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45卷 A面

日常法師


所以這個時候就:

【不應誤解沉沒惛沉為一事。】

喔,沉跟惛是兩件事情啊!惛沉的時候

【惛沉雖不向餘境流散,而俱無明淨二分。】

惛是什麼呢?雖然它散是不散,不會胡思亂想,但是呢!明跟淨這兩樣東西都沒有。

【沉沒則有淨分而無明分。】

這個是它的差別,是它的差別,這個詳細的在廣論上面說得很清楚啊!所以你們正修的時候,關於這個地方,每一地方一定要弄清楚,每一地方一定要弄清楚。

【如云:「沉沒謂於所緣,心力放緩,不能明了緣取所緣。雖有淨分而無明了取境之力,即成沉沒。」】

這個才是沉沒,對於你所緣的這個心的力量,慢慢的放緩了,啊放慢了,這個地方的放慢跟後面的捨是兩件事情喔,所以它每一個地方的形相,都是細緻得很,錯一點點就走上錯路了,啊那個時候因為這樣的心放慢,對於所緣的不明瞭了,那時候清淨了,好像動都不動很清淨的樣子,但是呢明瞭取境的力量沒有了,那個時候是沉,那是沉相,不是惛相。

【又云:「有說,心不向餘境流散,俱無明淨之惛沉為沉沒者,不應正理。」】

因為有一類說,你只要心沒有散,散亂啊,那個時候明淨兩樣東西啊,這個都沒有,以為這個就是沉的話,這個不合理的,所以這個是辯惛跟沉。

【由此亦可了知惛沉之相。】

你從這上面就瞭解了,什麼是惛沉,惛沉啊!

【沉沒從惛沉生。】

啊我怕大家誤解,所以那個沉沒單單用一個沉字來表示,惛沉用惛字來表示。為什麼?這個惛就是沉沒的因,這個我們要曉得啊。那麼然後呢這裡邊有兩個,沉本身在:

【有善無記二性。惛沉是癡分。】

兩樣當中,惛在癡分當中,所以這個不一樣喔,啊所以這個沉本身啊是善的、無記的,這樣就是不可記別,啊真正的定是啊,一定是什麼能夠記別,一定是善,所以啊細微的沉相是無記心,那個時候就不對了,啊但是它善的,這個惛沉是癡分,一定是不善的,這個不一樣。

【是不善性或有覆無記性。】

這我們要分,分清楚。譬如那個惛沉啊,或者是不善性,或者雖然無記、是有覆無記,有覆無記跟前面的無記,前面的是無覆無記。為什麼叫做有覆無記?它這個無記啊,是不可以說明記別,就是它善是不善,那個時候心裡邊啊沒有力量,但是呢?一切的煩惱啊跟著而來的,由於這種狀態所覆,然後呢?煩惱跟著來了,這個叫有覆無記。無覆無記的話,這個煩惱不會跟著來的啊,這是說你沒有辨別它,它這個業本身啊,不必善惡,譬如說你走路,規規矩矩的走路,這個走路無所謂善、無所謂惡,但是那個走路不會說煩惱跟著來的,然後呢你坐在那裡痴痴呆呆的話,那像胡思亂想妄想貪瞋痴跟著來了,這是兩個,一個是無覆無記,一個是有覆無記,這我們要清楚的,喔!隨舉一例啦。

【如是沉沒起時,若相微薄,僅起少次,則可策心堅持所緣而修。】

如果沉沒生起的時候,如果很輕微的,或者是偶然來的話,那麼你只要心裡面一提那就行了。如果,

【若沉沒厚,或數數起,則應暫置所修法而修對治。】

如果說這個沉沒厲害,而且不斷的來的話,那你停止,下坐,不要再繼續坐在這裡,一定要修對治法,啊前面已經說過了如果你啊,對這個不修對治,讓它去你還坐的很好的話,那以後養成習慣了,那很難改很難改。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千萬注意不要練那個腿,要先練那個心,而且真正有的完整的教授都很清楚,你心練好了,那個腿不要練它自己來,當然現在譬如一般來說禪堂裡面,照著規矩它練腿也有它的特別的好處的,那個時候你咬緊牙關,腿痛得要命,可是心裡面跟那個腿鬥,心裡不在那裡睡,那個好很好,啊先把那個心對那個腿,對完了以後,那個心本身哪然後呢還在那裡活活潑潑的,那個是次調心,那個時候倒是一個很好的辦法,這種次第我們要弄清楚。

【其對治法,如中觀心論云:「退弱應寬廣,修廣大所緣。」又云:「退弱應策舉,觀精進勝利。」】

那個就是對於這個退弱,就是沉沒的一種相狀,那麼應該怎麼辦呢,把你所緣的廣大或者是精進,精進提起來,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啊!

