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十三卷 A面

日常法師


這個大中小各有不同,在這麼百踰繕那之內,魔及魔眾都不能來;縱算來他也不能障礙,所以我們應該誦咒。其次,

p. 22

【次以舒顏,具足審定義理所有喻因至教,而為宣說。】

真的講的時候要審定這個義理。現在我們講的這個真正的內涵是什麼?這個很重要。這一點阿底峽尊者傳記一開頭就說明,佛法有沒有,靠什麼?靠教法住世與否,這個教法就是教理所說的真正的內涵。這一點是靠有否師承,有否傳承。我們千萬不可以依自聰辯,自己看,以後覺得這個樣、覺得那個樣。如果我們用這種方式的話,那就現在產生了這個流弊,儘管教法處處皆是,但是修行是兩件事情,而這個就是他的問題所在。乃至於說譬如「法相」,本來是修行最好的指導,因為你不得真實的內容,就變得苦苦惱惱,背這個名相,背得其苦無比,差別在這堙C這個才是我們講說之前應該確定的。你能夠確定了以後,那麼就是你文詞不美也沒關係。所以他上面告訴我們,那個講法師你不要覺得他的言詞這麼差、不文雅,他只要指出來那個道理,真正的合理合義就好。義理固然沒有錯,還要因喻至教,要幾樣東西;這個理路非常清楚,非常清楚的理路,還要用種種比喻,因為佛法是很高深的東西,你要用容易明白的事情做為比喻,讓學的人了解你所說的這個前後必然的關係,這道理是這樣,來說明這個聖教,然後運用這個聖教,這樣的去宣說。下面引經,

【妙法白蓮經云:「智者常應無嫉姤,說具眾義和美言,復應遠離諸懈怠,不應起發厭患想,智者應離一切慼,應於徒眾修慈力,晝夜善修最勝法,智以俱胝阿庾喻,令眾愛樂生歡喜,於彼終無少希欲,亦不思欲諸飲食,噉嚼衣服及臥具,法衣病緣醫藥等,於諸徒眾悉無求,】

那個是在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當中,說末世菩薩宏法,尤其是宏大乘經典的四安樂行當中;不過這個經,經過印度傳到西藏再轉回來,所以翻譯的文句,字句有一點不太相同,內涵卻是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這個智慧不是世間的智慧,世智聰辯的智慧,具佛法正知見的智者,應該沒有這個毛病,然後呢種種的眾義,這個意義非常的圓滿、和美,講出來的話和、美。復應遠離諸懈怠,不要厭患,應離一切慼,一切慼就是不相應的,這個都是。然後對於聽的人要有慈力,這個是我們真正重要的說法最主要的條件。如果你沒有慈悲心的話,我們會想,你也不求名也不求利,什麼都不要,說了個半天我幹什麼?累都累得個要命,這慈悲,為了他們好,就像父母一樣,天下沒有一個父母例外的,一心的精力都為了子女,為什麼?就這個。所以這個修慈悲心,為什麼修慈悲心七因果當中,第一個就把一切眾生看成父母,就是這個道理。現在我們既然要救他們,要講說法,也要有這種心力。晝夜善修最勝法這樣,自己講也這樣認真去做,這個是最殊勝的。以種種俱胝阿庾喻,俱胝、阿庾,那兩個都是印度的大數目字,種種譬喻令一切眾生愛樂歡喜,這個才是我們講法的目的,而不是對他們有所希求世間的事情,不是。不要什麼?不管是飲食、衣服、臥具等等。於諸徒眾悉無求這樣。那麼真正的要什麼?

