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43卷 B面

日常法師


今天請翻到本論,菩提道次第廣論後面的附錄,第五百六十二頁,這是這個,這是嗯簡略地說明,啊略論當中止觀二法當中,那麼關於為什麼要特別講止觀的道理,以及先講止,那麼要止就是學定,那個定一定要定的資糧啊,沒有定的資糧那不可能,換句話說就是你必定要有這樣相應的因,那麼才能夠感得相應的果,這個講起來,啊道理啊好像兩句話就簡單的交待清楚,真的修起來非常不簡單,真的修起來非常不簡單,我們現在通常啊!有兩類人說過猶不及,大部份人呢?不及,唉啊!說這個東西啊!我們怎麼可能啊!啊我們是不行啊!對在家人來說,以現在的情勢,這個也倒是事實,以現在,現在一般的在家人,要想學止很難,那不是不可能,很難,但是對出家人來說,這個並不是不可能,你祇要肯如理地去做的話一定做得到,那麼這個條件是什麼呢?就是前面那些,你必定要深深的照著這個前面這個道前基礎,共下、共中這個兩部份,如果對這個兩樣東西你能夠善巧了,前面所說的少欲知足等等,你的的確確能夠做到了,那麼學定不難啊,因為共下、共中的告訴你現法固然很快地過去,使得你啊!對他不但一無貪著,而且會唉!感到恐佈、害怕,然後呢?就算求後法,你也了解它不究竟,一樣地那個時候自然而然啊!你祇有一條路全部精神去修持,那個時候你有了這個前面的推動的力量,按照著修持的次第--學戒?那個時候啊!一方面嘛!你的行為啊!慢慢慢慢的調柔、相應,一方面由於學戒的正見的提持,這個實際上也是調練你的心,所以我們必定要了解它戒的真正的定義,調這個,那個時候你坐下來學定的話,很容易!很容易!這樣!啊所以在這一點啊!我們不必害怕,但是也不要狂妄啊,狂妄的人,現在我們通常大部份念佛的人哪,是屬於前一類,學禪的人,往往是容易偏於後一類,不是說這兩類人都是這樣喔!比較起來,比較起來,所以念佛的人,覺得唉呀我不行啊!就這樣,那麼祇有啊說念念啊!那因為這個心裡邊啊!所以啊它先已經擋住了自己了,不要說正規的念佛,實際上,它這個前面的準備什麼等,一碰到;真正要如理修學啊!他自己先把這種概念擋在那裡,結果呢?就這麼簡單的修學的方法,他也摸不透,也沒辦法進去;而狂妄的人是這樣,啊看見那個禪啊是這個樣的,他總覺得一步登天,啊這個東西祇要一來的話,這樣弄的話,就不是簡單了嘛!那個時候我們要了解,你真正看那個禪師,啊不管你學哪一個,它當初開始學的時候,那個精神啊!絕對不像我們現在這樣的,然後我們常常舉那個例子,譬如說,說牛頭法融乃至於近代的虛雲老和尚,乃至於憨山大師遇見的那個人,他在山裡邊幾十年,沒有一個人講話,你不管你去了以後,他絕對不會跟你啊說一句話,除非看見你相應了,換句話說,他心裡上面啊這個遠離少欲知足啊!說我們現在這種情況,這個也放不下,那個也放不下唉呀,那像個大,那個大草包一樣,什麼東西都是這樣,然後呢?因為這樣的,所以狂妄得不得了,自己覺得耶這個就行。那個啊!是沒有真正了解,根本沒有衡量一下自己的內情啊,沒有衡量一下內情,這個我們決定應該了解的,也許有人說耶那個古德們不是三言兩句就開了!就通了嘛!啊如果就這一點來看的話,我已經說過很多次那個比喻,不必再說了,啊,不必再說了,說你真正的如法行持的人,他一定是什麼呢?一定有這個先決條件,我為什麼要講那個呢,就是那個,就是做任何任何一樣事情,你必定要仔細地了解他的因果的必然關係,啊通常我們啊!因為啊不善於學,一種

