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146卷 A面

日常法師


這一個概念我們必定要透過這個文字,認這個文字相,所以平常的時候啊,我們一天到晚忙這個,一天到晚忙這個,然後又要忙這個,家裡忙完了又趕快去要想學定它一下坐一坐,是一點用場都沒有。啊!是種一點善根,不能說一點用場都沒有,啊這應該這要說明的。真正學定的時候,的的確確你一定要把外面的外緣切斷到最少,可以少得了的,就是絕對不要它,絕對不要它,那個時候啊,然後你全部精神貫注,那時才有可能,才有可能真正的深入步步上進。那麼這是聽聞力。

【第二思維力,成辦第二等住,謂先住所緣,由數數思維而修,初得少分相續安住。此時便覺分別如溪澗水時隱時現,得分別休息之相。】

那麼第二個,第二個就說,前面這個聽聞的,你懂得了以後,然後哪照著去作了,那個時候你懂得了,但是呢?懂雖然懂,因為你無始以來的習氣,還是這個力量啊,這業習氣,那個時候啊,要靠你不斷的思惟觀察。嗯!這個地方那一地方不對?這個地方如何?對的是如何?然後呢?用心集中起來,貫注在你要訂的這個目標上頭,換句話說,你內心應該所緣的,如果說念佛,一心啊去念。啊如果是你觀佛像,一心觀,這個就是思維的力量。那麼這個狀態,這個力量,能夠使得這個內心啊,嘿!等住。開始啊慢慢、慢慢的住下來了,啊!以前是把第一個是從外面把它拉回來,安住在自己要緣的這個印象上頭。那麼第二個,由於這樣的努力地思維的話,它能夠如你所願的,前後慢慢慢慢的繼續的安住。所以說這個先住所緣,由於不斷不斷的思維,那時候得少分相續安住。有一點繼續的,這個時候啊,才感覺到這個妄想的妄念,妄分別啊,那不像前面這麼厲害了,有的時候會停止一下,有的時候現起來,那麼那個時候啊,才能夠體會到,這個妄念休停止的時候,一種狀態。

【此二住心,沉掉時多了正定時少,必須力勵心方能住所緣,故於四作意中,是初力勵運轉作意位。】

這個內住,等住這兩樣的修學的時候啊,雖然有的時候會得到一點點分別的行之相,啊停止分別,換句話說,心安住的行相,但是這個安住啊,大部分的時候還在沉掉當中啊,正式心堶扈鈰魕w住的時候,還很少。所以這個用心力一定要什麼?叫力勵運轉,非常努力的來運轉你的這個心理狀態。這個力勵運轉不是幾個字哦!的的確確你正式修行的時候,千真萬確要提起這個心力來的,提起這個心力來的。這一點啊,尤其是我們看那個禪宗的祖師們,你們好好看那個語錄,啊他常常這麼說,把那全部的精神拼起來,變成個話頭,就給它一個像打戰一樣,所以他那個比喻啊實在很多地方非常的美。常常說,比如說像逆水行舟,啊!那個水的這個逆力啊,是一秒鐘啊把你沖下十丈來,你用盡平生之力,一篙子划上去,只划它個一尺,不管,我還是要划,你想這麼急勵這個力,你要怎麼拼命上去的話,馬馬虎虎行嗎?這的的確確絕對不行。實際上呢?念佛怎樣呢?這個祖師也說得很清楚啊!要追頂念佛,咬緊牙關,一個跟著一個,一個跟著一個都是這種狀態,都是這種狀態。不過呢?學定的時候,是,並不是說拿這個,因為他這個媄鉾y微有一點不太一樣的地方,不太一樣的地方。比如你說念佛,以及這個禪啊,實際上那個時候是定慧俱轉的時候。啊,那麼,平常我們像數息等等的話,它不是定慧俱轉,而是主要的學定。但是呢?也一定要用巧慧來辨別,所以這個力量容或不像像剛才那種剛猛,但是的的確確這個心力本身啊,還是提得很強,這個我們必定要了解。所以學定絕對不是說,噯呀,那麼清清鬆鬆,坐在那裡,好像那麼睡覺那樣坐在那裡,那麼輕鬆,那個是了不相干、了不相干。當然你真正的得到了這個定以後,那是另外一回事情。啊這是過了這個河以後啊,再捨掉這個舟啊。你還沒有過河的時候,你說你不要了,那沒用。所以這個地方叫力勵運轉,用非常精進的力量努力的在運轉你那個心意。這個就是四種作意當中的第一種。那麼。