【餘則智者矬@自,及諸有情當成佛,為利世故而說法,思彼即我安樂具。」】

無非是一個目標─自他成佛,為了這個目的,這個真正利益世間,所以要說法,這樣的說法這是我的安樂具,所以稱他為安樂行,這個才是我們的安樂行。最後一個,那麼什麼樣的對象該說,什麼樣的不該說呢?下面說,

【於何等境應說不說,所有差別者。】

什麼對象不講,什麼對象講,

【如毘奈耶經云:】

戒經上面說:

【「未請不應說。」】

佛法這東西要請的,這點很重要。現在送上門來自己還不願意,實在是覺得很有意思的事情。對於這一點,真正想學的人,這一點務必要注意,總覺得好像委委曲曲,這個實際上在說起來的話,是傷害了自己。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的確這個地方要把他淨除掉。

【謂未啟請不應為說。】

如果沒有請的話不要說。也許我們說,你不是慈悲嗎?錯了,不是,我們不了解真正慈悲的形相,我們常常方便出下流,世間很明白,母親是最慈悲的,但是母親教不好孩子的,溺愛教出來的孩子都是孽子,這個不是很明白嗎?例如我們中國的歷史上面看看,昨天說的那個道宣律祖是這樣的。要是我們世間的眼光來看,這個師父真不像樣,就硬是不要那個徒弟,怎樣求都不理他,最後終於把他鍛鍊成功一代偉人。我們當年禪宗的河西獅子,這個公案也是一樣。他們三個人約定去參那個汾陽朝慶禪師,然後從南方跑得去,所謂河西就是河套以西,現在的山西那個地方,山西、陝西,那兒冷得不得了,南方去啊,千辛萬苦,冰天雪地,這樣的。不像我們現在,好簡單!飛機,飛機下來汽車。這樣的雖然沒有汽車,沒有小包車,沒有公共汽車,那時候沒有,兩隻腳硬跑,還得去討飯。跑到那個地方已經夜裡了,一看,「這三個冤鬼」,叭,把門一關,關在門外頭。要我們的話,說這個大善知識,跑到去親近,這麼個殘忍!我們不把他罵一頓還才怪,他們三個人說「好好,到了這個地方,安安靜靜住一夜,明天再說。」結果到了第二天,那個大禪師打開窗子一看,這個冤鬼還沒有走,剛剛洗過臉,一盆冷水叭一下潑出去倒那三個人,這一下三個人當中兩個人受不了了,兩個人都跑掉了,最後第三個還是挨在那個地方。看見冤鬼還沒有走,好好沒有走就讓他進來,然後一跟跟了幾年。有的時候忙了半天跑得去,一跑到老師面前,老師便將他痛呵一頓,忙了幾年,最後河西獅子─一代大善知識,都是這樣出來的。  

所以我們現在不了解真正的佛法。我鼓勵你們看密勒日巴尊者傳,絕對不是說要看密宗怎麼樣,最主要的眼前一段,他經過這麼樣的嚴格鍛鍊,才鍛鍊出這樣的人才來。但是現在我們看過了暫時不必忙,我們一定要把這個教法內容真正了解了,那個時候你才曉得,為什麼百鍊金鋼?天下沒有一樣東西例外的,你必須經過這樣的鍊,才鍊得出來。要不然為什麼不成材呢?這我們要了解,我們現在心理上的起心動念,請問是什麼?什麼?想想看,我想我們大家都了解吧!什麼東西?兩樣東西,這是我自己的感覺,我多少年來的毛病,到現在一直懊悔,一直努力做的就是這個:軟暖習氣─見煩惱、思煩惱。祖師也都是告訴我們這個,捨不下,不但捨不下還要保護他,以種種理由。   

我記得我剛出家的時候,二十多年以前,我出家在獅頭山,我是跟我師父住在後面那個小茅棚堶情A前面的大眾總承蒙他們很看得起,那時候剛出家,固執也是很固執,現在想起來也是很糟糕。我師父撿了一件破衣服穿在身上覺得很好,好衣服就是不肯穿。現在才了解,隨分,沒有好衣服就穿破衣服,有好衣服就不妨穿個好衣服,那個時候覺得破衣服才可以,吃東西都是這樣,還自以為修行。下面有人勸,說這個身體很重要,假藉修真啊!好,我就跟他們辯論,反對說假藉修真,其實我們認假作真,說得頭頭是道。等到我過了幾年想想,我真的像我說得那麼好嗎?不是!那時候雖然我嘴巴說得很對,這是什麼?見煩惱,非常厲害非常厲害,平常我們就是這個樣,第一點難,難就是難在這個地方。   

