼方便。】

那麼修學的方法是什麼呢?

【謂當思維,修習靜慮所有勝利及不修過患,奢摩他時茲當廣說。】

就是這個呀!什麼的修的方法呢,還是跟前面的一樣,說修學這個的殊勝的利益以及不學的,它的缺陷,這個在 後面的專門講止那個時候呀詳細說。

【第三靜慮差別。如前所引就自性分二,謂世出世。】

如果求那個定的自己的特質來說世間定跟出世間定。

【就品有三,就作業分,謂身心現法樂住靜慮,引發功德靜慮,饒益有情靜慮。】

然後呢有另外一種分類,分成共三類,怎麼分法呢?就是看它的作用、功效,你為什麼這樣的?那麼這樣的話分 成共三個,第一個呢就是身心現法樂住,這個定以後呀使得你身心呀眼前當下安住無邊快樂,這是第一類;第二呢由 於這個境,由於這個止,由於這個定呀能夠引發種種功德,第三類呢在這個定當中能夠饒益有情,可以從這樣的分法 ,當然也可以各式各樣的分,不過呢真正它分,總以它的特質我們不必,就是呀無意義的去分,不去管它:

【初謂住定即能引生身心輕安所有靜慮。】

那這是現法樂住。

【二謂諸靜慮能引神通解脫遍處及勝處等。】

啊!這個,這個都在後面那個奢摩他當中講。

【共諸聲聞所有功德。」呀這些。「三謂有靜慮能引十一種饒益有情事。】

就這個三類。

【第四正修彼時應如何行。】

正修的時候怎麼學呢?

【隨修何善三摩地,皆當具足六種殊勝,六波羅蜜多,自住靜慮亦安立他,是靜慮施餘如前說。】

這個第四跟前面的每一項的第四,一樣。

【第五此等攝義。隨念發心為行依而正修習。】

呀!那麼這個地方我們學的靜慮波羅蜜多,有一個特質,什麼特質呀?我們一定要了解,呀實際上呢不單單是了 解,就是發了這個菩提心,由於這個心而隨行,跟著這個心而來的這個行為,所以呀,你發了菩提心,這個作為依據 ,呀一切諸行的根本,現在學靜慮也是如此。

【則於無漏靜慮,為欲安立一切有情策勵修學。】.

所以我現在自己學的是無漏,換句話說的出世的,同樣呢不但是為了自己求出世,而且要使一切有情呀也同樣的 呀,得到這個無漏相應之定,無漏相應定這是出世間的,換句話說是解脫生死成佛作祖,乃至。

【此堅固增長已,以地上諸靜慮作所願境。】

那麼把這個概念,這個發的心然後隨分隨力的能夠發起了、堅固了、增長了,然後呢!正式學的時候呀,不是普 通一般世間的,而是以大地菩薩所行的種種靜慮呀,作為我們的願望而去努力,所以在這個地方,這個華嚴呀,我們 應該有機會必然要看,看看那個善財童子五十三參,這自從德雲比丘第一個,一直到最後呀開彌勒樓閣,參那些大善 知識,每一個善知識呀告訴他,我得到什麼的三摩地,這種三摩地都不定哦,不是普通定,都是什麼?無漏,而且大 乘不共的,而且必定是定慧雙運具轉的,這個才是真正的特質,這一點我們必定要了解它,呀這個是我們現在的願境 ,這個我們常常說我是凡夫,所以這個我要的目的,我要學這個呀,如果我是成佛的話,那我要救眾生了,我不是去 學了,這個要了解呀,呀那麼以這個作為你的願,因為這樣的願所以呀。

