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44卷 B面

日常法師


此復當作真佛身想,不應作繪鑄之像想。這個要注意的。

【惟當於一所緣令心堅住,不可改換眾多異類所緣。】

這也是另外一個重要的,所以我們一旦選定了以後啊!那就是這個,而且這個使得心啊!要堅固不要換,這個在前面講正修的時候說得清楚,在你沒有修的之前,你一定要廣泛的找種種的根據,對於你所修學的這個內涵有個確定的認識,次第步驟等等,到那時候啊!這樣去,那麼開始的時候。

【先令身相粗分略為明顯,即應專一而修。】

不是說你一開頭的時候,相觀得很細,開始的時候,是,你先取這個相,然後呢閉上眼睛以後,開上眼睛,咦!咦!大概的約略的影子,有了這個影子了,就安住在這個上頭,令之模糊了再來,乃至於剛開始影子都沒有,怎麼辦呢?就是你心裡面就想,覺得我現在這個心啊!有個佛像,然後就想這個,過了一下,那個心識又亂了,那麼你又把它收回來,再這個樣,所以啊!主要的我們瞭解啊!定這個什麼?不是定外面的東西,使得我們內心這個散亂??啊!慢慢的能夠如我們心意所要的,安住下來,一定啊!要把散亂的拉回來,而且一定開始粗亂的,所以你開始的時候,需要使得心覺得耶!凝聚在一個地方裡安住上面,慢慢的練,練了以後呢?一方面心能夠凝聚,你能夠凝聚啦,它的觀察的力量就慢慢的產生了,大、生、氣、那個時候你才能夠一步一步的深入,這個是很重要的,所以剛開始的時候,略略有了,那就安住,不要先求,先求的一定不成功,一定不成功,還有。

【爾時若觀黃色現為紅色,欲觀坐相現為立相,欲修一尊現為多尊,則不可隨轉,唯應於一根本所緣令心不動。】

這個是重要的喔!就是你要觀的什麼樣,那就什麼樣,顏色也好,所以顯色也好,形色也好,這個顯色,就是青、黃、赤、白等,形色就是坐、立等等,這個,還有呢?你觀的時候一尊,就是觀的一尊,不可以隨著亂轉,就是你根本所緣的,這個心安住在上頭。現在我們繼續下去喔剛才說這個,那個時候你看的,所緣的,根據你所決定的形相也好,顏色也好,然後數量也好,要確定是這一個,如果說它現起來這個,跟你不一樣的時候啊!你一定不可以理它,這個很重要啊!很重要,所以啊!實際上真正的,現在我們只是講一個大綱大原則啊!你們千萬不要拿這一個大原則,馬上去自己去忙去啦!這個自做聰明是一定被聰明誤的啊!有善根的人,的的確確,你只要去努力去懺悔,到那個時候善根發起了,耶,它有很多現象都會現起來了,否則的話,你沒有的話,如果說前面那個基礎,比如它正規的說,前面那個基礎的話,這個戒基礎一定要非常穩固,而且這個戒啊!不單單是只說啊!現在呢你衣服曉得怎麼穿,走路怎麼走,喔唷!然後呢?乃至於啊!什麼過午不食,不持銀錢,不是這一個,是心裡上面,要正知見相應的,要這樣的持,你能夠這樣的起心動念之間,這樣的觀察,而能夠証得戒體不破壞的話,那學起定來,那就很容易,這個是我們必定要知道的,所以,以我們目前來說,那天台的小止觀,前面告訴我們的方便啊!是個二十五方便,那說得很清楚,很清楚很清楚,那是簡單一點的說,那麼現在我們繼續下去,前面說唯應於一根本所緣令心不動,在你所緣的這一個,確定的根本上面啊!不要動搖,不管它現什麼,不管它。

【聖勇師云:「應於一所緣,堅固其意志,若轉多所緣,意為煩惱擾。」」

就這樣,你啊一下摸摸這一個,一下摸摸那一個,對不起,你那個一定不行,一定不行。

【以是作意所修身相時,祇要有粗分於心現起,即是獲得所緣境,當緣彼而修。】

所以當我們確定了,這樣去觀察,去作意,所緣的那一個佛的身相,只要那個是心裡面有一個大概的粗分現起來的,一現起來了,然後你就安住在上頭,不要更希望它,噯唷!更好一點,不要,你只要呢?能夠安住在上頭的話,真能安住的話,它自然而然慢慢的越來越寧靜,越靜就越細,越細就越顯,這個是它真正的訣竅

【辰二明如何修住心。】

啊!那麼怎麼在這個上面安住呢?