【退弱沉沒之因,謂心太向內攝,或由放緩取境之力。】

你攝得太緊了,所以你放緩取境之或者放緩了,或者你啊取境的力量啊,或者是太緊或者是太鬆,太緊的時候也會,太鬆的時候。

【心漸低降。】

乃至於。

【或由睡眠惛沉等因,心覺黑闇。】

那麼這個地方的對治,就是說太向內攝的時候怎麼辦呢?

【初之對治,當以觀慧觀察所緣令心廣大。】

這是第一種。第二呢就是你放的太慢了唉呀,好像一個調琴一個調得太急,一個調得太緩,第二個呢調得太緩的時候,怎麼辦呢?

【第二對治,應當思維三寶功德菩提心之勝利,人生義大等功德,令心策舉。】

那個時候你就想唉呀這個三寶的功德,因為心緩的話,唉呀你覺得提不起來,這個味道那個時候你就想哎呀!三寶有殊勝功德,當有想到那個好處的時候,那個心自然而然啊他會推動你,人生義大等就是暇滿等,這個時候使得我們心裡面策舉,那個時候我們要懂得想、行兩樣的心所的不一樣,我們五蘊當中啊,是想心所跟行心所的不一樣,不是你去想三寶,而是說一定要修習以後,跟行心所相應的這個功德,它有一種推動的力量,想心所沒有這個力量,因為沒有這個力量,它沒有策勵你,推動你的心啊!舉起來的力量,所以像這種地方,我們每一個地方,必定要把這個瞭解的清清楚楚,注意喔這個地方再說一遍,這瞭解的絕對不是文字,你如果瞭解的文字的話,變成功你爭論是非的寶貝,然後把你送下惡道去,這個時候你要正確認識它,確實所指的內在的形象心裡狀態,那個是你修行的最佳的寶貝。那可以讓你啊小則超昇人天,大則成佛做祖。那麼繼續下去。

【第三對治,亦應令心策舉,及作意日光等光明相,或以水洗面,或經行等。】

乃至於這個,這是沉。

【掉舉者,若心將現親友等可意境,即是微細掉舉。】

喏這個,如果心裡面將要現起了親友等,等字就是說反正你歡喜的這種現起來的時候,那是細微的,細微的掉舉。

【若忽生貪相,即粗分掉舉。】

對於這個可意的,就是覺得這個蠻好,當那個蠻好東西你對它有個貪著,很歡喜的時候那是粗的。

【集論云:「云何掉舉,淨相隨轉,貪分所攝心不靜相,障止為業。】

就特別告訴我們啊這掉舉什麼呢,就是可愛,境是親近可愛相,這個相生起來了,啊轉就是生起來了,那個是屬於貪分的,那個時候因為心裡面跟這個一相應啊,心裡面就不能夠保持那個寧靜,因為不能寧靜的話,它就不能安住一處,安住一處,所以這個掉舉的形相啊能夠障礙我們的止,這個業就是它的作用,這個掉舉的作用這樣。

【微細掉舉之對治,謂心於境將流動時,即應遮止繫於所緣。】

那個細微的掉舉容易,它心要動的時候因為你用正知去觀察,耶覺得要動了,馬上啊把它收回來,然後呢!安住在繫在這個所緣的對象上面,粗分的對治呢?怎麼辨呢?

【粗分掉舉之對治,謂生已即當了知,攝錄其心令住所緣。】

一生起還是第一個一定要先瞭解,嗯!生起來了,然後呢你把那個心啊,又把*他收回來啊讓它安住,如果這個辦法行不通,那麼怎麼辦呢?

