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44卷 A面

日常法師


上面所說的那個,這樣做上去,那是一定成功的,那麼這個是淨行所緣。

【第三善巧所緣亦有五,謂善巧??色等五蘊,眼界等十八界,眼處等十二處,無明等十二緣起。】

平常我們哪,修學佛法當中,不外五蘊,啊,然後呢六處,或者是再加上內、外六處的十二處、十八界等等,就是把我們一切的有為無為法,不同的分類的開合,那麼它為什麼要這樣的不同去開合它呢,那個有個原因,佛說法,無非是對治我們眾生的習氣,啊,那麼有的眾生啊,在心、色兩法當中,對於這個色法的這個執著,或者愚痴比較重,那麼,就色法比較偏重一點、如果心法的比較重,那麼,就心法是特別偏重一點,所以心法的障礙比較大的,它就說五蘊;色法,總說一個色字,就夠了,下面呢,心法就開為啊,受、想、行、識、然後這個裡邊,又說心王、心所等等這樣,那麼如果呢,這是略的,再不然就變成六入,啊,或者叫六處,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哪,那個是對色法開的比較廣,而心法比較略的,那麼最廣泛的十八界,那個所以這樣說明的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針對著我們什麼毛病,他就用什麼藥,啊,這個我們應該了解的,它的總共的目的是絕對沒有差別,治我們眾生的--兩種病,煩惱障、所知障、人法我執,如此而已,那麼,從這些前面的色心的開合不同上頭說的,乃至於下面:

【從善業生可愛果為處。】

有的時候,我們叫是處,這個就對的。

【從不善業不生可愛果為非處。】

你要求可愛果,而造不善業,對不起,無有是處,所以啊,只有佛才徹底了解,說是處,非處之立,這個是第三,最後呢。

【第四淨惑所緣有二。】

啊,惑是迷惑,換句話說這地方的惑,就是指愚痴、無明,那麼有兩種。

【謂從欲界至無所有,觀察下地粗相,上地淨相,暫伏煩惱種子。】

哪兩種呢?有一種呢,把那個惑、煩惱,惑的另外一個名叫煩惱,就是無明,暫時把它降伏,這個什麼呢?就是我們平常的四禪八定,那麼,這個修法的時候呢,就觀下面這個粗鄙、可惡、可厭、可怕、厭惡、厭攝,然後呢,一心修學上面的,使得上面旳啊,清淨的相引誘你,這個也是一樣的,它每一個地方都是這樣的,了解下面的,我們啊,這一件事情的過患,策發你的大厭離心,了解你所追求的,這樣的可愛,策發你的好樂心,一個背一個推,然後呢,這個力量,使得你啊,正式在行持當中,對平常眼前難捨的能捨掉,那麼對你追求的難行的能行持,那個時候,一步一步上去,那個還是世間上的哦,所以這個地方注意哦,我前面說那個,為什麼要那個基礎呢,也就是說,平常我們不要說,唉呀!聽懂了一點點,在知見上面,或者情緒上面聽見了,唉呀!你所歡喜的,就說我要這個去,這個沒有用,你一定要把你所要追求的內容要了解,那個時候一定要把眼前難捨的那種執著啊要放掉,而這個真正的說起來,這個難捨的執著不在外頭,就實說來啊,這個啊,這個還在裡邊,就是自己的內心,或者有很多人啊,習性強的,唉呀!對這個暖暖的習氣,放不下;有很多人知見強的,哦!自個兒自以為了不起,你如果這一個內心當中,這一個概念啊,不認識的話,根本「捨」都談不到,認識了以後,才要有決心捨掉它,捨掉它的方法,還是在這個,曉得這個過患,所以剛才說,有很多人學了以後,自己覺得懂的很多,對不起,那實在是啊,他是一個越學越錯,要真正懂了以後,曉得,啊,原來這個東西,有這麼大的大禍害啊,我的毛病就害在這地方,所以這個原則上面呀,告訴我們啊,是攢木取火一樣,啊,你還是兩樣東西轉,轉得木頭出了火了,最後呢,火燒起來,把木頭燒得乾淨,好,火滅煙飛,沒有了,就是這樣啊!就在我們知見上頭,認識它知見的錯誤,然後呢找到對治它的最後的,最後呢,耶,用這個法門,把我們知見也好,情緒也好,徹底的把它淨除乾淨,這個是我們必定要知道的,所以它說,對下面的粗相啊,要捨棄,不要說我們欲界地的這個一無可取,乃至於得到了根本定以後,它繼續上去,也是一樣的,啊,說那下地的定啊,唉呀!那是毫無意思啊,他還是把它看成功非常可厭的,非常可厭的,捨離掉,那個時候啊,你才能夠上得去,那麼,這個是,這是暫伏就是了,下面呢,真正的佛法,要想跳出世間的,那個是要永斷這個煩惱的種子,那要修什麼?要:

【及修無常等四諦十六行相」那才能得「永斷煩惱種子。】

啊,這個四諦十六行相啊,我想啊,大部份同學啊,耶,我想不一定大部份同學,有少數同學聽說過,我再說一下,四諦就是苦、集、滅、道四諦,那麼每一諦當中,有四個行相,苦是啊無常、苦、空、無我,集是因、集、生、緣,然後呢,滅是滅、盡、妙、離,道是道、如、行、出,平常容或我們懂,那麼,這個每一個諦當中的四樣東西是什麼意思呢?那麼這個地方,我也是跟大家做一個最簡單的說明,我們總說起來,說苦,那麼為什麼這是苦呢?正觀的時候,不是說那個苦,明明這是快樂的,你怎麼又說它是苦呢,有很多是根本是不苦不樂,你怎麼又說它是苦呢?耶,所以啊,這個時候有它的內涵的??,所以原來我們眼前的一切,這個有為法啊,都是無常的,啊,我們總覺安全可靠的,它沒常相可得,粗的來說,剎那壞滅,永遠在那,細的來說啊,它沒有它的這個真實的常,根本的安住,這樣,所以叫無常,因為無常所以苦,苦的嘛,固然是苦,快樂的呢?無常,壞的也是苦啊,行的呢!就是雖然現在呢,不苦不樂,因為它沒有常的繼續下去,有苦啊,總是你不能保任它呢,啊,所以說苦,對我們一般來說的話,我們都要把握得住,有那個,可是這個東西,偏偏就又無常的,因為無常啊,所以苦,因為苦嘛,所以這個東西啊,為什麼?原來這東西空,假如真的有個常性的話,再繼續的常的,那實在的,既然是不斷的在那兒,你真正的觀,沒有真實的內涵在,一切東西,都在那兒變化波譎當中,從這個裡邊,你原來發現啊,有,有什麼因緣呢?它會變化,那由於啊,這個這樣的因,所以啊,感得那樣的果,這個因是這樣的,所以,果必然也是如此--空,這個媄鉹]找不到,實實在在的一個實有的東西,對我們來說,我們把它看作我,沒有這個,這個是觀無常的內容。那麼集諦呢?就是為什麼有這個苦的呢?苦的因在那裡呢?所以集諦,所以叫因集緣生,啊,那個因集緣生啊,前面就講過了,因,那就是說,什麼造的一個主因,那是無明、行,那麼,這個主因啊,由於啊招感、由於在增長,然後呢,造作這個業的關係啊,能夠啊,將來集起種種的這個業,而感得將來向前流轉的生,那麼生完了以後呢,對不起,它生完了以後,它要滅,而且會繼續的攝受種種的這個因啊,繼續的使那個生死流轉的,這個叫緣,所以因集生緣,不過,這個因集生緣,我在講前面的這個十二因緣當中的話,我把那個緣擺在生的前面講,這它有個道理的,啊,它有個道理,就是前面我講那個十二因緣當中啊,十二因緣通常是三,三世兩重因果講,但是呢,我們在運用上面,當下一生,一念上面講,所以把那個次序顛倒,不是次序顛倒,我們要活用它,那表示任何一法,從這一生到下一生,乃至於從這一件事情,到前面推演,乃至於一念前面生起的關係,你了解它生起的必然因緣,啊,這個是這樣,啊,這個對我們修學是極端重要,極端重要,那麼,什麼是滅盡妙離呢,說既然世間的一切現象都是苦,為什麼苦啊!那因為啊,這個有為法是由於這樣的因緣,所招集感得的,現在我們哪,看看有沒有辦法,能夠從這地方跳出來,跳出那苦,說要跳出苦,要找到苦的因,那麼把那個苦的因,如果是你如理的能夠把它消滅掉,把那個集諦,真正的能夠徹底的滅掉了以後,那,那個苦啊,就盡息了,所以叫滅盡,那個時候這個東西才是妙的,現在我們眼前的世間的一切啊,那是毫無意思,毫無意思,所以說滅盡妙,那個時候,你得到這個是永遠真正的出離了,這個生死輪迴的痛苦,這個是滅諦的真正的現象啊,滅是,滅,它指什麼?滅這個集,換句話說,因滅則果滅,啊,這個是遺教經上,千言萬語說來說去,就是這個,那麼,所以滅這個因的話,果也滅,果滅的話呢,那就不苦,盡息一切之苦,這個才是真正妙的,那個才是真正出離,那麼你要走這個,怎麼辦呢?要走那個道,啊,這個是啊,真實之道,耶,這個道啊,是什麼?是真如之心,不是虛假的,那麼以這樣的行持,才能夠達到自利出離的結果,這個就是道諦真正的內涵,所以這個四諦、每一個行相,有它這個,那麼粗淺的來說,你了解了這些的話,喔,原來這樣,這四個字每一個有它特別的內涵,所以我們正學的時候,為什麼,二乘哪,說觀四諦十六行相,就是你如實的照著這個次第去正觀,當然這個正觀,一定經過戒定,那個時候啊,你能夠啊,如理的去觀的話,一定感得這個圓滿的果報,這是我們了解的,這樣一來的話,就把那個煩惱的種子啊,永遠斷除,永遠斷除。也許大家談到這個地方,