【辨中邊論云:】

它這個上頭告訴我們,所以這種大經大論啊!都告訴我們最佳的修行的方法,其實這個道理前面一再說過的,啊!我們總覺得經論好像啊!不合適,實際上那個經論是告訴我們修行方法最正確的指導,當然,你如果找到一個真的善知識,他把那個經驗告訴你,也是一樣啊!所以這個經論本來就是佛菩薩的經驗報告啊!這是我們要瞭解的啊!這個內容,必定要有一個正確的把握,那麼這個論上面怎麼說呢?說:

【懈怠忘聖言,及沉沒掉舉,不作行作行,是為五過失。】

說一共有這個五樣東西,那個學定的時候,所以得不到定,由於這個過錯。

【此說由斷五種過失,修八對治行而修止??澳?????Γ?Ε????????RD?玼??D??鬕G?????鬕G????????????璽????????????V????????墥??悱斮??????????Ι?Ζ?。】

那麼由這個過失障礙著,不能得到定,那麼現在你對治它,那個對治它,一共有八種方法,把前面這個五個過失,能夠針對著它,把它弄好的話,那麼你要學的定啊!就學得起來啦!現在第一個。

【初於三摩地起加行時,懈怠是過失。】

真正要學定的時候,要起大精進的,要起大精進的,所以你不能精進,懈怠,對不起,那沒有用,沒有用。

【對治此過共有四法。】

有四個方法來對治它。

【中邊論云:「即所依能依,及所因能果。」】

那麼這什麼意思呢?下面:

【所依】

就是說你要想修的時候依靠什麼,就是所依持的。

【謂希求三摩地之欲心。】

所以你一心希望要求得這個--欲!實際上平常我們說的善法欲,我們現在世間的也是欲,這個欲是什麼,欲望貪著世間,就是這樣,這麼簡單,貪愛之欲,與無明相應的,貪一點舒服,貪一點便宜,這個呢?得到了舒服,得到了便宜,不過這個得到了眼前的??舒服、便宜,懶惰的話呢?輪迴生死,受大痛苦,現在叫善法欲,你有了善法欲才能勤精進,你能勤精進,就得到小則生死當中增上,大則脫離生死。

【此是勤修三摩地之因。】

是能依啊!是精進,所依是欲。

【能依謂精進。】

換句話說,我們一個人,能叫能,坐在椅子上面,椅子是我們所坐的地方,現在呢?我們修的,所依止的什麼,欲,就是一個依欲,善法欲,有一種非常強烈的,好樂之心,一心要學這個,因為你要學它,然後你精進努力的勤,所以欲為勤依,這個很清楚。

【所因謂見三摩地功德之信,此是欲心之因。】

因呢?為什麼你會有這個善法欲呢?所依靠的原因在什麼呢?它說見到這個三摩地啊!有殊勝的功德,產生了信心,所以這個欲心之因,所以信為欲依,欲為勤依,然後呢?經過了勤勤的修練以後,就得到了你所修練的結果。

【能果謂輕安。】

此果是輕安,輕安換句話說就是得到定,得不得根本定,判斷的因,不在心得不得因,這個上面後面說得清清楚楚,你得到了心一境性,心完全是安住不動了,如果未得輕安,沒得根本定,得根本定的時候,一定輕安俱起的,所以判斷得不得定,不在你的心啊!定了沒有,而在定心以後起未起輕安,這個經論上面判別得很清楚,我們現在很多人因為不善經教,所以往往啊!未得謂得,起增上慢,那個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所以它上面說的所依、能依,所因、能果,就是這個。

【此是精進之果。】

那麼下面接說:

【由依淨信引生希欲,依止希欲發生精進,依精進故引生輕安。】

善法欲,由依這個希欲啊,善法欲發勤精進,由依勤精進修行,那麼得到啦這個定功的根本定引生輕安。所以現在我們總說噯啊!修行好,現在很多人覺得,噯啊看見了修行啊,你什麼事情都不要做啦,跑到這裡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噯啊,這輕輕鬆鬆的睡睡覺,吃吃飯,那是一點用場都沒有,這是我們務必要瞭解的,而且這一種情況,耽染下去的話,結果的話,貪的一點喲,眼前一點小便宜,後面是非常可怕。