【雖未能生圓滿靜慮,亦應時時精進不捨,隨力學習心一境性諸三摩地。】

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是的,我們在因地當中,所以並不是直正能夠做到,所以說雖然沒有能夠真正圓滿這個靜慮 波羅蜜多,但是要想學的時候呀,一定要精進,學定,那非精進不可,沒有精進絕無可能,絕無可能,所以現在很多 人說唉啊學學定呀,嘿實在是我們的普通也只是說,看見他難得了有這個心給他種一個善根,好好好,教他一下,那 呀都是跟小孩子一樣,就像幼稚園小孩子來來來排排坐吃果果,大家這樣唉高高興興,高興完了以後回去了,就是如 此而已,這是千真萬確的,真正要學定的話,不要說這種殊勝的大乘的定呀,那沒有精進是絕無可能,絕無可能的, 呀那麼有了這樣的情況,那個時候時時精進呀,隨分隨力的學這個心一境性諸三摩地,在座上固然是,下了座何嘗不 然,這個千真萬確的,千真萬確的,現在我們不妨看看眼前的事實,那禪宗的祖師們那典型的就是這個樣,呀上座的 時候固然,下座的時候,你問他在幹什麼呀?對不起還在那塈r,千真萬確的,所以一切時處都在那個地方,嘿就看 一個呀曹州,有人問他狗子還有佛性也無?他說:無,當然當時曹州趙胡老人他沒有說這個,一直到南宋道一嵩皋禪 師以後才有學這個,因為那個時候呢人根性慢慢的鈍,說全部精神貫注在這個地方,那後來呀又轉了一個說參念佛是 誰,那都沒關係,那真正重要的,什麼時候一切時處就擺在那個地方,呀呀呀,古來的人有各式各樣的人呀形容這個 東西,或者說呀如喪考妣,像父母死了以後全部的精神呀憂心憤憤,或者是說像欠了人萬貫錢財,唉呀以前的萬貫以 現在來說欠人家幾億的財產,這樣呀,呀那個心堥滬荈聽D逼在那個地方,呀或者呢像前面那個經上迦旃贊延羅指的 因緣,呀那個劊子手在後頭,你一心一意的擺在那個地方,吃飯你也不曉得吃些什麼,睡覺也不曉得睡些什麼,拜佛 也不知道拜些什麼,所以這個是千真萬確的,所以很多古代的那個禪宗那個大德們,嘿現在都是如此,呀他想要上廁 所,跑到廁所出來了以後呀,出來了嘿褲子忘記穿,絕對不是笑話呀,他全部精神擺在那個地方,這樣,乃至於吃飯 了,拿這個飯碗拿著個半天不知道幹什麼忘記掉了,精神一直住在住在這個地方,呀這樣的。這個才是真正呀,真正 學定的這個樣子呀,呀你不要看這件事情很難呀,你得到善巧的話,這件事情還千真萬確還不難啊,最最主要的還是 什麼呀?就是前面那個方便,所以一直說呀,你學這個東西呀聞思為先,一定要如理聽聞了解了這種呀,這個開頭一 定是勝利過患,一定說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多大的好處,所以我們現在修學佛法總覺得,唉呀要放掉這個要這麼難做, 他不呀,修學佛法真善巧,就告訴你,你這樣做對你有多少好處,千真萬確,你把這個念頭認識了,然後呢反過來說 你不做有多大的禍害,這種心情提起來了以後呀,修學佛法的的確確並不難,呀這個就是什麼呀?我們必然應該了解 的次第,那麼現在說好了,這個呀,有了以後呀,然後呢隨力的去學所以。

【若不爾者。】

如果不這樣的話呢?

【恆違學處罪所染著,於餘生中亦極難學菩薩等持所有學處。】

你不這樣努力的話,眼前也是在罪染當中,將來呢也很難學這個。

p. 323

【若能學者,即於現法亦少散亂心,所修善行勢力強盛。】

呀能夠學的話,現在心就少散亂,而且呢修的勢力越來越有力,越來越好,越來越好,越來越好,當然更好的將 來,就像經上面說的。

【身心喜樂靜慮波羅蜜多極易圓滿。】

將來很容易,所以有很多人的的確確,我們往往看這個人一學就會了,不是這一生學會的呀,呀宿生就有了,念 佛也是如此,所以我們現在常常呀說,我一再說,嘿不要說看見他念佛很容易,他宿生早就有過了,假定你看他這樣 容易你也學他的話,我始終覺得這太沒出息,如果是現生可以看得見的話,我想一再說今天再說一遍,呀那些念佛一 下就得到了,我覺得學這個好沒出息,而這個人--六祖我也覺得好沒息,我只要學一個人,學釋迦世尊,然後呢跑 到尼連河床河邊上面,前面的那個六年苦行我覺得好沒意思,我一定學最後那一晚,坐在那個河邊上面,抬起頭來看 月亮,一看成了佛了,這個才是我們該學的呀。呀我們必定要了解,所以這個因果的關係在這個地方,你認識了這一 點的話,你自然會了解了呀,他是他的,我現在看看我什麼?你要了解這個,還什麼,那這樣前面的照著這個次第正 確的,這個佛法的特質在這裡。所以說:

【於奢摩他時當廣解釋,故此不說。】

呀那麼你能夠這樣的話很容易圓滿,關於這個詳細的道理呀,在後面別學奢摩他的時候詳細說,這個地方呀,暫 時不提。翻到菩提道次第廣論三百二十三頁,呀那麼這個我們發了菩提心,由願心而進入行心,所謂行心就是有了這 個願要滿這個願。一定要跟著這個相應的因行呀,因行到了,果就圓滿了,這個就是無上的佛果,那麼前面的五度當 中已經都講完,講到最後般若,呀現在我們看。

【學習般若波羅蜜多分五。】

呀學這個也分五部分,

【① 慧之自性。】

我們了解智慧的特徵,呀說什麼?然後呢?

