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菩提道次第廣論講記 第十四卷 A面

日常法師


p. 23 (8)

所以說,記住這個話,

【故此講聞入道之理,諸具慧者應當勵力。】

真正講聞這個道理,你真正想修學佛法的人的話,那麼這些人真正具足智慧的,要努力,要從這個地方努力,這是我們開始下手的地方。所以我在這個地方,很多其他的地方比較次要的也是這樣。因為當年我老師告訴我,我現在深深體會到就是這樣,那時候我學打坐也好,學什麼也好,學學盤腿,這些東西,他老是呵斥我,你忙這個幹什麼?實際上這個非常重要,非常重要。後來我才知道,你一定要怎麼用心的心法你知道了,然後你兩個腿一盤,很快就上去了,否則的話你把那個惡習慣養成功了,叫你改是千辛萬苦,這是千真萬確的,不是不注意,而是要注意的,可是你要本末把握的清楚。

【凡講聞時,下至應令具足一分講教授前第一加行,即是此故。】

所以不管是講也好,聽也好,對於這個所講所聽的教授,這個前面的加行,什麼叫第一加行呢?這個加行有好幾個層次,最重要的是根本,你一定要把握的住這本末在什麼地方?是的我們現在說這個地方,教室要好,要涼,要通風,要什麼,這些東西萬一沒有,沒有關係。就是這個講的人,的確是個善知識,聽的人的的確確是你如法如理的,然後呢你至誠恭敬的去聽,就這個樣。所以我這個老師他就告訴我,那時候我們在印度的時候,那時候真苦!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外面颳大風,裡面颳小風,就這樣一個狀態。中午吃飯的話,吃過了以後,弄完了以後,下午上課就在這個地方,我去的時候,已經改善了一些。到那時候,有的人在那個地方,覺得這地方皺一皺眼,老師跑上去大吼一聲,你在那幹什麼?你還在想著飯粒子啊!就這樣,他們當然也不大注意,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他的精神貫注在這裡,這個地方說第一加行就是說,你能夠圓滿當然好,不圓滿的話最重要的。那時候老師就告訴我們一個故事,那地方很冷,(達隆撒拉)那個海拔一千七百多公尺,可能比阿里山還要高,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到那個冬天,我那年在那地方,九月裡面九月底,那個後面,那個後山上都是雪。九月底現在已經過了一段時候了,冬天實在冷。他就跟我們說,我們那時候在剛開始學的時候,那時候他們在西藏,真正冷的地方,到了這個冬天,那個山上有的出去燒開水燒不開的,實在太冷了,不管你怎麼大的火,就是燒不開。然後他說我一直到三十幾歲沒穿過襪子。不是我們現在這樣,這個房子裡面這麼暖,老師講,講完了以後,馬上準備下去跑出去大家要論辯,這個就是一方面最佳的學習,一方面最佳的考試,所以剛開始實在受不了。到後來那個腳上的厚皮這麼厚,既沒有鞋子也沒有襪子穿,出去就出去了,那個石頭上面,剛踩上去,說冷,冷的感覺都沒有,都麻木掉了。但是他慢慢、慢慢的,所以才能夠學習出這樣好的東西來。當然我並不是說希望我們諸位做到它,可是至少曉得古人的榜樣,所謂這古人並不一定說幾百年以前的,就是他正法時候,像法時候,他們學法的精神根本差別何在,我們一定要具足。說,你寧願不來聽,說這我就不行,我就不想去聽,那好,那乃至於現在這地方,所以我前頭,我的的確確,希望你們,強迫你們來,有個原因的,大家多多少少曉得,這一個完整的教授是什麼,等到下面第一個共下士講完了,你們要不要來聽沒關係,你們可以不要來聽,但是來聽的人,不准許打瞌睡,這個我今天先說明。當然特別的理由,你晚上很晚回來,有特別的公事,那個絕對原諒。在這種情況之下,那怕你在這前面一個人打瞌睡,我也很認認真真的跟你講,講完了以後,我下面還要跟你說,這個原因,我要這裡說清楚。就是我們心裡面,一定要跟這個相應,這個才是對得起自己,不要說對不起人家,不要說,這個千真萬確的是一個事實。

