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45卷 B面

日常法師


注意喔,這個地方每一個地方,就告訴我們以及不樂緣境,這樣,所以為什麼我們現在要多善巧思維啊!我總覺得這麼麻煩,你養成功這個怕麻煩、不歡喜,到那個時候,叫你要學定時也是一樣,前面記得吧,在前面共學這個六度當中的時候,告訴我們這個慧的特質,就是學定也一定要智慧的,學定的前面一個巧慧對不對,這樣,就是這樣,一定要這個善巧的能夠那個了解怎麼去做,那個時候如果說啊你沒有善巧的話,那個心裡沒有好樂,自然而然啊這是特別的個別的因,這個是沉。

【掉舉別因謂少厭離。】

那個掉舉是什麼?貪分攝,所以這個厭離心就是它,你如果厭離心不足的話,,沒有用。

【心於所緣執力過猛,未串習精進,思親里等令心散亂。】

就這樣,因為你沒有厭離心,這厭離啊是心相什麼呢?對於你所歡喜的排斥它,唉啊這個也放不下,那個也放不下,是一種。還有呢,對於這個精進沒有習慣,還有平常想的,特別是說現在我們一般啊親里,所以這個親里絕不脫節,現在我們出了家以後,還是唉呀這個徒弟,唉呀這個師父,唉呀這個什麼或我這個道場,唉呀還有什麼這個放不下,那個放不下,乃至於我們說辦很多事業,對不起到那個時候,你真正要想真正深入的話,那個都是掉舉之因,啊自己還覺得做得很對,實際上呢,正規的來說的話,不行,所以說自未調伏,要想真正調伏別人,是無有是處啊,等到你調伏了,然後發大菩提心,明明曉得生死可厭,然後踴身跳進去,這個是真的稀罕難能可貴,每一個地方這種形相,我們要了別得清清楚楚啊,那麼這個是上面說。最後:

【第四如是善修正念正知,沉掉生起雖無不知之過,然沉掉生時,若不無間即斷,亦是過失。】

現在我們了解了對治沉掉的方法是什麼?正念跟正知,因為你對這兩樣東西善巧的修習,所以他一生起的話,耶你就了解,了解了馬上對治,這樣,不過呢?這個對治要怎麼辨啊!耶無間即斷,不是說生了以後慢慢的來,一生起你就馬上曉得,曉得了馬上要把它拿掉,去掉它,所以說如果不立刻把它淨除切斷的話,這還是過失,那麼這種狀態叫什麼?

【此不起功用不作行之對治,即是名為作行功用之思。】

啊,那麼這個時候啊就是說為什麼你瞭解了還不斷呢,因為你不習慣或者不肯努力,所以這個時候要作行功用,對治這個過失,前面這個過失的都是什麼?叫不作行,現在呢要提起這個功用作行,這個時候啊!因為你隨時提起來了,所以一看見沉掉一生,你有善巧了解對治沉掉的正知正念,馬上無間的把它切斷。

【其思雖是於善惡無記隨一之境,驅役內心之心所法。而此處是說沉掉生時,令心斷彼之思也。】

那麼思就是行的力量啊,總說起來這個作行,換句話說這個行是什麼?行是一種造業的力量,啊造業的力量,可以造善、可以造惡、可以造無記等等,啊那一個是使我們內心造這種業的,那麼現在這個地方所說的作行呢,是專門講當沉掉生起的時候,那個時候的一種心力,要斷除它這樣的這個思。

【若心於所緣,執持之力太猛,此雖有明了分而掉舉增盛,極難安住。若太不用力過於緩懈,住分雖有而沉沒增盛難得明了。故當善忖內心,而求急緩適中之界。】

那個上面就是告訴我們,假定你對所緣的用力太大了,那麼那個時候明瞭是明瞭,因為用力一大的話,那個掉又增長了,掉還是什麼?就是散動的一種狀態,你對那個貪著,唉唷!你希望它急急求得那個定,這個掉舉,啊這個心住不住,反過來的話呢?你放掉了,放掉了,如果放得太厲害,太不用力的話,那個時候啊安住雖然安住了,但是呢明呀慢慢又減退,所以那個時候非常善巧的沉啊,就是思惟、觀察內心的形相,一定要求兩個適中。

【若覺內心較此再舉便生掉舉,即當較彼略緩。若覺內心齊此而住便生沉沒,即當較彼略高。如是求得安住界已,便於根本所緣,令心明了而住,隨力所能住一時等。】

這樣,就是說你隨便起來,如果說揚起來了,掉那麼怎麼樣,反過來沉下去了,那麼怎麼樣,揚起來了把它抑制一下,沉下去了把它提高,這樣的不斷的弄弄弄,最後呢你能夠安住在如恰如其份,那個時候啊就安住在這個上頭啊,那隨你的力量,那個啊安住。那麼下面最後一句話。