【② 生慧的方便,】

什麼樣的方法才能夠啟發智慧。

【③ 慧之差別,④ 正修慧時應如何行,⑤ 此等攝義。】

那麼要啟發那個智慧,這個智慧有什麼樣的不同,呀每一種有它何等功效?這個功效對治是什麼毛病?然後呢產 生圓滿什麼功德?呀了解了這個,下面正修是這樣修法?呀那麼還有最後一點重要的關鍵性,再總結起來說明一下。

【今初】

說慧的自性。

【慧謂於所觀事能揀擇法。】

唔一句話,智慧是什麼?就是對於我們所看的事情,能夠選擇如理非理,呀能夠曉得這件事情,如是因感如是果 ,呀這個中間的種種必然的關係,事理之間的所有正確的、真實的內涵,你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的話,那麼自然你呀 ,做起事情來會一點都不錯,因此你得到的結果能圓滿無缺,這個完全靠智慧來辨別。所以做事情儘管是手腳去做, 可是判別告訴你是非應取捨卻不是手腳的能力,呀就像我們前面常常說的,「五度如盲,六度如導」,是,五度就是 呀相當於手腳去做,但是做的好不好,怎麼做法等等,那須引導者。

【此處是說通達五明處等慧。】

那麼現在這地方呢總說把五明,呀這個五樣,我們應該了解的,能夠呀完全的了解,實際上這個五明包含了我們 眼前所對的一切內容,一切內容,你對這個有了正確的了解,自然你處理任何事情的結果得到圓滿,呀修行更是如此 ,你對你修行的方法,如果沒有正確了解,儘管我們有很好的心很想去學,卻是盲修瞎練。