所以說為什麼要請的原因,道理是這個。所以龍樹菩薩一開頭也告訴我們,乃至於我自己的經驗,我自己得到受用的也是這樣。我只說出其中一個公案。有一次我聽我的老師說,他的一個老師,這個人是非常了不起的人,要來,那麼事先的確也有很多跡象,那時我心理已經一心對他仰望,對他恭敬。這個心情實在是無法說得明白,但是你們只要真正去做的話,你們也會感覺得到。很早以前我就一直在盼望,什麼時候就想,拜佛的時候就求這個。那天去的時候,事前洗了個澡,頭髮剃得乾乾淨淨,然後也是做了些供養在那堙A這都是一個人偷偷的做,也沒有人看見。跑出去,跑每一步路,我自已現在還記得,那個時候就好像踩在地上那個腳特別有力那種感受。這個的的確確,當你心堶惜@提起,這個情況就完全不一樣,就不會那麼覺得輕飄飄,有也好,沒有也好,那個感受就完全不一樣。然後坐在那個地方,一心一意的。那個地方聽的人非常多,我就坐在那堙A然後就開始講。講的內容是平淡極了,可以說,好平淡好平淡,就是這麼個平淡的。他就說,現在的人,世間啊,大家充滿了煩惱!其實我們對象沒認清楚,大意如此,往往覺得責備對方;不是的,真正關鍵還是自己,內在,你只要把自己樹立在你心上的一個藩籬拿掉就對。他就舉一個比喻,說你看見一個人的話,總覺得好像對方先要向你笑一笑敬禮你才向他笑,你何不先向他笑呢?這麼簡單的,你先以你相應的法對他,你做對了,自然而然這個反應是會很好的。就這麼平淡,我只是講那個內容。唉!妙了,我第一次真正我自己覺得跟法相應,就是這種感受,忽然之間身心上面就像,我也說不上來,真說不上來,渾身就融在一個什麼媄銦A這個一身就充滿一種歡喜,我無法說得明白,歡喜得不得了,這個境界維持了好幾天。然後回過頭來我就覺得經上面講的這個道理,他不是個道理,體會得很清楚,隨便看見一個東西,就覺得經上的妙意,處處地方都現起來了,原來就是這個。那個還是很簡單的,不是說有什麼修證,我好幾次都是這樣,所以以後曉得,原來這麼好,恭敬,專誠。怪不得這個老比丘,人家跟他開玩笑,他也這樣,何況是一個真正說法有成就的人,所以說真正重要的在這個上頭,我因為得到了這種好處以後,所以我常常在求。有一次遇見一個老師之一,老師就問我最近怎麼樣啊?這堨肮’p何啊?那個生活非常苦,他們也曉得,我年紀又大了,身體又不好。我以前在美國這環境過慣的,非常好的環境,後來我到那個地方去,那個地方苦得不得了。我早晨起來的飲食,一杯茶一個大餅,然後中午饅頭,一碟菜,所謂那個菜的話,簡單極了,今天洋芋就是洋芋,明天茄子就是茄子,後天白菜就是白菜,放點鹽、放點油煮一煮,向來就是這樣,轉來轉去就是這個。到了晚上,白飯、湯,那個湯就是加點鹽,就是這個樣子。然後就是有的時候,人家同學拿幾粒粘鹽,大家好高興,大家搶著鹽來吃吃,你可想而知那個生活單純到這個程度,但是同學沒有一個人叫怨的。所以我的老師之一,跑得來就問我,他說你怎麼樣啊?他們也有人總是覺得叫我多買一點營養,我就不要,我已經歡喜得不得了。所以他問起了我,我就跟他說,我在這媦佷侜w喜,樣樣滿意,要求一樣東西。他說求什麼啊?希望師長的加持,聽了一下,他眼睛一瞪,加持?是你自己加持你自己,這個還有求的嗎?一句話,當時我在那兒好像打了根悶棍一樣,我還覺得很歡喜呢!說實在的話。但是完了以後我想到,一點都沒錯,你自己加持自己。靠什麼?三個字,專、誠、敬心,記牢。所以說我們現在最起碼的,未請不應說。