【又初發業者,修時宜短次數宜多。】

關於真正做的時間,注意,剛剛開始的時候,要時間短而次數多,這前面已經講過了,現在我們一開頭的時候,因為重形相,哎唷!看見人家坐幾個鐘頭,我啊說,哎唷!腿能夠盤幾個鐘頭,這個都錯了,所以一定要知道,我們修行的特質是什麼,等到你內心當中質把正了,量才慢慢的增高,這個是它的特別重要的一個說明,在這地方啊我們應該有的正確的瞭解。好,請翻到菩提道次第廣論五百六十八頁,那麼前面啊這個五過失當中啊,這個已經講了四個,那麼最後,最後一個過失。

【第五已斷微細沉掉,心三摩地相續轉時,若起功用作行,反成三摩地之過失。】

那麼前面說,怎麼樣瞭解這個三摩地,就是學止的真正最主要的兩個障礙--沉、掉。這個因為是略論上面,所以他這是簡單的說明,實際上啊本論最殊勝的有很多,很多地方,很多特點非常殊勝的,最殊勝的是完整的綱要,這個別的地方啊很不容易體會得到。那麼然後呢?內容方面,整個綱要的中心是菩提心啊,以及他完整的教授。那麼其次下面就是裡邊啊,有一些特別的地方,關於學定啊,那個觀那個就是本論的精華之一也是,這個裡邊啊關於沉掉的形相,尤其是沉啊,那個是別地方很少有的,所以啊如果大家真的想要學的話,那麼那個廣論啊一定要自己好好的看,講呢將來一定會講,不過會擺在後一點,這個沉很不容易把握得清楚啊,那麼前面是說斷沉掉,這裡說已斷,所以啊我不妨把廣論上面告訴我們的道理,來簡單的說一下,當你真正的進入那個狀態當中啊,你心裡面稍微舉一下的話呢,它又升的太厲害了啊,又進入掉的狀態,然後呢你把他放緩了以後,它又沉的狀態,在普通一般人絕無可能一下就達到了,一下就達到了,這一定啊經過不斷的嘗試的練習,那就是說,耶,就在這個上頭,而這個練習不是像我們這樣,啊你只要反正花時間上去跟它磨就行,花的時間要花得對不對,換句話說,第一個你首先必需要認得這個形相,認得了正確了以後,然後呢去鍛練,鍛練的時候,那個鍛練什麼?就是鍛練我們無始以來錯誤的,現在有了一個正確的形相然後呢去衡準它,耶,超過了把他放緩,放緩了低下來又提起,就這樣,這個才是必需要的過程,你必定要有個正確的認識,然後呢?精進把時間上面去練,其實我們平常都是這樣。做任何事情都是這樣,你不斷的去摸喔,噢就這樣兩方面擺來擺去擺來擺去,到最後擺到慢慢愈來愈來到中間穩了。啊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啊對於如果形相不清楚的話,你跟本談不到,形相清楚了,不勤用功的話,也談不到,這個地方所以必定要正念跟正知,啊正知就是正確的了解,正念就是精勤的把我們所了解的要以時間上面去磨,啊這個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從天上掉下來的,那麼等到這個細微的沉掉都斷了以後,那個時候啊,耶又有問題來了,因為前面當我們要斷那個細微的沉掉的時候啊,一定要全部精神擺在那裡,所以啊用功用的這種,那個時候心已經寧靜了,你還在那兒用那個功用的話,那個功用本身,又變成功那個三摩地的一種過失,所以說因為它到那個時候,三摩地任運的到了心定了,心定了以後,你那個心還在那兒要不斷的要用力的話,那個啊就是啊會擾亂它,已經寧靜的這個狀態,啊這樣,這是說。

【修此對治謂不作行安住於捨。】

那個時候是什麼呢?就是啊你不要再去加功用行啊!放掉他,放掉他。我舉一個簡單的比喻吧,譬如說那個催眠曲啊,或者小孩子或者睡不著或者什麼,然後呢就給他一個催眠曲,用一個方法引誘他,等到他睡著了以後,要將睡未睡的時候你還在那裡,老在那裡催那個眠曲唱的話,他又睡不著了,對不對,那就是這個道理,凡是什麼事情都是這樣,同一個道理你認得了就了解了,到了每個狀態之下,把前面那個毛病對治了,注意這個藥是對治病的,病好了以後那個藥同樣要拿掉,如果病好了藥還放在那裡的話,這個藥是一個障礙啊,這個是前面當有沉掉的時候要功用,沉掉拿去了以後病去掉了,然後呢這個藥也拿掉。這平常我們藥是外面的,現在這個用內心的功用的時候啊,原來那個沉掉是心裡的一種病態,那麼然後呢你提起這種心力來對治他,對治了以後,這個心力又是一種習性,到那個時候對治完了以後,這個習性你還得想辦法,又要用另外一個方法去對治它啊,這個一步一步的這樣的次第,所以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我們總要記住啊,你由於下面一步的用力,支持向上,然後呢向上了一步,所以一定要這樣,步步的用力的向上,還要步步的把下面的捨掉,這樣才一步一步的上進啊,而這樣的步步的上進的執跟捨之間,都有他非常重要的正確的方法內涵,所以絕對不是說,唉呀!你隨便懂得了一點點啊就可以了解了,前面說不是以丈許的經涵可以瞭解,要以牛腹量,就是這個意思啊,就是這個意思。那麼現在我們繼續下去。