【第三念力,成辦第三安住第四近住二種住心。】

那麼由於前面的聽聞、思惟,不斷的思惟以後啊,因為你不斷的思惟,這個思惟啊慢慢的習慣了就串習了,自然而然啊這個力量就現起了,這個才是念力。所以這個念力的特徵,不是說啊我記得住,不是。就是說你要繫念的東西啊,它現起了,就是那個時候,啊如果說你念佛的話,它就是這個佛號潮湧而來,一個跟著一個,你並不會覺得它跟著來,跟著來了還不算哦,那就是全部的,咦!你說它是一個嗎?好像是一個,但是不斷的念嘛!是不斷的一個,這樣的來的。這很難辨別得出來,它還是在前後的念啊!還是在一個在念,那個是真正,剛開始是的,一個跟著一個,到後來的話,它雖然是跟著一個好像是一個。所以我們不妨啊舉一個比喻,譬如電影,我們曉得那個電影,它是什麼?那一個片子,一個片子,如果你慢一點來的話,你看見換一個、換一個,慢慢的快了,任運的,到最後的話,你不覺得前面一個片子,換到後面一個片子,那個動作本身是連貫而來的,對不對?當然現在你那個動作是變化的,假如不變化的動作的話,你覺得始終維持著這樣的一個一個狀態,那麼現在我們念力也是如此,緣那個佛像也好,念那個佛像也好,開始的時候,你力勵運轉的話,是覺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到後來那個心力念起的時候啊,那還是一個一個在念,可是你不覺得好像是一個跟著一個在念,就像一個一樣,那個就是啊念力現起的時候。哦!這個行相很清楚很明白哦。啊這個一定要你自己如理用功,然後你,你觀什麼,學什麼,真正的念力現起這個狀態,如果坐在這個地方,就是噯呀!覺得輕輕鬆鬆,然後呢!坐了一下心媊控o還暗寧靜的很,那是因為你休息了一下,那個功效,跟那個學定那不是那麼一回事情。啊!那麼那個時候呢?是安住跟近住了,心慢慢的安定下來了。近住什麼?耶,近慢慢的漸漸的靠近了,那個時候才真正談得到漸漸靠近那個住心向。還不是真的住心,啊這樣,那麼這個是。

【如其次第,於心散亂時能速念前緣令心安住,及初以念力令心不散,從寬泛境漸收其心,使其漸細漸高。】

哦!到那個時候啊,就像安住跟近住是什麼狀態呢?這個心有散亂的,但是它雖然散亂,你散亂隨時就了解了,而且很快的又把這個散亂的心收拾回來,安住在你內心要所緣的那個境相上頭,那個是安住。那個時候啊,於是這個因為這樣的關係不斷的串習,不斷的練習啊,這個心念的現起,現起的時候它不再散亂啊。從寬泛境漸收其心,意思就是說,平常東想西想的,耶!在安住在一個上頭,而漸漸越來越細緻,因為這個心啊並不這樣的動亂嘛,所以啊慢慢的凝細了。然後呢?慢慢的上升,這個時候覺得這個妄分別,就像潭中水。

【此時便覺分別,如潭中水。無違緣時安靜而住。】

啊那麼這個時候,這個妄想分別啊就像這個水啊,不在河堙A而在一個潭堙A那個潭堶掠琩S有出路的,就是進來了以後就停在那堣F,如果說沒有其他的、外面的相違的違緣、動亂等等的話,你能夠安住在這堣@動都不動。

【遇違緣時即不能住,對於分別起疲勞想。】

但是遇見那個違緣的時候,你還是不能安住。等到你得到了這個寧靜的心的話,那個時候對於這個分別,前面啊!我們要不分別,要不妄想做不到。因為得到了那樣的體驗以後啊,那是一種內心非常微妙的境界,那微妙極了,那個時候你才比較得出來,說前面這個妄想啊,是何等的沒有用啊!何等的打閒叉啊。那個時候,你對前面的妄想就感覺的厭惡,啊,這不願意。所以啊這個妄想一來,你也就覺得這個小偷,或者來害你的人來了,你還對耶他微笑,不要了。這個是它的特點,它的特點。

【第四正知力,成辦第五調伏,第六寂靜二心。】

那麼再下面叫著正知力。第三是念力,念力下面有一個正知力。這個念知它的內涵啊我們現在已經了解了。實際上前面哪,一定還要正確的了解,但是這個地方的正知,有它的特別的功效在,啊那麼是什麼?我們看。第五叫調伏跟寂靜。