【謂未啟請不應為說,雖其請白亦應觀器。】

就是請白了,還要看他是器非器,尤其是這種器很高的,請了以後也不說,要磨折他,這個理由。反過來,

【若知是器,縱未勸請,亦可為說。如三摩地王經云:「若為法施故,請白於汝者,應先說是語,我學未廣博,汝是知善巧,我於大士前,如何能宣說。汝應說彼語,不應忽爾說。觀器而後行,若已知是器,未請亦應說。」】

後面引一段經來說明。假定是你為了法施來講法,那麼對於來請你說的這個,你前面先應該自己謙虛一下,我自己學的沒有廣博,而你是個善巧的人,像你這樣一個了不起的大菩薩前面,我怎麼能講呀?這個講法的人應先說這個,不要說就匆匆忙忙的說出來。應該先觀察對方是器非器,如果曉得他是一個器具,那麼不請也應說。這個媄鉹]引一段公案。兩個。現在你們手上有一本宗喀巴大師的應化因緣集,這個宗喀巴大師有兩個大弟子,上首弟子。一個你們翻開那個大師的傳,有的人帶來,有的人沒帶來,沒帶來回去的時候看一下。第一頁有一張照片,那個照片的下面有兩個人,這兩個人就是大師的兩個上首弟子,他的整個的教法就在這上面。一個叫賈曹傑,一個叫克主傑。這個賈曹傑,就是能夠圓滿的傳承宗喀巴大師佛法的這個弟子,克主傑是對大師教法最純正的保留者,他們兩個對於大師的教法,有最了不起的貢獻。這個賈曹傑第一次去見宗喀巴大師的時候,還有這麼一段公案。他自己是後藏不知道那一部分,最了不起的一個大學者,聽見人家說,宗喀巴大師這個人何等了不起,他心堣ㄙA氣,真的這麼好嗎?我就不相信,我就要跑得去看看他。那天他就懷了這種心情跑得來。宗喀巴大師正好在那地方講說,結果外面進來一個人,就是那個賈曹傑,大搖大擺的上來,宗喀巴大師一看對方上來了以後,連忙從座位上下來,旁邊坐一個小座,就坐在那個地方,然後繼續的講下去。那一位老兄,居然就呯呯碰碰跑上去,坐在宗喀巴大師讓出來的那個大座上面,坐在那個地方很神氣的聽。結果一座還沒聽完,他就下來了,等到聽完一座,就跪在宗喀巴大師前面,啊!這個教法是聞所未聞,義理廣、深。從此以後他一生就完全跟著宗喀巴大師,而把宗喀巴大師的教法弘傳。例如說:不怕我們沒有慢,就怕我們慢錯了,真正重要的我們要用對,這個才是真正重要的。真的修學佛法最怕的人是什麼?怕爛,不怕這個人狷,不怕這個人狂,世間也是這樣我這個地方隨便這麼提一下。這個上頭告訴我們,我們講法的時候應該這樣。但是假定你確定曉得這個器的話,那麼有另外一種方法,那是鑑別了以後。譬如說,我們剛才說那個祖師,中國的祖師對那個弟子,曉得那個弟子成氣候的人,那你不必跟他謙虛,你就磨折他,結果他就成了材了。

【復次毘奈耶經云:】

戒經上面也告訴我們,這個是戒經上面的一個條規,念一遍大家就曉得了,還沒有受戒的人,將來你們出了家受戒都曉得,目前,聽一下就行。

【「立為坐者不應說法,坐為臥者不應說法,坐於底座為坐高座不應說法,妙惡亦爾。在後行者為前行者不應說法,在道側者為道行者不應說法,為諸覆頭抄衣雙抄抱肩及抱項者不應說法,為頭結髻著帽著冠著鬘纏首不應說法,為乘象馬坐輦餘乘,及著鞋覆不應說法,為手執杖傘器劍鉞,及被甲者,不應說法。」是應說,依無病也。】