【故此四法是五過失中懈怠之對治也。】

所以第一個懈怠是真正的對治,就是這一個,那麼把對治當中呢?已經去掉了四個,這個頭上四個對治那個是懈怠,後面四個,就是講下面四個。

【次精進修三摩地時,忘失教授是過失。】

然後呢?你要得到這個果的話,從那個時候要精進修,修的時候要正確的如理的教授,這個最重要,如果這個正確的教授你沒有的話,那一定不行,關於這一點啊!所以我們常常記住,我們修學佛法,千萬不要學我,這一個是最危險的,最難破的,但是呢?你真的破它還很容易喔!昨天就有一位同學,噯呀!他好高興的跑了來,他摸了很久了,摸了很久了,平常我一直鼓勵他,你要多思惟、觀察,這樣呢?平常呢?因為他平常不太習慣,最近很好,他常常有一些問題來問,剛開始的時候固然東問西問啊!問得完全不相應,耶!不怕!你只要肯胡思亂想,你開始腦筋動了以後啊!我曉得你錯在那裡,然後呢?一步一步改正,最後從這個上頭慢慢的改正,當然這個時候如果你問了半天了,還是固執成見,那是一點用場都沒有的,剛才說過了,耶!他慢慢的改了,就這樣子,然後呢?聽完了以後他不一定懂,他去揣摩,哇!你只要肯這樣,就很快得到了,噯呀!他歡喜的不得了,就是說,把這個經論上面告訴我們的正確的內容,你真正瞭解了,一定能夠把我們啊!內心的那個煩惱,不過這個啊,在聞思階段,剛開始喔!只有這個因,要曉得你有聞思的因,自然而然就感得思修的果,這是一定的,所以這個地方啊!這個教授的定義,我們一定要把握得住,不??澳????誨H??????????RD?玼??D??鬕G?????鬕G????????????璽????????????V????????墥??悱斮??????????Ι?Ζ?是我多看了一點書,可以懂得的,啊常常記得這個話,如果多看了一點書可以懂得的話,學校早就關門掉了,書店發達的不得了,實際上呢?我們每一個人都看得見,世間那麼淺近的東西,最好的學校,那就是學生最多,不但學校,而且老師,為什麼原因,那就是他能夠把書本上的東西啊!能夠啊!經過他善巧啊遞到我們心上的,現在我們竟然修學世間的,憑我們自己看看就懂的話,那這個是一個大錯誤,我們現在都瞭解啊!所以:

【對治此過當修正念。】

記住了,這個裡邊有兩樣東西,第一個呢?教授正確的內容,第二個呢?有了正確的內容不要忘失它,所以它這個地方告訴我們要修正念。 【

關於這個正念,是什麼呢?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不是現在一心觀想那個佛像嗎?這個佛像現在我們心所緣的嗎?不是說你有了這個,而且對這個內心所緣的啊!不但是專住,心不動亂,而且要明瞭喔!很清楚很明白,就這樣,確定這麼清楚明白,不是含含糊糊,不要說含含糊糊不可以喔!稍微這個明瞭這個力量,啊稍微慢慢的減輕一點時候那就錯了!關於這一點,這個廣論上面辨別得非常清楚,??這個地方只是說一個簡單的大要,所以我們現在啊!含含糊糊睡在那裡啊,居然啊!打了一個瞌睡,然後呢?說學不倒單,你們瞭解了這個,你們就完完全全錯了,曉得了不要說打瞌睡不可以,就算你所觀的,稍微那個時候有一點這個不明白的時候啊!那已經錯了,這細微的沉相是最難克服的一樣東西,最害的這個,一定要非常強有力的明白的力量。

【集論云:「云何為念,於串習事心不忘為相,不散為業。」】

那麼所以這個得定之前一定要念力先起來,什麼是念呢?這個念的形相是什麼呢?換句話是講現在這個是講法相喔!這個對於你要學的這樣東西,要不斷的努力

【謂不忘失所緣境,令心與境串習和合,即念自性。】

就是這個,對於你所觀的不可以失去,忘掉那更不談,這一念不可以,那麼,那怎麼來的呢,就是你對於你所緣的啊!修習又修習,修習又修習,成習慣啦,一點點串起來,中間沒點漏洞,那個特質就是念,所念的自性這個,所以我們平常說啊!念佛啦!得到了這個成片啦!通常說,或者禪定的時候,說功夫落堂啦,換句話說它這個念,念力現起的時候,念力現起的時候,而且這個念呢?一定是很明確的,確定,很明白的瞭解你所念的這個對象的時候,那不是含含糊糊的,這個我們必定要膫解它。

【第三心住三摩地時,掉舉沉沒是過失。】

那麼第二呢是忘聖言,再下面的話呢?就是沉沒及掉舉,當你已經心開始安住不散亂的時候,那個時候它又有問題來了,什麼問題呢?就是掉舉跟沉沒,掉舉跟沉沒是怎麼樣形相,如何對治呢?