【巳二此處所緣」什麼?「三摩地王經云:「佛身如金色,相好最端嚴,菩薩應緣彼,心轉修正定。」】

我們要念佛、緣佛啊,引經上面,這個告訴我們,哪、你要看那個佛的身這樣的,就是我們現在念佛的前面的幾句偈子,不過我們現在念的是念狹義的、一個佛,阿彌陀佛,身金色,還是一樣,如果你真的了解阿彌陀佛的內容,這一個就代表了廣義的,說無量光、無量壽,無量光、無量壽是什麼?智慧、福德無量,沒有一

【由緣佛身持心,即是念佛生廣大福。】

進一步,你能夠這樣的觀想的修,來持安住在這個佛上頭的話,這個他就是念佛,真正的廣念佛是這樣的,廣義的念佛法門當中呢,一個有持名、有觀想、有觀相,乃至於由此而進入實相,而且還有一個特別好處,你看別的啊,他有專門的對治,這個地方啊,一般的定,有對治散亂的功效,還有呢,特別的對治,譬如說,對貪心,那麼不淨觀能對治不淨,但是不能對治其他的,這個念佛呢,除了散亂以外,他還有一個能夠生廣大的福德,所以,這一個是所有其他的學定當中沒有的,大智度論上面也特別強調,特別強調,所以,除非是我們有很粗猛的現行煩惱,這種現行煩惱,你不降服的話,你沒辦法學定,那麼就在那五停心觀當中,選跟你相應的粗猛煩惱,否則一般剛開始??學的時候,這個念佛觀是最殊勝,原因,因為一方面能夠得定,對治我們的散亂,一方面能夠生廣大的福德,這是非常重要的,你有了這個福德以後啊,下面這個智慧,就可以開發,進程快速。