這是戒經上面的,就是說如果他站得比你高,你說法的人站得低,你不可以跟他說。這個倒不是在這個地方較量高低,表示尊重法,在任何一個情況之下,我們重法就是這樣,對這個法要無比的敬重。所以平常我們請法的時候也應該了解,要至誠恭敬的去請,不要隨隨便便的,好像無所謂,這個怎麼講,這個怎麼弄,這個不可以不可以,千萬注意。反過來呢?返是應說,依無病也。前面之所以這樣的話,因為他有正常狀態當中,所以不可以,反過來假如這個人有病的時候,那就不受,這是戒上面的開緣。譬如說,我們現在一個人病得半死,躺在床上,照理說的話,他躺在那塈A不能跟他站在那婸﹛A但是一個人病得要死你跑得去的話,這個是開緣,是這個意思。前面是講怎麼講,聽怎麼聽,最後完結。平常我們講說的時候一定有一方講一方聽的人,我們講完了聽完了馬上會說算了,實際上不,講有講的儀軌,聽有聽的辦法,講完聽完以後還有一個。現在我們有沒有?有的,我們就唱一個回向偈,這個有大道理。但是這個回向偈我們形式是有的,內容不一定有。下面就告訴我們怎麼樣跟那個內容配合,如果你真正的能夠配合的話,這個講也好,聽也好,就功德無量。

p. 23 (2)

【於完結時共作軌理者。】

講完了怎麼辦?

【由講聞法所獲眾善,應以猛利欲心回向現時究竟,諸希願處。】

講法也好,聽法也好,都有絕大的功德。這個功德,我們不要白白的讓他去,你白白的也有的,但是你要曉得,善巧的利用他,這樣才能增長無盡;你不曉得善巧利用的話,三世怨。我先說一個三世怨的故事。這個憨山大師,他己經成了名了,非常了不起,從北方經過江南的時候,在杭州停了一下,不曉得多多少少人都到杭州那堙A我一下記不住了,不曉得多少人就來聽法。有一個人姓劉叫劉玉壽,他那一天來問憨山大師,我今天早晨做了個夢,夢當中說有一個人長得很魁武,但是他那個嘴巴凸出來,很尖的凸出來,像個豬嘴巴一樣那種味道。他跟這個劉居士講,我在唐朝的時候,有一次聽一個法師講一座經,我就跑去聽了一下,因為這個功德,所以轉生到了宋朝去投為一個大將,誰啊?曹彬。曹彬是宋朝宋初的一個很有名的大將,那個時候攻江州,久攻不下,最後把江州攻下來了以後,他發了一個大瞋心,就把城堛漕漕リH統統殺光,屠城。因為這樣的因緣,受盡無比的痛苦,完了以後生生世世投豬;明天一大早我要被殺的那個豬,跟你有緣,祈求你救我一救。那個夢做完了就醒過來,真的醒的時候,他那個時候住在船上面,江堶惆荂A聽見那個豬哇啦哇啦叫,他就想起那個夢,趕快就跑到那家人家去,就想去救那個豬,跑得去那條豬已經宰掉了。他就問那個大師,我這個夢是怎麼一回事情?大師就告訴他,是,沒錯,那個時候聽法那個人就是被宰那個豬,就是前生那個,說法那個人就是你。就是那麼普普通通聽到,就有這樣大的功德,千真萬確的。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不曉得怎麼回向,這個叫三世怨。他聽了一座就得到這麼好的福報,結果得到了福報是造罪,造了罪,然後受盡地獄苦報,一世一世被人宰。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應以猛利欲心回向現時究竟,諸希願處。我想這個留著明天講,因為這兩句話值得我們好好的認真,每次去用功,對我們有很大的功德。


前一頁(12b) [13a] 下一頁 (1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