【對治此過當修正知。】

前面忘失的話,忘失教授正念,這個地方是正知。

【由正知力,觀察沉掉,為生未生,見沉掉生,上者迎頭遮止。】

就是你正確的瞭解,而且是種力量喔!是正知力,那個時候啊!去觀察是什麼是沉沒還是掉舉,啊!生了沒有生,當這個生起的時候啊!要怎麼辦呢?要迎頭遮止,啊最好的就是它快要生的時候,你就感覺到它要生起啦!你就能夠遮止喔!而且這個不簡單喔!平常我們剛生起就能夠瞭解啦?把它消除掉,淨除掉,這已經算好的!而:

【中者纔生尋滅,下者亦須生已不久即當斷除。】

最起碼的生起來了,沒有多久你要斷除,所以實際上,平常我們為什麼以前常

【如是沉掉二法,為修清淨三摩地之主要障礙。】

真正要學如理的這個學的三摩地,這定啊!最主要的障礙就是這個兩樣東西。

【如云:「於明了分沉沒為障,於專住分掉舉為障,故當了知沉掉為修清淨三摩地之主要障礙。」】

我們真正學定的時候有兩個重要的,一個呢?明,啊,還有呢?淨,明的話就是明明白白,淨的話不動亂,那麼當沉的時候,這個不明白了,這是所以沉啊是明白的障礙,還有呢寧靜啊!散的時候,這個掉舉就是散的一個行相,那個是一個障礙,所以我們一定要瞭解了那個障礙,那麼這個障礙就是沉跟掉,你瞭解了才能夠懂得怎麼去對治它,把它對治它了,才能夠修行成功。

【故當善知沉沒,掉舉,惛沉之行相。】

所以啊!要瞭解這一個它真正的狀態。

【其中惛沉,俱舍集論皆說所緣不明了,身心粗重為相,是癡分攝。】

那麼這個上面,前面說沉掉,可是它下面呢,沉沒,掉舉,惛沉,這個我們往往把沉沒跟惛沉兩個混為一談,實際上,這個不是一樣東西喔!所以講,剛才講法相法相,就在這裡,這一切法的真正的這個狀態,你一定要瞭解的清清楚楚,因為人家要告訴你,一定要用語言、文字來表達,然後呢?這個語言、文字所指的內涵,你要??澳?????Γ??????????RD?玼??D??鬕G?????鬕G????????????璽????????????V????????墥??悱斮??????????Ι?Ζ?正確的認識,哪一個錯,如何去改善,改善了以後應又如何,這個都是要靠這些東西,那麼惛沉什麼,俱舍論說:所緣的,就是你所心所看的不太明瞭,那個時候是什麼,就身心粗重,身心都重,是痴分所攝,貪瞋痴當中的痴!那麼沉沒呢?不是惛沉喔!

【沉沒有」兩種「粗細二分,粗者,令心黑闇,或於所緣雖未散動,然失明了之力,但澄淨而已。】

喏:看看喔!現在這個沉沒的行相,它還有粗細兩分喔!粗的什麼,那個心啊黑暗,就是不明白了,那個黑,還有呢?那個時候它雖然黑暗,但所緣的卻是沒有動,或者雖然不黑暗啊!這一個明了的力量啊!慢慢的減弱,但是呢?它還寧靜,很澄淨,就這樣,這個是粗的。

【微細沉沒,謂有明淨二分,而於所緣無定解力。】

那細微的沉沒呢?淨,換句話說,它還是不動,一點都不動喔!明還有喔!但是那個時候,對於這個明啊!沒有定解力,這個一定要你們真正學的時候,你才瞭解了,換句話說,真正在學這個止的時候啊!對於你所觀的,譬如觀那個佛相,那是很清楚的這種行相概念在這個上頭,或者說你念佛的時候啊!不要說??得定啊!那念力現起的時候啊!那個絕對不是佛號啊!含含糊糊,似有似無的樣子,所以很多人說,噯呀!我在念佛,平常的時候不行,那坐在公共汽車、走路的時候,好像來了那個就是念頭上面浮在那裡似有若無,那根本不曉得,差的十萬八千里,他還覺得有了,那這個完整的教授,說得清楚,一定不但是一點都不動,而且啊!非常清楚,這樣不但明白,而且非常有定知,說啊!所以那個念的這個行相啊!要曉得說啊為定知相,這是我們要曉得的,當然那是我們將持名念佛,因為平常的時候啊!我們大部分同學是修這一個,如果說你觀想什麼等等的話,對於你所看的要很清楚,啊這個,稍微對於這一個明啊!有一點點不清楚的時候啊!那時候細微的沉相,所以對於所緣無定解力。

【略微低緩。】

稍為不像應有的狀態這樣,差一點的時候就是,所以這個時候這樣,不應誤解沉沒昏沉為一事喔!沉跟昏是兩件事情喔!


前一頁(144a) [144b] 下一頁 (14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