【如菩薩地云:「謂能悟入一切所知,及已悟入一切所知揀擇諸法,普緣一切五明處轉,一內明二因明三醫方明四 聲明五工巧明,當知即是菩薩慧之自性。」】

呀!那麼這個地方,告訴我們嘿印證瑜珈師地論菩薩地所說的,就是說嘿慧是什麼呢?就是說你憑這個東西,能 夠由此而了解悟是正確的、如實的了解,我們所對的一切所應該所知道的一切,以及已經由此而步步上升,已經所了 解一切,呀這個一切的法是非,是的該取,非的該捨,呀這個都要用智慧辨別知所取捨,然後我們的行持跟著去做, 那麼就得到圓滿的結果,呀這個是它的內容。那麼至於說能悟入一切跟已悟入兩個什麼差別呢?一個是還沒有真正見 到實相的時候,通常我們說,地前呀或者另外一個名詞,就是聞思相應之慧,已悟入了是地後呀登地以上,登地以後 ,嘿經過前面由於聞思,把握住了解了修行的法則,照著這個次第如法修持,而得到實際上的驗證,徹底見到一切事 相的真相,包括真俗二諦,呀在這個不管是真俗當中,它的內涵你能夠徹底圓滿,圓滿的了解,辨別它是非,所以這 個就是慧,那麼,而這個智慧,它的所觀照的對象是普遍一切,把這個一切總攝起來,說五種明處,呀那是在這個裡 面,所以呀這個智慧是普緣一切我們所對的這些事情,這個分成功五個內涵,呀這個我們該明白的。呀說內明就是說 佛法,佛法這個我們了解的,那它為什麼叫內明呢?就是平常我們觀察世間都是觀察外面,我們現在非常簡單的說明 ,也不必用佛法的定義,實際上呢應該說,那這個佛法本來就是說世間現象,我們就用佛法以世間的名詞來說明,這 個大家就很容易了解,比如我們現在講科學,大家就讚歎科學,科學的確也對世間有相當的貢獻,但是他所明的絕不 是內明,只明外面不明裡面,呀這個我們大家都了解了,說宇宙的一切萬物什麼等等,那麼拿什麼東西來觀察呢?每 一個人都是拿我,那麼我到底是什麼呢?這個他卻不一定真的知道,實際上我這個東西,我們現在也不必深深去說它 ,呀通常我們指的就是從透過我們眼睛所看,耳朵所聽,身體感受,以後呢,然後這個真正的領納,換句話說,我們 拿世間來說這是我們的知識知見,說拿這個東西去觀察世間萬事萬物,可是我們平常世間萬事萬物來看,你的眼睛這 個樣,我的眼睛不一樣,耳朵,各人等等,標準不一樣,所以科學家很精釆,他想出一個辦法來,說現在不是用你的 眼睛,我的眼睛看,我們共同定一個標準,共同定一個尺度,於是在這個世間的衡準的當中他就定了幾個標準,所謂 時空,呀你的時間也許講一天,什麼呀一天分成共啊晝三時夜三時,現在他共同的標準這個叫做二十四小時,一小時 多少分多少秒,這個時間的標準,一個客觀的標準,呀那個空間,我們也有一個客觀的標準,然後呢所衡量的客觀的 東西是物質也有個客觀的標準,不管是英制或公制,乃至於大家彼此互通的,這個制度建立起來,換句話說共同的標 準,然後在這個標準上面去衡量這個事物的內容的話,你才能夠有一個共同的基礎,有共同的公式,在這個裡邊呀, 你就能夠認識它的內涵,這個所以科學之比平常來得正確的原因,就是平常常常說很主觀的,現在我們把那個主觀的 因素把它拿掉。對呀,所以它發現了很多真相,以前所不了解,以前人因為憑著自己的眼睛來看,所以覺得啊地呀是 不動的,太陽在轉的,這個現在發現不對,太陽不動的地在轉,呀以前人發現呀說呀,天是圓的地是方的,現在也覺 得不對,天根本沒有這樣東西,地卻是圓的,呀那是憑什麼呢?因為它有這麼一個客觀的標準,先把那個標準確立了 ,拿這個標準去衡量所衡量的,他拿這個標準去觀察所觀察的,那個時候就可以觀察得出一個共同客觀的標準來。可 是裡邊有一樣東西它遺漏掉了,我們每一個人拿我來去看,那麼剛才說的不管我是眼睛耳朵,我的身體,各人的確能 力不一樣,然後呢你的概念也不一樣,這個東西什麼?誰也不知道,結果拿這個東西去看的話,這個裡面就問題來了 ,呀實際上科學家的的確確拿他的方法去找的話,沒辦法去找,而且絕對沒辦法找到。現在這個道理說起來非常簡單 ,佛法裡面常說呀,「指不自觸,火不自燒」,那個手指你擺在這裡,它手指摸摸一樣東西,可以摸到這個什麼感覺 ,可是它手指摸別的,它不能摸自己,所以你兩個手指摸摸到了,那個是什麼,這個手指摸到了它,這個手指摸到它 ,對不對?不是說我自己那個手指摸到我自己,同樣的我坐在那個桌子上連我一體的話,我就沒辦法搬那個桌子,我 坐在椅子上我沒辦法把那個椅子搬動,現在我這個東西本身是什麼東西,我自己沒有辦法來找到它,結果呢,這個東 西本身是不是一個可靠的標準呀,那有問題,所以我們最常用的一個比喻是說,你現在衡量一樣東西,呀我們大家說 ,呀我們要去買一樣東西,這個東西多少錢,呀三塊錢,呀我們當中大家說三塊的話,那大家沒有什麼爭論沒有什麼 問題的,因為我們在這裡,當然大家用的那個新台幣,結果呀偏偏我們的心識卻不是有這樣的共同,你說你的,我說 我的,就相當於說一個是英國人,一個是法國人,一個中國人,一個美國人,一個香港人,一個什麼日本人,然後呢 各人跑到來,他說的一塊是一個法郎,他說的一塊是一個英磅,你說的一塊是港幣,我說的一塊是台幣,他說的是日 圓,那這個比例之間差了十萬八千里,你就沒有辦法大家來衡量,那是各是各的,對不對?這是很明白的事實,那麼 所以我們從這一點事實也是如此,我們呀儘管客觀的東西有共同的標準,但是對這個共同承認的客觀的標準,當中卻 還有各人各人的想法。說你看這樣也是桌子,我看這張也是桌子,可是你看這張桌子的話,你會有你的想法,我看有 我的想法,這個想法絕不統一的,那是第一個,要說我們各同各人不同,就是我們每一個人自己在不同的時候,去看 他的時候也是不一樣的。我們同樣進一步用一個譬喻,此如說我們剛才說要衡量任何一樣東西,你說我坐在那個桌子 上面,這個桌子有多長多寬,呀拿這個尺量量它,呀那個尺本身是固定的,你說你用台尺也好,台尺呀我們中國已經 叫老尺,現在呢叫市尺,這是公尺,那沒關係呀,你總是這麼一個單位是固定的,那麼壹尺、兩尺、兩尺半或兩尺三 寸五,那沒關係,現在量的東西呀,不是那個固定的東西,拿個牛皮筋,然後呢你繃麼,它也就這麼,什麼你說它一 個單位長度呀,繃得這樣緊也叫一個長度,繃得這樣緊也叫一個長度,這麼鬆也叫一個長度,結果呢你這個時候你繃 得鬆一點,一量量量這張長度呀,呀有幾個呀有二十幾個單位,然後你拉得緊一點這個桌子還不到一個單位,為什麼 原因呀,這個桌子沒變,這就是你自己那個牛皮筋拉得緊一點鬆一點,是不是這樣?對嘛!然後我們不檢查則已,看 看我們這個心,今天很高興心裡面歡喜的很,好像要放得鬆鬆的,今天心裡面不高興,拉得緊緊的,繃得緊緊的,這 樣呀!那麼這個時候,你對這件事情的衡量又完全不一樣了。


前一頁(136b) [137a] 下一頁 (13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