【若此不能治者,則應暫停所修法,思維無常與惡趣苦等,收攝其心。】

不要再繼續的觀下去,另外換一個思維無常,為什麼要念無常,因為這個掉舉是貪分所攝的不寂靜相,一想到無常一想到很快死,一想到這是苦,死了以後要墮入惡趣,還有什麼好貪的啊,那自然而然心就收了。不過這個地方所講的無常苦,不是懂個道理喔!一定要照著前面這個次第修過,如果你修過的話,到了這個地方,它那個掉相一起的話,你隨便一提它馬上現起來,所以記得前面講那個正修的道理吧,說得清清楚楚,講了除了正修以外,破除邪執等等說得很清楚,很清楚,我們不要忙著說呀我要去修行了,等到你兩腿一盤啊,不是惛沉就是掉舉,如果說你沒有這個惛沉掉舉的對治的話,對不起你坐一百年也沒有用,一直在這個地方轉啊,你雖然很想把住,這個心這個東西可不像一個猴子一樣,你用鎖可以把得住喔,那個心這個東西還有心來把住的,心的把住有它一定對治的方法,所以懂得了個道理沒有用的,你一定要如理去修習啊,所以關於這個道理啊前面一再的、特別的、詳細的拆破,就是這個原因,就這個原因。所以呢這個地方有它的特別的好處,每一個地方讓你瞭解了以後啊,你才談得到,我們現在不要空,望空啊,哎呀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萬萬使不得,看見它的高,你應該怎麼辦呢?我們眼睛要看得高啊,絕對要看得高,要看得像佛一樣,那真正重要的看高了以後,你瞭解到那個地方去的必然的因果次第,然後呢?從你現在該下腳的那個地方一步一步的上昇。繼續下去。

【待掉舉滅已,復修前事。】

喔!那麼一直等到把掉舉滅了。繼續下去:

【又速道論云:「沉掉之對治當修風心與虛空相合之教授,及強斷掉舉之教授。」】

喏!這個上面特別告訴我們,這個方法。

【初者。】

那麼就特別說怎麼個風心與虛空相合。 【@「謂想自身臍間。】

臍間啊就是我們平常所謂的丹田。

【有一白點量如雀卵,從頂踊出,與虛空相合,即於彼上令心安住。】

那個白的像什麼?像雀卵,小小的卵一樣,那麼這個卵啊,從我們的這個丹田裡面一直呀向上,從我們的頂門梵穴,一直向上到虛空,跟虛空合,那麼那個時候,使得這個心在這個上面安住,它為什麼沉的時候要這樣掉呢?沉時心向下,向下低的時候,現在呢你這樣一來的話,先是緣一個可緣的對象,這個把心安住在這一個白的這個白點上面,啊這個卵一樣的,平常我們稱為是一個點,平常說明點,明點是另外一樣東西喔,可是明點有廣義、狹義的,這個地方也不妨說的廣義,廣義的來說,就是很清楚的你觀一個點,狹義的那是一個另外特別的東西,這邊我們不提,然後呢!你使他升起來到虛空當中,所以心即安住,又把那個安住的心啊向上提策、策舉,那就是對治沉的好辨法,這個是前面。

【第二謂一呼一吸合為一息,於五息中持心不散而修。次修十息,十五息,二十五息等,漸漸增長,持心不散。】

那麼還有一種呢,就是如果你掉的時候,心裡面換句話說散動的時候,你怎麼辦呢,那個時候就是數息,一呼一吸叫做一息,或者五息持心,啊就是,或者十息持心,什麼叫五息呢?我們不是說一、二、三﹕﹕﹕一直數下去數到一百、一千三佰五十六,一萬三仟柒佰多啊,這不是,這個那不知道數到那裡去了,它數得很簡單,數幾個,從頭來起,天台止觀很精采就告訴你數十,它有它的很重要的理由的,很重要的理由的,總之它真正的目的啊要把你的心攝受起來啊,數一個單位的數字最容易數,一、二、三、四﹕﹕﹕然後呢?十幾、一佰四十幾,那個心啊不是更增加你的散嗎?這就是它的理由,所以這個真正完整的教授啊,我們瞭解了道理固然最好,不了解了道理,千萬不要以自己的心,你聽見了一點點以後,什麼唉呀那我這樣弄怎麼辦呢?這個心啊千萬使不得啊,千萬使不得,你能弄懂了一定會跟著它去,萬一不弄懂的話,最好放掉自己的見解去跟著他,那個再下面。

【或想上風白色,由鼻孔入,漸向下壓。下風黃色漸向上提。於臍間相合,修瓶相風。】

或者想上面有白顏色的啊,從鼻孔進去,這樣吸進去,通常他有一定方法。然後向下,下面的向上提,在那個丹田的地方相合,這叫瓶氣。我們不要看了以後就要去修喔,這個沒有用的喔,凡是這種法門都有他完整的教授的啊。就算那個瓶氣的話,那個在修氣這個方法當中非常重要的教授喔,那個瓶氣它都有各式各樣的柔和瓶氣、剛猛瓶氣,然後呢各式各樣的方法,你弄錯一點都會出毛病喔,這是我隨便一提啊。所以說這個地方,指的一個大綱,你正規修裡邊的法門的時候啊,的的確確一定要有個善知識引導,我們自己看那個書修的話,你有宿生善根的話,是可以修得起來,那是千真萬確,就好像平常我們說呀昨天啊,前天啊我已經在銀行裡面集了多少錢了,今天你早晨醒來的時候耶!你只要跑到銀行去開一張支票,錢就來了,一個窮小子你也看見他張開眼睛,跑到銀行去開一張支票取錢,你跑也著去,對不起,沒有用啊,這個是我們要瞭解的,這我們要瞭解的。