【恐其此等文詞浩繁,總略攝其諸珍要者,廣於餘處應當了知。教授先導已宣說訖。】

那個不必要說得太多了,那麼最重要的地方,最概略的把這個東西拿出來,如果你要詳細知道的,其它地方。所以在我們正式講那個教授之前,前面應該有的幾樣東西,在這個地方先說明。說有這樣的完整的一個教授,這個教授從什麼樣的情況來的,第一個造者這麼樣的殊勝,這樣的殊勝的成就者,他一生造的法當中造這樣圓滿的法,這樣的圓滿法應該怎麼樣去講,怎麼樣去聽,才能夠跟他圓滿的情況相應。到那個時候啊,現在下面來了,所以諦聽,諦聽,善思念之,下面通常佛陀就開口說話。我們現在呢,就也認真的學習這個大善知識告訴我們的。
  所以說,第四

【第四如何正以教授,引導學徒次第分二,】

那個是正確的相應的來說佛法的精要,把這個精要引導學徒、而這個時候,有它必然的次第。那個分成兩部分。

【① 道之根本親近知識軌理。② 既親近已如何修心次第。】

修學佛法最主要的根本在那裡?親近善知識。所以一開頭說過了,聽聞佛法分二部分。第一個善知識,第二個自己。這樣,所以一百加一百等於一百。前面一百善知識,這個就在第一個大綱,這個第一個大子目當中,然後呢親近以後,如何修習在後面一個。

【初中分二】

這個親近善知識那個分二,

【① 令發定解故稍開宣說,② 總略宣說修持軌理。今初,】

使得我們真正如何進去。所以先簡單的說明一下,讓我們產生一個確定的認識。有了這個認識,下面告訴我們簡單的,也扼要的告訴我們修行的最重要的原則,這兩個非常重要。實際上呢?每一個部分在我的感覺當中都是必不可少的,而這個每一部分確實把我們現在的所有的弊病都一一的指出來,你能夠改善多少,就能夠跟法相應多少。

【攝決定心藏云:「住性數取趣,應親善知識。」】

這一個祖師的語錄上面這麼告訴我們,說這個決定心藏,我不能肯定祖師語錄還是論,我不知道。住性這個性是什麼?平常我們分一般的凡夫,分三個項目,一個叫決定性或者決定聚,或著另外一個呢叫不定聚,還有一個叫邪定聚。那麼決定性就是這種人已經種了善根,決定是要向佛法上面走的。另外這邪定聚這種人沒有善根,決定不能進入佛法的。還有一種人叫不定聚,他不一定,碰見一般的人跟著一般人走,如果得到好的知識引導的話,他就進入佛法。現在那個住性的話就是決定性的眾生,通常這種人,我們說屬於因位的行者,習種性、道種性、聖種性什麼……等等,我們看不同的開合說明。平常我們說信、住、行、相、地什麼……等等,就是這個地方所指的住性的數取趣,數取趣就是有情,就是我們。換句話說真正有善根想修學佛法的人,他決定應該親近善知識,這是最重要的。這個是論上面的,我想這應該是論。

【又如鐸巴所集博朵瓦語錄中云:】

那個下面祖師的語錄,祖師語錄說︰

p. 24

【「總攝一切教授首,是不捨離善知識。」】

博朵瓦,是敦巴尊者的三個最主要的大弟子,換句話說這個是傳阿底峽尊者,最完整教授的,而阿底峽尊者是在那個時代整個佛教界當中的頂嚴,把印度大小各宗各派能夠完整圓滿的,能夠積聚起來的就是他,而真正能夠傳承完整佛法事業的敦巴尊者。敦巴尊者有主要三個弟子,其中一個就是博朵瓦。博朵瓦,樸窮瓦,慬哦瓦,平常稱他為敦巴三子,西藏的佛法就靠他們三個人傳下來的。他說總攝一切教授的首,把所有的這個佛陀的教誡的精要積聚起來,這個裡邊的頭,換句話說,這是綱要裡邊的綱要,什麼呀?一句話--不離善知識。在我們來說,我們平常比較宗仰的華嚴,華嚴一樣的,你要學一切智智,要學佛法,只有一件事情,依靠善知識,不離善知識。你們把那個華嚴入法界品去看,好像從六十七卷開始看,處處地方強調這東西,一直到最後一直強調,所以沒有一個例外的,佛、菩薩、祖師,凡是修行者皆是如此。說到這裡我也順便想起來了,我們現在動不動看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看不起別人,那表示我們最多也只是一個不定聚,弄的不好的話,我們就是邪定聚當中,所以決定種性的眾生,地上到賢位,沒有一個人例外的,都是一心一意的仰賴依靠善知識,這就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下面說。