【當知此捨,是捨防護功用,非捨取境之力也。】

這個是很重要唷,就是說這個是你防護它掉捨,掉跟沉,所以說有掉了,馬上啊怎麼樣對治,又沉了怎麼樣對治,是防這個的,現在既然這個掉跟沉沒有的話,那麼那個時候這個力量還在,會反而形成功障礙,你拿掉它,而不是叫你捨掉那個取境的這種力量,因為這個定本身,一定是在心所緣的境上面,很有力的,剛開始因為散亂沒有力量,那麼要提起來,到那時候提到每一個時候,它自然而然很有力的,自然而然這個心力跟著那個境任運而轉,這個先不要拿掉,這個拿掉了,這個境失去了,那就不稱其為定了,這個要分得清楚。

【又非凡無沉掉之時皆可修捨,是於已摧沉掉力時乃修。】

喏這個地方,就特別指明這個界線,說這個修不著形式,什麼時候呢?就是已經把沉掉兩樣東西啊破除了,摧是摧破了,那個時候,這個摧破沉掉的功用啊不再需要了,所以才去捨掉它,你還沒有達到這個時候,千萬不可以捨,所以我們平常常常說的度過這個生死的此岸,要用船,是過了這個生死河以後,這個船是不要應該捨,可是千萬不是說啊既然要捨啊,還沒有過河你就不要了,這個次第是一點都不能亂。

【摧伏之義如修次中篇云:「若時已無沉掉,心於所緣能正直住,爾時可緩功用修習於捨,如欲而住。」】

這一個啊,告訴我們修次第中篇說得清楚是沒有沉掉了,那個時候,我們心對我們所緣的那個境啊,正、直、住三個字啊,這個正是沒有一點錯誤,直就是很平直的沒有一點點動搖,那個時候啊,你已經達到了這個狀態了以後,它自己已經安住在上頭了,你還去功用的話反而影響它,所以再進一步把前面用的這個功用啊,這個也是一種力量啊,把那力量慢慢慢慢的拿掉,拿掉了,它自己自然向你所願的,原來所願的安住在所定的境上。

【聲聞地云:「令心隨與任運作用。」】

那個時候啊那個心裡面自然而然說任運的話,到那個時候自然就這樣了,不要再用其他的力量。

【又捨總有受捨,無量捨,行捨之三。此是行捨。】

那麼這個地方,就特別說明這個捨有三樣東西,現在這個地方,有受無量行這

【初發業者最初難生無過妙三摩地,故當以六力成九住心,依四作意之次第,引生無過三摩地。】

前面這個五樣過失、八個斷行啊,已經講完了,講完了以後,後面又特別說明一下啊,下面那個是另外一段,應該是啊,而對我們剛開始修學的人,一開頭要想得到這個正確沒有過失的,不錯誤的、真正的妙三摩地,換句話說不錯的這個定啊,一定要用這個幾個正確的辦法,所以說啊有很多人宿生已經修過了,他因為宿生修過了,所以他很快得到,這一點啊我們務必要清楚,但是呢?假定我們單單在文字上面轉的話,你怎麼轉也轉不清楚,愈轉愈糊塗啊,真正的你了解文字所指的內涵以後,到那個時候你一試,你就很清楚明白,因為這個文字所指的是整個的內情,整個的一個總相,以及一個大綱啊,這個大綱所指的無非是我們的心裡的形相。凡夫是怎麼樣,然後呢?你修習的時候應該是如何,兩者正確認識了,然後你一比的話,就可以比得出來,這個是他教授最重要的地方,所以我們如果在這一點上面不能把握得住的話,那麼那個時候你害了,儘管你聽得很多啊,說多聞是必須要的,結果你聽聽錯了,啊這個多聞的真正的用意是告訴你認得,由認得而照著去修習,結果你認得了以後啊,多聞了以後啊,你不但沒有認得是愈走愈遠,走到那裡去執著,執著,本來是破除我們執著,結果聽聞了以後更增加執著,完全了大背原意,這是我們必需應該瞭解的一點,所以說在這個地方,我們怎麼曉得自己是初發意,容或有人說遇見善知識就對,沒錯,遇見善知識他會認識,可是假定說你沒有修習相應的因,這個可能不可能感得相應的果,這我們很清楚明白擺在這裡,試試,我們總是望空,在這個地方空想也可以說,修學佛法絕沒有這件事情,絕沒有這件事情,你必定要瞭解啊,如是因那麼感如是的所謂果啊,那麼對初發意的人,應該怎麼辦呢?要以下面這樣的次第,九住心啊就是修學定的時候,這個心相從凡夫整個的散亂,然後呢一步一步上去必然經過的次第,然後呢這個九住心啊,須要有這樣的六種力量,那麼這六種力量呢也可以另外啊這個六個力量推動它的,推動它的時候啊它內心分成功四種作意,這樣的次第一步一步的向上,才能夠引發正確的三摩地。