【僅能了解沉掉之義猶非完足,要修定時以正知力,常時伺察沉掉,為起未起。】

單單了解不夠,要真的修的時候要有什麼?要有正知力,他下面加個「力」,

【生此正知之方便因。】

那麼能夠有了這個正知,了解了隨時可以提醒、對治、改善,那麼怎麼樣才能夠生起這個正知呢?生起這個正知的原因啊,所:

【謂不忘所緣之修正念法,及正念堅固之中常時偵察,心散未散,任持其心。】

那個修正知的方法有兩個,第一個呢,要使得自己不忘失所緣的正念,這第一個。第二個呢?在正念當中不斷的去常常去觀察,本來在正念當中,你觀察一下心散跟不散,耶,有人就問你已經正念了,你那個腦筋去觀察他,那不是會打動你嗎?耶,不怕,不怕,所以這廣論上面有很詳細的說明,就像平常啊,比如說我們啊正在注意集中心力,看書的時候,我們看的時候啊,你隨時看的時候,在那個心力很強的心力,在看書的過程當中啊,這個心力沒有緩散的時候啊,你啊眼睛可以隨便的什麼放輕鬆,瞟一下外頭,這個對你看書並不影響,可是外面的境況你注意到了,對不對,同樣的一樣,當你學定的時候,那個定還沒散,在那個正念維持的時候,你的心啊看一下,說那個念還在不在,不要跟著那個念走掉,這個就是正知,非常重要的一樣東西,你平常經常練習慣了以後啊,它這個時候養成習慣了,他隨時這個心,這個正知就冒出來一下,冒出來一下,因為他冒出來,冒出來有了這個正知,才能夠觀察你這個正念在不在,如果不在,它隨時會提醒你,如果在他自己會恢復,啊如果你沒這個力量的話,你已經啊那個正念不曉得跑到那裡去,它跟本不知道,然後呢?在那個地方剛開始的時候緩,到後來慢慢的沉,到後來睡,到後來呢不曉得成什麼樣了,啊他然後睡了個三個鐘頭,唉坐一下真舒服啊,就是這個樣,有太多的人,這千真萬確的事實啊,所以我們啊往往自己在錯誤的教授當中不知道,嗯坐了以後啊自己覺得心還蠻寧靜,當然你睡完了起來了以後,早晨也蠻寧靜嘛!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嘛!這個一點啊,所以我們啊沒有善知識的教授,或者是沒有完整教授啊,唉呀自己啊是在這裡瞎摸啊,這是個最大的損失啊,最大的損失,但願啊大家啊看了這個論以後啊,快一點,快一點醒過來,慢一點嘛,至少有一個標準擺在那裡,然後再去撞吧,撞到什麼時候,他已經有了一個東西想想,唉呀!對啊我不妨回過頭來找找,那個時候你還來得及,如果你沒有這個完整的教授啊,那你撞得不曉得撞到那裡去了,你愈撞愈遠,啊所以這個經上面告訴我們啊,就是啊好馬啊,見到那個鞭影一動,唉!他馬上::這是好馬,然後呢?那個普通一般的馬的話呢,那個鞭碰到身上他就來了,這個劣馬打得鞭出血來,牠嘛牠還是不行啊,總之一句話,說來說去受用還是我們啊,受用還是我們。在這個地方,正是我們要注意一下的地方。

【入行論云:「住念護意門,爾時生正知。」】

喏,就告訴我們怎麼樣保護。

【又說第二因云。】

第二因就是伺察。第一個因就是啊不妄念,這樣,然後呢第二因啊,就是在正念當中,不斷的去常常去觀察一下,怎麼說呢?