【能令學者相續之中,下至發起一德,損減一過,一切善樂之本源者,厥為善知識。】

能夠使我們學的人,身心當中得到好處的,而這個好處再微小,那怕最起碼一點點,從功德方面來說,集聚功德。從減過方面斷德方面來說,就淨除罪障,消除過失,最起碼的一點點,都靠善知識,而這個是什麼?這個就是一切善樂的根本。這我現在千真萬確的體會到,我記得我剛開始頭上那個出家的時候,那時候我們住在台北同淨蘭若,我跟仁法師住在隔壁,中間有個小小的庫房,經常我們幾天不講一句話的,這個是千真萬確。雖然每天有一個聊天的時間,總是到那時候你非出來不可,平常是不可以出來,到時候非出來不可。他那個生活也是很刻板,我現在非常歡喜,那聽他講完了大家進去,儘管如此,關在屋裡面更是鴉雀無聲,沒有幾個人嘛!但是你心裡面覺得他就在隔壁,這樣你隨時隨地這個心裡就感受到。那個時候,就不知不覺的內心上面有兩樣東西,當你不安的時候,他是個靠山,當你亂的時候,他會跑到你,像兩個眼睛瞪大了,你自然就收攝起來了。何況看見他,平常很多小地方,就是因為日常生活當中一舉一動,現在你心目當中會留下來不可磨滅的,那時我剛開始,以後每一個地方層層上去,我始終是這種感覺,這是的的確確的,所以這個善知識實在太重要,實在太重要。

【故於最初,依師軌理,極為緊要。】

所以在這個地方,「依師」,注意哦!很有意思,這個依字是個大學問!不是沒有老師,你懂不懂依師的道理,你能不能去依他,這個是個學問。這個規則、這個道理絕端的重要,絕端的重要。一直到現在為止,我們大家總覺得,到處天下烏鴉一般黑,那是凡夫!沒錯。但是這黑的當中卻有像太陽那麼光明的善知識在,看你有沒有這個眼睛了,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有沒有去依靠他了,所以依師這個道理很重要。