【其六力中初聽聞力,成辦九住心中初內住心。】

那麼第一個叫聽聞力,那麼這個靠那個聽聞力,上去進到第一步,第一步叫做九住心當中,第一個內住心,看下面的解釋。

【謂由初聞修定教授,隨順所聞令心內住。】

這個是第一個,什麼叫聽聞力呢?必需要一開始的時候聽聞,那麼關於聽聞的道理,我們現在這裡已經瞭解了,啊絕對不是憑我們自己隨便阿貓阿狗找一個人來聽聽,一定要有一個如理如量,有正確認識的人,這個善知識啊,如果沒有這樣的人的話,一定要大經大論,不過大經大論自己去看的話,說實的在很難真正瞭解這個重要,啊這個是我們必須應該瞭解的,那麼這個地方告訴我們,因為我們要學定,所以應該聽聞的是修學定的正確的道理,那個聽見了以後啊隨順所聞,這四個字看起來很簡單,做起來很難喔,我們聽見了以後,是不是內心上面,真正的跟著所說的道理去作,其實啊不要說跟著道理去做,乃至於他講的道理是不是真懂,都不一定,不是說懂得文字就算了,懂得文字你可以啊成為一個寫文章的名手,卻不是一個修行的人,那修行的人,也許啊你聽完了以後,你寫不出文章來,沒關係,你卻了解它內心所指的是什麼,所以這個佛世的一個典型的故事,周利槃陀伽,耶,他聽見了佛這麼簡單的兩個偈,這麼簡單的兩個偈,他能夠把這兩個偈的真正的內涵去用,那個就是啊,隨順所做的去做了啊,這個是我們必需要知道的,否則的話你弄了一大堆啊這個本來啊,這個裡邊垃圾夠多了,你還把他乒璘乓琅堆進去,儘管說掃拉圾要掃把、要畚箕,然後呢你把掃把畚箕堆了一大堆,堆了滿屋子啊,這個對屋子裡的垃圾清除是毫無功用,這個我們必定要知道的啊,這個概念不是一個理論,必定要正確的認識,那個時候因為你認得了心相的以前的狀態,也瞭解了如何住心的教授,隨著他去做,那個時候啊,你能夠把得這個心啊不向外緣啊,於爾時自己在裡邊安住,這樣,這個是第一個。那麼啊那個時候啊,耶,妙咧。

【爾時便覺分別雜念如同懸河,初識分別之相。】

所以你不學定啊,自己還覺得蠻好,真正學而且學對了以後,你那時候覺得唉呀!原來自己呀這個分別心就是什麼妄念啊,妄念重重,一個、一個、一個跟著一個,一個跟著一個像懸河,這個河本來是平平穩穩的,現在把它掛起來,當然這個繩子可以掛起來,這個河怎麼掛起來,換句話說這個河很陡,啊如果那個河的形勢很陡的話,那個水下來的時候,哇!奔騰而下,現在我們那個妄念就這個樣,那個時候你才認識啊,說啊原來我們心裡是這樣狀態啊,那時候就知道了,所以不學啊還覺得蠻好,所以念佛的人也是一樣,耶,不念佛還蠻好,一念佛怎麼妄想來得個多,耶,曉得這個是好現象喔,正因為啊你開始要念了,把你的妄想要收攝起來了,本來你在妄想當中,你還覺得蠻得意,好像你還覺得蠻好呢,啊所以現在我們學定亦復如是。你真正下去學的時候啊,唉呀那個時候妄念重重。但是這個,那個妄念重重,一定要什麼?如理聽聞隨順,這個認真去學,這個概念我們必定要透過這個文字,認識這個文字相。


前一頁(145a) [145b] 下一頁 (14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