【卯二正行分二,初明住心之所緣,二明如何修住心。】

先呢?就是說當然我們要學定的時候,那個定的對象譬如說,你啊念佛,那麼你所念的是佛,你數息,那麼你心所專注的就是息,啊乃至於五停心觀當中白骨觀啊等等,所以你啊所觀的所緣的對象是什麼?那麼這個選好了以後,進一步根據我所緣的,怎麼樣使能緣之心安住在所緣之境上面,產生那個新的啊奢摩他功效就是得定,那麼這個總明所緣當中又分兩個啊。明住心所緣分兩個。

【初又分二,巳初總明所緣,巳二此處所緣。】

那麼先把我們應該觀的緣的對象啊,整個的說明,其次,現在我們這個地方,要修些什麼?

【今初,總有四種所緣,謂周偏所緣,淨行所緣,善巧所緣,淨惑所緣。】

總共有四種,下面這四樣,這四樣因為下面會解釋,所以我們祇要了解這個名詞,其實這個裡邊,啊第一個周偏所緣啊!就是整個的,他並沒有說,就是我們整個的你所要我們緣的對象,就是觀之境,所觀之境啊!周偏圓滿的,不外乎這些,那個那一些呢?就是下面這幾樣,啊下面這幾樣,那麼這個為什麼別立名詞呢?是的,他這個因為內涵啊分類的不同,我們祇要看下去就知道了,初中就周偏所緣分四。

【初中有四,謂有分別影像,無分別影像,事邊際性,所作成辦。】

那個四樣東西我們要看看下面的解釋。

【就能緣心安立二種影像。】

形像,啊就說我們能緣的心,去緣那個對象的時候,實際上啊!是譬如說我們看一

【初謂有觀察分別之毘缽舍那所緣。】

這個叫有分別影像,啊這個毘缽舍那是觀,啊,這個雖然是個影像,但是哪,你去分別觀察的這種叫做毘缽舍那,叫做觀;還有一種什麼是無分別呢?就是啊止,這個止是看了以後,使得它安住,內心產生這個影像啊不動,不去分別它,這叫無分別形像,那個是,是止所緣的奢摩他所緣,譬如說我們現在,修念佛三昧,剛開始的時候,你把外面的形相要看,看完了以後安住在上面,使得內心產生這個形像,內心產生了這個形像以後啊!那個時候,這個形像不動他,一直等到觀起來,觀得見,很穩固,那個時候不必去分別,就是你開一眼閉一眼,看見那個佛一直在你眼前,就是這樣,所以不必分別的,那麼有分別奢摩他呢?那就是觀,現在平常啊!好像我們啊不大這個理解到,實際上呢?禪哪就是這個,他也是個觀,不過他不是觀一個顯見的,是一個名言的,啊這個我們所以說的表義啊,有顯見的,有名言的。什麼解釋顯見的,一個境相,一個樣子,那個另外一種的意義,就是啊所以這個禪啊看!念佛的是誰,說那一個在念佛啊!這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啊!他要找啊!不斷的去尋、去伺,找那個東西在那裡啊!這個叫做分別觀察這個東西,實際上呢?這個一定在定當中,啊所以那個禪啊!也就決定不會超過這個裡邊。所以我們如果真的懂得的話,教內,教內教外的話,真正的原則通通在這個裡頭,而不過呢?這有一點要說明喔,所謂稱為教外別傳的話,那是它這個根性有一種特別的,所你不必跟它細講道理,現在我們是講完了道理照著去做,像工程師一樣,有很多人你不必講道理,你告訴他就這麼做,耶他信得過你就這麼做,還是可以得到同樣的好處的,但是呢?所用的方法的內容,卻是千真萬確完全一模一樣,完全一模一樣,就是這樣,不過呢?就是所對根性的不同,所以佛說得很清楚,因為根性的不同,他用的方法是有差別,可是所對治的內容卻是一個,煩惱嘛,所以煩惱障、所知障,解決了最後的結果也是一個,佛的法身嘛,所以十方一切佛是共同一法身,這個我們應該了解的,那麼下面所云:

【言影像者,謂非所緣之自相實體,乃是心中所現之影像耳。】

剛才說過了。

【第三是就所緣境安立。】

嗯那兩樣東西剛才說。不是說我們所緣的實體,而是說我們能緣的心上面啊!在心上面依現起的形像,第三呢?是看我們所看的對象,叫事邊際,那所緣的事。

【如思維於五蘊中總攝一切有為法,於四諦中總攝一切取捨所知,即於彼中數量決定,是謂盡所有邊際性。】

什麼叫事邊際性呢?就這樣,說就說這一個所緣的事情,從所緣的事情方面來說的,邊際就是那到周界,那把你要看的這件事情,從它的著眼點、最細的地方到它的整個的範圍這個裡邊,我譬如說,我們現在啊思惟五蘊,說一切有為法,哪些有為法呢?從眼前的開始,包含了所有一切,那個叫有為法,我們可以拿五樣東西,五個大類,分成五個項目含攝無餘,那五樣?五蘊,色蘊就是我們眼睛看得見的,外色、內色等等,色法就是,然後呢?識心二法,心又細分成共受想行識等等,這樣,那麼於四諦中總攝一切取捨所知,對於這個所,外面一切的法不管是有為、無為,那一個是對如理,那一個是不對非理,啊應該取如理的、捨非理的,那麼這個道理啊!在四諦當中啊!含攝無餘。曉得狹的是小乘,究竟圓滿的是大乘,還是不外乎這四個樣東西,那麼就在這個當中能夠數量決定,啊不,數跟量,換句話說,它整個的內涵啊!能夠究竟圓滿一無所遺,而如理如量的去觀察,那麼這個叫什麼?盡所有邊際性,啊這個叫做盡所有邊際性,實際上呢?我們哪通常說的,叫什麼?叫盡所有性,盡所有性,那麼性宗,尤其天台,另外一個叫俗諦,啊俗諦,緣起而所現的現象,另外呢?

【如思維諸法本性如是,更無他性,是謂如所有邊際性。】

耶這個萬事萬物不管是以五蘊所說的有為來說,一切我們所知的取捨來說,乃至於包總括有為、無為的就是十二處、十八界來說,它所有的一切的那些法,他那個法的法性,根本的本質怎麼樣了呢?喔!原來這個根本的本質是這個樣的,那這絕對沒有例外的,就這個樣,他那個本質就這樣,更無他性,實際上呢?這個一切法的這個本性如是,這個本性什麼?就是空性,這個叫做如所有邊際性,啊所以天台所立的就是真諦,耶真的勝義,這樣,那麼這一個叫做事邊際性,這個是法相上頭的所用的,耶!談起那個法相啊!這個我們要了解喔!唯識跟法相啊,通常啊都是好像唯識家說唯識法相,實際上這個我們要了解喔!你真正要學唯識宗的話,那麼固然唯識法相一定要了解,說凡是修學佛法學教的,法相非懂不可,你唯識可以不必很精,這法相不能不精,然後呢?如果你講自己修持,可以不要,啊尤其是教外別傳啊!這個宗下他你當下能見到了本性,因為他第一步所??要見到,就是如所有性,那其他的慢慢的來,啊就他自,自行來說,要化他的話,對不起,那個法相還是非通不可,因為你了解了形相,知道了所用的世間的名句,然後可以告訴別人,否則你自己懂了,你說不上來,你又如何利益他去呢?所以這個法相跟唯識啊!這實際上細說的是兩件事情哦,啊那麼通常呢?因為唯識的話,他的的確確從細部上,所以這個法相不透唯識絕對不可能進,但是實際上,另外一方面來說,學教的如果你不了法相的話,一樣的這個教義根本學不通的,不過我們學教的人,啊廣泛的來說學教的人啊!不應該用唯識的法相,因為唯識一家的法相,他把那法相啊用唯識的眼光來去解釋他的,這個時候有一點的問題,我隨便舉個例子來說,譬如我們講一個尺,那個尺,當然我們曉得這是衡量長度的一個標準,啊這個標準你在我們這裡說,我們是有的說啊我們用的我們的尺,啊以前的老法堶悼s老尺,那麼在這個地方啊!後來因為啊日本人來了以後叫它台尺,實際上這個台尺就是中國的老法,我們以前小的時候叫老尺,啊後來剛來的時候,聽見說台尺,這個台尺怎麼一回事情,啊後來才曉得原來這樣,那麼後來呢?叫市尺,現在叫做公尺,這個是我們中國人用的尺,然後呢?耶英國人用的耶另外一個英呎,法國人用的另外一種尺那沒關係,我們了解,可是如果用唯識的觀點來說的話,那他是,他是以他這一個立場來看的,譬如說,我們說我們現在這裡英國人,他就是講的呎就是英呎,這個廣義一定哪能夠含攝所有的狹義,但是呢?如果用狹義所謂以偏概全,這是一個錯誤的,懂不懂?啊平常我們常常說的,拿了一粒麥,說一切的穀,麥是不是穀子,對的,乃至於我們說,我是不是人,啊我是人,所以人必須是我,人如果必須是我,那你們是什麼?你們都不是了,啊這個概念我們要知道喔!所以我剛才說的,這個當我們正式學的時候啊!以後學的時候,這個我們應該了解了,我倒不是一定說這個地方啊,說不,不要唯識,是因為佛法這個東西,畢竟他說了八萬四千法門,各有他所對治的根性,啊就是說你學唯識來說的話,假定你開始對這個法相的了解啊!你先了解它的總相,啊然後呢?你說用在唯識上面怎麼解釋,那個時候,你比較更容易客觀,更容易把握得住佛法的完整性,要不然哪就像近代有一類人,有一類哦不是全部喔!往往啊!是拿他學的排斥別人,這個是必然會產生的,必然會產生的,耶平常我們這樣的話,就是說像我們小孩子一樣,小孩子啊!就是一個人,就說我們覺得這個,那天經地義的,別人不是,我們常常有這個爭論就是這樣,他以他的概念當中的這個名詞,譬如我們剛才說的一尺,我們大人當然曉得喔!原來這個尺啊,英國嘛有英呎,啊中國嘛有中國的中呎,日本有日呎,那小孩子的話,只曉得我們的尺嘛就這樣,這麼長,他那個尺這麼長,啊不對、不對,就兩個人吵得天翻地覆,其實那完全多餘的嘛!所以我特別要說明這一點啊!啊這個是我們哪常犯的毛病,佛法本來拿這個東西來幫助我們解決的,我們不得善巧啊!把這個東西,把我們愈學愈綑死,這個地方也順便一提,啊有講到那個名詞的時候,那麼第四啊,第四所作成辦,那個是就:

【第四是所修果安立。】

啊你要做的事情啊!耶都成就了。

【謂由多修止觀之力,便能引生輕安等,成辦所作之果。】

啊這個四個,名叫周偏所緣,那麼?實際上呢?下面看啊!

【謂此四種,非離下諸所緣別有異體,復能偏彼一切所緣也。】

這四樣東西原來啊,那並不是離開下面,下面就是前面剛才說的,這四個名詞當中,淨行所緣、淨惑所緣、善巧所緣,並不離開那些,啊這樣,只是說就他那個觀察的時候的內涵,就他的學的時候的內容來說明,至於說真正學的時候,還是就下面這幾樣東西,而實際上呢?這也包含了一切我們所修學的時候,能緣之心,換句話說,我們的心啊所緣的境,第二那麼其次解釋下面三個。

【第二淨行所緣有五」那個呢?「謂多貪者緣不淨,多瞋者緣慈悲,多癡者緣十二因緣,多慢者緣界差別,多尋伺者緣出入息。】

這個我們啊平常都是啊!觀很聽得習慣的,實際上真正修的時候啊!他每一樣東西有它很重要的特質在,非常重要的特質在,所以現在這個地方呢?我們哪只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同樣我也說明,現在這裡,只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別以為學了以後,你就根據這個可以啊學的得定,很多人有善根的,乃至於這個都不要他都可以,啊再不然的話呢?他有善根雖然夠,可是啊!還差一點,那麼學了這個的確也很快相應,是一般人來說,基礎沒有的話,就算這個聽懂了不行,啊他非要仗廣論上面所說的內容,而廣論上面的內容懂了夠嗎?耶你還要看你有沒有基礎,喔你有了這個基礎,然後把廣論上面所說的那個這樣做上去,那是一定成功的。


前一頁(143a) [143b] 下一頁 (14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