【菩薩藏經作如是說:「總之獲得菩薩一切諸行,】

這個是總的,所有的菩薩的一切行,圓滿的是佛。

【如是獲得圓滿一切波羅密多,地忍等持,神通總持,辯才回向,願及佛法,皆賴尊重為本。】

所有的這種東西、大乘的,這樣波羅密多六度,地忍等持,這不一一細解釋,都靠尊重,尊重就是你的善知識,這個非常重要。

【從尊重出,尊重為生及為其處,以尊重生,以尊重長,依於尊重,尊重為因。」】

從這地方出生,從這個地方增長,一切地方一切時都是依靠著他,而主要的因都在這上頭。

【博朵瓦亦云:】

那麼下面又引那個博朵瓦的祖師的話來說,

【「修解脫者,更無緊要過於尊重,】

真正要想修佛法的人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下面引

【即觀現世可看他而作者,若無教者亦且無成,況是無間從惡趣來,欲往從所未經之地,豈能無師。」】

就看眼前世間的,那個世間的比起出世間的不曉得要方便多少,而你還可以看別人,你看見了別人就可以做的,對不起!沒人教你,你還是不行,沒有人教你就是不行。世間這麼簡單的人,你看別人都看不行,何況是這麼難,這麼深遠的。再說世間的事情是你平常習慣的,單單看人家都不行,現在這個出世間的,你根本不習慣。我們無間以來,一直在惡道當中,對出世的法一點都不了解。如果說你自己能夠真正跑得過去的話,那這佛、佛法也太容易了,所以我們不必拿佛法,世間的現象來看,沒有人教你都不行。那麼現在呢我們自己的條件是如何,無間從惡道來,我們剛剛從惡道當中來,換句話說,我們惡道的習氣是非常重,對於這善法是不相應。而要去的地方卻是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那麼個陌生,怎麼可能不要老師而做得到呢?不要老師怎麼可能做的到呢?這是我們真正的內心上面不斷的反覆思惟觀察。當你這個腦筋裡面生起了這樣量的話,你自然而然會重視去找善知識,如果這個生不起來的話你不會想要去找善知識,一直陷在自己現在的現行當中,現在的現行是什麼?煩惱。這個煩惱不是煩煩惱惱,就是坐在那兒,這個蠻好嘛,生活日子過得很愉快嘛!就是提不起來,就這狀態,就這樣,這個就是我們的惰性。前面的是一個大要告訴我們了,那麼現在我們說,既然親近善知識這麼重要,那麼下面

【由是親近知識之理分六,】

把親近善知識從這個層次來告訴我們。

【① 所依善知識之相】

要依靠的善知識他具足什麼的條件。

【② 能依學者之相】

然後我們要跟他學的人,需要什麼條件。

【③ 彼應如何依師之哩,】

有了這個條件,然後去依止這個老師的時候,怎麼個依止方法,依止道理。

【④ 依止勝利,⑤ 未依過患。】

依靠的殊勝的利益是些什麼?不依靠的大的害處是什麼?

【攝彼等義。】

還有呢?總結起來,簡單的說一下,以及前面五項當中,遺漏的補一補,這個第六個攝彼等義。今初,就是善知識的行相。

【總諸至言及解釋中,由各各乘增上力故,雖說多種,然於此中所說知識,是於三士所有道中,能漸引導,次能導入大乘佛道。】

這個整個的聖教,佛的經,以及菩薩的論等等解釋當中。換句話說整個的佛法,它雖然說不同的方法,這不同的方法,為什麼有各各乘,就是不同的根性,說有人天、聲聞、緣覺等等,那麼引導不同的人,自然有不同的方法。而現在這個地方所說的這個善知識是什麼呢?要對三士道,是人天乘,聲緣乘及菩薩乘能夠漸漸的引導,而最後呢把他引到大乘佛道,那樣的一個善知識。這個善知識,是有特別的好處,他最終的目的是把你引到佛地當中去的。但是他就不棄捨前面人天乘,所以他能夠普遍接引一切眾生。有一類能夠接引人天的,但是再上去上不去了,聲聞緣覺不行,現在他全部包含。總共的他能夠最高的卻也最善巧的方便,從最得力的地方引你上來,而他最終的目標,卻是這個,「引入佛道」。所以總這個裡邊去看的話,它這個什麼?法華的精義,法華說佛說各式各樣的方便,引各式各樣不同的人,最後把他帶到佛地,這就是它的精髓所在。那麼他下面就引了。

【如經莊嚴論云:】

就引這個經論

【「知識調伏靜近靜,德增具勤教富饒、善達實性具巧說,悲體離厭應依止。」】

這個善知識要具足這樣的十個條件:調伏、靜、近靜、德增、具勤、教富饒、善達實性、具巧說、悲體、離厭這十樣東西。這樣的善知識你一定要去依靠他。

【是說學人,須依成就十法知識。】

學的人要依靠這樣的善知識,這是善知識分成十個項目。

【此復說為自未調伏,而調伏他,無有是處。】

這裡再說一下,自己沒有調伏,而能夠調伏別人的話,絕無是處。這個也可以說在這地方選善知識的標準,同時也告訴我們做善知識,應該怎麼樣。我們選別人固然如此,教別人同樣的一樣。自己沒有調伏沒有用。