【若佛身相明了堅固,可作禮拜供養發願懺悔等修集資糧,淨治罪障之田。】

哦,有這麼多好處啊,看起來了以後,然後你觀起來了以後,那個時候你所謂歸依啊、禮拜啊、供養啊、發願啊,種種的積聚資糧、淨除罪障,最好的,啊,這一個,一種方法,所以它是殊勝的不得了。

【臨命終時不失佛念。】

乃至於臨終時你不失念佛,如果說,我們要修求去往生的話,那百分之百的去,百分之百去,而且品位很高,這樣,實際上呢,這方法並不難,這是千真萬確的,所以為什麼我前面一再跟大家說,不要怕,也不要狂,你只要肯照著這個次第上去,無有不得者。

【若修密法尤與修天瑜珈相順,利益極多。】

啊,凡是修密法的人啊,更是學這一個念佛啊,跟我們學密教當中的天瑜珈,這個天啊,不是天上的天,第一義天,這個在講到後面,再詳細說,其實實際上我在前面剛開始的時候啊,曾經也講過啊,實際上講過,因為真正一些佛菩薩的報身相,都是啊,現的是天相,天身相,不是人間相,實際上,比天上還不曉得莊嚴多少倍啊,莊嚴多少倍,在我們六界當中,只有天,勉勉強強堪與相比擬,它這個利益非常多。

【故當以佛身作所緣境也。】

那麼,我們現在修的時候呢,就是這樣修。

【此所緣境復有二取法,謂由心新想,及於原有佛像想令明顯。】

那麼,修的時候有兩種方法,一個呢,我自己心裡面先新的,先想出來,想了去想,那麼,還有一種呢,原有的佛像上面使它明顯,啊!

【前者益大,後者通顯密乘,今如後修。】

這個前面,這個利益非常非常大,後者呢,當然也有利益,而且呢,後者跟顯教也通,密教也通,現在我們這裡來修習後者,那麼,這個前後呢,我要說一下,在我們想起來,好像這兩個都,都由心裡面新想的嘛,是的,可是前者心想的,譬如說十六觀經上面,叫我們觀什麼?觀白毫相,耶,那個白毫到底怎麼樣子,你也從來沒看見過,它也告訴你,這個白毫,怎麼樣的,在眉間有這麼個地方,宛轉右旋,這樣,然後呢,你觀那一個,是這樣,那麼,後者呢,不,就是你先啊,對眼前你所要緣的,同樣的此如說阿彌陀佛啊,這畫像這樣,所以啊,現在我們看了這樣的想法,那麼尤其是密教當中,密教當中的本尊觀啊,它一定是,所以他那個壇城畫得很好,然後呢,你每一個地方,哦,那這個密教常中的觀起來,非常的細密喔,乃至於每一個地方啊,平常呢,也許你們沒大注意一般的,哦,那個忿怒尊啊,那個手腳等等,譬如說我們講的那千手觀音,啊,一千個,每一個手上、拿的東西,還有不但拿的東西,這個手指啊,這一節什麼顏色,那一地方什麼顏色,那地方什麼顏色,沒有一個地方不能含糊的啊,這樣,啊,所以,現在呢,這地方特別先講一下後面這個,假定我們來說的話,當然,我們就是阿彌陀佛像,啊,當然,你可以不一定唸阿彌陀佛,觀阿彌陀佛,其他的也是一樣。

【先當求一個莊嚴的佛像若繪若鑄。】

這個是畫的也好,然後呢,鑄的也好。

【數數觀察善取其相。】

不斷的,對著它,能夠啊,唉!看得很清楚。

【作意思維令心中現。】

那個時候,你看清楚了以後,閉上眼睛,這個所看的相啊,現在心裡面。

【此復當作真佛身想,不應作繪鑄之像想。】

此復當作真佛身想,不應作繪鑄之像想。


前一頁(143b) [144a] 下一頁 (144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