【如其次第,初以正知,了知於分別及隨煩惱諸相流動之過患,令心不散調柔,樂修三摩地。次以正知,了知散亂之過失,滅除厭修三摩地之情緒,令心寂靜。】

那個就是它。前面呢?曉得嗯這一個分別就是散亂啊,這一種事情的害處,啊所以啊,不跟著那個妄想而轉,所以那樣的狀態,那個心啊不亂轉了,所以不妄妄想這樣,那麼慢慢慢慢的凝聚下來,越凝聚就越調柔,那個時候你才覺得,啊!好啊。實際上呢?並雖然不是輕安,可是啊平常天台說慈生法,這個身心上面有說不出的無比的一種安樂、快適之感。一步一步上來,這種感受是一步一步的深細,那麼更進一步呢?了知散亂的過失,所以啊會產生一個功效,什麼功效啊?你一心對這個精進修三摩地啊,很歡喜。要在以前的話叫我們去學這個東西啊,噯呀那真是啊!叫我們去玩啊,去聊天啊,去跟人家吵啊,那個很起勁耶,要我們修行啊,啊這個東西真辦不到。這個事情也少不了,那個事情也少不了,種種的理由。你慢慢的慢慢的如理的深入,真正體會到了這個好處以後啊,那時候你才真的對比出來,說啊!原來學這個東西這麼好啊。那個時候啊對於前面怕修或者是不願意,厭患修行的這種心理啊,通通調伏,消除掉了,因為這樣的關係啊所以他心越來越寂靜,越來越寂靜。啊這個是第四正知力。那麼成就的是第五調伏,第六寂靜。在下面這個六力當中的。

【第五精進力成辦第七最極寂靜,第八專住一趣二心。】

那麼再下面啊精進,其實前面不是不要精進,啊為什麼不說精進,而說那個呢?因為每一個沒有精進是不行的,不過那個時候,除了這個精進以外,還要其他的力量去對治,啊譬如說剛開始雖然你精進,你不懂精進也沒有用啊。所以要靠聽聞,懂了以後如果是你精進,精進錯了,那麼怎麼也不對。所以要把所聽懂的不斷的思惟,這個原因,那麼到那個時候前面的過失啊,都已經拿掉了,那個時候啊正式的就是這個精進力的繼續,而且那個時候呀更大的精進的力量。前面這個精進往往是克服什麼?克服這一個違緣,現在這個地方啊妙咧,就是當你得到了一點好處以後,我們往往噯呀!覺得歡喜停在這堙A不要為這個好的境相啊把我們絆住。所以這個執著本身啊,有幾種啊,實際上呢?我們這個無始以來的執著。當然體會一點好的境界,噯呀歡喜的不得了,那個時候啊,也要精進的力量,啊所以才能夠得到了以後啊,不停在這個地方,這個也是一個精進。啊就是這樣。然後呢?這一個成就什麼?第七最極寂靜,啊!這個寂靜啊,寂靜到的的確確外面沒有一個東西,一般來說可以動得了你。那麼再下面哪心住一趣,專住一趣二心,得到真正的一心。得到寧靜,寧靜。實際上還沒有得到真正的,真正的初禪哦,那個時候,還只是可能是欲界定,乃至未道地定。

【如其次第,以精進力,雖最細分別與隨煩惱,皆能斷除不忍,令心最極寂靜。及由如是精進,令沉掉等初即不起,心能相續住三摩地。】

這一個精進是什麼的狀態呢?就是說那怕最細微的一點點的妄想分別。以及最小的一點點的煩惱啊,隨便起來了以後啊,那是絕不忍受,馬上斷除。所以前面說過的,說這一個時候啊,當你有沉掉起來的時候啊,那一起來,不但要知道,而且馬上要對治它。平常啊,我們細的地方是不知道,可是粗的地方感覺到。譬如說,我們在這媗末狺]好,上早晚殿也好,覺得心堶情A慢慢的,剛開始的時候很散亂,到那時候心寧靜。寧靜了以後,總覺得噯呀!好像這個眼睛張開來很吃力,那麼閉上。實際上那個時候啊,心慢慢的就沉下去了,如果你了解了以後啊,那個時候啊就要隨時注意,往往這個等到你閉了一下,越閉越舒服,到那時候叫你張開來,覺得很吃力這個感覺,你就捨不得張開來。我想這種情況容或大家有這種經驗,我是隨舉一例哦。換句話說,你真的學定的時候啊,你不能讓它說到那個時候不忍,那你就完全錯了。乃至於它剛剛起來,你覺得,耶,不對了,就不要讓它起來。這個是上修,哦!前面已經說過了,這個概念很清楚很明白我們必定要,所以說來說去,你把那個道理,一定要把道理所指的內心的行相認識,現在我們很多人就犯那個毛病,講這個道理啊!然後哪一天到晚跟人家吵去、談談是非。啊!自己覺得懂得很多的道理,然後把這個我啊,弄得大的不得了。好愚痴,只有自,自己知道的很多道理,那個東西完全是啊漂流到不曉得那堨h了。啊所以這一個狀態他才是真正的精進的行相,你能夠這樣去做的話,那麼心啊就能夠相續,一直安住在這個定上面,就沒錯。那麼:

【從第三至第七。」

從前面第三個安住開始一直到第七個最極寂靜。

【此五住心。】

這個五種狀態啊!

【住定時雖多。】

那個住定的時候,大部分都住定了。

【而有沉掉障礙。】

這個沈掉還是有的,不過前面是比較多,比較粗,後面是比較少,比較細,所以那個時候啊,是叫做:

【故是第二有間缺運轉作意位。】

啊!你還是要運轉哦!實際上,這個有間缺還是力勵,不過這個力勵之相,慢慢的,也稍微放緩一點,不是那麼粗猛。因為要對治粗猛的力量,才用強大的力量。粗猛雖然不粗猛啊,可是凝細是越凝細,這個我們要了解的。啊!所以這個運轉的這個一定還是繼續這樣的去做,可是這個運轉的還有間缺,被什麼東西間缺啊?掉、沉二樣東西。所以這個時候叫有間缺,這個運轉注意,一下失去掉了就不行。所以不管是念佛也好,參禪也好,它為什麼叫暫時不在有師猶如死人,那同樣的不管你用那一個方法,你真正了解了沒有關係,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對我們講,我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所以這個概念我們在這個地方學的時候,必須應該認識。

【第八住心時,如大海濤,隨起何分別,略修念知對治即自息滅,爾時雖須恆修功力,然沉掉不能為障,能長時修定。】

等到第八那個什麼啊?專注一趣的時候,那個就像大海一樣,啊!那無邊的這個大海,啊實際上呢?這個稍微一點點起,因為那個小的那個媄銊畬e納不住,這個大海當中啊,隨便一點點起來了,啊!那就看的很清楚。像一個廣大的平井一樣,那麼一一起來了,那個時候啊,因為你修對治的這個已經不但啊會用,善巧、純熟,乃至寂靜任運,所以隨便一起來你就了知,一用就能夠啊如法的對治。所以這個時候啊,就是你長時修那個沉掉等等都除掉了,因為這個沉掉都除掉了,你能夠長時的修。沉掉除掉了以後啊,那個時候相對的壞的慢慢的拿掉,這個好的覺受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所以啊在這個地方啊,的的確確有無比的一種啊輕快的狀態,而且那個障礙的粗重也相對漸漸、漸漸的減低。

【故是第三無間缺運轉作意位。】

那個時候啊!這個運轉作意才沒有間缺。因為這個沉掉拿掉了。

【第六串習力,成辦第九等持住心。】

那麼把前面這樣的這個心住,遇境的還繼續不斷的串習它。繼續不斷的修習。到這樣的經過,已經到了量,然後把這個到了量,再嚐試著習慣,修習以後,再成就啊等住。換句話,這個時候真正心定了。

【以於爾時不須專依正念正知,其三摩地亦能任運於所緣轉故。】

那個時候啊,正知正念也不要了,因為它那個定性啊已經自然而然,任運是自然而然啊是這樣,自然而然這樣的這樣的話,那正念正知當然不要,正念正知就是什麼?要幫助它使它走上這條路,現在已經自然而然走上這條路,你幫助它那就用不到了。

【又由爾時即無沉掉為障,復不須恆依功用,故是第四無功用運轉作意位。】

哪!那就很清楚,所以到那時候啊沉掉已經沒有了,而且也不要用去功力,所以那個時候啊!無功用運轉作意。就像我們剛才說的那個比喻當中,說先這個催眠曲,到後來啊他快要睡著的時候,你不要再去催它,等到完全睡著的時候,你什麼都不管他就是,你如果管一管它反而把你弄醒掉了。啊所以它這個叫作任運,任運自在的就是那個樣。那個時候,這個心才是真正的所謂啊等住。啊這個是從開始第一步到成就。那時候是不是真的得了定了,耶!還沒有。還沒有。還有一個標準再去鑑別它,你不能說它是跟不是。因為得定一定要具足幾個條件,所以下面告訴我們:

【寅二修止的量。】

啊!那麼什麼時候就是真正圓滿了。

【第九住心,仍是欲界心一境性,乃奢摩他隨順作意。】

哪!說得很清楚,得到了第九這個狀態還是什麼欲界的心一境性,或者是欲界定,乃至於未道地定。未道地定換句話說還沒有達到真正定。啊定力還沒有到達,這樣。那麼這是什麼?奢摩他,奢摩他真正定力的隨順,你跟它相應的作意,換句話說,這個就是止。那個奢摩他。

【若得身心輕安即奢摩他。】

一直要等到身心輕安相應起來了,那個時候才算。經論上面告訴我們啊說的很清楚。

【莊嚴經論云:「由習無作行,次獲得圓滿,身心妙輕安,名為有作意。」】

這個地方引那個經,實際上廣論上面哪還引,哦!這個地方引的論,廣論上面還廣引經,解深密經,什麼:::好幾個經。這個一定是要以經論,以及所有的佛菩薩修習的經驗來印證的,那個才是。

【所言作意即奢摩他。】

啊由前面說,由於你這樣的不斷的修學,到不要再作意了,任運而轉,那個時候啊才圓滿。同時哪身心這個妙輕安跟它相應了,這個叫作有作意。那麼所以作意什麼?就是真正的得到根本定了。根本定就是奢摩他。那輕安相是什麼呢?下面就說。

【云何輕安,謂止息身心粗重,身心堪能性,除遣一切障礙為業。】

什麼是輕安呀?那個身心的粗重,通通消失掉了。因為這個消失掉了,所以你要做什麼就一點沒有困難。現在我們要做什麼?噯呀!做做啊身體嘛,疲倦得很。噯呀!心堶措蔆衁澈黹琚A或者你要觀察,要念一個書的話,念念的話,噯呀!這個心堶掠琚A對不起,它又散亂。又要不是胡思亂想啦,就是緊在這個地方的話,你把它轉不過來,到那個時候它都消失掉了。心是如此、身是如此,不但這種障礙沒有,而且有無比的輕快的這種狀態。啊所有的要想修善法的這個障礙,通通排除,這個地方就說遣除一切障礙。實際上呢?另外一個地方解釋,就是說對於修善樂善的這個障,樂修善業的障礙通通除遣掉了。那個時候,對於我們身心要想樂修善業的這一種啊狀態,你都能做得到了,所以這個叫做身心的堪能性。

【所言粗重,謂於善所緣,身心不能如欲而轉。】

就是這個,對於我們哪所要做的善的事情啊,那個身、心都不能哪,能夠啊像我們希望的這樣去做,這個叫做粗重,現在這個粗重都消失掉了,那當然你想做,它都能得到。

【若得彼對治之輕安,則除身心無堪能性,能隨欲轉也。】

這解釋了,得到了這個粗重的對治,對針對著上面這個粗重的這個毛病的對症之藥是什麼,就是輕安。那個時候,就把身心上面的無堪能性啊通通淨除掉了。所以啊你要怎麼辦,它就怎麼辦。

【如是身心輕安,初得三摩地時,即生微細少分,後漸增盛,便成輕安與心一境性之奢摩他。】

剛開始的時候啊,它就慢慢的生起來了。然後哪不斷的增加,不斷的練習,就是緊根據你這個練習多久,它這個輕安相就增加多少。到最後呢?這個、這個輕安相啊,就跟這個心一境性同時俱轉,那個時候啊,就得到。

【將發眾相圓滿易見輕安之前相,謂於頂上似重而起,非損惱相。】

剛開始發的時候啊,這個輕安相剛發的時候啊,頭頂上就好像覺得很重的那種感覺,但這個感啊,要清楚哦,不損惱相的,平常如果你頭頂上壓下來的話,覺得很不舒服,那個時候啊雖然有重重的感覺,但是呢?這種感覺給你非常舒服,奇妙無比,這個小止觀上面說有八觸動相,的確的,輕重澀滑……等等,這種感覺,有的八個都來,有的不一定都來,但是一定會有。這種來的時候啊,它一定是啊跟那種妙樂、輕快的狀態相應的,一定不是一個損惱相,而一定是一個寧靜安樂相。

【此起無間,心粗重性即得除滅,能對治彼,心輕安性即先生起。】


前一頁(145b) [146a] 下一頁 (14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