【故其尊重能調伏他者】

必定要

【先調伏自類相續。】

你自己先要身心上面調伏,所以我們真正要學的佛法,就要調伏自己。調伏的另外一個名字叫尸羅,叫戒。這是所以為什麼我們一出家一定要依靠善知識,學戒學戒,清楚明白了!現在這裡不是說我出家了,依靠一個知識告訴我這件衣服怎麼穿,這個法器怎麼打,當然這個也要,因為你要這個形相,但是假定單單這個的話那就錯了,所以世間有一句話叫繡花枕頭,繡花枕頭就是這個。如果你得到裡邊的體、精要的話,外面這絕對重要,這樣才能夠裡外配合。所以外面不是不要,但是要把握住。反之,反過來,如果你裡邊的東西沒把握住,你在外面上去弄的話,那是越走越遠,乃至於到後來,反而形成障礙。我隨舉一例,譬如我們唱念什麼等等的話,他得到了這個體、內涵的話,那個音調等非常重要,因為這個音本身自然跟法界相應的,它有一種音調自然而然能夠使你心情調柔,有一種音調自然會激發你散亂。所以你得了體以後,它自然應用這個體的時候,一定要靠種種的方便,這個東西一點都不能忽視。所以這個唱念是非常重要,可是你不得體,站在這個上面學,你把握不住它的精義何在,然後你用你的那套東西的話,你說不定是越學越遠,因為你不了解它的重心何在?你拿著世間的這種概念去看的話,你並不曉得這個世間的,說不定是壞的呢?所以越唱越遠。樣樣東西都是如此。這是我們應該了解的一點。

【若爾須一何等調伏。】

那麼在這種狀態當中要怎麼樣調伏呢?換句話說,這個善知識是怎麼樣自己先用過功調伏了自己呢?下面就說出來了。

【謂若隨宜略事修行,於相續中有假證德名,全無所益。】

他不是一點都沒有哦,隨宜略事修行,略事修行容易懂,他是多多少少修行的。什麼叫隨宜?隨他相宜的,真正的大乘的教法尤其是一定要了解知道完整的總體,然後本末步步上去,不是說隨便碰到一個;隨便碰到一個對他自己是可以的,我碰到念佛就念佛,碰到參禪就參禪,乃至於你隨便念一卷經,多少最後總是這個因緣而進去的,這個情況叫做隨宜。但是這種情況之下他照他的這個辦法去略事修行,自己能夠真的調伏自己嗎?不行。在這種情形自己都不能調伏自己,你怎麼幫助別人?所以我們眼前看得見,有很多人去修行,某人在這個地方能夠得定,打坐,他得定是蠻好,可是出了定,一跑到世間上他那個貪瞋痴還在,所以定是共世間的,如果你用在出世,那個定是絕對重要的。然後你看見這個人得了定了,你要跟他學佛法,不一定。說不定他是一個有大成就者,說不定是個外道!這很清楚很明白,所以我們要把握得住佛法的中心。另外一點你說這個人的戒相,行持非常好,這是佛告訴我們的,但是如果他得不到裡邊的真正的精要的話,形相做得很好,他也不一定。這個人念佛很好,可是他念佛的時候蠻好,念完了佛下來的時候,他貪瞋痴照舊,這個都是叫做隨宜修行。對於整個的大乘圓滿的教法來說的話這個都不大夠,引導我們種善根那絕對好,這個我們要分別的很清楚,所以始終這地方把握住,本論告訴我們的這條直、寬、大、正這麼完整的大路,這個高標準我們不是拿去衡量別人的,而是把這個理路辨別的很清楚,要求自己,說我一定要走這一條路,這個才是真正重要的、說一下。所以像前面說的隨宜略事修行,於相續當中有假證德名,為什麼叫一個假證德名呢?他因為隨宜修行,他有一點功夫的,但這一種功夫在佛法的整個的那個大體上來說不算,所以叫假證德名。我們說造房子的那個公案也是一樣,你跑著去要造房子了,你說不定看見那地方,堆了滿地鋼筋,那個水泥,你覺得這地方大概造屋子了,不一定,倒反之它什麼樣子都沒有,他坐在這個辦公室,建築事務所正在規劃,每一個地方弄的很好的話,這個比前者要好。雖然樣子一點都看不見,因為他是走了正確的方向這樣上去的,這個次第我們要弄的清楚,所以這個地方說假證德名,將來對我們真正修學過程當中很重要的,非常重要。


前一頁(13b) [14a] 下一頁 (14b)