【數數審觀察,身心諸分位,總應知彼彼,即護正知相。】

就是說你不斷的去觀察觀察那個身心的分位,換句話說,這個現在的狀態,這個分位就是細緻的各種相狀啊,你應該曉得所有的相狀,它是對啊,是錯啊,那個就是啊修正知的一個方法,那個修正知的行相也是這樣。

【沉掉之因,論說共因謂不護根門,食不知量,不修初夜後夜覺寤瑜伽,不正知住。】

這個沉掉的兩個原因,論上面告訴我們有四樣東西,這個四樣東西啊,就是前面本論道前基礎,一開頭的時候說的四種資糧。喏現在派上用場,看見沒有,這個四種資糧啊,正式修行的時候,從一開頭的戒,尤其到定慧,那是絕不可少的。你能夠把這個四種資糧真正的用在日常生活當中的話,那絕對沒問題,你要學戒,戒一定持得清淨,因為這個清淨了,再說四種資糧也熟練了,要得定的話,那是的的確確是啊囊中探物。從這個地方,我們又可以記一記,為什麼祖師們告訴我們這個話,「低處修時高處到,慢慢修持快快到。」你基礎建穩了,後面是必定有,好高騖遠是必定啊自己損害自己,啊當然另外一種自己心裡的退弱的話,那更不談。

【沉沒別因。】

那麼特別的什麼。

【謂重睡眠。】

有很多人啊這個重睡眠有兩個喔,有一個呢就是惛沉特別重,有很多人特別愛多睡覺啊,真正修行的時候,多睡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情,有很多人養成功了習慣了,那個非常壞,不過要說明喔,如果這個病體很虛弱的話。那是沒辨法可想的事情,所以真正學定啊,的的確確一定是要年青力壯的時候,身強力壯,它有種種的原因在。我們千萬不要看學定,唉呀!慢慢的呀!好像坐在那兒很輕鬆啊,所以有很多人說唉唷!現在要忙一些事情啊,然後呢等我嘛兒子媳婦娶了,然後呢女兒嘛嫁了,配人家,賺了錢銀行積了一筆錢,造了一個房子住在那個地方,老了修行,修行是一點用場都沒有,這是必需年青力壯的時候,所以年青的時候,如果說混身是病都沒有用。這個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所以從這個地方啊你們必定要事先好好的認識,要趁這個暇滿的人身,所以說真正啊年紀到了大了,的的確確六個字已經足足有餘啊,不過呢念法是什麼,這個心力我們要瞭解喔,因為無始生死相續,儘管念是正念六個字,心力還是要以什麼以最高的心力,那這樣的話,你下一生自然而然啊到了極樂世界去很快上去啊,萬一不去的話,下一生一定啊從頭開始很快啊,這是啊隨便一提。啊這個關於重睡眠的這個內涵。

【心於所緣力太緩放,止觀不均偏修寂止,心相黑闇,不樂緣境。】

啊這個是沉沒的特別的原因,關於這個裡邊啊,心所修力太緩放啊關於這種事情啊,都不能等到你臨修的時候,那是沒有用喔,這是為什麼平常的時候啊,我跟大家常常建議,你不要看一個小地方啊,你覺得很多小地方,是馬馬虎虎懶懶癱癱養成功了習慣的話,到那個時候就是來了,就是你這麼這心裡面啊,唉呀就這麼輕輕鬆鬆,所以你一開頭的時候,的的確確別以為現在做了吃虧了,你做了你做的業就是你佔的便宜,別人是一點搶不走,這千真萬確,所以那怕做一點很小的事情,啊我在這地方當了香燈,擦桌子拿起精神來幹,跑到廚房裡拿起精神來幹,別以為別人,別以為別人看不見,那個偷一點懶,對不起偷一點懶,對你一點都沒有用場。你處處地方偷懶,然後呢你學打坐的時候,那個習氣跑得來了,當你眼睛一閉就呼大睡。這個是千真萬確的事實,處處地方,就算我們身體不好,我們心裡面一定為什麼要提起來的真正原因,現在你們了解了沒有。所以學定的一定前面是什麼,戒上面開始,戒一定不在形相上面,不是不在形相上面,戒的重點一定在正知見上面,然後呢這個正知見用在事相上頭,那個事相就是形相。這個我們要瞭解的,所以到了這個情況之下的話,你前面這是一切戒,現在我們啊做一切的常住的事情啊,也可以說盡除我們罪障,就是我們以前的習性都改掉。平常我們做的事情,總覺得唉呀好想偷偷懶,你心裡面這種想法,這個習性要想學定的話,一無是處,了解嗎?所以這個心力的太緩啊,等到你臨時作的時候,你怎麼提也提不起來。我想大家凡是稍有一點經驗的人都曉得啊!叫你去儘管你想,你要很用功的去拜,但是呢拜了個半天啊你就是提不起來,為什麼?平常你養成功了習慣了,在這種習性,業習性之下,這種業因之下,你怎麼可以感得這個果嘛!這很清楚很明白啊,所以說止觀不均等等,那麼偏修那一方面,還有呢,因為你偏這個寂,所以那個心啊黑闇,注意喔,這個地方每一個地方,就告訴我們以及不樂緣境。


前一頁(144b) [145a] 下一頁 (145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